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一章 不死邪虫

第五十一章 不死邪虫

  这人躯诡心的适应力实在是恐怖,就这么一路奔跑下来,它的动作比在山洞里的时候还要灵活,我举起手弩,对着走廊里的人躯诡心就是一棺材钉,人躯诡心立刻锁定了目标一样冲我冲了过来。虫子真的很单纯,智商很低的同时也比较好忽悠,尤其拉仇恨这种事,你砍它,他就会想都不想的冲过来整死你。

  浑身绿色的人躯诡心刚刚冲进焚化间,躲在门口的两个人立刻就出手了,恶婆娘一铁锹拍在了人躯诡心的头上,那一下子,居然硬生生把那个恶心的虫子头拍进了腔子里,瞎子也不甘示弱,一铁锹横着削在人躯诡心的腿上,两条虫子组成的小腿立刻就被削断了。

  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高兴,人躯诡心倒在地上以后,勃颈处一阵蠕动,脑袋再次从胸腔里钻了出来,两条断腿处重新长出了腿,而断下来的两条腿在乱喷了一会绿色粘液之后,也开始蠕动、扭曲,向着人形变化,俨然一副要变成新个体的样子。

  “蛤蟆,闪开!”瞎子招呼了一声,用铁锹铲起一只断腿向着焚化炉跑了过来,那断腿上的虫子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分出几条虫躯开始在铁锹上缠绕,瞎子见不好,连铁锹带虫子一起塞进了焚尸炉,盖上炉门按下了点火键。焚尸炉里一阵疯狂的叮叮当当声,似乎是卷着铁锹的虫子在垂死挣扎。可惜,它毕竟只是一些虫子,在烈火之中,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蛤蟆,打开,炉门!”白冰突然喊了一声,我一呆,紧接着想都来不及想就伸手拉开了炉门,一股热浪顿时喷涌而出,我只觉得自己的胡子和眉毛都烧焦了,这焚尸炉的温度要不要这么高啊。恶婆娘一点都不磨蹭,用铁锹铲在另外一只断脚下面,往空中一挑。虫子还没等缠上铁锹,就被她挑飞,然后像打网球一样狠狠一铁锹拍了上去,汁液飞溅,一团已经不像是脚的虫子冲着我的方向飞了过来。

  “我操!”我骂了一声急忙躲避,却见那团虫子直接飞进了焚尸炉的炉门里,凄惨的翻滚了起来。

  “好准头!”一边的瞎子对着恶婆娘比了个大拇指,从墙边又抄起一把铁锹冲了过去,人躯诡心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浑身上下都冒出一米来长虫子,那模样恶心至极。瞎子也不管那虫子如何恶心,挥舞着铁锹一拍,就把好几条虫子拍得好像晕了一样垂了下去,然后趁机一铁锹,把人躯诡心的一条胳膊铲了下来。白冰故技重施,把那条胳膊也抽进了焚尸炉。这婆娘,终于是狠狠得给力了一回。

  他们都在拼命,我自然也不能落后,抄了一把铁锹冲了进去,跟瞎子一起给这人躯诡心玩起了分尸。

  绿色的恶心汁液飞的到处都是,人躯诡心终究只是个虫子,即使适应力再强,遇到这种有彻底毁灭它们的能力的环境,也只有被一点点干掉的份。

  炉火凶猛,一块块不知道该算是残尸还是虫子的东西被白冰扔进焚尸炉就再没出来过。如此折腾了足足有十分钟,那个极度骇人的人躯诡心就这么被我们给彻底消灭了。

  “看来,有时候烧尸体也不是一件让人不爽的事情,至少现在,俺是非常的爽啊。哈哈哈……”警报解除,疲惫感顿时让三个人有些站立不住,纷纷找了个没有绿色虫液的地方靠墙坐了下来。

  “哎呀我操,真他妈要命啊,这死虫子。”瞎子掏出烟来,丢给我一根,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准备的东西基本都没用上,真不知道下一次,他们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还能有啥,我看他们,也该黔驴技穷了。再整下去,要么从地府请牛头马面,要么从天庭请神仙,或者去国外弄点什么吸血鬼木乃伊之类的来,否则我是实在想不到他们还能在弄点什么来了。”狠狠得吸了一口,想要弹弹烟灰,却发现自己练弹烟灰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对了,瞎子,你们看清楚没有,当时在山里,是谁拉着我跑的?”

