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七十章 奇怪的眼睛

第七十章 奇怪的眼睛

  对于田甜的离去,我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公安系统的人答应帮我寻找田甜,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姐妹俩的任何消息,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她不是被什么人给抓走的,而是自己离家出走。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一阵最炫民族风扑面而来,震的正在魂飞天外的我一个哆嗦。我了个草的,环保局到底管不管,这些商户太你妈的疯狂了吧,难道你丫的放个鸡巴歌就真能多进几个顾客是咋的!

  额,顾客?难道眼前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顾客不成?店子里,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长相很是斯文,给人的感觉和刘洋那个活尸有点像。

  “你好,请问,有什么业务想找我们做啊?看相算命的今天做不了,神棍不在,你要是家里闹鬼啊,闹僵尸啊什么的倒是可以给我说说,能接我就接,接不了我也没辙,您可以另请高明。”做生意,除了做棺材铺的,对顾客都要和气一点,不过,很不好意思,哥刚刚在回忆我的老婆,心火正没地方出呢,你丫的进来了。只能说,活该你倒霉。

  年轻人被我一顿抢白,不但没有生气,表情反而变得更加恭敬了起来。“恩,那个啥,我就想问问,您这里能收拾鬼不?我现在天天都能看到鬼,而且还不止一只,各种各样的,什么样子的都有,虽然他们现在没有害我,但是每天都能看到那东西,我的精神都快崩溃了。”

  “鬼?”我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鬼这东西我真心见了不少了,楚家村的骚鬼,丽坤小区的红衣鬼,义庄的双魂一心,除了双魂一心那种特殊级的存在,就连红衣女鬼都被我们给放倒了。不过说起来,那个红衣女鬼在被我从白冰身上吹出去撞进墙壁之后就再没见过,有时间一定要把她找出来斩草除根。“说吧,你见的都是什么鬼?”懒洋洋的掏出一包烟,丢了一根给他,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见到的是住在人眼睛里的鬼。”

  住在人眼睛里的鬼?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我顿时来了精神,从躺椅上坐起来,到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热水递给那青年,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下说。”想念田甜的日子里,有点新鲜玩意儿打发下时间也是不错的。最近我也算是看了不少阴倌方面的书了,可是还从没听说有住在眼睛里面的鬼。

  男人坐在椅子上,却没有看我,只是低下头,说了一句“谢谢。”我心里有点不爽,说话的时候看着人,那是最基本的礼节,即使我特么不是什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对于跟我没礼貌的,我也不喜欢。

  “那个……我不是故意不看你的,我只是不太敢看……眼睛里,眼睛里有一些我害怕的东西。”那个年轻人似乎经历过很多次这种情况,上来就先解释了一下自己不看我的原因。“我叫艾连,自己经营着一家眼镜店。”他喝了一口水,似乎想要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片刻之后,他才安定下来心神,给我讲了他的事情:

  眼镜店的生意,算不上很忙,每天我就是守在店子里,有活儿就干活,没活儿的时候,我就用手机上上网,聊聊天,有一天我正在一个SM群里跟我的小女奴调笑,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西部牛仔那种大帽子的男人就站在了柜台前面。

  当时我就感觉很奇怪,现在虽然已经入秋了,可是也没必要穿成这个样子吧。不过奇怪归奇怪,有生意上门了,就得接着,其实客人穿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他穿着一身看起来价格不菲的风衣,我还能多宰他几个钱呢。

  “我出三倍的价钱,你给我配一副合适的眼镜出来。”那个人的声音低沉而苍老,脸上还带着一副墨镜,跟他那三十出头的面容有些不搭,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寒冷,下意识的想拒绝这笔生意,可是对方一开口就是三倍的价钱,让我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

  “好的,先生,先来这面验下光吧。”我把他领到了眼光的机器那里,示意他坐下验光,可是那个却说:“你的验光机器,验不出我的度数,你来亲自给我验吧。”说完,他就摘下了那副墨镜。

  在他摘下墨镜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说他的眼睛机器测不了了——这个人的眼白上居然长了两个瞳孔!

  “目生重瞳!?”难以置信,真的是难以置信,重瞳.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眼睛里有俩个瞳孔,在上古神话里记载有重瞳的的人一般都是圣人。历史上虞舜、项羽、王莽、吕光、李煜等都拥有重瞳。现代医学的解释是,这种情况属于瞳孔发生了粘连畸变,从O形变成∞形,但并不影响光束进来,就像你把照相机镜头分成两半,一样可以用。大概属于“返祖现象”——眼睛有向低等昆虫的复眼回归的趋势。不过不管怎么说,历史上有记载的重瞳者,不是一方霸主就是国士无双,这让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可是就是这几眼,却给我看出了麻烦。人的眼睛也是可以反光的,这一点相信大家都知道,你在盯着别人的眼睛看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别人眼睛里,你的倒影,可是这一次,我看到的,却不仅仅是倒影那么简单。

  在这个重瞳人的每只眼眶里,都有两个我的影子,我当时仔细看了几眼,却发现那两个影子居然并不相同。靠里面的那只瞳孔里,倒影的就是我现在的样子,而靠外面的那只瞳孔,却是另外一幅景象——倒影中的我,双眼紧闭,面色死灰,嘴角、眼角和鼻孔还挂着血丝,一条血红的舌头从我的嘴里探出来,斜斜的拖在嘴角边,分明就是一幅死相!

  我当时就被吓了一跳,晃了晃脑袋再往他的眼睛里看去,却发现他眼睛里的倒影依旧是那个样子。我以为是因为天太热,我又比较累,所以产生了幻觉,所以赶紧闭上眼睛,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穿风衣的重瞳人却不见了。

  从我闭上眼睛,到再睁开,总共不会超过五秒钟,就这五秒钟,他就消失的彻彻底底,甚至店子的玻璃门都没有一点摇晃,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出入过一样。

  当时我在想,可能真的是我迷糊了产生幻觉了吧,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可是,当下一位顾客来到店里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产生了幻觉,而是惹上了麻烦。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很是活泼可爱。可是我在给她验光的时候,却看到她的眼里,也有一个影子,只不过,这一次我看到的并不是我自己的影子,而是……而是那个小女孩!女孩的脸上全都是血,额头上开了个大洞,两只原本非常灵动可爱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我,眼神中全都是只有死人才有的那种呆滞。而她的鼻子上,赫然架着一副茶色镜框的眼镜!

  我被小女孩眼睛里的影子吓得一哆嗦,用最快的速度帮她验光,核定了度数,然后让她选了镜框和镜片,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她选的那副镜框居然和我在她眼睛里看到的那副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