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四十九章 人躯诡心

第四十九章 人躯诡心

  在面对田叔化成的人躯诡心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很恶心,倒没觉得有多厉害,直到后来瞎子给我讲了什么是人躯诡心我才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走运。

  所谓的人躯诡心,是只在滇南一些少数民族手中流传的秘术,施展起来有点类似于蛊术,都是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进人的身体里,然后让那些怪东西和人体同时进入休眠状态,一旦有活人接近,潜伏在人体内的异物立刻就会苏醒,并以宿主为食物,迅速壮大,攻击靠近的人类,并进入被攻击者的身体,成为一具新的人躯诡心,并再度进入休眠,直到下一个人接近。

  这种东西多半是被用来守护祖陵之类的重要所在,轻易不会被人所遇到。当然,还有另一种更加恐怖的强化型人躯诡心,在攻击来犯者之后,将自己的一部分注入来犯者体内,迅速生殖,就好像传染病一样散播开去。不过这种战争型的人躯诡心生命非常的短暂,最多也不过一昼夜的时间,否则真的是要比生化丧尸还要恐怖。

  田叔的身体摇晃着,向我们越走越近,而且动作越来越灵活顺畅。

  “不行,我找不到开关!是不是有人在外面把门给锁上了!”白冰已经把门边每一寸地方摸了个遍,人躯诡心离我们已经不足五米了。

  “我先顶一下!”瞎子一挥斧子,用斧背砸在了人躯诡心的肚子上。人躯诡心顿时向后退了两步,可是同时,胸口三个窟窿中钻出的的一条虫子却缠在了斧子上。“你妈的,要不要这么难缠!”瞎子抬起脚来一脚踹在人躯诡心的小腹上,人躯诡心再度向后急退,那条缠在斧头上的虫子居然被硬生生扯断了!

  断是断了,可是那条不停滴答着绿色液体的半截虫子居然没有死,身子快速的在斧头上蠕动,顺着斧柄,朝着瞎子的手腕爬了过去。

  “啪”恶婆娘的枪法极好,一枪就把虫子头打成了碎末。

  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虫子头虽然被打碎了,身子却依旧在不停的蠕动,身体最前端出现了四道裂缝,然后猛地往开一张,新的虫嘴就这么出现了。“不是吧,这再生能力比蚯蚓还强啊。”

  “大姨妈,你要保佑我!”我扬天大吼了一声,举起姨妈枪对着斧子上的虫子就撸了一发。一股带着恶臭的血水激射而出,喷在虫子身上,虫子立刻就像踩在了润滑油上一样掉到了地上。带着满身的血污扑腾了了两下,居然就那么不动了。“我去,大姨妈要不要这么牛逼。”

  话音未落,地上的半截虫子突然疯狂的折腾了起来,粘在它身上的姨妈血被甩得四处飞溅,顿时我们三个人的身上脸上都染上了点点姨妈红。在往我们身上甩了个够之后,那半截虫子终于像是完成了使命一样,瘫软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这……这家伙会不会再诈尸啊?”白冰木木的看着地上那半条虫子,猛然觉得,我们的攻击似乎比虫子本身还要恶心啊。

  “应,应该不会了,呸,呸!”瞎子更倒霉,还被甩了几点姨妈到嘴唇上,在那里呸呸个不停。人躯诡心遭遇了这般变故,居然停了下来,两只顶着眼睛的虫子对地上的死虫子瞄了瞄,身子缓缓的蹲下,伸出一只手,从地上抹了一点飞溅过去的姨妈红,送到眼前去看。

  这情景当真诡异,难道这个人躯诡心还要搞点研究啥的。不过,那些抹到手上的姨妈红似乎并没有对人躯诡心造成任何的伤害,它在看了一会之后似乎失去了兴趣,重新抬起头来看着我们三个。

  “我操,你他妈的别过来,你敢过来老子就再给你来一下。”我摇晃着姨妈枪对人躯诡心叫嚣着。

  不知道是我的警告威慑力不足,还是人躯诡心根本就听不懂我的话,在停滞了片刻之后,它又抬腿向我们走了过来。没别的办法,我一跺脚,口中大喊一声“祖师爷你大显威灵”额,不对,是“大姨妈你大显威灵”,对了人躯诡心就撸了一发。可能是姨妈枪的子弹有点粘稠,我瞄着脑袋射的,却是直接喷到了小腹上。

  人躯诡心毫不在乎,继续向我们走来。我急忙又是一发水柱射出,这一下,喷在了人躯诡心的胸口上。胸口那两个虫子以及半截虫子的断口被姨妈血喷中后立刻就冒出一股青烟,人躯诡心整个身子都停滞了下来,然后就是身上所有的虫子疯狂的摆动,胡乱的抽搐,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我去,以后来大姨妈是不是应该都存起来啊……”白冰的嘴里低低的念叨着,显然是从没想到那玩意儿的杀伤力如此恐怖。

