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6、午夜尖叫

16、午夜尖叫

  整栋楼里只有我一个大活人,四周连片光亮都没有,鬼就在我眼前,而我除了能给自己开天眼看到鬼,不会任何其它驱邪之术,要说我现在不怕,那肯定是假的。

  我浑身冒冷汗,举起枣罗盘挡在胸前,想到张蕾蕾生死未卜,我心就揪成一团,壮着胆子接近那团白烟。

  白烟中间的黑影背对着我,看她身材纤细苗条,应该还是个女人。

  我指着女人大吼一声,拼命装出不怕的样子,说:“好大胆的小鬼,敢挡大爷我的去路,你找死。”

  也没见那黑影动,我就听到一个尖厉的女声说:“你能看到我?”显然她只把我当成普通人了。

  我怕的要死,但又不能在鬼面前示弱。李半仙儿说,你怕鬼三分,鬼欺你七分,面对孤魂野鬼之流,先要在气势上镇住他们,否则小鬼见你气场弱就缠上你了,见缝插针的找你麻烦,非常头疼。

  我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怒吼道:“日你妈,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挡小爷去路,看我不收了你。”

  说罢,我摆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将风水枣罗盘横在胸前,一副拉开架势准备上的派头。

  眼前白烟散的飞快,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黑衣女鬼背对着我。

  我很焦虑,不知道这女鬼是否真的被我镇住,要是被她识破我可就惨了。别说抓鬼,这辈子我连猫都没抓过,李半仙儿传授的诀窍听起来很厉害,但要很长时间修习,就这么拉开架势开干,我铁定会被女鬼弄死。

  黑衣女鬼转过身冲我作揖鞠躬,她头发很长,我看不清楚她的脸,不过透过头发依稀可看到女鬼脸上疤痕错落,想来绝对不能算是位美女了。

  见她这么虔诚老实,我知道自己装逼成功,便人模狗样的问她说:“我是过路的,大家萍水相逢我也不难为你,但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说假话你就完蛋了。”

  女鬼连连点头,我看她人也老实,就没再为难她,只跟她打听刚才响彻整个小区的一声女声尖叫是从几楼发出来的,这栋大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女鬼朝上一指,说:“13楼,快去——”便退进黑暗里,很快消失不见。

  我跟这种孤魂野鬼无冤无仇,懒得再搭理她,也怕她对我产生兴趣,便加快速度朝上爬,费了好大一番力气上了十三楼。

  我在楼梯扶手上发现一块撕下来的巴掌大白纱,白纱两边还缀着两抹浅黄条纹,这衣服我认识,正是张蕾蕾经常穿的一条裙子。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张蕾蕾的裙纱挂在楼梯扶手上,显然发生过撕斗,喜的是我的判断没错,张蕾蕾果然在这里。

  这栋楼户型复杂,我只能一间一间的找。我在一间房间角落找到张蕾蕾的手机,手机显示还在给别人通话中,自己人却不见了。

  我收起手机,种种迹象证明,张蕾蕾出事儿了,之前的那声惨叫很有可能就是张蕾蕾在呼救。我心急如焚,恨不能打着手电筒来找,我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加快搜寻速度,在十三楼搜索了接近一半面积,依然一无所获。

  搜索到楼层尽头的一套户型的时候,我赫然看到一个穿裙子的姑娘在客厅里爬行,远看是一团模糊白影,走近了定睛一看,正是我暗恋已久的姑娘张蕾蕾。

  我心里一阵激动。张蕾蕾在我印象里,一直是一尘不染高不可攀的,她浑身透着素雅、纯洁、内敛的气质,像一朵素洁干净的水仙花。而现在的张蕾蕾衣服脸上都是泥土,头发蓬乱,腿上手臂上都擦破了皮,像是落魄的乞丐女。

  我急忙扶起张蕾蕾,张蕾蕾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眼神浑浊,像是根本不认识我。我扶她起来,她的表现非常抗拒,拼命的往边上躲。

  我知道有东西作祟,可惜我第一次开天眼,本事还很差劲,在这黑暗里能看到的范围也有限,只看到四周一团漆黑,没有任何东西。

  看着张蕾蕾的惨状,我难过的直掉眼泪,忍不住冲黑暗里大吼:“日你妈,有本事冲老子来,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你他妈有本事就出来,咱们大战三百个回合,没本事你趁早放了这姑娘,否则大爷发飙了可不是吃素的,打到你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我记住李半仙儿教我的高招,不管遇到什么鬼,先从气势上镇住他们,鬼在气势上输给人,不管多凶厉的鬼都会怕人。所谓邪不胜正,冥冥之中有他的定数规则在里面。

  我这一吼,张蕾蕾便停止了爬行,茫然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我以为这一嗓子奏效了,变本加厉的对着黑暗开骂,直骂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把我这辈子听过的最脏的话都骂了出来。

