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九章 双胞胎姐妹

第三十九章 双胞胎姐妹

  田甜被我突如其来的狂暴吓呆了,良久,才缓过神来,带着哭腔的说道:“浩哥,是我不对,你骂我吧,可是,我……我没有背叛你,这个人是我……是我男朋友,我不是你认识的田甜,我之前只跟你见过一次面。但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爸爸不见了,男朋友也被人杀了,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了……呜呜呜呜……”女人说道这里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们几个,却是傻了。

  她说,她不是田甜?我扭过头来求证似的看向白冰,白冰的眼神中也充满了茫然,作为一个刑警,她的观察力一向是不错的。之前红衣女鬼大闹警局的时候她就见过田甜,跟眼前的这个长得真的是一模一样。

  看着眼前这张沾满血迹的床,我突然想起来了,那天饭后,我和田甜在这张床上尽情的拥吻,田甜的小嘴香甜柔滑,身体温润柔软,和以前那种凉凉的满嘴血腥味儿的感觉真的是不一样。那时候我还以为是她的口腔溃疡好了,而且是白天,身上比较暖。现在看来,难道真的是两个人?

  “那天……那天请你来家里吃饭的是我,其余的,都是我姐姐……”床上的那个“田甜”哭哭啼啼的给我们讲了一个大概。

  她的名字叫做田恬。是田甜的妹妹。那一次是田叔让她假扮田甜在白天去找我,请我到家里吃饭。她和姐姐田甜是双胞胎,虽然略有一些诧异,但是不是在一起很多年的人是根本察觉不出来的。而真正的田甜……按照田恬的说法,她姐姐已经死了两年了!

  一阵恶寒,袭上我的心头,两年,和我同居了半个多月的田甜竟然是一个已经死了两年多的死人?!这他妈的玩笑开大了吧!我把赤裸的田恬狠狠的按在床上,“你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他妈的就是田甜对不对!你他妈的只是为了给自己劈腿找个借口对不对!”

  “蛤蟆!”随着瞎子的暴吼声,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我脸上,抬头看去,瞎子那满是大胡子的脸上充满了怒容。

  我有点发呆,打我的,是瞎子?

  “你他妈的给我清醒一点行不行!”瞎子拎着我的衣领把我从田甜身上拽起来,狠狠的推到墙上。“那个娘们儿有问题不是我们一早就在怀疑的么!你他妈的一后背的尸毒绿斑,就是他妈跟死人睡觉睡出来的!到这时候你个欠操的逼玩意儿就他妈不肯接受现实了!你丫的清醒一点行不行!”

  脑子里,一片嗡嗡嗡的乱响,我傻了么?我不清醒么?我不肯面对现实么?也许吧。一直以来,我心中都怀有这一丝侥幸,希望到最后能够证明我爱的田甜是个正常人,哪怕她参与了什么骨粉的制造也不要紧,哪怕要判刑也不要紧……我可以等她……可是现在……死人……一个死人……

  身子,顺着墙壁,晃晃的软倒在地上,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其实……姐姐她真的很爱你。”不知道是哭够了还是不再害怕了,田恬停止了哭泣,再次用床单围住自己的身子,蹲在我的面前,伸出手来,抹去我脸上的泪珠。“我爸爸是会法术的。姐姐死了以后,爸爸舍不得姐姐,就请高人把姐姐强行留在了世上。但是死人留在人间是要付出代价的,姐姐不得不到处去勾引那些好色的男人,吸取他们的精血维持自己的生命。”

  房间里很安静,似乎床上的死人就是个无关紧要的摆设,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听着田恬讲述的故事。“直到那一天,姐姐回来以后,很高兴的跟我说,她找到了她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也就是你。”

  田恬打开旁边的橱柜,拿出一个相框递给我,相框里有两个小胖妞,依偎在一起,笑的很是开心。“这就是我和姐姐以前的样子,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很胖,怎么减都减不下来,后来有一天,姐姐失足落水了,一个男孩子把她从河里救了上来。姐姐发誓,如果能再次遇到那个男孩,一定要嫁给他。”

