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七章 李宅血案

第三十七章 李宅血案

  回到市里以后我们先到医院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一行人里,除了毛大师是内伤外,就数我最凄惨,全身多处青肿,擦伤,背部脊椎有轻微骨裂,索性不严重,只要不做剧烈运动一个星期差不多就能痊愈。头上的两个包略有碍观瞻。没错,是两个,恶婆娘在看到了自己那超级赛亚人的发型以后就给我头上的包找了个伴儿。这些臭女人,怎么都爱打头啊!

  处理完伤势,我们就和警方一起,对罗瘸子进行了突击审讯。要说罗瘸子现在也真的挺惨的,花白的头发被剃了个干净,头皮上被毛大师找纹身师傅纹了一道符,一条腿上打着石膏,两条胳膊根本就没人给他装回去,一直保持着脱臼的状态。

  对于罗瘸子的遭遇,我都开始有点咂舌了,警察局的各位早已经是恨透了这帮玩邪术的家伙,死了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同事,对罗瘸子,就算是最心软的文职女警也没有半点同情。

  审讯的过程非常的不顺利,罗瘸子也知道自己犯下的事情,招不招都是吃花生米的货,索性把嘴一闭,问也好,熬也好,打也好,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足足磨了三天,罗瘸子死活都不开口。好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毛大师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索性施展道法,对罗瘸子施展了一招惘魂术。

  所谓的惘魂术,就跟我们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催眠术差不多,让受术者进入一种迷茫的状态,在这个时候无论问他什么,他都会照实回答,除非他的精神力能比施术者更高。当然,电视和小说里描述的那种催眠术多半都是瞎扯淡,什么举手投足间就能把人催眠的,那丫根本就是迷信,一个催眠大师,花两三个小时无法催眠一个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被施了法术以后,罗瘸子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罗瘸子原本是个在山沟里修炼控尸术和幻术的道士,这次出山是受雇于李子文,帮他来炼制一种骨粉。

  骨粉,顾名思义,就是用骨头磨成的粉末,只不过这种骨粉的原料却是炼尸油后留下的人骨。

  尸油的炼制过程极其的残忍变态,尸体在被虐待时会被先在嘴里塞进活抽出来的蛇鼠肠子,而那些肠子里饱含这死去动物残存的怨气,会在虐尸的过程中游走到尸体全身,作为引子激发出一种名叫尸怨的东西。

  尸体的精华到最后全都化作了尸油,而尸怨则附着在骨头上。这种附着尸怨的骨头饱含着一种癫狂的情绪,一旦被服食就会瞬间在人体内爆发出来,效果堪比海洛因,而且少量使用没有任何副作用。是一种新型的法术毒品。

  李子文不满足于正当生意的收入,开始丧心病狂的制造和贩卖这种骨粉。而那个疤脸壮汉名叫段残阳,是李子文手下的头号打手,也会一些法术,大部分骨粉就是经他的手制造并贩卖出去的。

  有了罗瘸子的口供,大部分事情就已经清楚了。省公安厅立刻在全省范围内布控,捉拿外出贩卖骨粉的段残阳,而我和瞎子则主动请缨,参加了缉拿李子文的行动。

  坐着警车,赶到了老广播大楼,我心里充满了莫名的烦躁。在罗瘸子的供词中,老广播大楼就是李子文这帮人的骨粉制造中心,段残阳炼化好的骨架,都是拿到这里研磨成粉,然后进行包装的。

  这个地方,最早我只见过三个人,一个是带着金丝眼镜假借李子文名义跟我见面的李兆龙,一个是背上同样长了尸毒绿斑的老保安,另一个,则是让我百感交集的田甜。

  这三天的时间里,田甜没有跟我进行任何联系,我昨天也曾经去过田叔的棺材铺,却只看到紧锁的大门,田叔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想来田叔和田甜跟这次的事情也脱不了关系。

  以田甜和田叔的工作来看,他们家的经济状况只是一般,如果没有参与贩卖骨粉的事,田甜那辆红色的奔驰车,又是从哪来的呢?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们进入了被警察封锁的广播大楼。

  罗瘸子和段残阳一向是单线联系的,恰好这两天,段残阳到外地出货去了,罗瘸子被捕的事情并没有被发现,所以老广播大楼里的东西并没有转移走。警察在我们上次进入的那个直播间里,找到一个暗门,暗门里面,居然是个小小的加工作坊。作坊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骨,以及一些加工工具和少量的骨粉成品,作坊里溢满了一股怪异的臭味。

  骨粉的事情,到现在,可以说是人赃俱获了。讲过员工的指认,很快就把在广播大楼里的一个小头目找了出来,可是无论是这个小头目还是广播大楼里的其他员工都告诉我这样一件事——这座广播大楼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名叫田甜的女主持人。

  事到如今,田甜有问题,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而田甜的下落则需要等抓到李子文和李兆龙之后再好好拷问了。

  在包围广播大楼的同时,同属郊区的李家庄园就已经被武警部队包围了个严严实实,我和瞎子,跟着毛大师他们处理完广播大楼的事情,就一路赶到了李家的庄园。庄园大门紧闭,原本守在门房的保安第一时间就束手就擒了。不过武警部队接到了命令,全都没有踏入庄园内部。

  看着这座庄园,看着那栋别墅我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发寒,那天晚上在这里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让我毕生难忘。只不过,那些事情,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告诉毛大师他们。

  自私?也许吧,虽然恶婆娘很凶,总是打我的头,但是吵也好,闹也好,共同经历过生死,我们已经把对方当作是朋友了。如果他们现在知道我和瞎子知情不报,任由李兆龙多作恶了几天,他们会怎么看我呢?人总是自私的吧,英雄什么的,多半都已经挂在墙上了。

  拉开别墅的大门,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吓得我们几个打头的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仔细一看,我差点又吐出来。

  别墅大门的内侧,悬挂着一个大大的大字型的木架,木架上钉着一个女人,却是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个OL美女,李兆龙的孙女李紫烟。此时的李紫烟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全身鲜血淋漓,早已经气绝,从她扭曲的脸与放大的瞳孔来看,死前想必受到了残忍的折磨。

  白冰脸色很是难看,上前探了探鼻息,冲我们摇摇头,看来李紫烟已经断气了。瞎子摇着头大叹可惜,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就这么糟蹋了。不过……李紫烟怎么会死的?这可是他们李家的别墅啊,死前还被人糟蹋的这么惨,这到底是谁干的!?

  放下李紫烟,走进客厅,却看到一个穿着灰色西装人垂着头背对门口,跪在一个沙发前,沙发上面满是血迹,只有那个人正对着的一块地方是干净的。

  我和瞎子走过去一看,这他妈哪里是垂着头啊,分明是没有头啊!跪在沙发前的正是我们要抓的李子文,此时他的脖子上已经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个整齐的断口。而我们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是李子文则是因为尸体身前的两只手上捧着的正是李子文那颗满是花白头发的脑袋。

  看来沙发上那些血迹,就是李子文被砍掉脑袋以后,脖子里的血喷上去的。而沙发上那块干净的地方……我用手比了比那块地方的宽度,脑子里回想起那天晚上,李兆龙就是坐在这个位置上训斥着看起来像他老子一样的李子文。难道说,李子文是像那天一样跪在这里被李兆龙训斥的时候让人砍掉了脑袋?

  武警们对整间别墅展开了盘查,一楼二楼,除了李子文父女,共用死尸八具,其中四人是佣人模样,另外四个人则是李子文的保镖,这些人的死法出奇的一致,都是在心口的位置开了一个透明窟窿,心脏则已经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