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0、招魂绳

20、招魂绳

  我根本不信李半仙儿的说法,什么狗屁天雷地火奇命,老子打出生就一身衰,喝口水都能塞牙缝,靠这个能悟出那半本残书,鬼才信。我也不是没翻过那半本破书,摊开里面全是繁体古字,读两行就让我想睡觉,更别说领悟了。

  李半仙儿说完这些话,一再提醒我小心,便推着烤串摊子出了公园门口,一会儿就消失在马路人流里。

  我的好心情被李半仙儿一番话搅的支离破碎,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这样想也不全是因为害怕,我觉得李半仙儿师门的人太过分了,把李家害成这样还不罢休,我只不过凑巧破了养血尸的风水局,他们连我都不放过。

  我这个人性格比较怪,表面看上去特别懦弱,只要在这个限度内,我能忍就忍,能退一步就退一步,可把我逼到底线了,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一垫背的,就跟你死耗下去。李半仙儿师门的做法的确激起了我的愤怒。

  我在公园长椅上又坐了片刻,就看到张蕾蕾俏生生的站在公园门口正朝我这边张望,她显然看到了我,冲我直挥手。

  见到张蕾蕾气色好了很多,我心情也好了一些。

  张蕾蕾要带我去吃潜江油焖大虾,这种虾味道很重,又辣又香,是我们济城夏季夜生活重要的食物。吃油焖大虾喝啤酒,又清凉又舒服。

  我们打车去了一家夜市,这个时间段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位置,张蕾蕾点了很多我爱吃的东西,又给我点了一扎冰冻雪花啤酒。

  张蕾蕾给我和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酒,我俩举起来碰杯,张蕾蕾说:“干——敬我的救命恩人——”

  我俩一饮而尽。真没想到张蕾蕾这丫头酒量这么好,这种大容量被子都能一口干,我一口喝完胃里就有点不舒服,张蕾蕾却没事儿人一样。

  张蕾蕾说她爸爸工作上应酬很多,习惯性会喝酒。她小时候爸爸就教她喝酒,现在的酒量一般男人都喝不过她。

  我还真不信邪,跟张蕾蕾两人边吃虾边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眨眼功夫两人都喝了四瓶,我已经喝到满脸通红头晕的厉害,张蕾蕾还一点事儿没有。我只能举双手认输。

  张蕾蕾说:“杨晓天,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还是隐居在尘世里的高人,太让我意外了。”

  张蕾蕾的话让我很不好意思,我讪讪的说自己也是略懂一点,刚好凑巧遇到了,又是老同学就出手了。

  张蕾蕾又敬了我好几杯酒,这是把我喝趴下的节奏呀。

  我嘴上说不能再喝了,却跟张蕾蕾喝的不亦乐乎。别看张蕾蕾在学校一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在酒桌上就原形毕露,跟我喝酒吹牛聊大天,还会划拳掷骰子。她说这些都是她爸爸教她的,晚上在家她爸爸无聊了,就拉她一起喝酒玩儿。

  张蕾蕾的爸爸我见过几次,在我们济城是有名的富商,身上有骨子江湖气。人在那儿一站,话都不用说,那股气势就足以震慑人。

  趁着喝酒的机会,我偷偷看张蕾蕾的脖子,发现她雪白的脖颈上,那条刀口一样的血迹变淡了不少。阴阳秘术里的说法,这血痕是煞鬼在张蕾蕾脖子上系的绳子,也是打的某种标志,只要有这种标记,七位煞星鬼很容易找到张蕾蕾。而过路的孤魂野鬼看到张蕾蕾脖子上系的红绳,也会过路骚扰,轻则让她生场病,重则会借机牵走她魂魄。

  当时我脖子上也有红绳,我被黑白无常勾魂的时候,绳子自己掉了。黑白无常这种要面子的阴差才不会允许别的鬼在他们勾的魂身上乱系东西。

  张蕾蕾脖子上的红绳绝对是颗定时炸弹,我要想办法尽快把她取下来。我还发现一个现象,夜色越深,张蕾蕾脖子上的红绳就越明显,我们吃了一个多小时,那道浅痕已经变深了不少。

  我对张蕾蕾说:“你知道为什么最近你总是招鬼么?”

