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七章 李兆龙又出手了?

第五十七章 李兆龙又出手了?

  “什么多事?让谁啊?”话问出口,我猛然反应了过来,那个苹果样的内脏一直都飘在我身边,红衣厉鬼应该不会有闲心给我变这魔术吧,那么就是说在我的身边还存在着一只我看不见的鬼,而红衣厉鬼一直都是跟那只鬼在说话而不是跟我在说话!

  红衣厉鬼停顿了一会,似乎是在听着谁的回答,然后突然站了起来穿过病房的墙壁离开了。

  事到如今,已经不需要有任何怀疑了,我的身边一直都跟着一个鬼,平常人看不见,我看不见,甚至瞎子和刘洋也都看不见,而那个红衣厉鬼却能看见。这个鬼跟了我好几天了吧,至少从我们去那个山洞开始它就已经跟上我了,而且还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用无缘无故的恨,这个鬼究竟为什么要在我身边保护我呢?我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个——田甜!

  “田甜!是不是你!?”回过身,对着飘在身边的肉苹果柔柔的问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田甜,你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了么!你出来见见我啊!”我伸出手在那个肉苹果旁边胡乱的摸索着,却什么都摸不到……

  “田甜,出来见见我好不好?我是对你的身份有过顾忌,可是你跟着我这几天你应该也知道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不在乎你到底是人还是活尸!或者是鬼魂也无所谓!田甜,你就出来见见我好不好!”我有些歇斯底里的对着空气吼叫着,却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沉默了片刻,那颗肉苹果开始缓缓的向病床的方向移动,我还以为她是向想用那上面的血给我写点什么,却不想窗户突然打开,肉苹果径自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看着大开的窗子,我颓然的靠着墙,滑坐在地上。田甜,这就是对我怀疑你的惩罚,是么?

  “西门桥派出所那边传来消息,六天前有两户人家报案说一觉睡醒来孩子就不见了,而且两个小孩还是一男一女,都是十岁出头的样子。”白冰进了病房第一句就把我的心提了起来。“也是咱们一直太过关注李兆龙的这个案子了,忽略了周边的一些细节,恐怕这两个孩子也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好消息是我们这次可以把侦查的目标缩小到以西门桥为中心的一片区域。”

  “你是说李兆龙又出手了!?”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李兆龙这个王八蛋,田甜的尸体十有八九就在他的手里,不管我身边跟着的那个鬼到底是不是田甜,我都得把这个混蛋给揪出来。

  “恩,我们也怀疑就是李兆龙干的,之前兆龙集团里的保镖和主要人员的资料都已经分发到各个派出所以及路卡,周边的城市也配合我们进行了布控,基本可以肯定李兆龙一伙并没有逃离江东市,而是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隐藏了起来。张秦说他的驻颜术是邪法,一旦开始了就没办法停下,否则邪法反噬起来,后果非常的严重,所以这次应该是他干的。”

  白冰说到这里,我胸口的小瓷瓶突然跳动了起来,虽然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里面的百骨尸煞交流,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她的恐惧与不安。生前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她对李兆龙的恐惧应该已经达到了极点吧。我用手轻轻的在装着小瓷瓶的衣兜上拍了拍,“乖,别怕,他不会再伤害到你了,叔叔这一次一定会把那个坏蛋抓回来。”百骨尸煞仿佛能听懂我的话,小瓷瓶隔着衣服在我的手上滚动了一个来回,然后再度安静了下来。

  “看来你跟这个小家伙相处的还真是很融洽。”恶婆娘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怜爱神色,“也许这一次,我们要依靠她来帮忙才行。”

  “她?”我有些不懂她的意思。

  “恩,毛大师说,百骨尸煞是被李兆龙残忍杀害的上百童男童女的怨气所化,虽然本身是很厉害的邪物,但是对李兆龙有着一种发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正因为这种恐惧,百骨尸煞可以感觉得到李兆龙的藏身之处,如果我们手头的布置没有起效的话,就要靠你的百骨尸煞去把李兆龙找出来了。”

  “你们的布置?”听到白冰说他们的布置,我总是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从红衣女鬼上身开始,那帮警察就是在打酱油,而且是在用生命打酱油。他们每次布置下什么,最后的结果基本都是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倒是我和瞎子这两个真正的酱油党一直在推进着案子的侦破进度。

  有的时候真的是挺郁闷的,你看那些狗屁的网络小说里,那些主角哪个不是神功盖世所向无敌,文成武德一统江湖。我好歹也是什么天人命啊,就算没有主角光环支持,让我出门捡个神器什么的也行吧,这倒好,一次次都是死里逃生,要不是有点狗屎运,估计我现在都变成狗屎了。

  “恩,上一次的孩子是在西门桥附近丢的,我们怀疑李兆龙一伙就隐藏在附近,所以我们暗中布置了警力,对那附近的住户进行的布控,凡是家里有九到十二岁孩子的,周围都有至少一名特警隐藏在附近的民居里监视。只等他们出来,顺藤摸瓜找上去就好了。”

  “切——”我对白冰毫不客气的伸出一根中指,“还不是要碰运气。我说毛大师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切你妹啊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懂不懂。”白冰径自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银币,用手指一弹,银币在空中旋了一个漂亮的抛物线,落到了我的手上。“这枚银币的出处我们也查到了个大概,想知道么?”

  这枚银币,就是从文叔家的花瓶里找到的那一枚。我以前在古玩市场上也溜达过,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银币。它一面刻印着一顶金镶红蓝宝石冠,另一面则是刻着七个贝壳。我之所以知道那刻的是金镶红蓝宝石冠,是因为在刻印的图案上真的有金箔和红蓝宝石的碎片镶嵌在上面。可以说这枚银币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工艺品。

  “这是一枚古滇国的银币,铸造时间大约在两汉时期。”

  “等等,我没事的时候也用手机查过资料,古滇国很早之前就覆灭于瘟疫,而他们当时使用的货币不是贝币么?为什么会出现银币?”

  听到我这句话,白冰居然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乖乖,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在女人之外的地方下功夫。你看到的资料是真的,古滇国是使用贝壳作为标准货币,但是,在汉武帝年间,古滇国被汉武帝征服,也接受了一些汉文化。这枚银币上的金镶红蓝宝石冠就是当时滇王的王冠,而这种特制的银币并不是用于流通的,而是作为一种封赏,滇王会把它赏给立下大功的臣子,而银币背面的贝壳数量则代表了银币的品级。数量越多,等级越高。这一枚是最高规格的七贝金镶红蓝宝石冠银币,存世极少,1986年,英国皇家拍卖行曾经拍卖过一块和你这枚一模一样的,当时的成交价格是八百二十六万英镑。”

  我去,八百二十六万英镑,那岂不是说文叔那老东西其实至少是个千万富翁?那他干嘛还打了一辈子光棍啊,还开个破婚介所?把这玩意儿一卖不就可以躺在钱堆上睡觉了啊。我顿时觉得这枚小小的银币当真重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