  “拉着你跑?我哪知道去,我还想问问你,那扇石门你到底是怎么捣鼓开的呢,我和白警官折腾了那么久,都没辙,怎么你一靠上去就开了?”瞎子同样对那个石门充满了疑惑。

  “我倒是……在蛤蟆滑下山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惊呼声,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停下来了,该不会,是这只癞蛤蟆长得太难看,被山里的女鬼看上了吧。”恶婆娘一如既往的嘴上不饶人。

  “女鬼?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精尽人亡我都乐意。”瞎子这小子居然开始调戏恶婆娘,当然他得到一个白眼是必然的。

  “我确实觉得有个女人抓着我了,她的手又凉又滑,摸起来好像田甜的手一样。瞎子,你说活尸可能不可能会隐身?”说话间,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不耐烦的摇了摇脑袋,“别烦老子,累死了。”

  “活尸又不是传奇里的道士,怎么可能会隐身呢……我操!蛤蟆!看你的肩膀!”瞎子说了一半突然惊叫了起来,我也感觉一阵寒意爬上了后脊梁。对啊,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坐在一起,那么我肩膀上是谁的手呢?

  扭头一看,我差点被吓得昏过去,只见我的肩膀上站着一团绿色的东西,身上一条条虫躯左右摇摆,居然是一个小型的人躯诡心!

  妈的,这下大事件了,现在才想起来,我们光顾着收拾刚刚那个人躯诡心了,却都忘了在山洞里面,人躯诡心被我们砍掉的脑袋也变成了一个小的人躯诡心。大的被收拾了,小的跑的慢,居然刚刚到而且爬到了我的肩膀上!

  “操他妈的!”我想抬起手来把那恶心玩意儿拍下去,可是手臂肌肉疼的就好像快要断掉一样,勉强抬起来还没来得急挥出去,那个小号的人躯诡心已经行动了。几条虫身从人形上射出,张开嘴咬住了我上下嘴唇,一种刺骨的疼痛传来,两股相反的力道居然在把我的嘴巴往开拽!

  我想要抵抗,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虫子的力量居然有那么大,不管我如何努力都没办法闭上嘴。不过想想也是,蚂蚁蜜蜂什么的昆虫都能举起相当于自身重量几十倍的东西,这是人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麻痹的感觉从嘴唇传遍全身,这东西,肯定是给我注射了什么毒素,抬到一半的手再也抬不起来了,软软的落了下去。

  “蛤蟆!”瞎子和白冰都拼命挣扎着站起身子,向我跑过来,而那个人躯诡心,整个身子都开始变长,向着普通的毛虫外形变化。而虫子头就那么飞快的钻进了我的嘴里,紧接着,整个虫身都向我的嘴里快速的蠕动了起来。

  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耶稣上帝,真主安拉,不管哪位神仙路过,你们一个雷劈死我吧。这玩意儿恐怖还在其次啊,实在是太恶心了!我的身体麻痹,使不出半点力气,可是感觉还在,我清楚的知道那虫子冲进了我的食道,并且不停的蠕动了下去,强烈的呕吐感让我的胃不停的翻腾,可是食道被堵死,什么都吐不出来。

  一只大手,抓住了虫子的尾巴,是瞎子。他一只脚踏上了我的胸口,拼命的往外拽那条虫子。虫子则似乎是用触手什么的死死的挂在我的身体里,和瞎子展开了一场另类的拔河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