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四章 血肉盛宴

第六十四章 血肉盛宴

  玉思言看到我和毛大师基本稳定了局势,离开了我们这里,去帮白冰。说起来,那个老东西可真是不简单,白冰的身手那可不是盖的,那天在小树林可是在几秒钟内就干掉了四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可是对上一条胳膊已经不能用了的李兆龙,她居然没占到任何便宜,而且她的左腿上还开一条口子,鲜血滴滴答答的向下淌着。

  “钉它头顶!”毛大师把最后一根钉子插在了铜甲白凶的头顶心,然后死命绞住铜甲白凶的双手,我跳起来狠狠一斧背,把那几寸长的钉子整个砸进了铜甲尸的脑袋。

  铜甲白凶被钉上最后一根钉子后,就好像一个被关掉电源的机器人,愣在那里,再不动弹了。

  我现在真是由衷的佩服李兆龙。这个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老东西居然靠着一条胳膊硬生生顶住了白冰和玉思言两个人的进攻,这要是没让白冰打一枪,光靠拳头就能把之前我们这三个给放倒吧。

  “李兆龙,你今天恶贯满盈了,还不束手投降么!”毛大师喘了几口气,摸出一把糯米盯着李兆龙。

  “姓毛的,你们今天是非要跟我过不去是不是,信不信我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李兆龙猛然发力,一拳一脚,把两个女人全都打退了好几步。

  “你杀害了那么多孩子,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今天也该是你伏法的时候了!”毛大师一把糯米扔了出去,紧接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大把符纸,也不管方向天女散花一样向李兆龙丢了过去。

  “这是你们逼我的!血肉盛宴!”李兆龙狂吼一声受伤的左臂抬起,“砰”的一声,炸成了满天的血肉碎末,向整个地下大厅激射而出。漫天飞舞的符纸全都被激射的血肉碎末给打飞了,而那些血肉溅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却没有觉得有多大的冲击力,最多就像是被小孩子用小石子丢了几下一样。难道这就是李兆龙的大招?这他妈的也太不靠谱了吧,干脆我们啥都不动,就让他多开几次大招就好了,到时候把自己炸成个人彘,连手铐都省下了。

  就在我YY的时候,身上沾上血肉的那些地方突然传来一阵阴冷的感觉,紧接着,那股阴寒的气流席卷了我整个身体,脑子开始昏沉,眼前的景色也变得模糊了起来,隐约间,我似乎躺到了大厅中间的一张椅子上,手脚都被牢牢的捆绑着,而一个手里拿着刀叉,面目无比模糊的人影,就那么不停的狞笑着向我靠近。

  那个人想干嘛?想要吃掉我么?不对啊,为什么我会觉得他想要吃掉我呢?身体开始不停的哆嗦。我好怕,谁来救救我,谁能来救救我!

  那个人近了,更近了,我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刀子上的寒光了……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不停的抽搐。要死了么?要被人吃了么?要别人一刀一刀的切碎了么?

  就在恐惧到达了极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后有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腰,紧接着,身体里那些阴冷的气流和恐惧一起流向了那双手。眼前的景色再度清晰了起来,我依旧在那个大厅里,满面死灰的李兆龙虚弱的靠坐在墙边,脸上却挂着胜利的笑容。

  毛大师和白冰的脸上也写满了恐惧,他们的眼神没有焦点,浑身都在哆嗦着。玉思言同样恐惧的哆嗦着,可是和那两个人不同的是她的脸上除了恐惧外似乎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畅快,低头一看,她那条牛仔短裤的裤裆已经濡湿了一小片,这显然不是被吓尿了,难道说,这个娘们儿在恐惧中高潮了?还真他妈是极品的M体质。

  “啪嗒”“啪嗒”有什么东西,翻着跟头一下一下的向我翻滚了过来,仔细一看,竟然是白冰的手枪,而让手枪不停的向我翻滚的则是一条条黄色的尸虫!我勒个去的,这是怎么个状况。

  腰部,突然被人从后面扯了两下,我这才想起那两只把我从恐怖幻觉中带回来的手,回头一看,一个浑身腐烂,嘴里不停往下吊在掉着尸虫的小女孩就站在我身后扯着我的衣服,这不就是百骨尸煞么?只是这一次百骨尸煞和之前看到的都不同,她的身体在不停的哆嗦着,脸上也写满了恐惧的神色,就和毛大师他们一般无二,两只眼睛里甚至有血泪在不停的涌出。

  看着这个样子的她,我反而不觉得她恐怖了,说到底,她只是个被吓坏了的孩子,很可怜。伸出手去抚了抚她的头,“乖,不怕,叔叔这次不会再逃跑了,叔叔一定杀了这个坏人,替你报仇!”

  “啪嗒”一声,手枪滚到了我的脚下……

  捡起手枪,我冷冷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李兆龙。“老不死的,这次终于轮到你死了。”抬起枪口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枪,开花弹在他的腿上开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呃!!啊啊啊!!!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摆脱血肉盛宴的!这不可能!”李兆龙用仅剩的右臂按住腿上的伤口疯狂的惨嚎了起来。

  “你让我看到的东西,是蕴藏在你血肉里的怨气搞出来的,对么?”我把枪口遥遥的指向了他的脑袋,只要他敢有半点异动,我就立刻打爆他的头。

  “不错,那次看到我家里那些事的人,就是你吧,既然你看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老东西咬着牙,恶狠狠的说着:“你也知道我是怎么容颜不老的,是吧,我的身体上,可以说是充满了那些童男童女的精血,嘿嘿,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着我吃掉他们么?我要他们恐惧要他们怨恨,要他们愤怒!人的情绪,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可以给你带来无穷的力量,如果没有那些力量,我早就被那两个女警察拿下了。而那些怨恨的力量,就存在于我身上的每一寸血肉之中。”

  “恶心。”向后伸出一只手,摸了摸百骨尸煞的头,“去帮帮毛爷爷和那两个姐姐。”百骨尸煞,是由被李兆龙活活吃掉的童男童女们的怨气以小女孩的灵魂为主体结合而成的。那些所谓的童男童女的怨气恐惧与愤怒,说起来也算是百骨尸煞自己的东西。也就是因此,她才能把我身上的那些阴寒的怨力吸收掉。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看起来很恶心的小东西乖巧的让人难以拒绝,虽然她一直在盯着李兆龙看,虽然她的身体一直是哆哆嗦嗦的,可是她依旧按照我说的,吸收掉了另外三个人身上的阴寒怨力。

  白冰和毛大师被吸走了怨力之后立刻坐在了地上,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玉思言则是一只手扶着墙壁,脸上挂满了病态的潮红,两条长腿夹得紧紧的,嘴里发出长长的喘息声。我去,这也太诱惑了吧,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真想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其实,能长生不老有什么不好,我有的是钱,小孩子,让他们再生就好了,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李兆龙咳嗽了两声,失血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那个小鬼是什么东西?怎么你们这些所谓的正经人也学着养小鬼么?咳咳,对了,你不算是什么正经人,你连女活尸都操。反正我也不行了,你告诉我,那个小鬼为什么能破掉我的法术。咳咳咳咳……”

  听到他的问话,我不由得一阵好笑,他居然还问我百骨尸煞是什么东西,呵呵,被自己弄出来的玩意儿干掉,应该是件挺郁闷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