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9、李半仙儿的师门

19、李半仙儿的师门

  因为我注意到距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有个戴小花帽的中年人正在烤羊肉串,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公园门口人来人往,别的烤羊肉串的生意都很好,只有这个人的摊位前一个人都没有。

  他还边烤肉串边偷偷的瞟我。

  我仔细打量过这个人,我敢发誓,我这辈子绝对没认识过维族人,更别说会烤肉串的维族人了。

  我心里暗道:“难道是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来报仇来了?”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凭我这种胆子会惹上什么人物,这辈子干过最大的事情,也就挖出了脓包鬼的七星连煞风水局和无名女鬼的养血尸风水局。这些苦主都是断子绝孙之辈,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子孙来报复我,就算报复也只会是鬼啊。

  那小花帽还是时不时盯着我看,我心里悬的很,想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便给张蕾蕾发了条短信。张蕾蕾回复我说,她爸爸提前回家了,在跟她说事儿,估计要晚一点,非常的抱歉。

  我只能大度的说没事,我时间很充裕,硬着头皮跟小花帽互相偷窥。

  不知道是不是小花帽欺我面善,又是个中学生,他竟然把他的肉串摊子推到我身边,跟着并排着做生意。我寻思着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好在公园门口人多,我也不怕你欺负我。

  我刚站起来,小花帽低声说:“坐下,别动!”

  我惊出一身冷汗,暗道:“果然是冲我来的,老子得赶紧跑,维族小花帽岂是我这种弱不禁风的高中生能惹的么?”

  小花帽见我不理他,突然嚷道:“你个狗日的,老子是你师父李半仙儿,看你这眼力见儿可真够差的。”

  我吓了一跳,把小花帽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人一脸胡茬子,皮肤黝黑干燥,眼睛细长猥琐,怎么看怎么难跟李半仙儿扯上半毛钱关系。

  小花帽说:“不信啊,要不要我把那半卷残书背给你听听,你逐字对照着看看,看是不是有个错的?”小花帽憋着嗓门背古书,背了两端我就能肯定这小子是李半仙儿不假,因为这半卷残书只有两个人看过,一个是李半仙儿,另一个就是我。

  我老老实实的坐下,心里大为奇怪,这老小子不是被七星连煞风水局困住了么,难道已经吸够了魂魄逃出来了?每次有他出现的地方准没好事儿,不是死人就是闹鬼,我环顾四周,心里非常没谱儿。

  李半仙儿鬼鬼祟祟的说:“我这是上了别人的身,特意来找你的。”

  “你找我干嘛?”

  李半仙儿手里上下翻飞玩弄着一把羊肉串,孜然末胡椒粉一起招呼,专业的不像样子。跟我说话也不含糊,他说:“你还记得昨晚你破的那养血尸的风水局了吧,棺材里那具血尸就是我老婆,大楼里那只花袄子女鬼就是我老婆的鬼魂,你破了风水局,她的鬼魂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我吃了一惊,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了。我很难相信三眼山上那具血尸,竟然是给李半仙儿戴绿帽子的老婆,据说是被李半仙儿乱刀砍死。我以为李半仙儿老婆的死已经够惨的,没想到她死后更惨,被人养了血尸,魂魄成了被煞气驱使四处害人的厉鬼。

  李半仙儿烤好一把羊肉串递给我,我一愣,李半仙儿说让我吃着,老这么烤没人吃会惹人怀疑。更何况这小花帽烤肉串的本事不算差,他没上人家身之前人家生意挺好的,上身之后人家找他烤串,他不敢搭理人家,自然也没人再找他要烤串了。

  我接过来吃了一串,味道确实很棒。

  我问李半仙儿说,不是说你老婆在外面偷人,你乱刀把人砍死了吗,她一死你就东窗事发,也没功夫料理你老婆后事,是谁给她下了养血尸的风水局?

  李半仙儿愤愤的又递给我一把烤串,说:“说我老婆给我戴绿帽子的都是胡说八道。事实上,我们夫妻十分恩爱,我也没有乱刀砍她,她死之前我忍痛砍掉她一双脚也是为了救她。在她死之前,我已经发现她被人做了手脚,按理说,要养血尸死者尸体必须完好无损,特别是一双脚一定要是完整的,这样血尸便可以四处飘荡吸人精血,以血养血才是养血尸的精髓。我老婆这么多年受我耳濡目染,对阴阳数术也了解不少,她一再求我砍她双脚,我犹豫再三错过最好时机,在她断气之后才下决心砍掉她双脚。这布下养血尸风水局的人是位风水高手,尸体虽说是残缺了,他还能利用风水修补之法让这座风水奇局重新发挥作用,造了座聚魂大阵。亏你昨天机灵,先破养血尸风水局,后毁聚魂大阵,总算为地方做了件大好事。”

  李半仙儿的话让我十分震惊,原来李半仙儿老婆是被人算计的,那李半仙儿死后被人下了七星连煞难道也是同一个人干的?这人是有多恨李半仙儿才能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先后弄死李家夫妇不算,还让他们死后不得安生,双双做了厉鬼,更是用风水术绝了李家的后。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人死如灯灭,死了也就算了,这样赶尽杀绝可真不是大丈夫所为。

  我说:“师父,这给你们老李家下风水局的人是有歹毒才能干出这种事情,你怎么得罪人家了?”

  李半仙儿叹了口气,说:“这个人是我的师父,他之所以这样害我,是因为我不听他的话,不按照他的方式去害人。”

  “就为了这个?”

  李半仙儿点了点头,说:“我冒险上人身来找你,就算因为他门下弟子已经发现情况不对,可能注意到你了,你万事要小心。现在我虽把生平奇术全传给了你,但那半卷残书中的内容艰涩难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领悟出来的,你还需要藏拙。否则被他们发现了,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没想到李半仙儿身上还有这么一出戏,我听的胆战心惊,李半仙儿这么厉害的人物都被他师门整的这么惨,我这种打酱油的,还不被人家一只手指戳死。我真后悔莫名其妙做了李半仙儿的徒弟,否则就算我死了,好歹也能去投胎,现在好了,被李半仙儿师门抓住,不知道会给我折腾成个什么鬼样子。

  李半仙儿像看出我的心思,他嘿嘿冷笑两声,说:“小兔崽子你别怪我赖上你,我师门跟你们杨家的过节可不小。这些年你们杨家能平平顺顺的走过来,也亏杨家出了位老太爷死前做了很多布置,才能保你们杨门五十年平安。现在五十年已经过了,杨门要再延续下去,就要靠你的真本事了。”

  李半仙儿的话听的我心里一阵发凉,我对老一辈的恩怨情仇一点不懂,也不知道我们杨家得罪过谁。话说回来,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早随着我们家老太爷我爷爷的死烟消云散了,我们家自打我爸开始,就不搞风水堪舆了,他们怎么能还粘着不放呢?

  李半仙儿说,他当时也跟我一样的想法,认为大不了一死,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没想到那帮王八蛋这么狠毒,搞到他们李家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还不算,还要把他们夫妻变成杀人工具,太恶毒了。

  我也被气坏了,照李半仙儿的意思,我们杨家横竖只有个完蛋了。要说靠我打败李半仙儿的师父,那是屁话,李半仙儿师父也就是我师爹,李半仙儿自己都搞不定,我怎么能搞的定?

  李半仙儿拍着我肩膀,说:“别忘了,你是天雷地火奇命,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好材料。只要你勤奋钻研手里的半卷奇书,将来必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