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六章 可爱的白骨尸煞

第四十六章 可爱的白骨尸煞

  直到回到车上,我和瞎子都觉得今天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此通情达理的女鬼,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聂小倩啊?怎么看都好像有猫腻在里面,可是不管我们如何琢磨却是想不出来。

  这次楚家村之行算是白跑了,除了一部手机,没有找到任何关于田甜的线索,壁虎怪和女鬼都说田甜这几天并没有到楚家村来,那她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呢?

  回到警局,已经是早上了。刚好遇到白冰在审讯犯人。而他们在审问的犯人则正是那个名叫段残阳的疤脸壮汉。

  电话里说了两句,白冰直接吩咐人把我们俩带进审讯室,虽然我们不是警务人员,但是这次的事情怎么都少不了我们的。

  “哎呦,怎么,臭婊子问不出来,就把你的小情人找来了?还他妈一次就来两个,你也不怕被操的下不了床。”段残阳见到我们两个进来,吹了个口哨,对着白冰耍起了嘴。看这小子鼻青脸肿的样子,显然是没少挨揍。

  “啪”耳光声中,一颗带血的牙齿从段残阳的嘴里飞了出来。段残阳不但没闭嘴,反而骂骂咧咧的闹腾的更欢了。“臭婊子,你他妈没吃饭是不是,还是你的腿都让你的两个小情人给操软了!连打人都他妈打不爽。有本事你就放开老子,咱们一对一!”

  听到他继续叫嚣,白冰抬起脚来对着他的命根子就是一脚,段残阳顿时呼天抢地的惨叫了起来,只是整个人被绑在了椅子上,想去揉揉都没办法。

  “什么都问不出来?怎么不让毛大师来收拾他?”想起这个兔崽子做的事情,我是不由得狂嘬牙花子,太他妈的恶心了。估计恶婆娘知道这小子干过什么,得把踢他下面那只鞋当场扔掉。

  “毛大师有事情去处理了,这家伙在外地卖骨粉,今天才刚刚押送回来,属石头的,怎么问都不说。”白冰满脸的无奈。

  “我说,你真的打算包庇下去,什么都不说?”我走到段残阳身边,用手拍拍他疼的扭曲的脸。

  一口吐沫,就那么不给面子的吐在了我的脸上,“呸!说你妈逼啊说!有本事放开老子跟老子单挑!少他妈来这里吓唬老子,你当老子是吓大的么!老子连高中的校花儿都操过,还他妈怕你们这三个逼玩意儿!”

  白冰听得莫名其妙,我和瞎子可知道所谓的“校花儿”就是在山谷中被他蹂躏炼油的女尸。擦掉脸上的唾沫,狠狠在这人渣的胸口上踹了一脚。段残阳非常的不服气,身子一个劲儿的挣扎,我那一脚踹上去被他顶了一下,一个没站稳,居然摔倒在了地上。

  “我操你……”骂人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见“啪”的一声轻响,胸口一轻,低头一看,竟然是装着那个什么百骨尸煞的小瓷瓶从衣兜里掉了出来,还好,那时候我已经摔倒在地了,瓶子没有摔破,我正要伸手把它捡起来,却听见“噗”的一声,瓶塞从那瓶子里喷了出来,紧接着一阵青烟冒了出来,审讯室的灯光顿时暗淡了下来。

  “蛤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瞎子急忙拿出几张符纸了死死的盯住瓶口。当天毛大师把百骨尸煞封进去的时候虽然显得很轻松,但是那绝不代表着百骨尸煞就是个善茬子。那么多死掉的童男童女的怨气汇聚成的煞,这要是闹腾起来,恐怕整个警局的人都得死个精光。

  青烟很快就汇聚成了那天在地下大厅看到的那个小女孩,依旧是那副浑身挂满蛆虫的凄惨模样,可是它这一次却没有向我这边爬,而是一下一下,向着段残阳爬了过去。

  “喂,你们,你们要搞什么!我操!你们他妈的是不是警察!杀人啦!警察养鬼害人啦!”看到百骨尸煞的第一眼段残阳就好不收敛的喊叫了出来,成天在那里鞭尸炼油的,对于这些鬼怪之类的东西,他可不是没见过,看我们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就知道我们根本就控制不了这个鬼怪。之前他那么嚣张,其实还是因为警察是不能随便杀人的,最多把他打个半死,现在换成一个不受控制的鬼怪出手,那结果,可想而知。

