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三章 义庄中邪

第四十三章 义庄中邪

  义庄,从来就不是个吉利的地方。楚家村的义庄就在山坳的尽头,紧贴着山体而建,就那么一个孤孤单单的院落。

  “瞎子,你说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啊?村子里有个楚人美,这破地方别他妈的再蹦出个小蝶或者贞子来吧。”我他妈有时候对自己也挺无语的。来之前也是雄心万丈啊,可是真的到了这地方,心里依旧是发毛。

  “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去……”瞎子无奈的把罗盘塞回了背包。刚刚拿出那破玩意儿来看的时候,就只看到指针到处乱转,根本就指不出一个具体的方向。“这地方现在到处都是阴气,罗盘根本就失灵了。咋整,你说。反正是找你的娘们儿,我说蛤蟆,我就他妈的想不明白了,一个活尸,你至于么。”

  “没辙,硬着头皮上吧,反正咱哥儿俩最近也碰到够多邪事了,不在乎再多点。”我回避了瞎子的话题,说实在的,我觉得挺对不起瞎子的,我女人的事,却要他跟着冒险,不过兄弟就是兄弟,说多了都是矫情。

  “咣当!”沉重的木门倒在地上,砸起了一大团灰尘,呛得人直咳嗽。我对灯发誓我真没用力,谁知道这破门就这么不禁推,一下就倒了。

  “蛤蟆,你奶奶个腿的,就不能轻点啊。死人都让你吓醒了。”瞎子随口抱怨了一句,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符纸捏在手里。“不过这破地方有动静没动静也差不多了,咱就两盏指路明灯。”

  义庄里面,同样是一片破败的景象,可是与楚家村村子里不同,这里的地面上只有零星的一点杂草,而且还是一副无精打采可能随时都会死的样子。

  “妈的,这帮孙子,建村子就不能找个风水先生么,把义庄建在这种绝阴之地上,不出事才奇怪。”瞎子一边念叨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绝阴之地是什么?”

  “就是阴气超级重的地方。通常来说,草木喜阴,一般阴气重的地方草木生长都很茂密,可是就好像五行有反克一样,阴气太重了,草木都受不了。你看看这院子里,就那么几根几把草,还跟阳痿似的,说明这块地方不是一般的阴啊。蛤蟆,老子可是父母双亡,要是挂在这里,你他妈的可得给老子出丧葬费。”

  “滚犊子,蟑螂死了你丫都死不了。”我啐了他一口眼睛死死盯着正对大门的那间大屋。

  义庄的院子里总共只有两间屋子,一大一小,大的那间应该是停尸间,小的那间应该就是当初看守义庄的人住的地方。小间的门口零星的,还有一些杂草大间门口就真的是寸草不生了。

  “吼……”就在我们把精力都集中到大房子上的时候,那间小房子却传出了一阵低低的嘶吼声。

  “操,就说让你敲门轻点,这不,欢迎的就冒出来了。”瞎子对我比了个中指,掏出个强光手电就向那间小屋子照了过去。

  “砰、砰、砰……”一下下撞击声夹杂在嘶吼声中,在夜里显得格外惊悚,手电照射下能看到那扇破门在不停地摇晃着。

  “瞎子,你说这里面是啥东西?”诡异。之前我们碰到的那些妖魔鬼怪可是一个比一个生猛啊,不是穿墙飞天,就是力大无穷,丽坤小区那一晚上,多少家的防盗门都被红衣女鬼附身的郑东亮给砸飞了。这义庄里的木门可是一点都不结实,我随便敲了一下就把大门给敲倒了,里面那东西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咣当”一声,小屋的木门终于被折腾倒了,手电光照耀下,一具……一具类似于生化危机里面丧尸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这,这货是啥?T病毒?”有点奇葩,难道这楚家村里里外外的鬼怪都这么奇葩么?扮演楚人美的骚鬼,两个头的壁虎怪,这又来个生化丧尸?

  “生毛的危机,这货就是个最低级的行尸。”瞎子走过去抬起脚丫子一脚踹在那具行尸的小腹上,看着张牙舞爪挺生猛的行尸居然就被这么一脚给踹倒了。无语。

  瞎子随手一张符,贴在了行尸的脸上,行尸立刻就停止了挣扎,安安静静的躺在了那里。

  “蛤蟆,咱们走吧。”瞎子突然回过头来非常郑重的跟我说道,“这里绝逼有他妈的大家伙。”

  “瞎子你什么意思。”没来由的,一阵不爽,这他妈的张秦到底什么意思!?“你他妈的要是不拿我当兄弟你就给老子滚。老子今天非要把田甜找出来不可。你他妈的整天神神叨叨的没有女人要,你能理解老子和田甜的感情么!”

