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八章 乌山诡洞

第四十八章 乌山诡洞

  乌山,这地方是不是跟我有缘?每次来到这里,必定没什么好事。小瓷瓶被我用红绳子挂在了胸口,出来之前,我给它供了一大把的香,要不是瞎子说我会把它撑死,我恨不得变身熊猫,不停的烧香。

  “就咱们三个,没问题么?张秦,你准备的东西够么?”白冰把朱砂消声器安在了手枪上,有点担心的看看瞎子。跟瞎子一起出过几次任务,白冰知道瞎子确实是有真本事,但是本事不大,有点三脚猫的感觉。那天在坟地,要不是毛大师及时出现,我们三个就全都折在那里了。

  “我说美女,你这是不相信我啊,这次我可是装备了新型工具的。”说着话,瞎子取出了三个类似于脖子骨折的病人戴的那种脖套,丢给我和白冰一人一个,只不过他丢过来的这三个不是塑料的而是精钢的,外面还有一颗颗挂着暗红色的凸起的小钉子,“看到了没有,这可是我专门找人定做的高科技,精钢脖套,外圈都是用黑狗血刷过的,要再有什么活尸要掐脖子什么的,保管让丫的爽到家!”

  瞎子的笑声让我感到一阵恶寒,相信白冰也是一样。看了那么多电影,哪个和尚道士会搞这么个破玩意儿来防身啊,这也太掉价了吧。

  当瞎子拿出第二件东西的时候,我瞬间觉得精钢脖套真的很正常了,他拿出的居然是一把消防斧头,而且这把斧头看起来是用好多碎铁块拼凑起来的。“这把是棺材斧,我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搜罗到一批棺材钉,花大价钱请人手工攒成一把斧子,僵尸什么的,来几个劈几个!”

  “操,你丫这也太犀利了吧,那我呢?还用水枪?”无语了,这一个斧子一个枪的,就我拿把水枪。

  “当然了,而且,你的水枪可是特殊材料的。”瞎子说着递给我一把做工很精致的水枪,不过就算他妈的做的再精致,纯金打造的,也他妈还是一把水枪啊。而且,这把水枪里的液体似乎比平时我们用的黑狗血还要粘稠一些,隐隐的能闻到一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漏出来的异样的臭味儿。

  瞎子看到我嫌弃的样子,脸上挂满了坏笑,“蛤蟆,你可别看不起手上的东西,有了它,你就不是一个人了。嘿嘿,愿大姨妈于你同在。”

  瞎子的话刚说完,白冰立刻打开车门窜了下去,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我那个汗啊……大姨妈,难道说这水枪里都他妈是大姨妈!?我他妈毫不犹豫的把那玩意儿丢在了一边的座椅上。“我操,瞎子你干嘛弄这么恶心的东西出来。”

  “我说蛤蟆,你不是吧,这么好的东西你都不要啊,你可别小看大姨妈。”瞎子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把手弩递给我,“这次我们出来,你就做个射手,手弩里的弩箭都是打磨过的棺材钉,专门用来打鬼,水枪里的大姨妈专门用来打人。大姨妈在法术中又被叫做天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污秽的东西别管是正道还是邪修的杂毛,一旦让大姨妈喷到身上,少不了要破法,这一次的胜负,也许就在你这一枪臭血上了。”

  无奈的背起姨妈枪,拎着棺材弩,下了车,跟那两个分明在嫌弃我的货摸着黑上了乌山。

  既然张了嘴,段残阳也就没再隐瞒,在卫星地图上把乌山那个山洞的位置给我们仔细的指了出来,靠着手机上的GPS导航,找到那个山洞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翻过火葬场那个山头,一路向上爬,很快,我们就看到了半山腰上一个被枝叶掩盖着的山洞。

  山洞外面并没有人在把守,洞口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

  “我说,我们不会是来错地方了吧。”瞎子低声对我说着,白冰却冲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然后从路边一棵小树上摘了一片叶子递给瞎子。我凑上去和瞎子一起看,只见那片树叶上赫然有一小块暗红色的痕迹,那应该是干涸的血迹。

  还记得那天田甜家里被弄的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打斗过的痕迹,也有一些凌乱的血迹。难道说这些血迹就是田叔在被弄到这里的时候留下的?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摸到洞口,白冰示意我俩先别动,她捡起一块小石头对着洞里一丢,只听见“啪嗒”一声,洞里却没有任何的反应。瞎子也拿出罗盘,转了转,罗盘却没有一点反应。难道说这洞里不但没人,连鬼都没有?白跑一趟事小,万一田叔因为田甜没有去指定地点而被害,那田甜还不恨死我了。