  瞎子警惕的望着不停爬向段残阳的百骨尸煞,拿着符纸的手微微的放了下来,既然不是找我们麻烦的,他也乐得看看热闹。

  就如那天一般,百骨尸煞四肢着地,一下一下爬到段残阳的脚边,两只腐烂的小手抓住段残阳的裤脚,扬起的小脸上露出了一副无比狰狞的样子,尸虫噼噼啪啪的往下掉,很多都直接咬在了段残阳的脚踝上,拼命地往皮肉里钻,一些钻不进去的,就顺着他的腿一路向上爬去。

  “我靠!你们他妈的没人性!”断残阳凄厉的惨叫着,被尸虫啃噬血肉的滋味任谁都不会喜欢。

  “蛤蟆,这怎么回事?张秦,你管管它,别让它把那家伙弄死了。”白冰有些着急了,毕竟段残阳是这次案子中非常重要的嫌疑人,现在还不到他死的时候。

  瞎子无奈的耸了耸肩,“张大阴倌表示无能为力,反正这货死活都不开口,也没什么利用价值,干脆,我们就让百骨尸煞吃了他,解解恨也好。”说完,一抱肩膀,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听说百骨尸煞这东西邪得很,那些尸虫虽然是怨气幻化的,但是啃噬血肉倒是真的,不光血肉,灵魂也会被一并啃食,被它干掉的人,连魂魄都会被吃个干净。”

  “别,我说,我他妈的说还不行么!你们赶紧给我把它弄走!”段残阳毕竟也是干这个的,他知道瞎子的话并不是在恐吓他,“你们想问什么都行,枪毙了我都行,赶紧把这臭逼从我身上弄开!”

  随着段残阳的喊叫声,百骨尸煞居然停下了动作,扭过那张腐烂的小脸向我看了过来。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身后一片坚硬,已经是靠在了墙上。

  “蛤蟆,她好像在等你的命令。”白冰小声说,“要不,你让她回来试试。”

  “我我我,我指挥她?”这他妈的有点玄幻啊,我身上又没有什么王八之气,上班从来都是被指挥被炒掉的,啥时候轮到我来发号施令了?对象还是个厉鬼!算球了,人死屌朝天,就他妈试试老子的命令好不哈使吧!“回,回来,不不不不要吃他了。”妈的,说好了不结巴的,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

  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出现了,随着我的命令,百骨尸煞真的松开了段残阳的衣服,向后退了几步,那些原本已经钻入他身体里的尸虫也一条条的爬了出来,重新回到了百骨尸煞的身上。

  接着,百骨尸煞扭过身,一步一步向我爬了过来!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该不会它是因为觉得我打扰它吃饭了,才回过头来找我的吧。

  “蛤蟆,稳住,有我呢。”瞎子看出了我的紧张,低声给我打气,恶婆娘则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一步,又一步,死神的脚步离我越来越近。可是就在距离我只有一步远的地方,百骨尸煞停了下来,摆出了一个标准的鸭子坐姿势,抬起那张腐烂的小脸看着我,不成人形的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些笑容。

  诡异的笑容,不是鬼魂惯有的阴笑、邪笑、苦笑,而是一种求爱抚求表扬的笑容,甚至有一点点的谄媚。这是怎么个状况?吓完了人跑到我这里来求夸奖?

  “蛤蟆,它好像是想让你表扬它。”瞎子也看出了这面的问题,出声提醒我。

  表扬……咋个表扬法啊?给根肉骨头?我有些无语的看着满脸怪笑的尸煞,一时间犯了难,最后,强忍着恶心,伸出手去摸了摸它的头。

  尸煞似乎非常的高兴,在我抚摸它脑袋的时候不住的眯起眼睛摇晃着脑袋,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呻吟声,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勒个去的,这他妈对我却是一种莫大的折磨啊。

  “好了好了,够了吧,够了就赶紧回到瓶子里去。”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恐怕我都要吐出来了,那他妈滑腻腻的触感实在是太恶心了。

  好在,这个百骨尸煞不知道为啥非常的听话,我说完那句话之后,她就手脚并用的爬到那个小瓷瓶边,把那小瓶子捡起来,然后像模像样的擦了擦瓶身上的灰尘,双手把小瓷瓶捧到我面前。

  这东西对我也太恭敬了点吧。接过小瓷瓶,百骨尸煞顿时化作了一缕青烟钻进了小瓷瓶里,那个掉到一旁的瓶塞自动飞了起来,塞住瓶口。

  “可以啊,蛤蟆,没看出来,你是什么时候把那个东西给收服了的?那玩意儿虽然不如双魂一心来的恐怖,却也是个不得了的东西,你他妈的还真的是天生大阴倌的命。”瞎子拍着我的肩膀一顿羡慕嫉妒恨,我说你不用拍的那么狠吧,老子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