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六章 恶斗僵尸

第三十六章 恶斗僵尸

  舌尖血这东西,真他妈的是毁容第一利器啊,那效果,就连卸妆水都比不上。僵尸的脸被喷中后居然出现了融化的迹象。它嚎叫一声就把我扔了出去,两只爪子硬生生的弯了回去,捂着脸在地上乱蹦。

  “妈了个逼的,风水轮流转,这次转到老子收拾你了吧!”刚刚我的手一直抓着棺材钉,僵尸把我甩飞的时候,那股大力竟然帮我把棺材钉给拔了出来,操你妈的,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回头扫了一下坟地里的情况,瞎子在和僵尸玩警察抓小偷,恶婆娘不知道是在跳霹雳舞还是干嘛,手舞足蹈的,两只手在身上胡乱拍着,毛铿大师则是和罗瘸子打了起来,时不时的扔道符,看来帮手是指望不上了。

  僵尸嘶号了一会,重新向我蹦了过来,月光下,它的脸已经烂成了一团,两只眼睛全都成了窟窿,看起来格外的狰狞恐怖。等等,不对,它的眼睛瞎了,那它是怎么找到我的?随着这个念头,之前看过的那些鬼故事、僵尸片在我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

  想起来了!英叔说过,僵尸根本就不是用眼睛找人的,认识靠感知阳气,一般遇到了僵尸,只要闭住气,僵尸就找不到人了。

  “瞎子!闭气!”我大喊了一声,在僵尸扑到我身前的一刹那闭住了呼吸。果然,那只僵尸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面部抽搐了几下,似乎是在抽鼻子。

  舌吻真心是个好技能,在无数女孩身上练出来的舌吻技术让我对闭气这种事感觉毫无压力。不过,新的问题来了。刚刚瞎子是用棺材钉钉了活尸的头顶,我是不是也得钉头顶啊。后腰传来一阵阵剧痛,我他妈的根本钉不到这孙子的头顶啊!

  操你妹的,你主子是个瘸子,老子也让你丫的变瘸子算了!随手捡了一块石头,爬到僵尸的身后,扬起石头把那根棺材钉狠狠的咋进了僵尸左边的腿弯里,僵尸嚎叫一声单膝跪地,身子一旋,胳膊扫到了我的肩膀上,把我再次扫飞了出去,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样。

  用尽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却见那僵尸对着我的方向,右腿一用力,身子朝左,一个倒栽葱扎到了地上,爬起来后继续对着我,跳,然后倒栽葱插在了地上。

  “让你他妈嚣张,还想搞老子,门都没有。”我此刻心中很有成就感,那么恐怖的僵尸,瞬间就逗逼了,实在是让人想不发笑都不行。回头看看场中,那两对半仍旧折腾的难解难分。别看罗瘸子腿脚不好,跟毛大师打在一起却完全没有落到下风,之前真是没看出来,这孙子竟然是个高手。

  不过,嘿嘿!我的眼神瞄向了那个自顾自手舞足蹈的恶婆娘。死瘸子,如果加上这个臭娘们儿,你那条瘸腿,还他妈的HOLD得住么?

  摸出还挂在腰间的电棍,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死瘸子,老子的棍子从来都是捅女人用的,今天,就他妈让你销魂一把!

  以我现在这个身体状况,别说是冲上去找罗瘸子的麻烦了,逃跑的时候不拖别人后腿我都得念叨几句阿弥陀佛。现在我最好的选择就是唤醒明显陷入了幻觉的白冰。

  不得不说,那个死瘸子其貌不扬的,却是个幻术方面的大师,之前我们在火葬场遭遇的那些,包括刚刚我看到的腐尸田甜应该都是他用法术制造出来的幻觉。只不过他的幻觉是带着真实性的,就像那几个刑警,在幻境中被扒了皮,就真的变成无皮人死掉了。

  我不懂什么法术,但是幻觉这东西,除了用法术能解除,来自外部的强烈刺激应该也可以做到,比如——电击!

