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3、以鬼为师

13、以鬼为师

  脓包鬼见我一脸嫌弃的表情,挠了挠满是脓疱的头皮,想起来似的说:“我倒是糊涂了,怎么能以这副相貌来见人呢,来——给你看真正的李半仙儿是什么样儿。”

  说罢,脓包鬼就地打了个旋儿,整个人顿时跟变戏法似的,变成了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人,还穿了一身干净整洁的灰长大褂,一头整齐短发,显得特别精神,几乎跟我印象中的脓包鬼是两个极端。

  说也奇怪,脓包鬼变了样子后,我对他的恐惧感立刻大减,甚至还有一种亲近感。

  李半仙儿说:“你叫杨晓天是不是?”

  我木讷的点点头。

  李半仙儿一脸的慈祥,他摸了摸我的头,吓的我忍不住往回缩,李半仙儿叹道:“你爷爷难道没告诉你,许多年前,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么?”

  一说我爷爷,我立刻变得满腔怒火,也没那么怕李半仙儿,冲他吼道:“你还知道我爷爷跟你是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你为什么要索他的命,为什么要害死他?”

  李半仙儿一愣,摆了摆手说:“晓天,你误会了,你爷爷的死是寿终正寝,是阎王爷在生死簿上勾了他的名字,与我无关啊。”

  我根本不相信李半仙儿的屁话,如果不是李半仙儿,我爷爷不早不晚,偏偏就在李二蛋的老屋里死去。说到李二蛋的老屋,我一肚子火气,老子才十六岁,就被李半仙儿这王八蛋给弄死了,我对他还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

  李半仙说:“还有你的死,也跟我无关,都是阎王爷勾过生死簿的,并非横死。你跟杨先生要在老屋里被砸死,在你出生的时候便决定了,并非我从中做了什么手段。阴司有规定,横死之人入不得轮回,也不会遭黑白无常来勾魂,他们的魂魄只会在阴间飘荡,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消失在天地之中。”

  我看李半仙儿说的有条有理,特别真诚,好像不像在撒谎。我又想,我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鬼又没什么特殊价值,李半仙儿这种有身份到黑白无常都怕的鬼,犯不上编故事推卸责任骗我吧。

  李半仙儿亲热的拉着我的手在树干上坐下,我心里一阵哆嗦,暗想这厮突然转性没那么凶了,难不成他是个同性恋,看上我这只雏了?我越想越恶心,心里直骂李半仙儿重口味没节操。

  李半仙儿冷不丁问我:“你想不想继续活下去?”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说疯话呢,李半仙儿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你愿不愿意活下去,我有办法帮你,真的。”

  我对李半仙儿始终难有信任,觉得他必定话里有话,能让我死而复生我当然高兴,不过黑白无常已经明确告诉我,阎王勾了我的生死簿,已经是死定了。这李半仙儿自己还是个上不巴天下不着地悬在阴阳之间的煞鬼,他要是有死而复生的办法自己早活过去了,还能在天地之间漂泊长达半个多世纪?

  对李半仙儿的话,我一丁半点儿都不相信。

  李半仙儿说:“阎王点名勾魂的鬼在向阎王报道入册之前,是有许多可能性的,许多人本来已死却在第二第三天回魂复活,就是在阴间生了变故,魂被召了回去。我已经跟鬼差约定好了,他们自有办法在阎王面前蒙混过关,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有可能重回人间重新做人。”

  我心里扑通通直跳,不管我多么怀疑李半仙儿,死而复生的巨大诱惑还是让我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活着多好啊,我又可以跟爸妈生活在一起,我爸爸虽然古板一点,还是非常爱我的,我妈就更别说了,典型的中国传统妇女,对儿子一百个疼爱。还有我的女神张蕾蕾,我那么喜欢她,才跟她搭上话,就这么死掉了多遗憾呀。

  只要有活的机会,我一定要试一试。

  李半仙说:“不过在此之前,你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拜我为师,我将我生平所学的奇门数术悉数传授给你,你代我活下去,继续在人世间除魔卫道。”

  我现在一心想复活,只要能让我死而复生,说句难听的,让我吃屎我都干啊,更别说拜一个鬼做师父了。我扑倒就拜,连磕了三个响头大叫师父。

  李半仙儿被我哄的呵呵直笑,一点都不像凶神恶煞的脓包鬼。我心说你老小子还好意思让我替你除魔卫道呢,当日在张蕾蕾她们家所在的名雅花园小区,你将一个汽车司机活活吸了魂魄,自己就是恶鬼嘛,还装什么清纯呀。

