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一章 铜甲白凶

第六十一章 铜甲白凶

  “不要,李总,看在我为您做了这么多事的份上,您放过他吧。”田甜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张开双手挡在我身前。看着她的身子不停的摇晃着,好像随时都可能倒下,我的心在不住的滴血。

  “田甜!”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这次该轮到我保护你了!”抱着田甜的身子,一转,顺势向地上一倒,用我的身子把田甜整个压在了地上。

  白冰已经准备了好久了,看到我的动作,立刻按下了早就捏在手里的引爆器按键,随着第二个充气娃娃轰然破碎,一声爆响中气浪带着粉尘在房间里肆虐了开来,李兆龙和那两个保镖直接被从门口掀飞了出去。因为被捆绑在妇科椅上的充气娃娃是对着门口的,我和田甜在最里面,还趴在地上,基本上没受到什么冲击,白冰心中有谱,及时趴在了地上,只有人高马大的瞎子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被气浪抛到了墙上,撞了个七荤八素。

  好在充气娃娃炸弹的爆炸目的是把糯米粉和狗血粉散布出去,对爆炸装置进行了特殊处理,爆炸时不产生明火,否则光粉尘爆炸就够要我们的命了。

  “啊——”被我压在身下的田甜痛苦的叫出了声来,我再怎么压着她,也没办法把她完全遮住,一些粉末落在了她裸露在外的身体上,灼烧着田甜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

  “田甜,你挺住!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看着田甜不停的起泡,流出尸水的面孔,我想帮她,却又无从下手。

  “浩哥哥……别,别管我。你,快走。李兆龙,李兆龙他比你,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恐怖,快走……”田甜的气息比刚刚还要微弱,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死掉。

  “田甜你等着,我去扒了那老东西的皮!”爬起来跑到瞎子身边,捡起掉在地上的棺材斧,我不要命的冲进了大厅。

  “蛤蟆,你他妈的……别冲动,等老子一起!”瞎子被撞得挺严重,直到我拿了棺材斧他都没从地上爬起来。

  “老王八羔子!老子跟你拼了!”我没有理会瞎子的叫喊,我承认,我他妈的就是没出息,我他妈的一沾上女人就把脑子扔家里了。可是那又怎么样,老子的女人受伤了,老子的女人被这老王八羔子害的这么惨,老子非要活劈了他不可!

  “砰”一声枪响,同样被气浪掀翻的两个黑衣保镖中有一个手上还有枪,可是他这一枪却是打的太偏了,擦着我的衣服飞了过去。

  “我去你妈的!”斧子横扫,直接劈在了保镖的手背上,我没有瞎子那样的怪力,棺材斧只劈进去一半,不过这也够了,那大汉的惨叫声好像杀猪一样,手枪也掉在了地上。对这种为虎作伥的家伙,怎么狠怎么整才是王道!抬起左脚踩在他的裤裆上,脚下发力一蹬,手上一扯,斧子被拔出来的同时我隐约听到了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

  在这点时间里,另外一个黑衣保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狂吼一声向我扑了过来,而同样已经爬起来的李兆龙却好像是在罗马斗兽场上看决斗的观众一般,若无其事的靠在一边的墙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梳子梳起了他的大背头。

  我双手抡起斧子,冲着那个赤手空拳的黑衣保镖砍了过去,那保镖身子迅速往旁边一侧,身子俯冲欺上,一拳打在了我肚子上。肚子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的抽搐,难以控制的弯下腰想要呕吐。

  保镖双拳抱拢高高扬起,对着我的后脑狠狠的砸了下来,我被这一下给砸了个结实,面部顿时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鼻子一热,一股带着腥甜味道的液体顿时流了出来。

  拼命抬起头想要起身反击,却看到保镖穿着皮鞋的脚向我的脖子踏了过来。

  “喝!”一声娇斥,蓝色的人影从房间里飞了出来,一脚踹在了保镖的肩膀上,正是白冰。

  保镖被踹得倒退了三四步,挥拳想要还击,白冰已经跟了上来,肩膀用力撞在了他的胸口,然后肘部顺势探出又在他的肚子上狠狠来了一下。保镖弯腰捂着肚子向后倒退,白冰顺势双手在地上一撑,整个身子来了一个前空翻,脚后跟狠狠的砸在保镖的后脑上,那保镖的脑袋跟我刚刚一样,重重的拍在了地上,血花顿时飞溅开来。

  “啪啪啪”靠在墙上的李兆龙拍了三下巴掌,“早就听说白副队长美貌过人,拳脚功夫更是厉害,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只不过,你那点花拳绣腿,欺负一下普通人就够了,在我面前卖弄,还不够格啊。”说着话,李兆龙的手上掐了几个法诀,口中念了一声“起”刚刚被打倒在地的保镖猛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只见他满面都是鲜血,大张的双眼处,眼珠上翻,只用两个白眼珠对着我们,两只手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生长,足足长出了两寸,而他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则迅速的开始生出白毛。

  我操,这他妈的太扯了吧,刚刚还是个大活人,转眼就变成了一个白凶!?白凶这东西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是僵尸的一种,非常凶恶生猛,之前碰到的那些活尸跟白凶比根本就是小孩玩具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白冰也让这异变吓了一跳,退后几步顺手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不认识?你本家,白凶。”我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鼻血,“你顶一下,我收拾他。”说着,伸手去摘背上的姨妈枪。可是摘下来以后才发现,不知道是被爆炸波及还是刚刚打斗的时候弄得,姨妈枪的储水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破了,粘稠恶臭的液体糊得到处都是。

  白冰听说我让她顶一下,也知道我要打冷枪,冲上去就是一个旋身侧踢。却不想这一下踢在白凶身上白凶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她自己则是呲牙咧嘴,单脚虚点,一看就被震得不轻。

  “哼,就你们几个那点本事,还想对付白凶?姓田的老东西来还差不多。可惜,他是没机会救你们了。”李兆龙发出一连串不屑的冷笑,笑得我的怒火一下一下的往上窜。他口中的姓田的,应该就是田叔吧,虽然田叔给他们提供消息,终究没做什么大恶,又是田甜的亲爹,想到老头被弄成了那恶心的样子我真恨不得让这龟儿子也尝尝虫子的味道。

  “蛤蟆,发什么呆,射它啊!”白冰看到白凶迈开大步冲了过来,急忙向我吼道,我无奈的耸耸肩,抄起姨妈枪直接砸了过去。

  “砰”白凶挥舞着胳膊把姨妈枪格飞了出去,飞溅出来的臭血淋在它身上,那些没有衣服保护的部位顿时冒出了燎泡。

  “蛤蟆,你确定这个是僵尸!?”白冰拽着我向后又退了几步。

  通常来讲,僵尸都是双臂平伸,两腿几乎不能弯曲,只能蹦跳行走的东西,可是眼前这个明显不同。普通的僵尸基本都是在地下埋藏了不知道多少年,吸够了阴气才形成的,身体肌肉早已僵死,所以才不能弯曲。而这个白凶是在转眼间由活人转化而来的,肌体依旧鲜活,根本就不存在僵硬的问题。

  “熬——”姨妈血似乎激起了僵尸的凶性,挥舞着双臂向我们两个冲了过来。

  “恶婆娘,你的枪!”抡起棺材斧虚晃了一下,白凶似乎是知道这东西厉害,身子稍稍往后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