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一章 蜥蜴巨怪

第四十一章 蜥蜴巨怪

  愕然,除了愕然,还是愕然,这他妈的是要闹哪一出啊!?“我操!你做鬼能做的敬业一点不!?说好的楚人美呢!?”瞎子也忍不住吐了个槽。

  “额,什么楚人美啊,只要……只要你们肯跟我好,我还没事干吓唬你们干嘛。啊!吓唬你们也不过是想吓晕了以后开开荤,桀桀,来嘛……快来嘛……”女鬼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们两个,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光彩和往日里跟我上床的那些骚货一般无二。而她的脸上竟然挂上了一抹兴奋的潮红。

  这啥情况?我活生生的被这女鬼给弄乐了。“我说,瞎子,这骚逼交给你去喂饱了。我找我家田甜去。”说罢我抬腿就走,可是我的脚还没有迈出去,裤腿就被人抓住了。

  低头一看,那女鬼不知道啥时候爬到了我的脚下,伸手就开始解我的拉链。“别走,别走啊,人家有三个洞呢,在消失之前,就让人家快乐一回嘛!”女鬼的语气里娇滴滴,有一种异样的急切感。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条不知是绳索还是什么的东西猛地从门外飞了进来,缠在了女鬼的腰上。眨眼的功夫,就把女鬼给拽了出去,一声惨叫,划破小村的宁静。不是女鬼的,是我的。妈了个逼的,要拽早点拽不行么!非要等那女鬼的手伸进内裤摸到我的毛才拽……

  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一边拉拉链,一边躲到了供桌后面,瞎子则是躲到了门边,示意我往外看看,到底是啥玩意儿。

  “嗯……好吃啊。”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满是满足的味道。

  “好吃什么啊,骚了吧唧的,我看里面那两个活的才更好吃。”这一次则是女人的声音。不过都是从门边传来的,看不到到底长什么样。

  难道说那个骚鬼就这么瞬间被拖出去吃掉了?可是这他妈的也太利索了吧!猪八戒吃人参果么?你妈嚼都不嚼么!?看来外面那两个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玩意儿。

  “刷”的一声,一条粉红色的东西拐着弯儿的从外面射了进来,我连忙一闪,那东西卷住了供桌,瞬间拽出了门外。

  我操,那东西看着怎么那么……怎么说呢,看起来有点像青蛙的舌头!这他妈的也太惊悚了吧。那么长的舌头,那要多大一只青蛙?难道是吊死鬼?也不对啊,从来没听说过吊死鬼用这种方式抓东西,还是直接吃掉。一个绿色的尖嘴,从门边探了出来,嘴角边还流着滴滴答答的口水,看样子,那应该是什么巨大化的动物。

  紧接着,那家伙的脑袋探进了门来,顿时,我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从上半身来看,这个家伙应该是一只巨大化的蜥蜴不算尾巴的话,就跟我身边这口大黑棺材差不多大,而这只大蜥蜴眼睛的地方却是一男一女两颗人头!

  “哎哟,这个小帅哥看起来很好吃的哦,小帅哥,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姐姐可以先给你吹个萧,再吃了你,怎么样啊?”一张还算漂亮的脸上挂满了怪异的妖媚神色。

  “臭婊子,看到男人就想上,你他妈的还没被男人操够么!”旁边那个大众脸的男人头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立刻扭过头来骂道。

  “滚!成天对着你那张臭脸还不让老娘换换口味么!”女人头毫不客气的回敬了过去,“你还不是看到那个小骚娘们就立刻把舌头伸出去了,老娘还想看场活春宫呢,全让你给搅了!”

  你们是猴子派来的逗逼么!

  我和瞎子还没做什么,那两个人头倒先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要不是固定在蜥蜴身子上相互够不着,我还真怀疑他们会咬上对方几口。

  “喂,请你们吃点好吃的。”躲在门板后边的瞎子突然跳了出来,扬起手,一把糯米就朝那怪物丢了过去。怪物的上半身一沾到糯米,立刻就冒出了一阵阵的青烟,两个人头同时嘶吼了起来,长舌头立时弹了出来向着瞎子射了过去。瞎子没想到这东西反应居然这么块,还没来得及躲闪,已经被那根舌头卷在了腰上。

  “操!蛤蟆救我!”随着一声惊呼,瞎子的上半身已经被那怪物拽进了嘴里!