  李半仙儿说他命里有定数,打入师门的时候起,师父就为他卜过一卦,说他下场极惨,死后会遭恶人蹂躏永世不得超生,只能眼睁睁让仇人逍遥一世。要想破这一定数,他只有找到天雷地火命格的奇人破解,传一身衣钵给这个人,替他完成未完成的夙愿,便能重新进轮回投胎。

  李半仙儿为了早日破解命数每日苦修,直到见到我爷爷,顿觉眼前一亮,知道我爷爷不是俗人,便打算用麻衣道的奇术为我爷爷算上一卦。这卦才排出来,李半仙儿眼睛就亮了,他在我爷爷的子孙宫里找到他的一线生机。

  我爷爷的子孙宫与李半仙儿的对卦有多处交叉,而且隐隐显示我们杨家后人一定会出一位天雷地火命格的奇人。只不过卜算之术再精奇,也不能窥破天机,李半仙费尽心机也不能算出是我爷爷的哪一代子孙会出这种奇特命格的人,他只有等。

  他一直等到死,也没等出天雷地火奇命的杨家子孙,而他的仇人彼时已经嗅到李半仙跟我们杨家非同凡响的关系,还盯上了我爷爷。为了保护杨家,李半仙儿只能忍痛跟我爷爷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到他死的那天,我爷爷都不知道李半仙儿出事了。他还一直跟李半仙儿赌气呢。

  李半仙儿确定我身份的时候,就在吸取我魂魄的一瞬间,他突然犹如醍醐灌顶,整个人变得特别的清醒,浑身煞气都被镇住。李半仙儿明白,他命中的天雷地火奇人出现了,那个人就是我杨晓天。

  李半仙儿告诉我,七星连煞风水牢局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不会消弭被镇之人的煞气,只会让被镇之人身上的煞气越来越严重,最后煞气攻心,为鬼便会为煞气所驱使,只要一有机会脱离风水牢局,就是为恶一方的恶魔。布置这种风水局的人明知这种局的恐怖之处还故意为之,必定也是心怀不轨的此道恶人,李半仙儿告诉我,以后遇到施展七星连煞风水局的人,一定要当场斩杀。一方面是为他报仇,另一方面也是除魔卫道,免教这种人继续祸害无辜世人。

  我一心只想让李半仙儿帮我复活,李半仙儿现在就是我的亲爷爷,他说什么我都答应,都不带半分钟犹豫的。

  李半仙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直夸我孺子可教,我心里暗骂,你他妈的啰啰嗦嗦一大堆倒是赶紧上正事儿啊,我还等着回阳间呢,别等我尸体腐烂了,那黄花菜都凉了。别到时候阴司回不去,阳间回不了,变成跟你李半仙儿一样的冤死鬼。

  我给李半仙儿磕了头,就正式叫他师父了,李半仙儿也管我叫徒儿。我对李半仙儿认定我是天雷地火奇命的说法非常不屑,我这辈子奇命没有,净他妈衰命,整天除了被人欺负简直想不出来活下去的理由了,我这命也的确够奇。不过不是奇特的奇,而是奇葩的奇。

  说了这些往事,李半仙说时间不多了,他必须现在就要传授绝学给我,在我离开阴间之前他要把能教的都告诉我,免得回了阳间没机会。

  李半仙儿教我的东西分成几部分,第一部分叫做风水秘术;第二部分叫做阴阳秘术;第三部分叫麻衣秘术。这三部分秘术就是李半仙儿毕生所学了。第一部分风水秘术,也就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寻龙点穴之法,李半仙儿说这部分因为我家学渊源他本可以不用教,只需要学会了我家祖传的那些秘技,就足以声名远播,寻龙点穴不走空。可惜我虽然出身风水名门,却对家传秘技一点都没学到,现在我家唯一的杨门风水传人我爷爷又去世了,所以他只能代我爷爷传艺给我。

  第二部分的阴阳秘术,就是寻常人所说的捉鬼降妖之术,这部分秘术涉猎的范围非常之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李半仙儿只能传授个大概,真正要学好这门本事,还需要自己慢慢领悟。

