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二章 临终告别

第五十二章 临终告别

  我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瞎子,兄弟,谢谢了。我看到你抓着的地方张开了几张虫嘴,我看到你的大手已经被咬得鲜血淋漓,我看到了你脸上的狰狞,可是,我知道,这场拔河比赛,我们终究会是输家。

  “啪”的一声,虫子的身体被拉断了,瞎子带着半截不停摇晃的虫子倒退出去好几步,直到撞在墙上才停下来,甩掉那半截虫子还想冲上来救我,可是那条虫子已经整根进入了我的身体。

  没想到,我这所谓的天人命,我这所谓的注定要做大阴倌的人,今天,居然就这么吞了一条虫子,然后,会被虫子从里到外吃个精光,只剩一个害人用的躯壳。“瞎子,恶婆娘其实挺漂亮的。”这一刻,我感觉我突然看开了。死了死了,一死百了,反正我也是一事无成,就这么死在这里也不错,也许我还能去找到田甜,和她的鬼魂同入地府,做一对鬼夫妻。那样,也挺好,不是么?

  恶婆娘流泪了,是为了我么?说实话,一开始我是很看不惯这个女人,估计她也看不惯我吧,可是相处下来,我们都知道对方其实是个可以做朋友的人。

  “恶婆娘,别那么凶,会没有男人要的。帮我告诉我老子,让他拿一万块钱给瞎子,我这些年没少欠他的。”我感觉我的舌头也开始麻木了,估计再过一会,就会彻底失去意识吧。

  “蛤蟆,你他妈的……”瞎子骂了一句,却是说不下去了,张飞一样的环眼里,也隐隐有水光在闪动。搞什么啊,老子从来都是勾搭小姑娘的,你一个猛张飞,为老子掉什么泪啊。

  “把我烧了吧,趁我还是个人……”就在我准备留下最后一句遗言的时候,肚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绞痛。是要开始吃我了,是么……

  剧烈的疼痛感从肚子里传来,很怪异,那并不是被啃咬内脏的感觉,不是那种生疼,而是好像谁把手伸进了我的肚子里攥住了我的肠子一样。而且,那只手还在我的身体里胡乱的游走,顺着肠子一路向上,经过胃,到了食道,然后又是猛然一紧。

  看到我痛苦的表情,瞎子和白冰脸上都出现了痛苦的神色。看着自己的战友受罪,心里绝对不好受吧。

  猛地,我感觉那只无形的手似乎在我的食道里拽住了什么东西,然后用力的往外拽着。那被拽住的是我的食道么?我感觉自己的整个消化道都在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撕扯着。

  “白警官!给我搭把手!”瞎子的嘴角流出了丝丝鲜血,是被他自己咬的。看来瞎子已经下定决心了。好兄弟,到最好,我又欠了你一次,只是哥们儿真心还不上了。

  “张秦,你要干什么,你不会真的要烧死他吧!想想办法,也许还有的救!”白冰站在一边,没有上来帮忙,我能清洗的听到她的拳头被她自己握的“咔吧咔吧”直响。

  食道里那种拖拽的感觉更加严重了,我想告诉恶婆娘我没救了,却是发不出声音,只好对着她伸出了一只手,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她。多一个人来分担,瞎子的心里也能好受一点吧。

  “不,蛤蟆,我……我下不去手……”我的乞求让白冰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捂在了嘴上,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

  真美啊。白冰真的是个美人,尤其是现在这样梨花带雨的样子。临死之前还能有这样的眼福,我也值了。

  瞎子没有继续等待白冰,只是自己俯下身子扛起我的肩膀,把我一步一步拽向焚尸炉。

  食道里的拖拽感更加的剧烈而有节奏,似乎里面什么东西也开始着急了一般。

  “蛤蟆,你先走一步,兄弟一定让那几个搞这事出来的王八羔子们下去好好的陪你。”站在焚尸炉前,那股热浪不停的侵袭着我的皮肤,我感觉自己的头发都开始卷曲边焦,这他妈的就是我最后的归宿了么?无所谓了,其实所有人最后的归宿还不都是一样,只是我走的早一点罢了,说不定早下去还能占个好位置。

  对着瞎子点点这,这,就算是我们兄弟间最后的诀别吧。

  突然,那只无形的手猛地向外一拽,我感觉我的食道都被从嘴里拽了出来!

  “我操!”瞎子几乎是下意识的把我往旁边一推,我看到有一节长长的东西从我的嘴里冒了出来,而且就像刚刚瞎子跟虫子拔河的时候一样被拉的笔直。

  虫子,那就是一条虫子,难道说我还没死它就想要出来攻击瞎子了么?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那条虫子似乎并不是自己钻出来的,而是被什么力量给拽出来的,因为我感觉自己整个食道都在被往外拖拽着,如果是自己钻出来的,应该不会有这种感觉啊,而且那条虫子就是笔直的冲着焚化炉的大门。

  “白警官,拿铁锹来!”瞎子似乎是以为我已经被人躯诡心彻底占据了,想要解决我,我却苦于虫子在喉有口难言。勉强凝聚起最后一点力气伸出一只手来对着瞎子连连摇晃。嘴里拼命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现在的感觉很奇怪,那条大虫子似乎钻进我的消化道以后就再没有什么行动了,而现在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把它往出拽,更诡异的是明明我离焚尸炉就只有几步的距离,而且还有什么东西拽那虫子,可我的身前却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让我没法向前走一步。

  一路过来,那只冰凉的手救了我两次,难道说,这就是第三次?可是那只手的主人到底是谁呢?是田甜么?如果是她,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如果不是田甜,那又会是谁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救我呢?难道是那个双魂一心?应该不是,如果是双魂一心的话,应该会用更直接的方法吧。

  “蛤蟆,你还没死?”瞎子看到我摆手,也是愣住了,他对人躯诡心的了解也是从书上看来的,真实情况这也是第一次见。

  我想给他点个头,可是脖子都被那虫子哽住了,别说点头点不动了,气都快喘不出了,只能用手给他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双手按在自己的腰上做了一个向后拉的动作。

  瞎子和白冰都不是傻瓜,看到这情景大概也知道我这里出了什么特别的情况,急忙丢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抱住我的腰。

  “一、二、三!拽!”随着两个人同时发力,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内部传来一阵抽筋扒皮一样的剧痛,那条绿色的虫子被迅速的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原本只有人头大小一团的虫子,现在抽出来竟然有五六米长,其间不停的甩动挣扎着,让我在虫头被拽出来后跪在地上疯狂的呕吐了起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消化道那些东西都被这虫子给吃了,我吐了半天,除了吐出几口带着血的酸水外就再没什么了。

  “我操,这他妈太扯了吧。”身边传来瞎子的感慨声,抬头一看,只见虫子头似乎被谁踩在了地上,疯狂挣扎着却一动都动不了。而虫子尾巴似乎被谁拿在了手里,然后绕毛线团一样一点一点把虫子的身体给绕成了一个绿色的球。那恶心的虫子脑袋甚至虫子身上都张开了无数张嘴胡乱的撕咬着,可是却什么都咬不到。最后,虫子球被扔进了焚尸炉里,焚尸炉的炉门“啪嗒”一声关了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