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章 打不死的怪物

第五十章 打不死的怪物

  人躯诡心原本已经被烧得好像一块黑炭了,可是就在那一刻,它的手指突然动了起来。“我操,瞎子,你不是说用火就能消灭它么,怎么这破玩意儿还在动啊。”

  “别,别他妈废话,快想个办法。那点火,除了憋死咱们,啥,啥用也没有。”连续的激烈运动加上缺氧,让瞎子说话断断续续的,不知道是石门太结实还是瞎子的斧子不给力,砸了那么半天,到现在也没把门砸坏。

  “喀拉喀拉喀拉”随着一声声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倒在地上的人躯诡心竟然缓缓地坐起了身子。我当时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木了。把水枪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大姨妈打了过去,可是这一次,姨妈血喷到它身上后却没有任何效果,果然像白冰说的那样,这东西已经适应了!

  “操你妈的!”我扔掉姨妈枪,取下手弩对着人躯诡心的脑袋射了一根棺材钉,棺材钉就好像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一般穿过了人躯诡心的脑袋,带出了一串黄绿色的恶心液体,飞向了远处。

  “人躯诡心的恐怖之处就在于适应性和极难杀死。这下麻烦真他妈的大了。”眼看着人躯诡心身上焦黑的外壳一片片剥落,露出里面由不知是一条还是千条虫子组成的绿色人形躯体,瞎子终于放弃了砸门,冲上来一斧子把人躯诡心的脑袋削了下去。

  人躯诡心的脑袋看起来也是极其的恶心了,纯由虫体组成,形状却像是解剖学教室里那种没有皮只有肌肉的人体标本。“擦,这玩意儿连骨头都没有!”瞎子砍完之后连忙后退,人躯诡心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脖子处的断口一阵的蠕动,数条虫身窜出,在脖子上快速的纠结缠绕,片刻间就组成了一个新的头颅。

  而那颗被砍掉在地上的脑袋也蠕动了起来,虫身快速的纠结缠绕,居然变成了一个缩小版的虫人。

  一大一小,两个虫人向我们缓缓的走过来,三个人都是不停的后退,这破玩意儿太邪乎了,火小了烧不死,姨妈血适应了,棺材斧砍上去只能让它分裂,这要多砍几下要变成多少个啊。难道说我们就是被虫子吃了也变成这恶心东西的命么!?

  人躯诡心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它的身上还冒出来许多GAL游戏里触手怪一样的虫子,封锁了我们躲避的方向。后背已经紧靠在石门上了,对这东西,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粘稠的绿色液体从它的身上一滴一滴的流淌到地上,散发出一阵阵恶心的味道。把我们逼到门边的同时,人躯诡心的动作停了下来,恶心的虫头转来转去,似乎是在打量着我们三个,看看哪一个更适合做它的下一个宿主。

  就在我紧张的要死的时候,“吱呀呀”一声,背后顿时一空整个身子向后跌了出去,紧接着,一双手扶住了我的背,我勉强保持住平衡,还没看身后的人一眼,就被一只冰凉滑腻的手拉住了我的手向洞外的方向跑去。

  瞎子和白冰也都是机灵的人,听到我这里的动静,立刻就跟了上来。瞎子的手电在进了那个屋子后就收进了背包里,这时候也顾不上拿出来了,我就跟着拖着我的人跑,那两个听着我的声音跑,磕磕绊绊的,白冰似乎还摔了一跤,好在她的身手极好,并没有因此而落下。

  狂奔了十几秒,一转弯,淡淡的月光出现在眼前,前面就是洞口了。诧异的抬起手,却发现手中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拽着我走。难道刚刚的那些都只是幻觉么?不可能。刚才白冰摸了那么半天都没找到机关,瞎子砸了半天也没砸开门,除非外面有人打开了门,而且那双拖住我的手绝不可能是幻觉,幻觉是不可能阻止我的身子下落的,那么那个带我出来的人到底是谁?冰凉滑腻的手,难道是田甜么!?

