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三章 阳气逼邪

第六十三章 阳气逼邪

  “索命。”红衣女鬼更加干脆,掐着李兆龙脖子的双手用力收紧。

  李兆龙单手掐了个指诀,在红衣女鬼的腋下一点,红衣女鬼的手立刻松了开来,却见老东西扬起手一掌狠狠的拍在红衣女鬼的脑门上,红衣女鬼被拍的身子摇晃了起来,好像站不稳了似的,眼神也变得迷离了起来。

  “哼,臭婊子,你以为我没防着你这手么!”李兆龙伸出手指在在红衣女鬼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然后往我的方向一指,嘴里大喝了一声“去!”红衣女鬼立刻向我凶狠的扑了过来。

  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姨妈枪没了,汽油对女鬼也没用,除了嘴里这一口血,我还剩下什么?猛然间想起住院的时候再网上查过一些资料,在这危急时刻,我竟然都还记得那些东西,说不得这次要用命拼一把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附在人身上的鬼其实没有它们的本来面目可怕,因为一旦附了身,你很轻松的就能知道她在哪里。一口舌尖血喷了出去,红衣女鬼就好像触电一样哆嗦了起来。

  我趁机按照在网上看到的步法蹦蹦跳跳的踏起了禹步,口中背诵着杀鬼咒,“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敕!”

  敕字出口,右手食指中指齐出,刚好红衣女鬼哆嗦够了扑了上来,这一指正点在……额,点在了她的胸脯上。触手之处,一片的绵软,我只觉得点着不是,不点也不是。

  而红衣女鬼显然没空在乎我感受到的香艳味道,被蕴含了杀鬼咒咒力的剑指点中,她的身体疯狂的抽搐了起来,嘴里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口对口过阳气给她,把女鬼逼出来!”地下大厅的入口突然传出一个老头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正是毛大师和玉思言。“我操!毛大师,你去哪个茅坑蹲着去了,怎么才来!”

  “一言难尽,你赶紧着!小言准备放火!”毛大师说着,一把糯米撒了出去,在想进窟窿里把瞎子拉出来的铜甲白凶身上砸出点点火花。

  我用右手捏住白冰清秀的面颊,看了一眼不成人形的田甜,又看了一眼被女鬼附身,死命挣扎的白冰。“田甜,恶婆娘,事急从权,对不起了!”深吸一口气,对着白冰的红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白冰的嘴唇温润柔软,一吻上去,我就舍不得离开舌尖探进她的口腔,探索着少女娇嫩的舌尖,嘴里的热气一口口吹进她的嘴里。白冰的身子原本不停的抽搐、扭动着,随着我的阳气一口口吹进去,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鬼号声冲她的身体内部传了出来,我立刻加快了吹气的速度,随着气流的喷入,一个红色的身影渐渐的从她身后浮现了出来。

  此刻的红衣女鬼,面容格外的狰狞,一副想要吃了我的样子,可惜她终究是个鬼,我可是天人命,阳气生猛的狠,况且刚刚咬破了舌尖,给白冰过阳气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把一些血沫子吹进去。纯阳的舌尖血,无疑是一件大杀器。

  鼓起腮帮子,一口气狠狠的吹了进去,“刷”的一声,红衣女鬼的身影好像被弹飞了一样倒飞而出,白冰的双眼顿时回复了清明。嘴唇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两只手在我胸前一推,把我整个人推了出去。

  “喂,你这婆娘……”嘴里一股新鲜的咸腥味,嘴唇肯定被这个恶婆娘给咬破了。

  “喂什么喂!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你都做了什么!”恶婆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没再多说,冲着靠在墙边的李兆龙扑了过去。

  此时毛大师已经和铜甲白凶打在了一起,这老头年纪不小了,但是伸手还是很灵活,手上拿着几根钉子,在往那铜甲白凶的身上插。人躯诡心则是不停的在那里捣乱,想要纠缠住毛大师,却不知道被毛大师贴了一张什么符,行动变得非常的迟缓,往往是刚一近身,就被护着毛大师的玉思言一脚踹得远远的。

  “小子,别闲着,帮老夫应付这个人躯诡心!小言不是它的对手。”玉思言终究是个普通人,而且没有遇到过人躯诡心这样的偏门东西,老头子估计是怕她失手,这可是曾经毁灭过一个南疆小国的恐怖存在。

  “知道了,美女,你闪闪。”背上的汽油枪还是完好的,摘下来对着人躯诡心就是一顿喷。汽油本身是不具备杀伤力的,但是刺激性的气味依旧让人躯诡心很不舒服,它动作缓慢的抬起脚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我摸出火柴,没有着急点火,而是从地上捡起因为爆炸而被震出来的小石块,一下下丢着人躯诡心,把它引到了靠近楼梯口的位置。

  手指一弹,燃烧的火柴丢到了人躯诡心的身上,顷刻间,虫人化作了火人,再顾不得过来追我,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在火里翻滚、抽搐着。两条火线沿着它走过来的痕迹延伸到主战场上,还好,不是很严重。

  扔掉汽油枪,快步冲到大屋门口,抱起了趴在地上的田甜。田甜的脸已经没有半点人样了,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脓血,恶心至极,可是我现在一点都不在意那些,只是用手轻轻抚摸她的脸蛋,“田甜,你受苦了,我要怎么样才能救你?”

  田甜摇了摇头,“浩哥哥,你不可以这样。现在,现在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去看看,看看你朋友怎么样了?李兆龙,你们一定要杀了他,否则,否则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安生的。只要你们杀了他,我自然就能得救。”

  额,我是不是有点没良心?别人都在打生打死,我的好兄弟瞎子还生死未卜,我却只想着我的女人。也许吧,你可以骂我没良心,可以骂我有异性没人性,但是这个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确实只有田甜。

  把田甜轻轻放下,我跑到了瞎子摔进去的那个窟窿,往里张望了几下,看到瞎子躺在一堆建筑垃圾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瞎子,你他妈的怎么样了!”瞎子似乎伤的很重,试了好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我操,死蛤蟆,你他妈的还记得老子啊!我的腰好像断球的了,妈了个逼的,怎么都爬不起来。”瞎子呲牙咧嘴的说着,抓起棺材斧丢到了墙边。“拿着老子的斧子,去替我砍了那个白毛杂碎和那个老王八羔子!”

  “知道了!瞎子,你坚持住!”我伸手捡起斧子,回过头来冲着铜甲白凶就冲了过去。铜甲白凶被毛大师和玉思言两个人牵制住,身上已经被插了三根钉子,动作慢了许多,不过毛大师那些钉子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子弹都打不穿的铜甲尸,他的钉子居然能插进去。

  “铛”一斧背,狠狠的敲在了铜甲白凶的后脑勺上,就算这玩意儿再凶猛也是不由得晃了几晃。毛大师趁机又把一根钉子插在了铜甲白凶的后脖颈子上。“小子,帮老夫把这几根棺材钉都敲进他身体里面去!”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挥舞起棺材斧叮叮当当的在铜甲白凶身上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