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七章 新的线索

第四十七章 新的线索

  有了百骨尸煞作为威胁,对段残阳的审讯也取得了进展。根据段残阳的交代,他和罗瘸子差不多,也是给李子文父子打工的。他会一些法术,但是并不精通,只是凶猛彪悍做事非常和李兆龙的胃口,所以在兆龙集团里爬的很快。

  作为一个打手,原本是接触不了什么核心机密的,但是李兆龙一直觉得李子文很没用,有意的对他进行了一些培养。

  对于段残阳的这种说法,我们虽然有些怀疑,但也没有去深究。李兆龙那人实在是太过残忍,根本就没有人性。他家里死了那么多人,都是谁干的?尤其李子文那个死亡的姿势,摆明了就是被沙发上坐着的人用什么诡异的手段砍掉了脑袋,除了李兆龙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谁能干出这种事。那么为了自己的利益,培养几个心腹打手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对于李兆龙,罗瘸子知道的非常少,段残阳的供述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线索。李兆龙,的确就是李子文的亲爹,我们看到的资料上的那个李兆龙。只不过李兆龙并没有像资料里写的已经死了,而是靠着一种邪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

  每隔七天,李兆龙都必须生吃一对童男童女,用他们的血肉精华来滋养自己的身体,这种残忍至极的法子就连他的儿子和孙女都受不了,这也是为什么李子文如此惧怕李兆龙。而至于李兆龙的邪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段残阳就不知道了。

  棺材铺的田叔,和他们一伙人确实是有联系,田叔的生意主要就是卖棺材,而买棺材的人多半是不会送去火葬的。制作骨粉,最好的材料就是新鲜的人骨,于是田叔成了他们的情报员,为他们提供买棺材人的信息,而段残阳会把这些信息交给罗瘸子,让他利用活尸去把尸体弄来。

  “那丽坤小区的事怎么讲,你们不都是用死人的骨头炼制骨粉么!为什么又要杀那么多人?”段残阳一直在强调他们是用死人的骨头来做骨粉,这真心让我不爽,如果真的只用死人的,那晚上我见到的又是谁。

  “丽坤小区?”青肿疤脸上的笑看起来格外难看。“没想到,你也在那里。那是那个叫田甜的活尸搞出来的,老子只是凑个热闹,去清点下人数罢了。”

  “你他妈的给老子再说一遍!”我猛地冲上去一只脚踩在段残阳的大腿上,右手死死的拽住他的衣领把他的脸拉到了我的面前。

  “再说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是那个臭娘们儿搞出来的,不关老子的事!”段残阳笑得更灿烂了,似乎我的疯狂让他觉得很是受用。“你想知道啊?你想知道老子就告诉你。那个叫田甜的臭婊子,是棺材铺那个田叔的闺女,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老田头不甘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找上了李老板希望能让那个臭婊子继续留在他身边。不然,你以为老东西为什么替我们搞情报。”

  怪不得之前田甜会和李兆龙在一起,原来,让她能继续留在人间的正是李兆龙。“那你为什么说丽坤小区的案子是田甜搞出来的,那次分明就是个红衣女鬼附在人身上杀人。”不管怎么说,我都不相信田甜是红衣女鬼的幕后黑手,这其中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没错,是红衣女鬼,可是你知道红衣女鬼是怎么死的么?”段残阳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我他妈好像知道你小子是什么人了,对那个臭娘们儿那么上心,你不会就是她那个小情人吧。我操,还真他妈的是贼喊捉贼了,丽坤小区死那么多人,还不是因为你们这对狗男女。”

  “啪”恶婆娘狠狠赏了段残阳一记耳光,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段残阳狠狠的等了恶婆娘一眼,扭过头去,吐了一口血沫子,继续说道:“田甜那个贱婊子爱上一个男的,一对他妈的狗男女。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以为那婊子有多干净,虽然老子想操她一次她不肯。可是在外面,她他妈的没少然男人操,每次挨操的时候,就把男人的精血吸个七七八八的,直到遇上了你这个小白脸。”

  那张疤脸笑得那么得意,仿佛他就骑在田甜的身上狠命的玩一样。我的拳头捏的紧紧的,真想打爆他那双狗眼。瞎子伸手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冲动,问话要紧。

