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章 老狗

第二章 老狗

  厚厚的一叠红色老人头,至少有两三万,呵,这娘们不仅仅长的漂亮,还是个富婆,从这点来看,她应该不是个“卖艺”的。

  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干那行的,晚上出活,是不可能带这么多现金的。

  长的漂亮,又有钱,我琢磨着,还是我这张明星脸发挥了作用,要不然,她怎么会看上我呢?

  胡同里的灯光昏暗的厉害,就像是笼罩着一层黄色的薄雾,苍凉而神秘。

  江东市的经济这几年发展的很迅速,俨然有南方的经济之都之称,随着经济的发展,高楼大厦林立,只有为数不多的老胡同单元作为当地的文化特色还保留着。

  我之所以敢吃老本,就是仗着有这么个胡同老屋,曾有个台湾的商人出三百万买我家的老屋,我爸妈都没卖。

  这房子是越老越值钱,再过十来年,一转手,搞不好千把万都不是问题。

  当然,更重要的是,祖祖辈辈在这生活着,根都扎在这,就不是钱的事情了。

  灰白的院墙,黑色的檐角、瓴角,充满着古香古色的小巷子,很快吸引了田甜的目光。

  胡同里的左邻右舍都是老江东人,平时到了这个点早已经睡熟,巷子里死一般的安静,今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巷子里的狗叫的厉害。

  去去,滚一边凉快去,我怕吓着田甜,影响了她的兴致,呵斥驱赶前面的几只流浪狗,流浪狗反而叫的更凶了,围着老子打转,就是不肯走。

  “真好看,我咋就不知道江东还有这么一处地儿呢?”田甜左右打量着,满脸的喜色。

  说话间,一只野狗就扑过来,想要撕扯她的裙子,她似乎并不怕狗,只是阴沉着脸,低低的呵斥了一声,走开。

  也怪了,那些嚣张的流浪狗瞬间老实了,闷哼着撒腿跑了。

  嘿,平时这没狗的,今晚真见鬼了,我耸了耸肩,见她脸色阴沉,还以为她生气了。

  “没事,你家在哪呢,我都迫不及待了……”她脸上又有了笑意,可能是灯光的原因,我觉得她的笑意阴森的很,笑的我有些发毛。

  到了家门口,我推开了老宅厚厚的大木门,迈过差不多半米高的青石大槛,当先走了进去。

  进来吧,我说。

  田甜犹豫了一下,伸了几次腿,都没跨过去,在那青石槛外面有些着急的跺脚说,“沈浩,你家这门槛怎么回事,咋就不让人过呢?”

  说话之间,她噗通一声,就被门槛给绊了一下,摔进了堂里,怎么也爬不起来。

  老屋的布局很奇怪,所有的房屋都是围着四方形天井建的,这点有点像北方的四合院。但比起四合院来,老屋更讲究,在进入天井之前,有一个几米长的过堂,过堂空荡荡的,前后设了两道半米高的门槛。

  这两道槛曾经让我很恼火,因为每次喝醉酒,没少被绊的鼻青脸肿,好几次我都想砸了这些青石槛,结果被我老头子狠狠的训了一顿。

  “你没事吧,改天我就砸了这该死的门槛。”我赶紧扶起田甜,在青石槛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沈浩,我头好晕啊,要不你背我进去吧,田甜一摸额头,可怜兮兮说。

  我琢磨着她是酒劲上来了,要知道这丫头刚刚可是一口干掉了一瓶红酒,能撑到现在挺不容易的。

  我就说好啊,求之不得。然后蹲下身子,她笑着趴在我的背上,嘿,没想到这妞还挺沉,我好不容易才站起身,背着她,迈过青石槛,火急火燎的往我屋子里走去。

  穿过天井时,突然起风了,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笑,是那种很阴的笑。

  风刮在我后背凉飕飕的,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脖子上蠕动着,又凉又滑。我还以为是田甜在恶作剧,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披散的头发遮挡着脸,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呜呜……

  穿过天井,我刚要进屋,发现大狼狗黑虎正窝在墙角,浑身的毛发倒立,冲着我呲牙咧嘴,弓着背发出沉闷的呜咽声。

  它看起来像是要冲过来,却又很害怕,紧贴着墙壁,不住的发抖,

  我就有些奇怪了,这黑虎可是我爸警队里的“老英雄”了,尖牙利爪,力大惊人,最凶狠的贼人见到它都发憷。

  只是因为犬龄大了,这才“退休”,被我爸领养到家里了,它可是三号胡同的犬王,也不知道咋了,吓成了这副死德性。

  我因为急着想跟田甜好,懒的理会这畜生,抱着她一脚踢开房门,兴奋的冲了进去。

  一进去,田甜就恢复了神采,翻身骑在我身上,异样的热烈覆上了我的嘴唇。

  我本来兴致还挺高,刚准备好好的发挥一下,共度良宵,不料她嘴里传来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熏的我差点没给吐了,我想到那一成熟血淋淋的牛排与鹅肝,更加恶心。

