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八章 古滇国的灭绝

第五十八章 古滇国的灭绝

  “除了做鉴定外,毛大师帮我们向上级申请了一份关于古滇国灭亡的绝密资料,我想你看了以后会觉得很不可思议。”白冰把一张打印纸递给了我,拿起来一看,我的眼球立刻就被上面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献帝时,略近蜀黔中以西。滇地方三百里恶疫横行,流毒乡里,凡染疾者,皆静卧,不食,不语。及有人近之,暴起而噬,口鼻之中或有虫豸伺机而出,择人而入。凡未袭人者,或当日,或二三日即死。凡袭人者,皆立毙。是以月余之间,滇地人烟绝迹。

  这份资料看得我身上一阵阵的发毛,古人的记载虽然很简略,但是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古滇国的覆灭是因为一场诡异的大瘟疫,凡是感染了瘟疫的人,一开始都是躺着不动,只要有人接近就起来咬人,还有虫子从口鼻里出来钻进被咬的人身体里,这特么怎么看怎么像是人躯诡心啊。难道说古滇国覆灭的真正原因就是导致我住院到现在的恶心虫子?我勒个去的,还好我们把那一大一小都扔进焚尸炉里少了个干净,不然江东市极有可能变成第二个古滇国啊。

  “嘿嘿,吓到了吧,还真是个胆小的蛤蟆,上面对我们这次行动中表现出来的勇敢非常的满意,特别晋升我为区刑警队的正队长,张秦一直想开个做阴阳生意的店铺,虽然是搞封建迷信,可是他的功劳也很大,政府出面给他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盘下了一间店铺。而你的奖励,就是你手上那枚七贝金镶红蓝宝石冠银币。”

  天地良心,当听到那枚银币是我的奖励的时候,我不但没有半分高兴,反而有一种想把白冰按倒在病床上先奸后杀,杀了再奸奸了再杀的冲动。感情他们两个都是升官的升官得实惠的得实惠,就我这里,得个顺水人情。这银币本身就是我在文叔家找到的,揣到兜里就是我的,凭毛要他们奖励给我?而且文叔要真的就是那个弄出人躯诡心的人,这枚银币的背后少不了牵着什么东西呢,这他妈分明是想拿我当诱饵来钓鱼啊。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吓了我一条,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枕头下面田甜的手机,却发现铃声是从恶婆娘的身上传来的。

  “嘿嘿,我觉得这个铃声挺好听的。”恶婆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接通了电话。这个电话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分钟不到,挂上电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布满了狐狸偷到葡萄后那种得意的笑容。“我说,蛤蟆同学,你的休养时间恐怕要提前结束了。”

  “发现李兆龙了?”我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那老王八羔子,我一定要用姨妈枪让他知道知道姨妈为什么这样红。

  “不是,但是我们的人刚刚发现有两个人从乌山上的林子里溜下来了。整个乌山都被我们暗中布控了,火葬场方面也已经命令他们暂时给所有职工放假,根据卫星地图以及布控人员的汇报,最近三天里,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入以火葬场为中心的那片山林区域。现在没有进,只有出,你明白了么?”

  “那还扯什么犊子!走着!”

  这是两个看长相很普通的人,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就是一起在街上聊天闲逛,时不时的找个小店坐坐,看看路边美女的大腿什么的。直到下午五点钟,两个人溜达到了西门桥中学的门口。

  不得不说,这二位确实高明啊,想找适龄的童男童女,只要在学校门口蹲守就好了。可怜那些警察们还按照户籍民警提供的居民资料一个一个去翻,唉,看来坏人的方法总是要实际一点。我们默不作声的在远处盯着这两个家伙,不多久,学校放学了,学生们纷纷背着书包走出了学校,一个个欢笑打闹着想自己家走去。

  那两个人似乎分别找到了目标,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了,我和之后敢过来的瞎子跟上了其中一个,白冰则带人跟上了另外一个。

  要说这帮混蛋还真是……有眼光!这个家伙跟上的是个女孩,看起来十二岁左右,一头长发,五官精致,身材玲珑,胸脯微微隆起,标准的美人坯子。回想起来成了百骨尸煞的那丫头,似乎比这个女孩还要漂亮三分。唉,李兆龙这老东西,吃肉也要挑漂亮的么?还真是暴殄天物了。

  男人跟着女孩走进了一个小区,上了楼,我和瞎子则钻进门卫室,掏出白冰为了方便调查帮我们办的公安局的证件给小区的门卫,向他询问了一下那小女孩的情况。小女孩家住在8号楼4单元401室,在小区里也是出了名的小美人,父母都是普通的白领。

  过了不多时,那个獐头鼠目的男人就从小区里走了出来。我和瞎子没动,继续跟门房的老伯聊着天。他这次跟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踩点,根据西门桥派出所反馈回来的情报,他们要动手应该是选在夜里的。

  男人离开小区之后,我立刻给白冰打了电话,让她派人和这户人家进行了沟通,并在楼道和那户人家的家里装上了摄像头。最后,瞎子在小女孩的房间里动了点手脚,并告诉小女孩的父母,无论夜里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轻举妄动,一切有我们。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我和瞎子坐在女孩家对门的客厅里死死的盯着电脑上的监视画面。大约是午夜十一点半,瞎子捅了捅正在打哈欠的我。朝瞎子指着的屏幕看去,只见在小区侧面的墙上,一个黑影翻了进来。看身手,还真挺灵活。

  黑影一路摸进了我们这个单元,蹑手蹑脚的走到四楼。在女孩家门口,他先是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屋里的动静,然后就掏出铁丝什么的工具开始捣鼓门锁。看到这一幕我真的觉得很想笑,这丫的开门的技术还不如瞎子啊,捣鼓了足有五分钟才把防盗门的门锁给打开。男人打开门,却没有进去,而是拿出一个柱状物体按了一下,从门缝里贴着地面扔了进去,然后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楼道,跑到楼下的凉亭里抽烟去了。

  “看来还是个谨慎的采花贼,不过瞅这样子丫是个外行啊。他扔那玩意儿应该是催眠气体之类的,应该是个完全不懂法术的,否则随便来个睡眠咒什么的,瞬间就放倒这一家子了。”瞎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最近似乎是受了点打击,对自己的法术什么的,信心缺缺啊。

  过了足有半个小时,男人再次回到了四楼,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开门的速度快了很多,几下就弄来了门,然后从兜里掏出个口罩戴上,钻进了屋子。十二岁的女孩,自然是有单独的卧室了,男人很快就把女孩装在麻袋里从401扛了出来。

  “走,跟上。”估摸着男人到了楼下,我和瞎子才从403出来,小心的溜下楼坠在男人后面。男人出了小区,把麻袋放进路边的一辆面包车,自己钻进了驾驶室。有了第一次追踪田甜的经验,车这东西我们一早就准备好了,坐在驾驶位上的警察打着火,关了车灯,悄悄的跟了上去。

  猥琐男死都想不到,在他等催眠烟雾发挥作用的时候,他的车子早就被装了追踪器,而他抗走的“小女孩”身上也装了追踪器,我们甚至不需要他在视野范围内,只要按照显示器上的亮点追踪下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