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4 还阳

14 还阳

  长明灯亮了没多久,就看到夜色被一道光芒分开,天空中飘下来一只毛发漆黑的骏马,那骏马穿过黑暗直朝我奔腾而来,我心里一直激动,李半仙儿果然没骗我,他真能让我还阳,我就要回去了,我要活回去了。

  我紧张的浑身发抖。

  黑马脚下踏出轻快的节奏,奔到我面前停下,嘴里还发出铿锵的嘶鸣声,就跟一匹真的骏马似的。李半仙儿拉住马儿让我骑上去,看着李半仙儿真诚慈爱的眼神,我心里一直感动,他没骗我,他一直在帮助我。

  我情不自禁的扑倒下来,给李半仙儿连磕了三个响头,泪水跟着滚下来了:“师父——谢谢你给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找到害你的坏人帮你报仇——”

  李半仙儿也是热泪盈眶,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快上马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你千万记住,你沿路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幻象,它们是沿路的孤魂野鬼骗你回头,你只要一回头就会堕出三界五行,成为跟它们一样的孤魂野鬼。”

  我点了点头,翻身上了马。李半仙儿一拍马屁股,把缰绳扔给我,马儿发出一声激烈嘶鸣声,放开马蹄奔跑起来,它很快就飘上了半空朝长明灯的方向奔腾而去。

  黑马跑的虎虎生风,我趴在马背上死按缰绳,两边疾风如梭打在我脸上身上生生的疼,两边的黑暗不断往后倒退,我心里激动难安。很快四周黑暗褪去,我看到沿路都是人,先是在人群里赵一平那王八蛋正被一帮小混混殴打,打的那个惨啊,我真想跳下去为他鼓掌,太解气了。我情不自禁的想跳马,才一松缰绳,心里突然响起李半仙儿的告诫,顿时一身冷汗,赵一平被人殴打只是幻象,是孤魂野鬼蛊惑我回头的假象。

  我又在路上看到我爷爷,爷爷已经沦为乞丐了,那个惨象,我看了直掉眼泪。他去别人家里要饭被人打了出来,我胸口一股热血直往上涌,只恨不能跳下去把那帮王八蛋揍个半死,把我身上所有的钱都给爷爷。这种念头一闪而过,我谨记李半仙儿的告诫,这都是假象,我爷爷早被黑白无常勾走了。

  沿路又看到很多熟人,有我爱的,也有我恨的,我甚至还看到我爸妈在我尸体边上哭的死去活来,但我都没再停下来。是的,这些都是假的,我要让小黑马带我回阳间去见我真正的爸妈,我要回去孝顺他们一辈子,我爱他们。

  路上的景象飞速倒退,小黑马跑的越来越快,前方的长明灯也变得更加明亮,我心里默念着,到了到了,就要到阳间了,按缰绳的手上一手的冷汗,我甚至看到下面正在褪去夜色的济城沉睡在寂静之中。

  我四处寻找自己的位置,在太平间还是老山村,或者爸妈已经将我运回家了,他们舍不得我就这么离去了,想我多陪陪他们,所以不舍得送我去火葬场。

  我正想着,小黑马突然飞过张蕾蕾家所在的名雅花园,下面就是张蕾蕾家所在的那栋高层楼房了,我寻找着张蕾蕾家所在的楼层,看到她房间的窗户还亮着灯光。我忍不住看过去,发现没拉窗帘,张蕾蕾正浑身赤裸在换衣服,女神完美的酮体被我一览无遗,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紧张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很快小黑马飞过了张蕾蕾家所在的楼层,我忍不住就要回头再多留恋一眼,就在我回头的瞬间小黑马突然跌落下去,朝着济城某个我不知道的角落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掉了下去。我吓出一身冷汗,明白刚才看到的都是假的,就是由于一个回头我的还阳大计全毁了,我后悔的要死,眼睁睁看着一切幻觉都在眼前消失。

  坠落过程中,济城的高楼大厦、低矮民房都在我眼前变得无比真实,而我掉下去的地方竟然是我们市中心医院,小黑马载着我落入医院后却飘进了一栋老式楼房里。这栋楼我有印象,我高一的时候班上有个男同学得了重病,老胡还带我们一起来看过他。那同学得的是白血病,在医院呆了几个月就去世了,以至于我对这种老旧的楼存有偏见,一见心里阴森森的。

  小黑马带我飘上三楼,飘进一间病房,一进门就看到病床上吊着一只硕大的灯笼,灯笼里的蜡烛就要燃尽了。我爸妈正坐在病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我垂泪,我浑身缠满绷带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看到我爸妈好像一下子老了很多,我爸爸以前一头黑发,现在白头发到处都是,我妈眼角也有了很深的鱼尾纹,我才死了几天,我爸妈就仿佛老了十来岁,我心里一阵发酸。

  病床上的我被纱布包裹成个巨大的粽子,有两个护士推门进来跟我爸妈说话,胖胖的护士态度很粗暴的冲我爸妈吼:“他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了,按规定必须送太平间,你们这样还让不让我们医院正常工作了,病房里一直停着死人,别的病人都要换病房了,你让我们怎么办呀?”