  张蕾蕾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指了指她脖子,说:“就是那道痕迹在作怪,它是鬼留在你身上的标记,鬼可以很容易通过这个找到你。不管你躲到哪里,他们找你易如反掌,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拿掉这东西。”

  张蕾蕾吓的花容失色,我能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我最受不了喜欢的女孩儿这样,让我有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我故作镇定的跟张蕾蕾碰杯,说:“别怕——有我呢——我会帮你取掉它——”

  张蕾蕾点点头,眼神里全是感激。

  我们吃饱喝足,我沿路散步送张蕾蕾回家,走到人少的地方,我掏出风水枣罗盘给自己开了天眼。我再扭头往后看,吓了我一大跳,我们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了七八个孤魂野鬼了。

  不过这种鬼一看就是那种低级货色,翻不了浪,我的一记风水枣罗盘就能把它们打到魂飞魄散。

  张蕾蕾见我不停往后张望,忍不住问我,我只能把情况跟她说明,张蕾蕾吓的又是一个哆嗦。

  我也很头疼,张蕾蕾脖子上那玩意太醒目了,很容易招惹野鬼。这些野鬼里只要稍有道行的,牵张蕾蕾每晚溜几圈魂魄,不出三个晚上,张蕾蕾的魂肯定会掉,最后变成四处飘荡的孤魂野鬼。

  我发现张蕾蕾散了酒气之后,脸色异常的苍白,这是一种阳气虚弱的现象。现在张蕾蕾阳气弱,脖子上又有根招鬼的绳子,让她一个人出门,简直就是拎着小命裸奔,出事的几率超过百分之九十。

  这条红绳是青烟鬼给张蕾蕾绑的,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弄掉这根绳子,要么让青烟鬼帮她解开,要么只有让张蕾蕾三魂七魄魂魄离体,魂魄一离体,红绳自己就脱落了。但魂魄离体往往就意味着死亡,如果没有能窥破天机的人从中协助,要想重新召回魂魄,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李半仙儿。李半仙儿虽说受七星连煞的煞气趋势,常常不能控制自己,但好歹也有清醒的时候,比如说刚才上了小花帽的身来告诫我小心行事。这几天我要想办法联系上李半仙儿,一直是老头子找我,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他联络上,这委实是一件头疼的事儿。

  没有解开红绳子之前,我必须寸步不离的守着张蕾蕾。张蕾蕾系着红绳子已经招摇了半个多月,恐怕把周围的孤魂野鬼全勾来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周围又聚集了不少五花八门各种鬼魂。有吐着舌头的吊死鬼,有皮开肉绽的烫死鬼,还有只剩半截的鬼,要不是我见过世面,早被眼前的情形吓个半死。

  要守着张蕾蕾也不容易,在学校我们可以一个教室,有什么情况我随时可以出手,可是晚上回家我总不能住他们家吧,而且晚上鬼更容易下手。我思来想去非常头疼,他奶奶的,张蕾蕾要是个爷们都好,她睡我们家我睡她们家那都不叫事儿。

  张蕾蕾见我愁眉苦脸的,拉了拉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如果实在没好的办法,那就以后再说吧。”

  张蕾蕾劝我的样子,又温柔又迷人,像极了倩女幽魂里的聂小倩,我盯着她一时竟然呆了。

  张蕾蕾拿手在我面前挥了挥,说:“没事吧你?”眼里已经有了嗔怪的意思。

  我尴尬的挠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把她目前的处境仔细的告诉了她。并且一再强调,如果不尽早解开红绳子,一定还会招惹更厉害的煞鬼过来,她现在就是炙手可热的唐僧肉,那只鬼都想来一口。

  张蕾蕾是大家闺秀,心理素质一贯过硬,就算面对这么可怕的现实,她还是强颜欢笑,半开玩笑的对我说:“要不——你就一直守着我了——”

  我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张蕾蕾再次强调:“如果你愿意,也方便的话,可以一直守着我呀,直到红绳子解除掉。”

  我说:“我当然愿意帮你驱赶孤魂野鬼,不过你爸妈能让你带一男同学回家里睡觉么,把真相说出来,他们肯定不相信,更何况我还有劣迹。”

  张蕾蕾认真的说:“住我家当然不行,咱们可以去别的地方,避开他们。”

  张蕾蕾把我说的云里雾里,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两个高中生,马上要面临可怕的高考,能避开家长视线去哪里呢?

  张蕾蕾冲我比了个神秘的手势,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说:“你先送我回去,我好好计划一下,回头你再等我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