  胸口的两条虫子渐渐的不再动了,人躯诡心也渐渐的停止了抽搐,只见它的上半身缓缓的坐了起来,依旧是伸出手指,从自己胸口上沾了一点,放到眼前看,看了一会,干脆把手指伸进嘴里,嘬了一下。

  做出这个让我们恶心至极的动作,人躯诡心自己也不好受,身体疯狂的颤抖,抽搐,活像是再抽羊角疯。

  找不到机关,瞎子只能用他那把据说很贵重的棺材斧硬生生的去砸那个石门,而我和恶婆娘则是提心吊胆的看着那个羊角疯爱好者发呆。

  没错,就是羊角疯爱好者。每次身体停止抽搐之后,那个人躯诡心就会用手沾点大姨妈送进嘴里,然后全身继续疯狂的颤抖,就好像那恶心的东西是冰毒之类让人上瘾的毒品一样。

  突然,一只手抓在了我的胳膊上,力气非常的大,掐的我胳膊生疼,扭头一看,抓我的却是白冰。只见她满脸都是紧张的神色,上下牙都有点打架。“恶婆娘,你怎么了?看见老鼠了?”

  说实话,我的心情比刚才放松多了,姨妈枪里还有五分之四的弹药,就照人躯诡心的疯狂劲儿,姨妈枪里的存货至少够它爽一个星期的了。

  “老鼠你妹啊,我知道它在干什么了!赶紧把你的大姨妈全都给它喝了!”恶婆娘在我背后推了一把,我被她推得一个踉跄,向前抢了两步,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听她的话,在恶婆娘的子弹配合下,用大姨妈把人躯诡心浑身上下喷了个遍。

  可怜的人躯诡心,刚刚还只是像抽羊角疯,现在已经进化为街舞高手了,不住的抽搐,扭动、弹跳,半晌之后,倒在地上不动了。

  “搞定!”我帅气的扭回头给了白冰一个笑脸却看到白冰的身子在微微哆嗦。“我说恶婆娘,你到底咋了?这丫的不是让咱们干翻了么,你还怕啥。”

  恶婆娘过来一把把我拽到门边,然后抬起脚来,一脚把门边那半条虫子提到了里面。“你知不知道,自然界里什么动物的适应能力最强?”

  “啥?变形金刚?”

  “变你妹!自然界中适应能力最强的动物就是虫子,很多条件恶劣的地方人类根本活不下去,可是虫子依旧可以在那里生存,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刚刚那东西并不是抽风了在自虐,而是在适应!”白冰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人躯诡心的身体。“所以我才让你把所有的经血都给它喷上,希望它千万不要适应得了,否则你留着那东西也没用了。”

  白冰说得我后脊梁一阵阵发冷,是啊,适应性,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姨妈血虽然脏一点,但是对普通人或者动物是完全没用的,甚至血腥味还会刺激一些动物的凶性,而这个东西身上肯定有法术存在,可是看它冒出来的那些虫子却应该也有生物的特性。白冰猜测的东西,是极有可能成为现实的。

  “美女说的没错!喝!”瞎子一边砸着门一边接口到:“人躯诡心,在我看过的记载里,消灭这东西的办法只有两个,要么是火,要么就是酸,要么是天雷。姨妈血只能克制虫子身上附着着的邪术,要不了多久,它就可以缓过来了。”瞎子对着石门砸了半天,除了砸下一些石屑外,收获并不大。可是没办法,出路就只有这么一条,砸不开门,等人躯诡心缓过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你说火?”白冰的眼睛一亮,对着墙边快跑几步,在一个箱子上借了下力脚在墙上一蹬,身子凌空而起,右脚高抬,把墙壁上一盏长明灯踢了起来,脚尖一勾,长明灯盏整个扣在了人躯诡心的身上。顿时,灯油流的到处都是,火焰瞬间蔓延开去。

  “我操!你他妈的疯啦!”在我为恶婆娘的身手叫好的时候,瞎子却是骂出了声,“这门打不开那么大的火,你是想把我们都憋死是不是!”

  我操,这回真的是大事件了。女人天生就怕虫子什么的,估计白冰也是被吓狠了,只想着怎么解决这个人躯诡心,却没想过我们现在在个封闭的空间。当然,我也没想到。

  瞎子还在拼命的砸门,我却能感觉到这空间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突然,在渐渐熄灭的火焰中,人躯诡心的手,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