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十九章 田甜的信

第六十九章 田甜的信

  “这个……”我有点说不出口,这个约定的内容,就只有我、瞎子、一心和小诗四个知道,当初答应一心也不过就是为了保命,我都做好了再不踏入那片山区的准备了,谁知道她今天就自己上门了。

  “没有什么,只是约定事情全都完结以后,帮我们姐妹超度罢了。”一心的目光收了回去,低下头抽着鼻子吸起了香来,我有点一头雾水的感觉,她居然会主动替我打掩护,这一心的鬼性也太善了吧。

  “恩,那就好,一心姐这么善良,大老远的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浩哥哥一定会和张秦一起,给你好好的做一场法事的。”田甜的脸上堆着笑。走过来跟一心打了个招呼。

  一心魂体的两个头微微的点了点,“我还准备了新婚礼物给你们,你们可别太过惊讶。”说着话,两个鬼体突然行动了起来,其中一个把自己拉的好像一条绳子一样缠在田甜的腰上,把她整个腰身勒得死死的,另外一个则是从旗袍的开叉钻了进去,看那动作,竟然是直接钻进了田甜的下体。

  “你要干嘛!”谁也没想到刚刚说的还好好的,转眼的功夫,这女鬼就出了幺蛾子,鬼话鬼话,果然是不能信的!我和瞎子两个人冲上来就想把一心拽出来。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田甜居然抬手制止了我。

  田甜苍白的脸色此时居然有点绯红,口中难以抑制的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不是吧,搞了半天,双魂一心送的结婚礼物就是给新娘子来套口活儿?这他妈的也太扯淡了吧。这不是老子的婚礼么?田甜的下面老子都还没玩过就让你个女鬼占先了。“嗯……浩哥哥……你别乱想……一心姐……一心姐真的是在送礼物给我们……你……你扶住我,快,扶住我……我快站不住了。”

  我晕,田甜,你有点节操好不好?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许久之前那个第一次见面就疯狂勾引我上床的田甜,当时我觉得面对那么一个骚货真的是件挺HAPPY的事情,可是现在在看,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不过既然田甜说不让我管,那必然有她的用意,我爸妈还在那里坐着,她绝对不可能是发骚。由她去吧。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一心的魂体才从田甜的旗袍下钻了出来,嘴上还挂着一些黏腻,而另一个魂体也顺势放开了田甜。田甜的身子顿时一软,好在我提前抱住了她,否则她非得直接坐在地上不可。

  “你们……你们这到底是在搞什么?”我让她们两个弄的一头雾水。

  “浩哥哥……”浑身酥软的田甜凑到我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刚刚,一心姐姐把我下半身的阴气和尸毒吸出去了很大的一部分,现在我的下半身,就和一个普通女人差不多,今天,今天我们可以……我们可以洞房了”说到这里,田甜的脸蛋已经埋进了我的怀里。

  原来……原来如此啊……这还真是一份不错的新婚礼物。“一心姐,谢谢你了,你的事情我一定会上心的。”这一刻,我对一心的感谢真的是发自肺腑的。

  “别啰嗦了,洞房去吧。”一心说罢,也不再管我,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吸着那三支香。

  我看看一心,又看看田甜,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宝贝,走,咱们洞房去。”

……

  无所事事的靠在躺椅上,仰望着天花板。现在的生活,我真是无聊透顶。自从冰玉斋开门以后到现在都快一个月了,愣是一单生意都没接到。

  没错,你没看错,我和蛤蟆的店铺叫做冰玉斋。之前瞎子自己起的名字叫瞎蛤蟆阴阳馆,然后店面装修跑执照什么的都挺忙乎,就把做牌匾的这事托付给了白冰。白冰是个很给力的姑娘,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不信,请亲自去考核一下她的凶恶程度。她接到瞎子的请求后没有任何推诿,亲自去跑的木匠店铺,做了现在门口那块匾。

  当开业那天瞎子在门口大吹特吹我们瞎蛤蟆阴阳馆如何神通广大,然而揭掉匾额上的红布的时候,他的脸都绿了。不过看在白冰和毛大师派来送贺礼的玉思言都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瞎子很是明智的收起了抱怨,并且从接下来一句开始从瞎蛤蟆阴阳馆的馆主变成了冰玉斋的斋主。

