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章 楚家村

第四十章 楚家村

  去楚家村的路口,其实离这里并不远,但是所谓的路只是在公路旁的一条山路,几乎三十年没人走过,基本都被荒草淹没了。无奈,我和瞎子把车停在路边,徒步向山上爬去。

  山里的风景,真心不错,不像乌山的死寂,这里的山林充满了虫鸣鸟叫,如果没有小卖店大叔的故事,真的是感受不到半点恐怖的味道。半路上,我们还在路边看到了山泉,山泉清澈寒冽,一点都不比冰镇矿泉水差,我和瞎子痛饮了一顿才继续往里走。

  “唉,我说瞎子,你说刚才那个大叔是不是有点夸张?”一边看着路边的景物,一边对瞎子说着。“按照大叔说的,咱们还有最多一里地就到楚家村了,这山上还有人在砍柴呢,哪有什么生人勿近的样子。”我指着旁边山上一个挥舞柴刀的人影对瞎子说。

  “也许就是以讹传讹吧,谁知道呢……”瞎子突然站住了脚,死死的盯着山上那个砍柴人看了半天,然后扭过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你是说你看到了那个人在砍柴?”他同样伸手指了指那个人。

  “对啊,我他妈又不瞎,怎么会看不到。”我很纳闷,瞎子为什么要这么问呢?那个人不是在砍柴,难道是在修炼绝世武功啊?

  “怪了,难道那是人?”

  “废话,那不是人是什么,还能是鬼啊!?”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瞎子可是天生阴阳眼,从小到大见过那么多鬼怪,虽然不见得看得出活尸,但是人和鬼他应该看不错啊,他这么问就是说……他觉得那个砍柴的是鬼?

  “我一开始觉得他应该是个鬼,可是……为什么你也能看到呢?”瞎子说着就把我的手拽了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我的掌纹,“妈了个逼的,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没什么变化啊。”

  “瞎子,你他妈的别没事干吓唬我,老子现在不特么怕鬼了!”

  磨蹭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瞎子也就放弃了。他是山上砍柴的那个确实是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能看到了。

  顺带说一句,鬼并不是只有夜里才能出没,其实就算是在白天,也会有一些鬼出来活动。只是白天阳气重,对于鬼怪的能力有很大的压制作用,一些小鬼直接暴露在阳光下会被瞬间蒸发,而一些道行极深的鬼,即使白天出没也没什么稀奇的。比如当年想拉田甜做替身的那个水鬼就是。

  又走了十几分钟,拐过一个山坳,楚家村出现在了我和瞎子的眼前。

  三十年的时光给这座山中小村带来了太多的变化,半数以上的房屋都已经破败倒塌了,其余的即使没倒,也是淹没在一片茂密的草木之中。

  站在村外,瞎子掏出罗盘来摆弄了一阵,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久之后,才收起了那玩意儿,从背包里掏出两包糯米丢给我一包。“唉,风水宝地,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咱们俩真的要当心了。”

  “风水宝地?”

  “嗯,你看这里位于山坳的尽头,两边的山体成八字形向外伸展,是一个标准的虎口煞的风水格局,虎口所对之处,风水祥瑞全都被吸了进来,汇聚到这里。如果这个山坳位于山体南面的话,那么村子里少不了要出大富大贵之人,可惜的是,这山坳是位于山体北面,也就是属阴的一面。以往村子里有人常住,阴阳调和下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小康温饱还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村子里一个活人都没有,这里就变成了一块纯阴之地。”

  “纯阴之地会怎么样?”

