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六章 影鬼

第六十六章 影鬼

  李兆龙作恶多端,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也是理所应当,可是小丫头在吃进他的残魂碎魄之后身体突然喷出了打量的黑气,把我和毛大师都吓了一跳,毛大师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我却是没地方可退,下意识的把小丫头紧紧的抱住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是不由得一阵胆寒,小丫头身上喷出来的黑气没有向四面扩散出去,而是打了个旋,仿佛长鲸吸水一样,钻进了我的左手手心里,这可把我吓坏了。抬起左手一看,左手上那道竖着的断掌纹嫣然成了一条分水岭,靠近大拇指的那一半还保持着原本的颜色,靠近小拇指的方向则变成了隐隐的黑色。

  一只粉嫩的小手,抓住了我的左手,把我从错愕中拉了出来。这只小手的主人并不是玉思言或者白冰,而是我怀里的百骨尸煞!现在的百骨尸煞已经没有了那副腐肉蛆虫的恶心模样,长发过肩,面容清秀,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可爱至极,分明是活着时候的那副样子。

  “大,大师,她……她这是怎么了?”突然看到小丫头变成了这幅样子,我还真的有点适应不了。

  “她没什么事,因为报了仇,阴怨恐惧之气大量外泄,让她得以恢复成生前的模样,她的实力会比以前差一些,不过灵智方面会好很多,这丫头很依赖你的样子,也是和你有缘。”毛大师走过来,蹲在我俩身边,抓过我的手看了一眼。微笑着摇了摇头,“唉,天人命格,这东西一开启了,以后你真的是想不吃这碗饭都难了。”

  原来,所谓的天人命格并不是说一上来就牛逼闪闪霹雳闪电,也需要药引子之类的东西引发出天人命格里蕴含的力量。那道断掌纹就是一道分界线,分割阴阳二气。今天机缘巧合之下,我吸收了百骨尸煞的阴怨之气才算真正开启了天人命格。当我另外半边手掌吸收了相应的阳刚之气后,天人命格的阴阳交融就会慢慢的进行,力量也会逐渐成长起来。归结为一句话——我特么开启了个连环成长任务,不过现在还是一个战五渣。

  不过据毛大师说,天人命格有着特殊的阴阳感应之力。我有这阴怨之力在手,就相当于开启了阴眼,除了那些实力强大且刻意隐藏身形的鬼怪外,任何阴魂在我眼前都无所遁形。回想起以前的种种,我见到鬼的时候,要么是和田甜在一起,要么身上背着尸毒,要么百骨尸煞贴身带着,还真的都是有阴物在身,想来毛大师所言不假。

  “什么人!”就在我看着手掌发呆的时候,毛大师突然爆喝了一声,一张符纸向着房间一个角落丢了过去。我急忙回头去看,却没看到有任何人的存在,只是隐约看到有一个影子窜上了楼梯。

  这个影子并不是我们平时老说的某人动作太快,只看到一道残影,而是实实在在的就是一条人形的影子。

  “哎呀!我怎么早没发现这东西!”看着空空的楼梯口,毛大师郁闷的直跺脚。

  “老毛,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显然,眼尖的老爹也看到了那东西。

  “是影鬼,幽冥之中最好的探子。”毛大师长叹了一声,“看来刚才下手太快了,应该把李兆龙的魂魄拷问一遍才对。有影鬼在这里,说不定李兆龙还不是幕后的黑手。”

  “探子?”我心里不由得毛毛的,那东西根本就是一团影子啊,要是就那么往脚底下一钻,普通人谁能发现它的存在?这要是在我身边常年潜伏着这么一个东西,还真的是挺让人心烦啊。

  “不用太担心,影鬼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类似于寄生虫,通常情况下,它都会寄生在人的身上,平时看起来就好像是正常的影子一样,只有接到命令之类的时候才会脱离宿主去执行任务。影鬼是不能长时间离开宿主的,否则很容易直接消散在空气中。尤其是白天。”毛大师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拍拍我的肩膀,“我听说你和张秦小友要开一家店铺,想必之后少不了碰触鬼类,凡是有什么弄不清楚的,你尽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老夫,老夫一生也没有收个徒弟,自己一生的所学,带到棺材里终究是个遗憾,如果能让你得到点好处,也算是一场造化。”

  毛大师的话语中满是收徒之意,可是我现在还是不能完全适应这个与常人眼中截然不同的世界,只是陪笑着点点头,结果了玉思言递来的名片,没有给毛大师留下任何确切的回应。

  就地焚烧了老东西的尸体,我抱着田甜,离开了这个地下大厅。百骨尸煞那小丫头倒是乖巧的很,从下面的房间里给我搜出来好几坛子尸油。

  李兆龙说的方法我找毛大师印证过了,虽然毛大师有点不太乐意救助一具活尸,但还是告诉了我方法。

  瞎子被送去了医院,直接住进了ICU,他的腰椎,脊椎,还有肋骨腿骨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内脏似乎也受了伤,临分开的时候,他还送了个中指给我。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有点有异性没人性了。这个时候,我其实是最应该守在他身边的,当然,按伤势来算,我也属于该躺在床上的,可是此时我的眼里就只有田甜而已。

  “蛤蟆,你……你一个人能行么?”车到楼下,白冰看着我步履蹒跚的样子,似乎有些心软,真难得呢。

  “我没事。”冲她摆了摆手,“你也受伤了,去医院看看吧,我这里还有小丫头照看呢,出不了事。”仿佛是为了配合我,百骨尸煞从小瓷瓶里钻了出来,蹦蹦跳跳的围着我转了一个圈,扭头对着白冰拍拍胸脯,然后拎起了那几个尸油坛子,站在了我身边。那样子仿佛就是在跟白冰说“你放心吧,有我在呢,一切都没问题”。看得白冰双眼都快成星星模样了。

  抱着田甜一路回到我们租住的房子,这段路其实并不长,可是我却觉得我好像走了几个世纪似的。浑身上下,每一个骨头节都在痛苦的呻吟着,似乎每一步踏出我都可能倒下去再也起不来。当然,我不会倒下,因为我的怀里,抱着整个世界。

  “浩哥哥,我们……我们这就回家了么?”汗水一滴一滴掉落在田甜的脸上,田甜笑了笑,伸出手,轻轻帮我擦着脸上的汗,“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能和浩哥哥一起回来,而且……还是让你抱着这样的我。”在回来的车上,我给田甜灌了一些尸油,她的状态明显的稳定了一些,身上的溃烂势头也遏止住了。

  “傻丫头,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沈浩的,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要把你找回来,小胖妞,你还没做成我老婆呢,怎么可以失踪啊。”把田甜放进浴室的浴缸里,用剪刀剪开她已经被染得不像样子的连衣裙。田甜的身体几乎已经没有了半寸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留着绿色尸液的脓包。

  “田甜,你乖乖的,不要乱动。”我轻轻拍拍她的面颊,在小丫头的帮助下,把一坛尸油倒进了浴缸里。尸油和热水缓缓的融合在一起。田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泡在尸油水里,似乎让她舒服了许多。

  “乖,帮姐姐把这个让鬼不省心的家伙送回床上去吧。”她没有对我说什么,却是对着我身边的小丫头眨了眨眼睛。小丫头点点头,拽着我的衣袖扯了两下,脸上挂着甜甜的笑,示意我跟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