  其实事后想想,我们的这个店子开的真的挺奇葩的,人家那些大师们的店子大多开在繁华街区的边缘,或者干脆就是什么诡异的小巷子里,谁他妈见过算命测字的店铺开在繁华的商业街啊,四周的店铺那音响开的,时不时的还有什么“卫生巾出血大甩卖,买一送二”之类的嘶喊声,我说大姐你家卫生巾都吸不住血了,还他妈出来卖个毛啊……

  每天无所事事的躺在躺椅上,我想的最多的,还是田甜。和田甜的婚礼不知道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那一晚,我们两个在床上抵死缠绵,以至于不知道我在开了第几炮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当我醒来之后,床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床头柜上,放着这样一封信:

  浩哥哥,能遇到你,真的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当年我还是个小胖妹的时候,你把我从河里捞上来,救了我一命。在我的眼里,你就是那位身穿金甲,驾着五色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我一直惦念着你,可惜,当我变成漂亮姑娘之后,你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我就那么死了,我好恨。我不恨上天让我早夭,只恨自己在有生之年没能陪在我的盖世英雄身边。

  老爸把我拉了回来,我不知道是该感谢他,还是该恨他。为了留在这个世界,我不得不活在阴暗中,双手沾满了血腥。浩哥哥,我知道你并不喜欢看这些,但是我想把我想说的统统说给你。

  那些日子,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行尸走肉,生不如死。后来,文叔找到我,说这次给我介绍的男人与以往不同,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人命,他们想要夺走这个人的命格,就让我去把这个人的精血吸个干净。并且,他承诺,我只要把天人命的精血完完全全的交给他,他就想办法让我不用再依靠喝尸油、吸精血为生。于是,我遇到了你。

  说实话,我们单独相处的那些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开心也是最难过的日子。开心是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盖世英雄,难过则是我在不经意间已经害了你。其实我知道,我瞒不住你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偷偷的哭,我恨自己没用,恨自己懦弱,明明我知道一些治疗尸毒的法子,可是我怕被你发现我是个活尸,我不敢告诉你,我自私的只想留在你的身边。

  那天晚上,段残阳到了丽坤小区,我不知道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他和文叔都是一伙儿,他们早就盯上了你,不可能放任你跟我逍遥快活的我去找了李兆龙,我求他和文叔放过你,可是他不肯,他把我关了起来,饿了我整整三天。没有精血,也没有尸油,有那么一刻我都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魂飞魄散了。

  没想到,我出来之后没有几天,你和张秦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围绕在你们身边的阴谋。张秦是个有本事的,可是本事不大,好几次我都知道你们在冒险,却没办法去帮你们。因为,我一旦帮了你,就再没有人给我尸油,我只能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孤孤单单的等着自己的阴气散尽,魂飞魄散。我不是个好女人,我自私,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但是,我是真的爱你,我拼命留在这世上只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

  后来,你费劲波折寻找我的下落,当我知道你吃了那么多苦的时候,我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哭了好多次。

  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想到你肯为我,肯为我这个连人都不算的自私鬼做到这一步,在礼堂上,我哭了,你知道的,可是你不知道的是,那眼泪,是甜的,甜到我的灵魂深处。甜的我身心都已经醉了。

  所以,这一晚,我陪你疯到尽兴,只想让你真真切切的与我在一起。

  浩哥哥,我知道你一定在怪我,怪我再一次的不辞而别,只是这一次,我是真的为了你好。田恬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我们都清楚,我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变成孤魂野鬼,所以我选择离开,到一个你看不到我的地方去静静的等待离开的那一天。或者,找到让田恬和我一起留下来的办法,重新回到你的身边,可是那真的很渺茫。我希望浩哥哥你能忘了我重新开始你的新生活,我不想再因为自己而拖累你。

  白警官是个不错的女孩,我看得出来她也很关心你,虽然她凶了一点,可是女孩子就是这样的,在乎你才会对你凶。你们两个生下的孩子,一定会和小诗一样可爱吧。

  浩哥哥,就写到这里吧,虽然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我就怕我再说下去就真的走不了了。不要来找我,那样对我们大家都好。好好照顾你自己,还有小诗。还有,当心那个一心姐。我不知道她有什么企图,但是她附身的那具尸体,原本是李兆龙手下的活尸,而且,你根本就没给她发过请柬不是么?她不但知道我们要结婚了,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你。这只能说明,围绕在你身边的阴谋漩涡并没有散去。

  别了,我的爱人。

  田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