  “纯阴之地,是最好的养尸地,你的娘们儿,可是真会挑地方。”瞎子说着,又从背包里取出两把手枪式的水枪,丢给我一把,枪里装的都是加了抗凝剂的黑狗血。

  胸口的衣兜突然跳动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安分的躁动着,是那个装着什么百骨尸煞的小瓷瓶。想必瞎子说的没错,连这个小家伙也感受到了这里的阴气。

  “田甜!田甜!你在哪里!?回答我一声!”走进村子,我干脆就车开嗓子喊了起来,反正不怕被人听到,至于鬼,瞎子说我们两个活人出现在纯阴之地就好像两颗信号弹一样,就算不出声也是鬼魂眼中的启明星了。可是直到我和瞎子走进了村子中心,也没有听到田甜的回应。

  “奇怪,为什么这里一个鬼都看不到呢?”瞎子喃喃的念叨着,纯阴之地除了是养尸地外,自然也是鬼魂的理想聚集地,可是进村这么久了,除了荒草,一个鬼都没有看到。

  “也许都在睡觉吧,你说田甜会不会是听到了我们说话,却不敢回应?”我突然灵机一动,摸出了手机。上一次白天用手机和田甜联系,田甜接了电话,只不过显得很疲惫,一副没睡醒的腔调。在这里打她的手机能不能帮助我们找出她的位置呢?

  “哗啦啦……”还没等我拨号,身后猛地传出一阵草木摇动的声音,我和瞎子立刻回头看去,却只看到后面一条村道上的荒草正在渐渐的停止晃动。

  “瞎子,你说那是什么东西?”村子外面,是美好的山景,可是村子里面给我的感觉却和乌山差不多,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动物鸣叫的声音,那应该不是野兔什么的搞出来的。

  “别紧张,继续走,这里没有古怪才是最大的古怪。”瞎子嘴里虽然这么说,手却再次探进包里,取出了棺材钉和锤子,插进皮带上特制的扣环里。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刚刚拨通电话,左手边的一所大宅子里就传出了那首让人毛骨悚然的《红嫁衣》,那正是田甜的手机铃声。

  我和瞎子对望了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四周,一人抓出一把糯米,走进了那个破败中仍旧能看出几分当日奢华的大宅之中。

  出乎意料的,这间大宅的正房门大开着,里面竟然是布置了一个灵堂。墙壁上那个“奠”字在荒村中显得格外的恐怖。而手机铃声就是从灵堂正中那口黑漆漆的大棺材里传出来的。我和瞎子走进大厅,看到棺材前的供桌上摆放着一个灵位,拿起灵位,擦拭了一下上面的尘土,我和瞎子都傻了。

  那牌位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九个字——卜门楚氏人美之灵位!

  “我操!楚人美!有没有搞错!”这个牌位真心戳中笑点,又他妈不是山村老尸,怎么会跑出来楚人美的牌位。

  可是还没等我笑出声来,身后却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女声:“你要操我?是么……”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鬼好像都特别喜欢出现在别人身后,然后用阴恻恻的声音说一句什么什么。说实话,我最近遇到的邪乎事儿太多,对这种傻逼行径都有些麻木了,你说你要害人直接从后面掐脖子不就好了,还鬼叫个屁啊。

  扭回头来想送给背后的女鬼一根中指,却看到一张几乎嘴巴占了半张脸的大白脸几乎就贴在我脸上。

  “我操!”即使有心理准备也被这不声不响贴上来的家伙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后腰撞在了供桌上。

  不得不说,这个出现在我后面的家伙还真的是个高仿货啊,穿着一身宽松的蓝色长袍,一头长发凌乱的披散开来,遮盖住大半边脸,身子扭曲着,每一个动作都发出一阵“咯咯”的骨头摩擦声。同时一阵咿咿呀呀的粤语唱戏声也在大厅里传了开来。

  “你妈你是不是想演一场山村老尸给我们看啊。”瞎子也被这个女鬼弄得有点无语。这他妈的想当演员想疯了是不是?连卜门楚氏人美之灵位都搞出来了。

  “年轻人,说出的话,是要负责的……”女鬼的嘴里继续发着阴恻恻的声音,整个身子却是渐渐的跪坐到了地上,蓝色的长袍衣领突然分开,滑落到臂弯,里面竟然是什么都没穿,胸前的一对肉球整个都露了出来。两条雪白的长腿也从长袍下伸了出来,面部的发丝无风自动,露出的了下面一张精致而妩媚的面孔。

  那女鬼明显是发春了,一只手揉着胸前的肉球,一只手伸进袍子下面,夹在两腿之间摩擦着,嘴里,用一种充满魅惑的声音说道:“你刚刚……不是说……啊……要……哦……要操人家么?来啊……快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