  我骂的上气不接下气,张蕾蕾突然尖叫起来,就见她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舌头都吐了出来,眼珠子外凸,眼看着就要掐断气儿了。我吓的扑过去死命掰她双手,此刻的张蕾蕾手劲儿奇大,我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掰不开她的手。

  就这么眨眼功夫,张蕾蕾已经把自己掐得眼珠充血,她憋的劲儿特别大,我担心她会把自己喉骨掐断。

  现在是生死关头,救人要紧,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跟张蕾蕾有渊源的鬼只有李半仙儿那帮煞鬼,李半仙儿是他们的头儿,我不找他我找谁。

  想到这里,我又扯开嗓子把李半仙儿他么家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连他老婆偷人给他戴绿帽子的事儿我也添油加醋骂的风生水起,我不信李半仙儿能憋下这口恶气。

  骂李半仙儿祖宗的时候,现场一点反应没有,骂到给他戴绿帽子的老婆,迎面一阵阴风扑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嗓子眼一紧,像是有人掐住了我脖子。我心说,老王八蛋你再能忍好歹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受不了这份窝囊气,憋不住火了吧。

  我偷眼去看张蕾蕾,掐她脖子的手终于放了下来,她正趴地上大口的喘气,我悬着的小心脏总算放了下来。

  这心才一落地,掐我脖子的力气突然增大,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掐的只有出气没进气,胸口闷的简直要炸掉。我心说李半仙儿你也忒狠毒,虽说你现在背煞气所驱做这些事不是本意,但你阴阳之学精妙,连黑白无常都给你面子,好歹也能枪口抬高一公分吧,我可是给你磕过头行过礼的徒弟,你他妈弄死我哪儿再找徒弟去。

  暗中那只鬼却不管这些,把我掐的一口热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我心知这鬼下了死手非置我于死地不可。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把李半仙儿教我的克鬼之法想了一遍,没一样我能用的,我焦虑之下双手乱舞,顺手操起塞口袋里的风水枣罗盘。我也顾不上这罗盘珍贵,抡起来朝我判断鬼的位置砸下去,砸到半空罗盘突然一顿,我知道砸中了东西,掐我脖子的手也跟着消失了。

  我一口气畅通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地上大口的喘气,就差把舌头给吐出来。枣罗盘就掉在我脚边,黑乎乎的一大团,我心知这次又是枣罗盘救了我的命。别看这东西浑身黝黑,还长了斑斓的铜绿,看起来十分不起眼,原来真是一枚神物。

  见识了杨公枣罗盘的作用,我内心大定,也没之前那么害怕了。

  此时毛坯房子里一片漆黑,又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不知道是暗中鬼魅作怪,还是我的天眼术失去了作用。我按亮手机,迎面看到张蕾蕾的脸,只见她脸上惨白,嘴唇发绿,眼珠子里布满血丝,就像那恐怖电影里的女鬼,吓的我一声惨叫连退了好几步远。

  李半仙儿说过,嘴唇发绿乃是被鬼上身的征兆。我又想到,张蕾蕾刚才在地上爬行很可能是有厉鬼在溜张蕾蕾的魂魄,想等她阳气弱了魂魄出现松动,便可带走她的魂魄或者借机上她身。

  我重新默念李半仙儿教的道家上清源诀,用杨公风水枣罗盘在自己印堂处一叩,这次叩击仍然让我很不舒服,不过比第一次已经好了很多,只觉得脑门很疼,脑子变得出奇清醒,不借助手机灯光也能看到四周模糊的轮廓。我就看到一个黑影趴在张蕾蕾身上,几乎跟张蕾蕾融为一体,这东西想必就是上了张蕾蕾身的鬼了。

  我本能想借助风水枣罗盘来赶走张蕾蕾身上的鬼,又想起来李半仙儿说过,驱附身之鬼一定要十二万分小心。不管这鬼道行如何,他能上人身,肯定就跟人本身达到某种程度的融合,驱鬼稍有不慎就会损伤宿主。

  我这样冒然用风水枣罗盘敲张蕾蕾身上的鬼,很有可能会伤了张蕾蕾。

  我思来想去不得要领,急的团团转。张蕾蕾嘴唇上的绿色也在一点点的增加,逐渐蔓延到了半边脸,脸色又灰又绿跟中毒似的,看起来十分可怕。我对捉鬼完全是外行,也不了解这种鬼上身的发展过程,见张蕾蕾的身体变得越发可怖,心里完全没底,举着枣罗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李半仙儿在阴阳秘术中说过,能让鬼物入侵的人,多半阳气衰弱,阴气极省,阴气是吸引鬼物的温床。若要驱逐鬼上身,便需要提振人体阳气,所谓阴阳相克,在这件事上体现的非常彻底,阳气一盛便会对鬼物产生排斥作用,从而达到逼迫小鬼阴邪之物远离宿主。