  我伸出手去推了瞎子一把,瞎子满脸都是诧异的表情,向后退了一步,先是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变成了一种让我讨厌的愤怒眼神。

  “狗日的蛤蟆!你他妈的是不是在山沟子里脏水喝多了!老子从小跟你一起穿开裆裤长大,你他妈哪次有事不是老子帮忙!老子不辞辛苦陪你个王八羔子来找你那个臭逼女人,你他妈的居然还跟老子动手!有种你再推我一下试试!”瞎子上前一步一把推在我肩膀上,他的力气比我大的多,我没防备,差点被他推倒在地上。

  “奶奶个腿的!你敢动老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成天跟老子耳边念叨什么天人命,念叨什么五弊三缺!老子有今天都是被你咒的!”我的火气冲到了头顶,上去一拳就砸在了瞎子脸上,瞎子五大三粗的更他娘的不吃亏,挥着拳头就打了回来。

  二十多年了,头一次这么认真的和瞎子打架,之前生活中瞎子给我带来的点点滴滴的不如意全都涌上了我的心头,瞎子的拳头就好像是丢在篝火里的柴火,让我的怒火越烧越旺。

  一场毫无理由的互殴,打的不可开交,瞎子显然也打出了真火,他的两只眼睛全都红了起来,被络腮胡子环绕着的大嘴里不停地发出咆哮的声音,仿佛想把我活撕了一样。

  身上,完全感觉不到疼,我就只想着打,想把压在我身上疯狂挥拳的瞎子反压下去狠狠的揍丫挺的。

  突然,浑身上下一种冰寒的感觉,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然后那种寒意化作了一股股寒流,从四肢百骸向我的胸口聚集了过来。然后,离开了我的身体。

  “砰”瞎子又一拳砸在了我的脸上,整个脑袋里嗡嗡的乱响。我突然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瞎子为什么骑在我身上?为什么他丫的两只眼睛血红的一副想要打死我的样子,疯狂的挥舞着拳头!?

  “瞎子,你他妈的……”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又挨了一拳。擦,这孙子要不要这么狠,用这么大力气。我一边格挡着,一边拼命地喊叫:“瞎子,你他妈的疯了!干嘛打老子!”可是瞎子就好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嘴里乱七八糟的骂着一些不找边际的话,甚至瞎子嘴里说的一些所谓我祸害他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做过。

  瞎子不正常,难道说……他中邪了!?回想刚才,我的一切好像也是莫名其妙的,我甚至有点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和瞎子打起来的……中邪,一定是中邪!瞎子你他妈不是阴倌么,怎么老子都醒过来了,你丫的还在那疯着。

  没辙了,只能出绝招!狠狠得咬破舌尖,含了一口舌尖血对着瞎子的脸狠狠的喷了过去。“噗”一声,瞎子猝不及防,被喷了一个狗血,额,不是,人血淋头,整个身子打了个哆嗦,然后满脸疑惑的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我。“蛤蟆!咱俩……咱俩这是咋了?你为啥……”瞎子突然从我身上跳了起来,一只手捂着屁股,满脸惊悚的看着我,“我说蛤蟆,咱俩兄弟一场,你操人操鬼我不管,老子可不搞基!老子虽然没有女朋友,可是那不代表老子喜欢男人。”

  我汗……恶人先告状是不!?明明是你丫的骑在老子身上好不!“别他妈扯犊子了,瞎子,咱俩中招了。”我伸手往胸口摸了一下,衣兜里,一个硬硬的小东西静静的躺在那里,是那个装着百骨尸煞的小瓷瓶。难道说刚刚我身体里那股寒气就是这个小瓷瓶里的百骨尸煞给我吸出去的?可是它为什么要帮我呢?

  听了我的讲述,瞎子看向那个大间的眼神更加的谨慎。他是个阴倌,虽然本事没有毛大师那么大,但也不是一般的小鬼小怪能扰乱心神的。就这么一瞬间的事情,不知不觉的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迷了心智,那么这义庄里藏着的东西到底会有多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