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8、血尸风水局

18、血尸风水局

  我在墓碑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对死者的礼数到了,便在坟墓边上选了一处位置开挖。这半山腰上极其荒凉,四周树影婆娑,前面是一大片成了气候的槐树林,风一吹成片的摇动。李半仙儿传我风水时说过,槐树乃木中之鬼,阴气极重,风水上最忌种在宅前屋后,因为它是招鬼之物。有风水师以为槐树可以种于阴宅四周,可以采世间阴气以养阴宅。这个说法为广大风水师口耳相传,但我想不明白的是,这座阴宅前面为什么要栽一整片槐树林。一两棵槐树能与阴宅阴气互补,而这么多的槐树林则会坏大事,成片的槐树林会造成极阴之穴,会把一座山环水抱龙气蔓延的吉穴变成群鬼抱团的凶地,说通俗点,就是无主敢光顾的乱坟岗。

  拨开荆棘条后,我看过墓碑,发现这偌大的墓碑上竟然连碑文也没有,整块青石碑全是空的。

  怪异之处还不至于这些,我挖掉青砖护栏,把坟墓挖出块大窟窿,发现这坟墓里的泥土颜色极灰重,并非黄土或其它颜色的土。脓包鬼送我的半卷残书里写到过,墓土灰重意味着此穴犯水煞,轻则子孙单薄,重则绝后。

  这坟墓都要被杂草荆棘给埋了,可见已经是许多年没人祭拜,这墓主家里绝后怕是被应验了。

  我见这坟墓后有三眼山群峰耸立,左右有山峦护卫,前有河流环抱而过,实在是处山清水秀的埋骨佳处,怎么这墓主却成了凶恶的煞鬼呢?就算这坟墓前面种了片槐树林,却也不足以动整座坟墓的根基。

  我思来想去想不明白,不过现在救人要紧,我也没心思分析这女鬼墓的风水了,我费了半天劲挖开坟墓,里面的棺材已经烂了一大半。我用铁铲劈开棺材,心里暗道,不是我存心坏你阴宅,实在是你太可恶了,你我无冤无仇,居然敢抓了我最喜欢的女孩儿。咱们这矛盾是敌我矛盾不可调和,这里就对不住了。

  棺盖被劈,棺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暴露了出来。借着漫天星光,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具身穿花袄子的女尸,那女尸皮肉已经烂的不像样子,可偏偏衣服却完好无损。我心说果然是有钱人家的人,估计是衣服料子好,耐腐烂。

  我想既然要破你阴宅风水,索性连尸身都毁了吧,一铁铲挖下去,把尸体挖了个稀巴烂。我抽起铁铲想再来第二下,抽出来的时候发现铁铲子上粘了某种液体,我凑到眼前一看,腥臭扑鼻,竟然全是血水。

  按理说这尸体还流血就非常奇怪,女尸少说也埋了大半个世纪了,血肉早就散了,只剩下一棺枯骨和若干人皮,其它什么东西都烂没了,哪里还会有血。

  绕是我有祖传风水枣罗盘在手,也由不得我不怕,那血水从棺材里渗出来,渗过泥土,像决堤了似的朝外面乱涌,一会儿工夫就染红了墓碑前一大片空地。我看的触目惊心,完全慌了神,退了十来步才退出血水侵袭的范围。

  我搜遍脑子才想起来这种坟墓在风水局里叫养血尸。所谓养血尸,并非用风水穴来哺育僵尸,而是借助一种奇特的风水格局养气,这种气能影响墓主的鬼魂,使得鬼魂变煞四处为祸。墓穴里涌出来的血水,就是墓穴演化出来的煞四处害人得来的,这些血水再反哺墓主,使得墓主的煞气更重。

  再看墓穴前的这片槐树林就好解释了,布置这片树林的人野心很大,被血尸鬼害死的人不能被黑白无常勾魂,魂魄只能飘在天地之间成为孤魂野鬼。这片槐树林蓄集阴气,惹得群鬼前来聚集于此,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这片槐树林就是个鬼窝,里面全是冤死在血尸风水局里的孤魂野鬼。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发麻,布置这风水局的人得有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事。我以前以为七星连煞是世界上最恶毒的风水局,没想到这养血尸比七星连煞有过之而无不及,七星连煞只会折磨风水局里的鬼,而养血尸弄死的人简直数都数不清,这份罪孽可不轻啊。

  我实在想不清楚,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风水师。据说养血尸风水局里的墓主死后不能投胎,会一直被血尸奇局控制着做布局之人的傀儡,四处为祸害人,没有一点人性,血尸杀人越多煞气越重,实在是天地不容之物。