  我连忙躲闪着,想要推开她,哪曾想这娘们力气大的惊人,死死的压着我,我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挣脱不得,只能无奈的扭动头,逃避她血腥的红唇。

  她冰冷的手掐着我的下巴,狂野的再次找准我的嘴唇,激吻了起来。

  一股腥腥的冰溜子液体沿着她的舌头度入,咕噜咕噜的流进我的喉咙,我感觉就像是在吸食着血水一般。我汗,这哪是嘴,分明就是个血窟窿嘛,要说是口水,这也太疯狂了吧。

  更奇怪的是,我体内有一股热气沿着小腹卡在喉咙处,憋屈的厉害,好不难受。

  冰凉的血水流到我的胃里,酸水跟喷泉似的,直冲到了我的嗓子眼,张嘴就要吐。

  我总不能吐在她嘴里吧,那也太丢人了,想到这,我随手抓起枕头,照着她的头推了下去。

  啊!她发出一声尖叫,从我身上退开,我一看到她嘴角全是血,再也憋不住了,捂着嘴,往里面的洗手间冲了过去。

  哇,进了洗手间,我大吐特吐起来,一想到田甜往我嘴里输送那冰溜的血水,恨不得把胃都吐出来。

  我留意过,她手上拿的包是LV的,而且身上钱现金也不少,不是富婆也是千金,咋就这么不注意形象呢,口这么臭烘烘的,搞的老子一点心情都没了。

  刷了几遍牙,我这才慢悠悠的回到房间。

  “沈浩,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今晚咱们……”她轻轻的搂着我的腰,温柔问我。

  我一听到她甜酥酥的声音,气也消了大半,就指着她的嘴说,“宝贝,要不你去刷牙吧。”

  她并不介意我叫宝贝,从她的表现我就知道,她不像是来征婚,更像是与我来发展地下关系的。

  这种女人,我不是第一次遇到。多半为那些老头子的小三,享受着老男人的金钱,同时,私下发展关系,满足生理需要。

  田甜有钱,又这么疯狂,我猜八成可能是某个那方面功能不行的老家伙的小三,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饥渴。

  她微微错愕了一下,歉然说,“你也知道做晚间栏目的,黑白颠倒,难免上火,口腔溃疡出血。”

  我一想也是,刚想说今晚那就算了吧。咋一看,这娘们随着刚刚的一阵疯狂,衣衫凌乱,露出了大半白白嫩嫩的肌肤,光泽、嫩滑,充满了诱惑,瞬间我的感觉又来了。

  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我不想在第一次约会的女人面前表现的这么丢人。再说了,啥都没发生,也不像我的风格啊。

  “咳咳,甜甜,要不咱们直奔主题吧。”我说。

  她说,“好啊,不过我不喜欢床上有东西,影响质量。”

  我心想了,还他妈质量,这骚货果然是个老手。我搂起床上的被子,扔到了地板上,只留下了一个枕头。

  好了么?我边脱边问,还有枕头,她说。

  服你了,我抓起枕头也扔了下去,这枕头心是用陈年的糯米,在九月九重阳节那天晒干,混合着茱萸草,也就是重阳草做成的,三号胡同家家户户用的都是这种枕头。

  很快我俩赤诚相见,互相热了身,就要直奔主题。

  砰砰!

  门外传来两声巨响,黑虎发疯似的嚎叫了起来,猛烈的撞击着我的房门。

  “草!你先摸着过过瘾,我去收拾这畜生。”我心里那个火啊,光着腚跳下了床,心里想着,明儿非得把这畜生宰了打牙祭不可,敢破坏老子的好事。

  哎呀,人家正在兴头上,别理它,快点嘛,田甜拉着我,媚眼如丝,骚的厉害。

  砰砰,在黑虎猛烈的撞击下,整个老房子都像是颤动了起来。

  今天不收拾这畜生,它非得拆了这房子不可,我更担心的是,黑虎惊醒了老头子,那我明天还不得找揍。

  我拉开门,黑虎的狗眼血红,仿若快要爆裂。它的额头上撞的全是血,弄的整张狗脸狰狞无比。

  这畜生警惕的往屋里瞅了一眼,突然咬住我的小腿就往外拖,锋利的牙齿生生卡入我小腿肌肉里,死命拽,边拽嘴里还发出咆哮声。

  我有些懵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被这畜生拽了个底朝天,麻溜的拖到了天井里面。

  我忍着疼痛,捂着嘴,生怕惊醒了我爸妈,同时死命的用另一条腿踹它。

  奈何这畜生已经疯了,任凭我怎么踢打死活不松口,一直把我拖到了青石槛旁才松口。

  “死黑虎,明天有你好看的。”我一摸小腿,呼啦啦的全是血,蛋子也被挂掉了一块皮,火辣辣的疼。

  今天真他妈走背字,咋跟血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快要郁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