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八章 我们结婚吧

第六十八章 我们结婚吧

  在医院足足调养了一个多月,我们英勇的瞎子同志终于光荣的离开了ICU,转入了普通的高级病房,而我也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结婚!

  之前双魂一心曾经说过,田甜这种契合度相当高的双胞胎,一旦有一个死了,另一个也会死去,我不知道这种说法究竟是不是真的,不过在一周之前,田恬因为突发性心绞痛住进了这所医院,要不是抢救及时就活不过来了。大夫说她的病随时都可能发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猝死。

  好几次,田甜都在背着我偷偷哭,我知道她除了心疼妹妹之外还非常的矛盾,如果田恬死了,是没有人帮忙把她做成活尸的,她的魂魄必须去地府报道,否则就会永远沦为游魂野鬼,不得超生。而没有田甜的陪同,她是过不了鬼门关的。

  平心而论,我是希望田甜留在我身边的,但是我不能替她做决断,那毕竟是她的双胞胎妹妹。所以,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在她还能陪着我的时候给她一个名分,至于之后如何选择,就看她自己了。

  婚礼的事情受到了爸妈的阻挠,出乎意料的,瞎子和白冰都帮着我说服我爸妈,甚至白冰还搬出了毛大师。毛大师足足在电话里和老爸谈了一夜,告诉他即使我和田甜结婚,我们的婚姻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而且以田恬的状况,田甜滞留人世的时间也没有几天了,到时候我还是可以和平常人一样找个姑娘结婚生子。老爸老妈这才勉强同意了我的想法。

  既然决定了,筹备工作就要展开了,瞎子和白冰的伤势都没什么大碍了,他俩就是伴郎伴娘,花童不用挑了就是小诗。看着田甜挑选婚纱时那灿烂的笑容,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明朗了起来。

  明天,田甜就会成为我的新娘,成为我沈浩明媒正娶的新娘……

  大红的喜字,贴满了整个厅堂,八仙桌上,一对红烛高高燃起,把整个大厅照的格外的喜庆。

  穿着红色的旗袍,挽着高高的发髻,今天的田甜格外的明艳动人。大厅里坐着的爸妈,都板着个脸,他们的心里实在是难以接受这场婚礼,尤其是老爸,他是亲眼见过田甜那个被毁容的恶心样子的,无论田甜现在有多美,在他眼里也只是一具红粉骷髅,升不起半分好感。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婚礼的司仪是由刘洋来担任的,这小子虽然是个活尸,但是并不阴沉,还有点搞笑天赋,做司仪最合适不过了。我和田甜手挽着手走进大厅,立在爸妈的面前。

  “一拜高堂,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随着刘洋的吆喝声,我和田甜双膝跪在我爸妈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老爸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我们的跪拜。

  “相逢不易,多亏诸位高朋挚友,二拜亲朋!”转过身来面对着白冰和瞎子,我和田甜能够再次聚在一起,这两个人真的是功不可没,没说的,虽然瞎子满脸都是贱笑,虽然白冰一副懒得看我的样子,这三个头还是磕了下去。

  “新人交泰,祝你们百年好合,夫妻对拜!”再次转过身子,面向娇艳如花的田甜,她的笑是那么甜美,眼中还带着激动的泪花,我轻轻帮她抹去眼角的泪痕,“乖,丫头,我们今天终于结婚了,你要开开心心的,这可是我们大好的日子。”

  “恩。”田甜狠狠的点了点头,笑容更加的灿烂。又是三个头磕了下去。幸福感,满满的充斥在胸腔之中,一切的辛苦与伤痛在这一刻全都化作了乌有。因为,从这一刻起,田甜,就是我的人了。

  “礼成。新人起立,喝交杯酒。”

  随着刘洋的叫喊,小诗端着个托盘从一旁走了过来,行走中满是一副郑重的小大人模样。走到我们两个面前,粉嫩的小嘴张合了几次,终于发出了声音:“各……咯……干爹……干……妈……和……喝。”结结巴巴的小声儿在我听来却是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小诗好乖。”我和田甜同时伸出手摸了摸小诗的长发,相视会心的一笑,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生孩子的,有了小诗这么一个乖巧美丽的干女儿,我们的家庭也算是圆满了。端起酒杯,双臂互交,深情的凝望着田甜的眼睛。如果田叔在天之灵能看到这一幕,也会觉得很欣慰吧。对于田叔,我没有什么恶感,他虽然做了一些提供情报的勾当,可是他和我一样,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田甜。

  “浩哥哥,我爱你,哪怕轮回之后……”田甜说出了她甜蜜的誓言,“恩,哪怕轮回之后,我们也要继续在一起。”酒,灌进了喉咙,辛辣之余,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热烈。

  之前,我游走在众多女孩中的时候,总觉得婚姻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可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结婚的感觉真的是这么奇妙,奇妙的归属感。

  轻轻的拥着田甜,对着她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田甜的嘴里,温暖柔滑,带着一股薄荷的香味。我知道,田甜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了整整一天,白天的时候,她没有向以前一样睡去,而是躲在阴暗的卫生间里,不停的刷牙,刚刚进入大厅之前,她的嘴里一直含着热水,只为了能给我一个温柔暖心的湿吻。

  “啪啪啪啪”大厅里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所有的宾客,也就只有田恬瞎子白冰刘洋郭萍以及代表毛大师前来观礼的玉思言。

  “哼哼哼哼,这么大好的喜事,怎么能不通知我呢?”一个古怪的声音突然从院墙上传来,那种双声合一的特效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是双魂一心。

  “你怎么来了!?”瞎子有些吃惊的问了一句,身子下意识的挡在了我和田甜身前。

  “大喜的日子,我为什么不能来?”双魂一心的声音里充满了疑问,却不是质问那种强硬的口气。从墙头跳下来,缓步走到大厅的门口。身体,还是那个看守老广播大楼的老东西,两个女孩的身影渐渐的从老东西的肩膀上冒了出来。

  我轻轻拍拍瞎子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回头看看爸妈,老妈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老爸却是伸出手来握住了老妈的手。我对老爸挑了个大拇指,回头看着双魂一心,“难为你大老远的跑来,原来是客,请进吧。”我做了一个里边请的手势。

  “不要你啊你啊的喊了,就喊我一心姐吧。”双魂一心的两个鬼身同时向我笑了笑,“按活人的算法,我今年也快五十岁了,让你喊一声姐姐,不算占你便宜。”

  “好,一心姐,里边请。”随着我的指引,一心到厅堂里坐了下来。小诗从一边蹦蹦哒哒的走了过来,手上端着一个小碗,碗里面插着三炷香。她把香碗放到了一心身边的桌子上,做了个很可爱的“吃”的动作,一心笑着,两个鬼魂同时俯下身子,抱住小诗,在她的左右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小子,你还真有福气,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说,还有这么可爱的小丫头整天跟在你身边,艳福不浅啊,不过我们的约定,你可不要忘了。”一心说着,魂体分别望向了田甜姐妹。

  “姐夫。”田恬有些害怕的走到我身后,用我的身子隔开了一心那充满赤裸裸渴望的视线。“你们……你们到底有什么约定,为什么她要看着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