  按下电棍的开关,对着恶婆娘的手背快速的戳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来自超级赛亚恶婆娘的尖叫。

  玩电这东西,也是有窍门的,小时候老爹就教过我,如果碰带电的东西,一定要用手指背面去碰,因为身体的筋脉被电击以后,手会无法控制的握紧,如果是用手心一面去碰的话,就等着变烧鸡吧。

  “我……我刚刚怎么了?那些虫子呢?”顶着一头爆炸长发的恶婆娘迷茫的看着我,原来刚刚在环境里她是跟一群虫子在进行群P大战啊,可能是因为毛铿大师的出现,罗瘸子没精力弄什么厉害的幻境出来了吧。我邪笑着往她双腿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虫子钻进里面去,嘿嘿。

  “别找了,那是幻觉。”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个墓碑上,这次我可真的是精疲力尽了。“恶婆娘,保持你超级赛亚人的状态,赶紧去帮毛大师把那个死瘸子废了。”

  “赛亚人?”白冰不解的念叨了一句,不过也没什么时间深究,一路冲进了战场。

  罗瘸子和毛大师对打本就是半斤八两,体术、法术互有攻守,白冰一加入战圈,局势完全变了,劈手给了罗瘸子两个耳光,然后一脚就把他那条好腿给踹断了,刚刚还牛逼无比的罗瘸子顿时变了个滚地葫芦,抱着自己的一条腿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哀嚎。

  嘿嘿,让你丫的再凶,傻逼了吧,郁闷了吧,法师是牛逼啊,会火球懂召唤的,可是一旦被恶婆娘这样的高攻战士近了身,还不是他妈被秒的货。

  “小白,把他捆起来。”毛大师从怀里抽出一张符,团成个团塞进罗瘸子的嘴里,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卷胶带,把罗瘸子的嘴给贴上了,然后从他身上搜出那个铃铛,一边胡乱的晃着,一边朝瞎子那边走了过去。

  恶婆娘早已经恨极了这死瘸子,“喀吧喀吧”响声,直接给瘸子的胳膊弄成了脱臼,也不管瘸子嘴里呜呜的惨叫,十分粗暴的撕了他的衣服,把两只手反绑在了身后。

  失去了操纵的僵尸,在瞎子和毛大师联手之下根本就不是事儿,分分钟就被摆平了。好心的瞎子拎着罗瘸子的脖领子,让他用那条瘸腿跳出了坟地。罗瘸子对瞎子感激涕零,就差跪下磕头了,因为一开始恶婆娘是打算把他当个球,一脚一脚踢出坟地的。

  原本埋伏在坟地小树林外的警察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睡着了,恶婆娘赏了每人一个爆栗把他们全都叫醒了。

  当恶婆娘恶趣味的把罗瘸子扔进警车的后备箱后,我听到身边的毛大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扭头一看,随着毛大师的咳嗽,他的口鼻之中有血在不停的喷出来。他的脸色也变成了和田甜一样的惨白。

  我和瞎子连忙把毛大师扶到一边坐下,帮他揉着前心,拍着后背足足过了五分钟,毛大师才缓过一口气来。原来,他为了等罗瘸子出来,故意玩起了失踪,暗中跟在我们身边,谁知道罗瘸子一现身就对我们施展了足以致命的强力幻术,事态紧急,又是三个人同时中招,毛大师不得已,强行用类似佛门狮子吼的道家秘法把我们三个从幻术中唤醒,而他自己则因为强行施法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一阵唏嘘,之前我一直怀疑毛大师不是好人,还成天喊他茅坑,今天他却拼着受伤救了我们三个。回想以前的种种,真的很对不起他。

  “大师,对不起,从前是我不对。以后我再也不那么喊你了。”不过明后天会怎么样,至少在这一刻,我的道歉是真诚的。

  毛大师笑了笑,伸手摸摸我的头,兀自染着鲜血的脸上满是慈爱,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我说,你们就打算这样走了么?”一个阴恻恻的女人声音突然在我们身后响起,我只觉得后脊梁一阵发毛,扭头一看。我操!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寿衣的少女,长发在夜风中肆意飘飞,原本清秀的面容此时显得格外的渗人,不是白天刚刚下葬的桂筱玉又是谁!

  “妈的,死鬼敢吓老子!瞎子!抄家伙干她!”

  ……

  脑袋上,又多了一个包,只不过这次打我的不是瞎子也不是恶婆娘,而是那个刚刚从棺材里蹦出来的桂筱玉。

  桂筱玉,真名叫做玉思言,满族人,省公安厅特别行动组成员,来江东市的任务就是保护并协助毛大师。这次假扮桂筱玉也是为了引蛇出洞,并准备在最坏的情况下给对方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

  之前在那个棺材小屋里我看到的那双脚的确是毛大师的,不过他并不是那个疤脸壮汉的同伙,而是跟我们一样,顺着线索去那里调查的。我之后听到毛大师身上的蛐蛐儿叫,就是在远处放哨的玉思言发现壮汉过来后给他的信号。包括之后在饭店包厢里,用蛐蛐儿叫把毛大师喊出去的也是她。

  而那个疤脸壮汉口中的老东西,毫无疑问,就是刚刚被我们抓到的罗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