  我又想起李半仙儿一再强调我是天雷地火命格,这种奇特命格的一个特点就是阳气旺盛,一般邪物都不敢靠近。他上次想吸食我的魂魄,用银管探魂时,便被我魂魄的纯阳之气所伤,从而断定我便是他一直寻找的天雷地火奇命之人。

  生死关头,我想到一个大胆的做法,我一辈子胆小,连跟喜欢的女孩表白都不敢,这一举动对我来说无疑是石破天惊的。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再加上张蕾蕾脸色绿的近乎透明,生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来不及多想,突然冲过去抱住张蕾蕾,嘴巴就势压在她嘴巴上面,把憋住的一口纯阳真气吐进她嘴巴里。

  我一口气吐完,就看到张蕾蕾跟触电似的浑身颤抖,紧跟着她身上趴着的东西在背上不停蠕动,像条扭动的蛇。我心里异常紧张,就见那黑影跟蜕皮似的一点点翘起来,渐渐跟张蕾蕾的身体分开。

  我抓紧时机,说时迟那时快,抡起风水枣罗盘一下击中那具黑影,黑影抖了一抖,从张蕾蕾身上溜下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我被自己的行为惊呆了。想不到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居然真的能奏效。张蕾蕾痴痴呆呆的瘫在我怀里,出了一身热汗,我就地找了跟水泥柱子,把她扶着靠在上面,我自己蹲着大口喘气。

  刚才这一幕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大事。我第一拥抱除母亲以外的女孩,第一次献出初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驱鬼,都送给了这位我暗恋已久的美丽女孩。我又紧张又害羞,脸上火辣辣了老半天,就感觉被人强吻的人是我一样。

  张蕾蕾脸上的颜色很快褪去,也渐渐有了血色,过了几分钟,她便睁开了眼睛。

  我拿手机给她照明,她见到我,惊叫道:“你终于来了!”

  我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答下面的话。我打小最笨,特别是在漂亮女孩儿面前,更可怕的是在喜欢的女孩儿面前,我好紧张,结结巴巴不知该说什么好。

  张蕾蕾环顾四周,疑惑道:“我怎么在这里?”

  于是,我就把从收到她求救短信到现在的过程简单跟她说了一遍,特意略去了强吻为她输阳气的一段儿,只提到用我的阳气来为她驱鬼。

  张蕾蕾眼里全是感激之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她用这种眼神看人,我开心的简直要去死。张蕾蕾又问:“那——这次你爷爷没来?”

  提到爷爷,我一阵伤心,便把爷爷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她。

  张蕾蕾说:“不好意思——不该揭你伤疤——”

  我摆摆手,张蕾蕾嘴巴里的味道犹在味蕾深处,她柔软的嘴唇让我记忆深刻,犹如吞进一缕淡香。

  我琢磨着跟张蕾蕾怎么下去,我之前以为动张蕾蕾的是七只煞鬼,刚才附身张蕾蕾的黑影跟那七只鬼显然不同,它不是无头鬼。我闹不明白,张蕾蕾又是从哪里招惹的这只鬼。

  问张蕾蕾,她也很茫然,说她在家看书,突然有了上次被七只煞鬼牵魂出去的感觉,立刻掏出手机给我发短信,又向一位好闺蜜打电话求救。因为这天晚上她爸妈都不在家,她又不敢把遭遇告诉闺蜜,怕闺蜜以为她脑子不正常,便跟闺蜜乱七八糟的瞎聊,希望以此驱散恐惧,没想到自己就来了这栋在建的高楼。

  张蕾蕾说完整个过程,我还有很多疑问弄不明白,可这个时候也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先出去要紧。

  我搀扶着张蕾蕾,两人一前一后的下楼。张蕾蕾在黑暗里不能视物,只有靠手机的弱光,在这漆黑的环境里,张蕾蕾紧紧抓着我的手,像抓住水里的一棵救命稻草。我握着姑娘修长纤细的手,心里特别温暖,我很清楚自己不仅喜欢她,还很爱她,只恨不能这样一直走下去。

  我们就这样走了很久,黑暗里异常吓人,可这次我并没觉得那么可怕。一来我手里有风水枣罗盘辟邪,二来有女神张蕾蕾的陪伴,只觉得时间过的特别长,想一直拥有这种感觉。

  我们重复着下楼梯的动作,这时张蕾蕾突然说:“杨晓天,你有没有发现情况不对?”

  我一阵茫然,张蕾蕾盯着我的眼睛,很害怕的说:“难道——难道你没发现这十三层楼梯咱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了么,你看时间——”

  她把手机递给我看,果然距我们出发已经隔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了,正常情况下以我们的速度要下到一楼,只需要二十分钟左右吧。

  我心里一紧,顿时清醒过来。虽然楼道里没有指示牌,我们走来走去不知道到了几楼,但是根据经验判断,我至少下了很多趟一楼还不止呢,这楼梯绝对有问题。

  我正思忖着,张蕾蕾突然朝前一指,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