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三章 找个云南妞

第五十三章 找个云南妞

  那两个家伙都在发呆。这么诡异的事情他们从来都没见过,尤其是瞎子,他可是有阴阳眼的,刚刚却什么都没看到,就只是看到那条虫子在空中上演着独角戏。“这他妈的太扯了吧……难道天人命是自带主角光环的?”瞎子看看焚尸炉,又看看我,不知道在想什么。白冰则是单膝跪在我身边,用手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臭蛤蟆,你怎么样了?身体里还能感觉到有虫子么?”

  我又吐了几口酸水,微微摇了摇头,“应该,应该是没有了,我也不确定。”白冰的另一只小手伸到了我的胸前,给我揉着胸口,真想不到,这恶婆娘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可惜我的想法还没有维持三秒,就听到她说:“蛤蟆啊,你要记住,作为一只癞蛤蟆。以后你想吃了就吃点蚊子苍蝇什么的就好了,可别再吃这么大的东西了。吃坏了肚子可就不好了。”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暗中相助,既然来了,就出来露个面吧,蛤蟆是我好兄弟,承蒙搭救,张秦感激不尽,打个照面日后遇见了,也好报答则个。”瞎子没有过来查看我的情况,而是对着四周大声说道。

  火葬场里,除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焚尸炉外,一切都是那么漆黑,那么死寂。瞎子的声音在各个建筑物间不停的回荡,却没有收到任何的答复。

  “既然前辈不愿意现身相见,张秦也不勉强,但凡日后有用到晚辈的时候,尽管来找我,这个大恩,我张秦记下了!”瞎子说着,双腿一曲,对着四方各磕了一个响头,那四声闷响就好像是敲在我的心脏上一样。那一刻,我真他妈有点想和搞基的冲动。什么是兄弟,这他妈就是兄弟啊。

  休息了三五分钟,瞎子就和白冰一起把我架了起来,下了乌山,驱车直奔市医院。市医院最好的内科大夫被白冰以警方的名义急召到医院对我进行了详细的检查。CT,X光,B超,核磁共振,所有能透视的项目都给我做了一次,最他妈郁闷的是还做了个胃镜肠镜。老子的菊花啊,守了二十多年的菊花,就他妈被一个肠镜探头给开了苞了。

  检查的结果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的身体里没有留下任何异物,整个消化道更是干净的无以复加,连屎都他妈没给我留下全让那恶心虫子给吃了。不过整个消化道里有多处伤口,好在都不严重,也不知道人躯诡心那类似于寄生虫的东西是不是出于对宿主的保护才没有对我的身体下重手,否则它只要在被拽出来的时候把身上的嘴全都张开,咬住我的内脏,那我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作为光荣负伤的良好市民,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哪儿都没有去,就安安心心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休养身体。白冰告诉我,因为我这也算是在协助办案的时候因公负伤,所以公安部门为我支付了全部的医疗费用,让我不用担心,好好躺着就好了。

  唉,要说躺着,我真的有点躺不下,折腾来折腾去,除了折腾的自己浑身都是伤外,田甜的下落却是一点都没找到,很揪心,真的很揪心。如果说人躯诡心不是用来对付我们三个的,那么就是要害田甜了。如果说人躯诡心就是李兆龙一伙给我们挖下的陷阱,那么田甜十有八九已经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看着窗外的朝阳,无奈的一声长叹。田甜,你到底在哪儿啊……

  “我说小浩啊,你能不能让妈省点心,就安安生生做你的无业游民不好么?没钱不要紧,妈养着你,干嘛天天到处乱跑弄得自己浑身都是伤的。”老妈坐在床边,一边拿着水果刀削苹果,一边数落着我。

  当妈的就是这样,不管在家里怎么数落儿子没用啊,不会赚钱啊,真的在外面出了事,还是心疼的不得了。

  “娘们儿家家的,知道什么。我觉得这小子比以前有出息多了。虽然还是个群众,但是能帮局里破案子,帮国家分忧,这是好事。爷们儿嘛,受点伤算什么,那都是男人的军功章!”老爸的心情倒是格外的好,居然用他的大巴掌摸了摸我的头,这可是我初中之后再也没有尝试过的亲昵动作了。“不过,小子啊,你跟那个什么田甜的事情,我也听小冰说了,爸不是干涉你婚姻自由,只是这事实在是太玄了,你要是真的把她找出来跟她在一起,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我们老两口子可都还等着抱孙子呢。”

  有些无奈,田甜的身份,一个普通百姓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可是我老爸是市刑警队的大队长,还有恶婆娘这个小喇叭,我和田甜的传奇故事,他想不知道都难。如今老爸说出这些话,我并不怪他,别说是他,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我的想法有点匪夷所思了,明知道田甜只是一具活尸,我还是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真不知道我这算是人鬼情未了还是鬼迷心窍。

  勉强挤出点笑容,打了个哈哈,“我知道了老爸,你放心吧,真的要是找个那个样的,我传宗接代的小鸡鸡还不让她的冰窟窿给冻坏了啊。”一句安抚式的敷衍,惹得老爸一阵大笑,老妈则是呸了我一口,骂了一句“小不要脸的”,把一块苹果塞进了我的嘴里。

  “你别就给我嘴上应承,你那点花花肠子,我当妈的还不知道?赶紧多吃点,等你好了,我让你文叔再给你介绍个更好的,要是咱江东市没你看中的,老妈就干脆让你文叔回云南老家给你踅摸一个回来。听说云南那边的妹子可是长得一个比一个水灵。”老妈手上不停,苹果一块一块的塞进我的嘴里。

  其实我也知道老妈是在说笑,真的找个云南媳妇回来,那还不得成天两地跑啊,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就算是田甜找不到了,我也能找个本地的啊。虽说咱们一事无成吧,可是这已经答应下瞎子跟他一起开店做阴倌了。按照瞎子的说法,我这天人命干别的不行,干阴倌这一行却是手到擒来,到时候还怕没有女人跟我是咋的。

  “你这老婆子,找什么云南的,水了吧唧的,我觉得咱们江东的姑娘就挺好,小子别听你妈瞎说,要我说,小冰那丫头就不错。小兔崽子,接着。”老爸说笑着,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丢给我。

  从我爸对我的态度,我就知道白冰这丫头在背后没少替我说好话。

  “唉,我说沈中华,有你这样的么,儿子这还受着伤呢,你就给他抽烟,要是儿子抽坏了咋办。”还没等我碰到烟盒,老妈就一把抢了过去,冲着老爸愤愤的吼了一嗓子。而我这个苦逼病号,则只能望着那盒云烟干咽口水。

  等等!云烟!云南!我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一把抢过老妈手里的烟,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了起来。爸妈都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你刚才说让文叔去云南给我找个姑娘,文叔是云南人?”看了足足一分钟,我才抬起头来看向满脸疑惑的老妈。

  “是啊,怎么了,你文叔是昆明人,二十年前才到江东市来发展的,时不时的还要回去昆明那边一趟,据说昆明那边有些山区的少数民族很穷,那边很多漂亮的姑娘都愿意嫁到内地来,要求也不高,衣食无忧就行。怎么,小子你动心了?”看到我那激动的样子,老妈可能以为我是想到了某个漂亮姑娘吧,见缝插针的游说起来,说云南姑娘如何如何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