  “放开老子兄弟!”一把糯米丢过去的同时,抬起水枪对着那怪物开了一枪,黑狗血喷到男人头被糯米弄得面目全非的脸上,立刻就把那脑袋消融了一半,随着男人头的嘶吼声,怪物那蜥蜴一般的身子整个冲进了大厅,一个旋转,粗大的尾巴对着我就抽了过来。

  我急忙一个下蹲,尾巴从我的头顶扫了过去,拍在了那口大黑棺材上,“砰”的一声,棺材整个被拍飞了出去,撞在一边的墙壁上直接撞了个四分五裂。

  “田甜!”我惊叫了一声,才发现棺材里根本就没有田甜,倒是有一部手机掉落在破木板之间。

  “田你妈呀!赶紧救老子!”怪物的大嘴里发出了一声闷闷的喝骂,瞎子的大半个身子都被怪物吞了进去,只有膝盖以下露在外面不停的挣扎着。我不禁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啥时候这么有异性没人性了。

  三两下把身上的糯米和黑狗血全都招呼在了怪物的身上,疼得那怪物嗷嗷乱叫,一条大尾巴到处乱扫。瞎子还在吼叫,声音却小了许多,我有点犯难了。虽然我答应了瞎子跟他一起做阴倌,可是我还啥也不会呢,瞎子的道具全都在他的背包里,此时已经跟他一起被吞进了怪物肚子里。

  闪躲间,我看到地上有一根棺材上摔出来的木条,虽然满是茬子,也还勉强能用,随手捡起来,大吼一声,扑上前去想给怪物的脑袋来个透明窟窿。那两个脑袋早已停止了争吵,同仇敌忾的死死盯着我,只是瞎子还在嘴里,只能用尾巴来攻击我。

  “噗嗤”当我又一次躲过尾巴横扫的时候,一声古怪的声响传入了我的耳朵,手上的木条传来一种着力感,抬头一看,木条的一端不偏不倚的插在了怪物尾巴下面的一个肉孔里……这个……难道我领悟了传说中的超级神技——菊花残!?

  还他妈想什么,趁你病要你命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抬起脚来对着木条的末端就是一脚,怪物的身体顿时僵直了一下,然后那条巨大的尾巴突然从屁股上断裂了开来,怪物的尾巴从来都是横着抽的,我哪里想到还有这种攻击方式,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都被那条足有二百斤的尾巴压在了地上。

  朴茨一声,怪物尾巴的断口上居然就那么硬生生的钻出来一条新的尾巴,看来这丫的不是蜥蜴啊,是强化版壁虎。那条新长出来的尾巴,尖端伸到了我的面前,猛然横向裂开了一个口子,一张脸从里面钻了出来,赫然是刚刚那个在我和瞎子面前发骚求操的女鬼!

  此时的女鬼再没有刚刚那种骚媚浪荡的样子,整张脸上布满了狰狞,“小帅哥……你……刚刚让你操我,你不操……你让我连最后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好吧……你不操我,那我就吃了你!”女鬼张开足有半张脸大小的嘴,向我的脸上狠狠的咬了下来。

  “滚你妈逼的臭婊子!”情急之间,我再次咬破了舌尖,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女鬼顿时惨遭毁容。我哪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连着又喷了两口,可是当我要喷第四口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一个头的缘故,怪物的尾巴变得无比灵活,瞬间拉长,然后好像蟒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脖子。

  可怜的脖子,不是被掐就是被缠的。呼吸,开始变得艰难,在嘴里蓄势待发的那口舌尖血也再没办法喷出去了。“嘿嘿嘿,不让我吃鸡吧,我就吃你的脑袋!哈哈哈哈!”骚鬼顶着一张被毁容的脸疯狂的笑着,张开嘴对着我的鼻子咬了下来。

  突然,她的表情一僵,紧接着,怪物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并迅速升级成了翻滚。我被那翻滚的力道从断掉的尾巴下拽了出来甩到了一边墙上,脱离了骚鬼的束缚,而瞎子则被那个不停甩动着前半身的怪物硬生生的从嘴里给甩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