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五章 灭杀李兆龙

第六十五章 灭杀李兆龙

  “你也知道那些被你杀死的孩子们是有怨气的,是么?实话告诉你也无妨,她不是我养的,而是你养的。我们是在你地下室里堆放尸骨的地方遇到她的,她就是被你杀死的孩子们怨气的集合体,你说她能不能破你的邪法!别啰嗦那么多了,告诉我,怎么才能救田甜。”

  “田甜?呵呵呵,还真是个痴情的小伙子,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还想要和她继续勾搭下去么?快算了吧,你看看那边那个裤裆里满是骚水的女警察,换一个玩的不好么……”老东西又是一阵疯狂的笑声。玉思言一句话都没说走上去一脚踏在他那条好腿上,只听见“喀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凄惨的嚎叫声。

  我虽然有些心急想问的还没问清,但是这种情况下还真的不好责备玉思言,任何一个女人被这么说都会发飙吧,没直接弄死他已经是玉姑娘识大体了。

  “玉小姐,麻烦你去把瞎子扶出来。”相对于白冰和毛大师,玉思言似乎恢复的非常快。听到我的要求,她哼了一声,走向了那个窟窿。“快说,到底怎么才能救田甜!老子没心思跟你磨嘴皮子,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就把你剩下的胳膊腿全都打断!”其实我心里明白,要就田甜不一定要问李兆龙,问毛大师也可以,可是田甜终究是活尸,毛大师这种正道中人未必肯救她。

  “你确定你要救她?其实那边那个老和你在一起的女警官也不错呢,都是一流的美女,我就搞不懂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明明有活生生的没人,为什么非要跟一个身材容貌都毁了的活尸较劲呢,难道说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就这么另类?”李兆龙有点不找边际的说着,很啰嗦,可是就在我抬手想给他一枪的时候,他却说:“既然你这么急,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活尸受了伤,想要恢复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手段,要么吃人,要么吸精血,要么喝精炼的尸油。只要补充好精气,活尸自然就可以恢复,甚至皮肤什么的还能比以前更好呢。”

  李兆龙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意,与此同时,楼梯口的方向,一连串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用余光一扫,却看到老爹带着一群持枪的警察冲了进来。

  “警察同志,我有罪,你们把我抓起来吧,别墅里那些尸体,都是我杀的,我杀了很多人,我有罪啊,你们来抓我,你们来送我上法庭啊!哈哈哈哈哈……”李兆龙看到警察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疯狂的叫喊着,大笑着。原来他刚才跟我磨磨唧唧的拖时间就是在等外面的警察进来。还真是聪明呢,这个怕死的老东西怕我直接杀了他,等警察来,把他抓回去,至少现在就不用死了,是么?

  “你们别过来。”我冲着身后挥了挥手。脚步声停住了,老爸他们全都止住了步子。

  我冷笑着,向着老东西走了两步,抬起枪口对着他的右肩膀就是一枪。老东西惨叫之余冲着冲进来的警察们疯狂的叫喊着:“警察,你们都看到了,他开枪打人!你们快抓起啦,把我抓起来,也把这个故意伤害罪的嫌疑人抓起来,我还有钱,我要让我的律师告你,就算我死,我也要告到你倾家荡产!”老东西疯狂的嘶吼了起来。

  “你去告我吧,我不怕。”我都不知道我的声音可以如此的冰冷,枪口微垂,对着他的裤裆就是一枪,老王八羔子的惨叫声已经不似人声。

  “老沈,你来这里干嘛?抓逃犯么?这里没逃犯啊。有什么好抓的。”毛大师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锤了锤腰,一边跟老爸打了个哈哈,一边掏出一叠符纸递给同样刚刚站起来的白冰,“丫头,把大厅的八个角都给我贴上。”

  毛铿毛大师,那可是省厅下来的特派员,有些时候他说的话代表着的就是一种上位者的态度。

  “额,哦,我知道了,这里没有逃犯。”老爸做大队长的,从来就不是蠢人,他自然懂得毛大师的意思,官面上办事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都是自己人,谁都没看见,逃犯不存在,那不就是我随便怎么收拾他都可以么。

  “丫头,过来。”百骨尸煞在给另外三个人解除了怨力之后就重新缩回了我的身后,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爸他们似乎看不到这个小家伙。不过另外有几个警察都用枪指着李兆龙,我倒是不用时刻盯着他了。

  转过头,摸摸小家伙的头,她现在依旧是跪坐在地上,拽着我的裤子,一副超级可怜的模样,看得我真是……唉,如果她是生前的样子的话,我真的会把她抱起来狠狠亲一口。“小家伙,你很怕他是不是?”我蹲在她的面前,用手拍拍她的面颊。小家伙打着哆嗦,点了点头。“他以前那么对你,今天,叔叔给你出气,好不好?”

  小丫头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但是身子却又向后缩了缩。

  “别怕。乖,看着他,有我在这里,他不能把你怎么样。”我一边说着,一边跪倒了小丫头的身后,搂着她满是蛆虫的身子,我知道这些蛆虫都是假的,心里也就没那么恶心了。而且毛大师说要我善待这小丫头的话并没有错,好几次都是她救了我的命。

  “你……你要干什么!你们不能这么做!警察,你们抓我!你们抓我,我要上法庭!”李兆龙似乎猜到了我要做什么,拼命的呼喊了起来。可是,这里的人有哪一个跟他没仇呢?要么亲人要么朋友要么同事,这起案子死了那么多警察,最想他死的恐怕就是警察们吧。

  小丫头似乎对李兆龙的怒吼格外的恐惧,身子不停的扭动着,似乎还想到我身后去。

  “别乱动。”我轻轻在她头顶上拍了一下,抓住她的两只小手,把那把手枪塞到了她的右手里。“乖,不要怕,前面那个家伙,就是祸害了我们所有人的罪魁祸首,今天,你就跟叔叔一起来终结这场我们共同的噩梦吧!”

  “砰!”

  ……

  袅袅的白烟从枪口缓缓升腾而起,李兆龙的心口上顿时炸开了一个窟窿。李兆龙的两只眼睛呆呆的望着我和百骨尸煞,似乎不敢相信我们真的开枪了一般。“你……你们……你们是斗不过他们的……”头一歪,再也没了声息。

  “收!”李兆龙死去的瞬间,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透明的人影,活脱脱就是另外一个李兆龙,毛大师立刻掐了个法诀,贴在房间八个角上的符纸顿时聚拢在一起,围成了一个电脑音箱那么大的小空间,而李兆龙的灵魂就这么被死死的压制在符纸围成的盒子里,死命的挣扎,却无法冲开盒子。

  “毛大师,这东西要怎么处理?不能让这老王八蛋再跑出去祸害人了。”瞎子在玉思言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满是络腮胡子的土匪脸都有点扭曲了,一看就是伤的很重。

  “小友放心,老夫没打算再给这冥顽不灵的家伙机会。”毛大师说着,举着那个纸盒子走到了我和百骨尸煞的面前,蹲下身子,摸了摸小丫头的头,“丫头,他生前作恶多端,今天灭在你手上也是罪有应得,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这是你应得的。”说罢毛大师用手指在纸盒子上戳出一个小洞,用手指一引,李兆龙的鬼魂立刻就被撕扯成了碎片,一点点流进了小丫头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