  “瞎子,手电给我。”不管怎么样,这个洞都得去看看,探头王洞口张望了一下,依旧没有什么动静打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却发现这个山洞并不是我们想的那种一眼望到头的,而是在进去以后不到十米的地方就拐弯了。

  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瞎子第一个进入了山洞,我跟在后面,恶婆娘在最后压阵。拐过那个弯儿,又走了二十多米,山洞的尽头赫然有一扇石门。石门下面的缝隙里隐隐透出一些光芒。

  瞎子抬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比划了个“三”的手势,然后变成两根,一根。瞎子抬起脚来对着那扇石门狠狠的踹了一脚,“砰”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某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抱着自己的脚在原地不停的蹦着。“我操,这门真他妈的沉,踹不动啊。”瞎子满地乱蹦的声音实在是瞒不了人,索性也不装哑巴了。可奇怪的是,门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

  “瞧你那傻样,石头门能不重么。”我用肩膀抵在石门上用力向里面推,可是石门依旧纹丝不动。“我看得我们三个人一起……”我的话还没说完,门,被拉开了。没错,是被拉开了!白冰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们一眼,却是第一个走进了门里。

  囧,感情这门根本就不是推的,白冰只是伸出一只手抓住门上的一个把手拽了一下,们就这么开了。

  门里面,是一个大约四十平米的房间,几盏长明灯挂在房间的各处。里面还摆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看来那个罗瘸子平时就是住在这里的。而正对着门口的墙边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的人正是田叔。

  田叔没有被捆绑,只是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两只眼睛微微的闭着,一动都不动,甚至听不到他呼吸的声音。难道说,田叔已经死了么?

  “田叔,田叔。”我低低的喊着田叔的名字,小心翼翼的走向那张椅子。田叔对我的呼喊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蛤蟆,小心点。”瞎子从门边拿了一根竹竿递给我,我接过来,走到距离田叔三四步的地方,用竹竿轻轻戳了戳田叔的胸口。可是田叔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是昏了还是死了。”我说了一声,正要放下竹竿走过去仔细检查,却见田叔的眼皮猛地动了动,紧接着,眼皮张开,一颗眼珠探了出来!

  没错!就是探了出来!那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眼珠了。在眼眶里伸出来的是一条蚯蚓似的长长的肉管子,而那颗眼珠就被那不只是肉管子还是虫子的东西顶在最前端,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方式看着我。

  我不由得倒退了三四步,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欧美的恶心电影里倒是经常见到类似的,什么张手张脚的眼睛脑袋的,难道说我们又碰到那种乱七八糟的了?

  还没等我想什么,那只眼珠猛地向我窜了过来,眼珠子从中间裂开,露出了一张长了一圈獠牙的虫口,那样子就好像是一条缩小版的蒙古巨虫一般。

  “我操!这他妈是什么东西!”我一边快速后腿一边用手中的竹竿去拨打那个古怪的虫子,谁知道那虫子身体一卷,竟然缠在了竹竿上向着我的手快速的爬了过来。

  “操!快出去!”在我扔掉竹竿的同时,田叔的另外一只眼睛也张开了,一只同样顶着眼珠的虫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不,不止是眼睛,鼻孔、嘴巴、耳朵,田叔脸上所有的孔洞里都钻出了一条条张着尖牙利嘴的恐怖虫子。

  “门打不开了!”白冰第一个冲到门口的,可是无论她怎么推,那扇石门都是纹丝不动,好像长在了地上一样。

  “妈的,还是被算计了!这他妈的是人躯诡心!”瞎子暴吼一声,用斧子遥遥指着田叔的身体,“我来顶着,你们想办法把门弄开,否则咱们今天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我就知道你不那么靠谱。”白冰几乎是哀怨的叹了一声,抬起手来“噗噗噗”就是三枪,田叔身上那件木工服上顿时开了三个口子。可是不打还好,这三枪下去,不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让田叔身上又多冒出来三条虫子。

  “别他妈射了,想射回去到床上射!赶紧想办法开门。趁现在他还没起来。”瞎子吼了一声,握着斧子的手有些微微发颤。

  “哦。”白冰答应一声,开始在石门上上下下摸索了起来。

  我则是从背上取下了姨妈枪,狠狠的加了几下压,随时准备开喷。

  “嘎吱嘎吱。”随着诡异的摩擦声,田叔竟然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他的四肢,甚至脖子都以一种怪异的方式扭曲着,走路的姿势特别的奇怪,可是他的目标却是非常的明确,就是我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