  第三部分的麻衣秘术,便是江湖传闻的麻衣神相术,这门占卜之术比前两种秘术更加复杂困难,练习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做到看人观相,一眼察阴阳,一卦定吉凶,前生来世尽握手中,端的是厉害非凡。麻衣相术推演过程全在易理,只有精通阴阳之道才能钻研这么奇术,李半仙儿让我记下口诀便没再多做解释。

  我师傅李半仙儿拖着我坐在树干上,边说边比划,硬是囫囵吞枣将这些秘术的要领一一解释给我听,我理解不了的,他就让我背诵下来自己慢慢领悟。这些奇门术数的口诀非常绕口,什么丁午卯寅,奇门六壬等等乱七八糟的,李半仙儿都让我默记在心里,也不知道记了多久,我眼前的黑暗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凝固了似的。

  等我把口诀都记得烂熟了,李半仙儿便说好了,他能教我的也就这么多东西,阴阳数术重在领悟,一个人能达到什么高度全凭悟性,相信我这种天雷地火命格的人定然悟性非凡,只要努力钻研将来必有大成。

  李半仙儿捋着胡子高深莫测的说:“徒儿啊,我传你的奇术跟江湖骗子的那套东西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你切记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不要枉费为师的一番心血啊。”

  我一一答应下来,拼命按照李半仙儿的要求记口诀,李半仙儿频频点头,说笨是笨了点儿,好在勤能补拙,只要好生努力将来必有一番作为。恨得我牙痒痒,你这师傅做的,就不能假装鼓励我一下夸我聪明么,简直太气人太打击人了。

  末了,李半仙儿从怀里掏出一本破书递给我,我随手翻开上面都是繁体古字,一行话我就只能认识几个字,跟看日语似的。李半仙儿说他教我的东西,都是从这半本残数中领悟出来的,让我没事多研读这本书,只要有所悟,必有大益处。拿了这本残书,要注意保密,连亲爹妈都不能说,否则传出风声出去,会招来杀身之祸。

  我点头称是,心里急的不得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教不教我还阳术了。别是在诓我,净教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逗我玩儿,完了说根本没这回事儿,我就完蛋了。

  李半仙儿说:“徒儿啊,你一定记住师父的教诲,当年师父被人所害,就是缘起这本奇书残卷。据说这本书有上下两部,我手里这半本是上卷,下卷早就遗落江湖,不知漂流何处。如果你有机缘打听到奇书下落,一定要找到他,上下两卷找齐了,才是一本完完整整的奇书啊。”

  交代了这一切,李半仙儿便安排我还阳,他叮嘱我记住他说的话,让我托梦给我妈妈,我妈再按照李半仙儿交代的布置一切,到了卯时便可开始招魂。只要我魂魄顺利归为,我也就还阳成功了。

  我按照李半仙儿的说法,平心静气意守丹田,李半仙儿做法为我托梦。进入我妈梦里的时候,她正披头散发四处找我,我心里一阵难过。我这个不孝的儿子打出生来,就没做什么让他们脸上有光的事儿,现在还害他们这么担心我,真是罪过啊。

  我妈在梦里看到我,顿时拉着我不让我走。我告诉她我还能还阳,只不过需要她来帮我,如果一切顺利,第二天天一亮我就能活过来。我让我妈尽量平静下来,牢记我让她办的事,她需要准备一只黄灯笼,灯笼挂在我的尸体边上,卯时点燃灯笼直到天亮都不能熄灭。她还要在我尸体边上烧黄纸,让沿路孤魂野鬼别把我拖回阴司。最重要的是,她还要准备好一只黑色马驹形的孔明灯,写上我的生辰八字在卯时放飞,这批纸马灯就是驮着回阳间的坐骑了。这几点必须做好,只要稍有差错,我的魂魄就会堕入孤魂野鬼的世界里,连转世投胎都不行。

  我把这些要领反复说给我妈听,我妈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再哭了,默记了好几遍,李半仙儿提醒我要出来了,再在我妈梦里不出来会损她阳气。我只能依依不舍的跟我妈道别。

  托梦完了之后,我跟李半仙儿坐在树林里等卯时的到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半仙儿朝天那边一指,说:“看,长明灯亮起来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果然看到黑暗深处透出一丝淡淡黄光,这就是我妈为我点的长明灯笼了。

  我心里一阵激动,爸妈我就要回去了,可千万别处什么差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