  破养血尸风水局的办法不难,只需要破坟放血,血放干了,墓里的苦主自会风化成灰,鬼魂也会烟消云散。

  为了放血彻底,我又把坟墓挖了四五个窟窿,拿铁铲在里面胡乱倒腾,戳的女尸烂成一团。坟墓四周的土地全被血水染红,呼啦啦一大片都在冒血,看的着实壮观。我心里暗暗吃惊,光是这血尸养的程度就能看出来,墓中苦主的鬼魂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血水放干之后,我再看棺材里,里面苦主只剩一堆枯骨,连衣服都飞化了。

  我震惊于脓包鬼所授的阴阳数术之玄妙,整个破解血尸风水局的过程跟他说的一模一样,也不由的对那些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心生向往,我要真研究透了脓包鬼教我的东西,那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解决了养血尸的风水局,我又砍了几棵枯死的老树,在槐树林里放了把大火,将这座养鬼为煞的聚鬼之地给烧的干干净净才下山。

  等我下到山脚下,天色已经慢慢变蓝,村子里有公鸡打鸣的声音传来。

  我怕放火烧山会给我带来麻烦,便偷偷走到镇上,抵达镇子的时候,天就彻底亮了。我担心张蕾蕾的安危,给她拨了个电话,没想到居然被她接到了。打电话的时候我心存侥幸,毕竟她手机的屏幕已经摔裂了。

  张蕾蕾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整个晚上都在楼道里转圈圈,就是走不到一楼。天刚要亮,她一脚就踢到自己的手机,也看到外面灯光射进来,她一口气跑到一楼,现在已经回家了。

  我松了口气,累瘫在小镇公交站旁。

  张蕾蕾问我在哪里,我告诉她我刚弄死了大楼里那只花袄子女鬼,她是具血尸,我现在正打算坐车回济城呢,我想早点回去见你。

  张蕾蕾在电话里咯咯的笑,说你骗我呢,咱们不是在大楼里分开的么,我找了你一个晚上都不见你人,你怎么跑出济城了?

  我没回答她的问题,对电话里的她说:“你等我回来吧!”

  我在镇上坐最早一班车回到济城,从车站出来,街上只有零星的店铺准备开门营业。我爸妈的收入在济城只能算是普通,但他们在机关单位的作息非常规律,这个点儿还没起床呢,我偷偷溜回家,一倒床就睡了过去,直睡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妈来叫我几次我都没起床。我妈觉得我可能是大病初愈需要休息,也没多打扰我,这一晚上折腾的我够累,必须好好补一下觉。

  我睡到下午才醒过来,好好洗了个澡,在张蕾蕾她们家小区那栋在建大楼里和三眼山上破养血尸风水局折腾的我一身臭汗,又脏又累,要不是早上怕吵醒我爸妈,我早跑去冲个热水澡了。

  我妈给我把饭菜热了,我风卷残云的吃了个精光,我妈见我能吃,笑得乐开了花,一个劲儿的让我慢点。

  吃饱喝足,我就把自己关进房间,偷偷给张蕾蕾拨了个电话。

  张蕾蕾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嘟嘟囔囔的说:“我昨晚太累了,今天跟老胡请了假,正蒙头睡大觉呢。”

  我笑嘻嘻的说:“我也才起床,你睡好没,没睡好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睡觉。”

  张蕾蕾说:“都让你搅了美梦,再睡也没意思了,我就起床。对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我受之无愧,再说跟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姑娘吃饭,是多有面子的事儿呀。

  我又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用我爸的剃须刀把才冒出的胡茬子刮的干干净净,又拖我妈去给我买了两件新衣服,两件没有牌子的T恤和一双运动鞋。我爸妈收入普通,没条件给我买名牌的衣服,为人子女我也不强求爸妈,只要衣服干净清爽也就够了。这回也是要见女神,否则我也不会想要买新行头。

  我一身新装备穿在身上别提多神气,想到马上要跟高傲冷艳的女神出门逛街吃饭,赵一平那王八蛋知道了,还不嫉妒死,想到赵一平被气的扭曲的脸,我心里别提那个乐呵。

  我跟张蕾蕾约定在距她们小区不远的一处公园门口见面,我下车的时候,刚好下午七点左右,张蕾蕾人还没到,我也不好意思催她,便在公园里面找了张供游人休息的椅子坐下等她。

  我才坐下没多久,就觉得公园里气氛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