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章 救下田甜

第六十章 救下田甜

  西装保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就在这时候,和刚才那间大屋相对的一扇门打开了,里面晃晃悠悠的走出来四五个人。不,不是人,而是活尸!因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就是当天我和瞎子在棺材小屋里看过的那个老太太!

  看到活尸出来,六个保镖纷纷向后退了几小步手也隐隐有向腰间摸去的趋势。

  “砰”我第一个开枪了,子弹打在一个保镖的鼻梁上在他的脸上旋出了一个大坑。白冰略有些迟疑,瞎子也不管不顾的开枪了。这些家伙,一旦给他们机会,会是比活尸更加恐怖的敌人。

  活尸们似乎是被枪声惊吓到了,纷纷朝我们三个人扑了过来,我则在干掉最后一个保镖之后把手枪直接丢出去砸在了那个死老太太的脸上。

  很多警察在第一次开枪杀人之后都要接受心理辅导,因为杀人这个行为对心理层面的冲击非常的巨大,而我在杀完人之后却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没办法,人都是逼出来的,这一路过来,我什么恶心的东西没见过,不就是爆个头,脑浆到处飞么,现在在我看来这些已经全都是小儿科了。

  “马勒戈壁的,不就一群活尸么,当老子没见过是不是!”瞎子把手枪往腰里一插,挥起棺材斧就冲向了一个青年男人的活尸,“劈脑门!”活尸这东西,一旦抛开恐惧,其实并不可怕,就是力气大点而已,动作僵硬,毫无灵活可言。瞎子一斧子从上狠狠劈下,直接把那活尸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旁边一个活尸冲上来想要抓瞎子,却见他把没收回来的斧子一转,斧柄从下面撩了上去,一下打在活尸的下巴上,活尸的动作顿时一滞,又一个活尸从旁边窜了出来,瞎子一矮身,用肩膀撞在了那个瘦小活尸的胸腹之处,活脱脱的野蛮冲撞,然后回身一斧子从后脖颈子把那个挨了一斧子柄的活尸脑袋砍了下来。“嘿嘿,劈脑门,鬼剔牙,掏耳朵,老子练这程咬金的三斧头可是练了些时日了,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混世魔王的绝技!”身子一旋,又是一个掏耳朵,刚刚被他撞退的那个活尸也被一斧子削掉了脑袋。

  这家伙,要不咋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呢,当初在坟地那一个活尸就折腾我们个半死,如今转眼间瞎子就干掉了三个。“嘿嘿,就凭你们几个废物,还真不够你家瞎子爷玩的。”瞎子很牛逼的做了个李小龙的招牌动作,用大拇指摸了下鼻子。

  我这面比他那里还要简单,白冰同志抬手一颗狗血开花弹就爆了老太太的头。血腥味,夹杂着腐尸的臭味,在地下大厅里蔓延了开来,这情景有些诡异。要说那两个保镖抓到猎物就放到了这里,李兆龙应该就在这里啊,没理由这里闹腾的如此厉害,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啊。难道说就被那个小爆炸给干掉了?那他妈的也太不靠谱了吧,好歹他也是个反派的BOSS,作为一个祸害,没有理由那么简单就死掉吧。

  “喂,李兆龙,你个老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你不出来,老子就再炸你一次!”瞎子挥舞着斧头,冲着那个大房间叫喊着。一开始,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可是过了一小会,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有一些女人的呻吟声,似乎是被堵住嘴发不出声音那种。

  不是吧,难道说误伤了?那老东西带了女人下来?

  “我去看看,白冰你掩护我。”瞎子招呼了一声,举着斧子一步一步率先走进了大屋。在那间大屋里,有一些比较简单的家具,都被之前的爆炸炸的东倒西歪的,那个小女孩的充气娃娃被绑在一张妇科用的检查椅上,男的娃娃已经粉身碎骨了。而在大屋墙角的一张床上,还绑着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的脸现在是焦糊一片,还有着绿色的脓液,看上去极其的恶心,从胸口的隆起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人。

  “李兆龙不在这里。”瞎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李兆龙的痕迹,“墙角那个多半也不是人,脸上那些绿色的脓液应该是被黑狗血粉和糯米粉弄出来的,蛤蟆你去解决一下,我再看看这屋子里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

  “恩。”我应了一声,举着汽油枪走到了那“女人”身边。说也奇怪,这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人看到我过来身子扭动的更加剧烈,似乎想扑起来咬我两口似的。

  “哼,我也不管你是什么鬼怪,今天遇到哥,就算你走运了,哥免费给你举办个火葬,反正也是在火葬场,你也算死得其所了。”说着话,我举起了汽油枪。

  那女人突然拼尽全力一般冲我喊了一句“好,各个烧。”

  “啥?还各个烧?没那个必要,烧你一个就好了。”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要喷汽油,那女人连忙摇头,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脸色,顿时凝住了,因为这一次我听清楚了,她说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各个烧”而是“浩哥哥,是我!”

  田甜?我疑惑的放下枪仔细打量,那张焦烂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半分田甜的容貌,倒是那头长发和田甜的差不多,而她的裙子……我此时才发现她穿的并不是什么碎花裙子,而是绿色的尸液和化开的狗血末把裙子给染了,这本来应该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你是田甜!?”在我的震惊中,她缓缓的点了点头,似乎刚刚的两声呼喊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我急忙解开捆着她嘴巴的布条,有些激动的捧起她的脸,丝毫不顾她脸上的肮脏恶臭。“告诉我,你是不是田甜,你为什么不害我!?”

  “浩哥哥……不是我,还是谁呢?我之前没有告诉你,现在,你可能也已经,已经知道了吧,我原本,是打算,是打算吸你的精血的。可是,可是我发现,你,你就是当年把我从河里救上来的浩哥哥。我欠你一条命,只能,只能用我的爱来还,可惜,可惜我依旧是害了你……”

  说到这里,已经不需要再问什么了,我让已经呆住的瞎子用斧子砍断了田甜身上的绳索把她从那张床上放了下来,“田甜,你现在怎么样,你撑住,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不知道是原本就很虚弱还是刚刚的爆炸对她来说威力太大,田甜此时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就在我想背起田甜先离开这里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你想救她?简单的很,可惜,你却没有机会了。”

  门口站着三个人,为首的一个正是李兆龙!而他身后跟着的则是两个非常壮实的西装大汉,大汉手里都拿着手枪,枪口指着我们四个。

  “小子,我还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情种,之前我看你跟田甜在一起,也就是贪图她长得漂亮吧。说实在的,在半个小时之前,这丫头还漂亮的很呢,谁知道却被你小子弄成这个样子,唉,要不是她之前精血吸得多,底子打得好,恐怕现在已经被你们弄死了吧。啧啧,你到底是爱她还是恨她啊?”李兆龙得意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我说小子,你还真是走运,一开始我们就是盯上了你的天人命格,想来个偷天换日,没想到你小子狗屎运这么好,一次又一次的坏我们的好事,不过,今天,你也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