  我妈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哭着哀求肥护士,求她再让我在病房呆一天,只要一天就好,她平时工作忙没时间陪我,只想多陪我一天,她会支付整个病房的费用。胖护士怒目圆睁,冲我妈大喊:“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乡里人就是不懂规矩,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村卫生所,这里是有规矩的,现在必须推你儿子去太平间。”

  胖护士一挥手,两个穿蓝色安全服的护工如狼似虎的扑过来,拉开我妈,抬着我的尸体就要往推车上扔。

  我难过的心如刀割,我爸妈平常都是非常爱面子的人,为了能躲陪陪儿子冰冷的尸体,竟然让一个小护士这么羞辱,我这儿子真是不孝。

  我爸妈慌忙拦住两个护工,护工拼命的把我爸妈往外拽,我妈身子骨瘦弱禁不住拖,只能抱着床腿,边流泪边无声的哭泣。我妈一向性格要强,觉得做不成撒泼打滚的事情来,在痛苦和羞辱面前,她只能选择默默承受。

  我多想扑过去,推开胖护士,抱紧我妈大哭一场。可是我伸出手去,却怎么都摸不到我妈的脸,我心里大惊,李半仙儿明明说我可以还阳,怎么闹来闹去我还是只鬼啊?

  这时,跟胖护士一起的瘦护士拉了拉她,小声说:“慧慧,这位阿姨家里也够可怜的,家里一下子死了两位亲人,咱们去跟护士长说说情,让他儿子尸体在医院里再呆一天吧,好歹让他们做家长的尽尽心。”

  胖护士白了瘦护士一眼,说:“小雯,就你菩萨心肠,他们这样是违反规定,咱们要挨处分的。”

  小雯拖着胖护士往外走:“好慧慧听话,咱们处分再重,有人就失去亲人来得痛苦么,听说她儿子还是个高中生呢,真可怜啊。”

  护工见胖护士出去了,也跟了出去,我顿时对这位叫小雯的瘦护士巨有好看,她戴着口罩我看不到她的脸,却见她一双眼睛大而漂亮,睫毛出奇的长,真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我在自己的尸体上飘来飘去,却就是落不下来,小黑马发出不耐烦的嘶鸣声,窗外的黑暗正在一丝丝的褪去,我很害怕,要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到时候小黑马肯定会弃我而去,而我的魂魄也会飘去跟孤魂野鬼做伴。

  我默念了一百遍李半仙儿,心里全他妈乱了,都怪我一时色急,不该为了看张蕾蕾的躶体而回头,闹得现在还不了阳,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吧。

  我急的团团转,冷不防屁股上被人踹了一脚,踹的我滚下小黑马扑向病床,紧急关头我猛的一回头,就看到李半仙儿站在病房门口瞪着我说:“死小子,屁大点儿东西就学人家好色,这一脚是踹你不听话,以后老实点,差点坏了大事。”

  我在半空打了个滚就掉上病床,跟自己的尸体融为一体,顿时剧烈的疼痛像触电一样染遍全身,疼得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爸妈吓了一跳,以为见鬼了,我又惨叫了一声,手脚抖了一下,我妈这才反应过来,爬起来摸我额头。

  额头是热的,也就是说,我真的死而复生了。

  我妈抱紧我,一直不愿意分开,疼的我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我爸高兴的直抹眼泪,很快又醒悟过来似的嚷嚷:“晓天活了——我儿子又活了——我去找医生——”

  这时,床头高悬的长明灯笼终于完成了使命,静静的熄灭了下去,整个病房顿时暗了下来。

  我也抑制不住疲惫的侵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路睡到昏天黑地,做了无数个恐怖的怪梦才悠悠醒转过来。

  我又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才恢复过来,出院的时候,连主治医生都感叹,我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奇怪的病号,都脑死亡超过24小时了,居然能死而复生。因为我的出现,他都要对当今医学基本理论产生巨大怀疑了。

  我爸妈都心知肚明,我能复活不是现代医术救了我,而是我在托给我妈的那个梦。我醒后我妈一再问我昏迷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都搪塞过去,李半仙儿让我发过誓,阴间的这些遭遇一定要保密,否则会遇到很大麻烦。

  而我在白天面对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的时候,总是对跟李半仙儿的相遇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怀疑一切都只是梦,是我在昏睡中做的一个冗长的梦。现实残忍的撕裂了我的自我欺骗,等我手脚能活动自如的时候,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李半仙儿送我的半卷残书,书里内容跟我在阴间看的一模一样。

  我终于在心里承认,我的确死过一回,我在阴间还认了位神通广大的鬼师父李半仙儿,而据他说,我跟他的师徒缘分,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便已命中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