  “她和别的活尸不一样,说起来,她更像李老板,需要人的精血才能活下去,可是她爱上你这个小白脸之后,也他妈的玩起洁身自好来了。每天期期艾艾的,也不出去找男人操了,成天就知道缠着李老板要尸油代替精血。尸油这东西很贵的,李老板还没大方到免费供应,就让她自己去寻找新鲜尸体,让老子帮她加工一下。这臭婊子也够狠的,人家姑娘结婚的大喜日子,她要了人家的命。不过怨气那么重,尸油也能多用几天。老子本来打算扛具尸体回去的,没想到被你这个小白脸搅了局。”

  这一番话,听得我手脚都在发凉,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我和田甜。如果田甜没有爱上我,就不会杀那个女人,那红衣女鬼也不会疯狂屠杀丽坤小区的住户和分局的警察。

  “好了,这些对我们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你知道不知道田甜现在在哪里,田叔现在又在哪里。”白冰的眉头也是紧锁着,可是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没有说什么,主动揽过了话头,不知不觉间,这女人似乎体贴了很多。

  “操,你们警察都不知道,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李老板的庄园都让你们端了,谁知道她们会溜到哪里去!”段残阳冲白冰翻了个白眼。“不过,美女,我最多就是贩卖骨粉,没杀过什么人,如果我能给你们提供有价值的情报,能不能给我减轻点罪过啊?”这家伙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堆起了笑容。

  “可以。”白冰冷着脸回了一句。其实按照现有的法律,这家伙确实没犯什么大事,只要他没参与吃人的事,应该判不了多久,当然,司法部门想动点手脚还是很容易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有了恶婆娘的承诺,段残阳好像安心了不少,“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李老板他们躲到了什么地方,但是我知道在火葬场后面的山沟子里,有一个山洞,平时是那个老瘸子会在那里面神神叨叨的不知道搞些什么,我也没进去过,既然老瘸子也被你们抓了,干脆就去那个山洞看看,没准能找到什么。嘿嘿,到时候,美女,可别忘了我的立功表现。”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诡异的红嫁衣突然在审讯室里响起,吓了所有人一跳,反应过来以后,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笑笑,从裤兜里摸出了田甜的手机。

  手机亮着,显示屏上显示的,却是一个标注为未知的号码。有谁会给田甜的手机打电话呢?

  瞎子拍了我一下,示意我接起来,我却把手机递给了白冰。

  白冰会意,接通电话,可是还没等她说话,电话那边倒先传来了声音。“想不想见你爸爸。”

  田甜的手机听筒声音很大,我们四个人全都听到了,那是一个半大老头子的声音,我不知道具体是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声音的主人绝对不是李兆龙。

  “在哪儿?”白冰压低了声音,极力去模仿田甜的语调,索性她是见过田甜的,只希望电话那边的人跟田甜不是很熟。

  “在哪儿?还不就在你醒来的地方。别跟我废话,如果想见你爸爸,今天晚上带上你妹妹一起来,记得把跟着你妹妹那些警察都给我干掉。如果今天晚上我见不到你们姐妹俩,就让你老爹去黄泉路上给你们开路。”

  “喂,你们……”白冰还想问点什么,对方却已经挂机了。

  “这个人是谁?”白冰扫了一眼我和段残阳。我耸了耸肩,听那个声音,电话那边的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了,又不是李兆龙,这让我上哪里猜去。不过,真要说起来,我还真觉得这个声音有那么一点点的耳熟,就是死活想不起来是谁。

  “别看我,警察同志,李老板为人非常的谨慎,很多重要的人都是单线联系我也不是谁都认识。”段残阳也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无奈,只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办法好想了,田叔是田甜的亲爹,无论如何都要去救的。至于地点,李兆龙案发,现在整个江东市可能都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了,很有可能他现在就藏在段残阳说的那个山洞里。为今之计,我们也只能让警方派人保护好田恬的安全,晚上去碰碰运气了。

  轻轻拍拍上衣兜里的小瓷瓶。小丫头,我对你有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不过既然你是站在我这一边,那么今晚就继续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