  瞎子凑过来看了一眼照片眉头微微皱起,疑惑的看向田恬,“你姐姐就是那个被蛤蟆救起来的胖妞?”田恬默默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当时田甜在我家看到了我救起小胖妞之后拍的那张照片,对我的态度立刻就发生了改变,原来,是因为这个……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发现……

  “后来,姐姐发现她无意中把尸毒传染给了你她很后悔,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来都不想伤害你,却对你的身体束手无策,只能每天偷偷的哭泣……”田恬回头看了看床上的死人,惨然一笑,“而且,姐姐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自从跟了你之后,姐姐再没有出去吸过男人的精血,每次身体支撑不住了,她就靠喝尸油来维持自己的存在……为了尸油,有的时候她不得不为一些人做事,但是我保证姐姐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

  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田甜不吸我精血的谜底解开了,每天喝尸油的原因也揭开了。可是,我却一点都不高兴。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要是天人命!为什么老天爷就要这么玩儿我!为什么田甜活着的时候不能让我们好好的爱一场!她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我却浑然不知,还在怀疑她……

  “田甜,现在在哪里?”

  楚家村,一个很平常的村名,位于距离市区二十多公里的一个小山包上,根据田恬的说法,田甜白天的时候多半藏身于这个楚家村。怪不得每次天不亮田甜就要离开,山路难行,开车到那里的话,大约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这次出来找田甜的,只有我和瞎子两个人,白冰和毛大师则是投入到了寻找田叔的任务里。根据现场的情况看,田叔是被一伙很凶残的家伙强行带走的。而这个时候对田叔下手,多半是李兆龙的手下干的。顺着这条线,能找到那个老王八蛋也说不定。

  按照GPS的指示,我们已经到了李家村附近,可是却找不到通往地图上那个点的路,无奈,只能在路边一个小卖店门口停了下来。“大爷,给我拿两瓶矿泉水。”我摇下副驾的玻璃,拿出十块钱对着小店的老板晃了晃。

  “来了。”看店的老板是个五十出头的秃顶老头,光着个膀子,拿个蒲扇扇的正爽,听到有人买东西,懒洋洋的从冰柜里拿出两瓶矿泉水走到车边,“冰镇的,两块钱一瓶。等我给你找钱。”

  老板接过我的钱,就要往回走,我连忙喊住他:“大爷,零钱我不要了,你能帮忙指个道儿不?”

  “不要了?那感情好。”听说不用找钱了,懒洋洋的老脸上顿时挂上了笑意。“你们要去哪儿,尽管说,大爷我知道的肯定告诉你。”

  “楚家村,该怎么走啊?”

  一听我说楚家村,老头的脸马上就垮了下来,“我说小伙子,你们要去楚家村?去那鬼地方干嘛?”

  “鬼地方?”我有些莫名其妙。

  “楚家村啊,早就没有人住了,那话大约是在三十年前吧,有一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楚家村全村八十一口人离奇暴毙,还是一个翻山越岭卖小零碎的货郎走到村子里才发现人都死了。至于怎么死的,有人说是闹鬼,也有人说是瘟疫,说什么的都有。据说那个货郎在离开楚家村之后三天的时间就暴毙身亡,死前邻居听到他喊什么:不是我害死你们的,不要找我。从那以后,凡是去过楚家村的人,全都是有去无回。我劝你们也不要去了。”

  我不由得看了瞎子一眼,这大叔说的虽然挺玄的,但是还真的是有些可信度。不说别的,田甜藏身的地方肯定不会是遍地活人的所在。

  瞎子把脸上那副墨镜推了上去,手一扬,一张符出现在手上,“大叔,你就放心吧,我们哥儿俩,是干这个的。”

  大叔看到瞎子亮出来的符纸,再次摇了摇头,“年轻人啊,想要扬名立万,你可以找个别的地方,不要去招惹楚家村,之前不是没有道士想去楚家村搞点名堂出来,可是到最后,一个都没出来。”

  和小卖店的大叔废了半天口舌,最后,他拗不过我们,终于给我们指了路,水钱也没有要,用他的话说,死人钱不能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