  想到这里,我就想回头喊一声,可是还没等我转过身,屁股上就挨了一脚,“癞蛤蟆,还不快跑!”随着白冰的声音,一条人影从我身边快速闪过。紧接着另外一团人影冲了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衣服把我往外拖。啧啧,这一团和那一条确实不一样啊,关键时候还是自己兄弟靠谱。

  被瞎子拽着一路逃出了山洞,还没等开心呢,脚下就是一滑,一个老头钻被窝,整个身子向山下出溜了下去。

  “我操!拉我一把!”虽然我是想往山下跑,可是跑和滑完全是两回事啊。一边喊叫,一边胡乱的挥着手臂,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同样的冰凉滑腻,我的身子终于在滑了七八米之后停了下来。“我去,谢啦。”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去,却发现我的手臂就那么斜举着,根本就没人拉我的手。而白冰和瞎子此时才跑到我的身边。

  “蛤蟆你没事吧。”瞎子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帮我拍了拍后背的土。

  “我没事,咱们赶紧走吧。”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去想到底是谁救得我了,如果是田甜,那么至少证明了她现在安全无事。

  “等一下,咱们不能就这么走了!”白冰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那山洞的洞口,“咱们要是这么走了,它跑出去害了别人怎么办!得想办法把它干掉!”女刑警的责任感在这个时候爆发了。我和瞎子对望了一眼都是满眼的无奈。如果这个局不是为了杀田甜,那么这一次,我们是完全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里,他们知道我们有格斗好手又有瞎子这个阴倌,于是就弄出这么个不怕打也不怕法术的滇南秘术来,说不得还有什么后招等着我们。可是我们俩总不能丢下她一个人不管吧。

  “恶婆娘,你有什么想法?”说话间人躯诡心已经追到了洞口,看到我们在下面,一纵身就扑了下来。

  这些虫子是软体动物,却好像没有什么痛感,连滚带爬的下山速度快的惊人,我们三个哪敢再废话,撒腿就跑。

  “我有办法了!”逃命间,恶婆娘一抬头刚好看到了前面的山头,眼睛就是一亮。“瞎子,你说刚才没烧死它是因为火不够大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瞎子从我背上摘下手弩,一边跑,一边回头射击。有几次成功的把人躯诡心钉在了路边的树上,虽然人躯诡心只是一用力,扯破自己的身体就能摆脱棺材钉,却也给我们逃跑赢得了一些时间。

  “灯油的火不够大,火葬场的火总够了吧!”白冰回了一句,带头向火葬场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娘们还真的是挺聪明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跟着恶婆娘,一路跑上了火葬场的山头,好在是夜里,乌山上压根儿就没人,也不用担心有人被误伤。先是缺氧,然后又是下山上山的狂奔,当我们终于跑到火葬场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蛤蟆,你,你他妈的以后,以后要多,要多锻炼啊,别,别总是在,在女人肚皮上,锻炼,妈了个逼的,老子,拖着你,都快累死老子了……”瞎子不停的喘着粗气抱怨着。在最后这一段路上,我几乎就是靠瞎子和恶婆娘架着才勉强跑了上来。好在人躯诡心终究是虫子的集合体,跑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现在离我们还有二百多米。

  火葬场自从上次死了好几个刑警之后更是没有人敢来了,唯一的夜班保安罗瘸子也被我们抓了。火葬场发生的事情毕竟是不可能全部掩盖住,一些关于火葬场闹鬼的流言在江东市流传的很广,那些找工作的,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应聘来火葬场守夜。所以现在火葬场里一个活人都没有。

  “蛤蟆,能爬上去么!”瞎子看了看火葬场的铁门,估计以他的体力也勉强爬。更别说我这快断气的人了。

  “没用的蛤蟆,连蹦跶都不会了么……”白冰的状态似乎比瞎子还要好一点,刑警果然是不一样啊。“关键时刻,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指望不上。还得看我的。”白冰一个助跑,脚在侧门的左右门框上来回蹬了几下,苗条的身子借力而起,手一按门头,直接从门上翻了过去,轻轻巧巧的落在铁门里边。这手功夫真心漂亮,就是不知道她在床上是不是也能飞的这么H。

  “让开点。”白冰掏出手枪对着门锁就是两枪,门锁应声而断。瞎子立刻从地上把我架起来,推开门跑了进去。

  就这么在门口一耽搁人躯诡心已经离我们不足五十米了,不过这样也好,要是跟丢了,我们还得回去找它。

  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焚化间瞎子让我拿着手弩呆在打开门的焚化炉边吸引人躯诡心的注意力,他和白冰则是一人拎了一把铁锹守在了门口两边。

  妈了个逼的的,臭虫子,你他妈来呀,看老子这次把你烧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