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五十九章 焚尸炉密道

第五十九章 焚尸炉密道

  中途,面包车在路边停了一会儿,很快,另一个男人扛着麻袋从路边的一个小区里翻了出来,里面应该是某个倒霉的“小男孩”吧,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像小女孩一样惹人喜欢。

  车子慢慢悠悠,开到了乌山脚下,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乌山下面的暗哨已经撤掉了,而猥琐男似乎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并没有闪躲,一路顺着乌山火葬场那条路开了上去。

  我们和白冰在路上碰了个头,一起追踪了上去。

  火葬场,又是火葬场,这还真是玩的灯下黑啊,不过之前警察们已经把乌山火葬场翻了个底朝天,每一个放尸体的冷柜都拉出来看过了,这些个兔崽子到底是藏在什么地方呢?

  面包车被扔在了火葬场门口的草丛里,索性在两个孩子身上都有追踪装置,我们三个翻墙进了火葬场,另外有两名精干的警察在给分局反馈了情报后也跟了进来帮忙。

  火葬场里依旧是黑漆漆的,看着有点渗人,跟着追踪仪上的亮点,我们一路走到了焚化间的门口。

  “他们会藏在这里么?”瞎子用口型询问了一下白冰,后者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瞎子摇了摇头,冲我比划了个“二”的手势,我从背后取下了两把加好压的高压水枪,一手一把。上次遭遇人躯诡心后,瞎子更新了一下我们的装备,他自己的还是棺材斧,我则由姨妈枪加手弩换成了姨妈枪加汽油枪,再遇到人躯诡心,就用汽油枪给丫的好好浇个透,点天灯玩。白冰的手枪没再装朱砂消声器,而是由毛大师给她从省厅里调了一盒特制的狗血开花弹,子弹在射入目标身体后会自动爆炸,把里面的黑狗血释放出来。

  瞎子像上次一样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二、一,一脚狠狠的踹开门,冲了进去。

  焚化间里的情景有点出乎我们的想象,这里安安静静的,借着明亮的月光可以看到整个焚化间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而且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空间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用了什么法术?”白冰盯着追踪仪上那个和我们几乎重叠在一起的光点,低下头在地上仔细寻找,想看看是不是追踪器被丢在了这里,可是地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你们两个去外面守着,别让他们从别的地方跑了。”白冰让那两名警官去外面守着门口。

  “难道说这里有暗道?”正说着,我胸前衣兜里的小瓷瓶突然跳动了起来,那样子很是急迫,一种淡淡的恐惧感传入我的心中。百骨尸煞在害怕?上一次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可是没有什么反应,怎么现在害怕起来了呢?难道说李兆龙站的在这里?

  “不太可能,我们白天有检查过,这间焚化间里并没有什么暗道。”白冰拿着追踪仪走来走去,却发现那两个代表着孩子的光点就在这屋子里。

  “你说,会不会他们其实就在这屋子里,只是咱们不在同一个时空啊?”瞎子挠挠头说道。“佛家说一花一世界,科学家也提出过平行宇宙的概念,很可能在咱们站着的这个位置就存在着一个平行的时空,他们不知道想了什么办法,进入了那个时空,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

  我和恶婆娘同时送给瞎子一根中指,“拜托,作为一个神棍,你丫敬业一点会死啊!”

  墙上地上,不停的敲敲打打,却没找到任何线索,最后,我不由得把眼神落在了我们唯一没有检查过的地方——焚尸炉!

  没错,焚尸炉,一个心理盲区。正常人是绝对不会想到往焚尸炉里钻的,那地方是死人才该去的。可是在遍寻无果的情况下,我不得不把目光放在这里。

  焚化间里有三个焚尸炉,左边的和中间的炉门都紧闭着,只有最右边那个的炉门是虚掩着的,如果有问题,应该就是这个吧。胸口的小瓷瓶跳动的越来越激烈,对于她,我心里充满了负罪感,其实有的时候挺佩服那些坏人的,做了那么多坏事,也没啥心理阴影,我就不行了,一个见死不救就让我内疚个不停。“瞎子,看好了,可别给我点了火。把两把水枪重新背在背上,拉开炉门就要往里钻,却被一只手按在肩膀上狠狠的拽了出来。

  我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嘴角微微上翘,伸出手来好像哄小孩一样拍拍我的头,“乖,一边儿玩会去,就你那小身板儿……张秦太壮实了,还是我来吧。”

  白冰说完了就往焚尸炉里钻,我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和瞎子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人拽住一条胳膊把她给从焚尸炉门口拖出来扔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

  白冰显然对我们的行为非常不满。我却只送给了她一根中指,“男人还没死光呢,什么时候轮到你了?娘们儿,后边呆着去!”说罢,一头钻进了焚尸炉。

  钻进焚尸炉,打开手电四处寻找了一下,我发现在右侧墙壁靠近炉门的那个方向有一个把手,回身拽住那个把手用力一拉,,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出现在炉壁上,我操,果然有暗门藏在这里!

  我回过头来打了个手势示意恶婆娘让她的部下进来守住焚尸炉,他们俩跟我一起进来。

  洞口连着的是一条向下的楼梯,很长,而且黑漆漆的。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人觉得没有人会到焚尸炉里来,楼梯这里并没有人看守。

  我们三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梯,在尽头的拐弯处停了下来。拐过这个弯儿,应该就是一个大厅了吧,里面有灯光,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恶婆娘把一块小镜子放到鞋面上,脚尖微微的探出去一点,借着镜子的反光可以看到,在大厅里,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或坐或靠的在那里聊着天,墙角还有一个悠闲的翻着色情杂志。只有两个穿的笔挺的西装男站在一扇门口,似乎是作为守卫守在那里。

  白冰缓缓的收回脚尖,对我们比了个六的手势,然后从小腿上取出两把手枪递给我和瞎子一人一把,做了个打开保险的动作。我老爹可是刑警队的大队长,枪这东西虽然没开过,但是怎么玩还是懂的,瞎子以前也没少摸,三个人都准备好以后,白冰掏出一个遥控器,对着上面的一个数字键按了一下。“轰隆”一声,两个保镖守着的那扇门轰然爆炸,气浪把门口的人吹得东倒西歪。

  “不许动!”我们三个同时从大厅门边跳了出来,抬枪指向了大厅里的保镖们。谁也没想到地下大厅会发生爆炸,而且还是从内部,这帮保镖都被炸懵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六个保镖已经被我们的枪口指住了。

  “嘿嘿,那个老王八蛋呢?让他滚出来,妈的,爱吃是不是,今天就给他吃个火爆的!”瞎子得意的大笑着。

  在确定两个出去找孩子的家伙都是普通人之后,瞎子让人从成人用品的买了两个充气娃娃,然后在里面填满了糯米粉,狗血粉末和少量的炸药,然后施展了一个幻术,让那两个人误以为充气娃娃就是他们的目标。好在这个幻术时站起来很简单,男孩那边他给了白冰两道符,一张让男孩烧了喝掉,另外一张塞进充气娃娃里就OK了,可怜两个傻瓜扛了半天都不知道扛得只是两个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