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1、张蕾蕾家的阳宅风水局

21、张蕾蕾家的阳宅风水局

  送张蕾蕾回家的路上,我真见识了系她脖子上的红绳子的恐怖,孤魂野鬼跟了一路,好几次我都憋不住动用了祖传风水枣罗盘才把那帮乱七八糟的东西摆平。

  张蕾蕾虽然看不见它们,但能侧面感觉到鬼魂的存在,越发相信我说的是真话。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家,张蕾蕾一再告诫我,一定保持手机有电有话费,否则她出事儿了找不到我人就惨了。

  我一直走安全通道把张蕾蕾送上楼。因为安全通道一般长年光线阴暗,阴气极重,是阴邪之物寄生的好去处,我借此机会将整栋楼的脏东西清理干净,免得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们不安分,借机把张蕾蕾牵出去遛魂。

  这些寄生在黑暗中的东西,虽然道行比较浅显,也难对普通人产生伤害。但它们既然是四处飘荡的游魂,生前必定遭遇坎坷,不能正常遭黑白无常勾魂从而转世投胎,所以心里定有怨气。怨气这个东西,是化煞变厉的催化剂,放任它们在人世间飘荡,只要一有机会,它们就能化为煞鬼出来害人。

  李半仙说过,遇到这样的孤魂野鬼,有道高人一般会利用自身道法去渡它们,让它们遵循天道轮回。

  而有的冥顽不灵的鬼魂,则会被打得形神俱灭消失于天地之间。

  我显然还没渡化鬼魂的本事,只能利用风水枣罗盘将这些寄生在张蕾蕾家阴暗安全通道里的野鬼打的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为了女神的安全,只能牺牲这些小鬼了。我边清楚小鬼边心里忏悔,罪过罪过,我也是被逼无奈。

  其实整栋大楼里,也只有一只小鬼,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清理完了之后,我们一路上楼,我跟张蕾蕾描述这个女孩的模样,张蕾蕾说她认识这个女孩,她们家以前住她家楼下,两人还同过班。女孩初中时早恋怀孕了,由于家里教育比较严格,她怕爸妈知道责骂,便从十一楼跳了下去,第二天早上打扫卫生的阿姨在垃圾桶发现的尸体。

  我心里感叹,也是个可怜的冤死鬼。可惜我道行太低,没领悟到半卷残书中的奥妙,否则渡了她,也是功德一件。

  我把张蕾蕾送回家,见她妈妈帮她开了门,我才偷偷的溜出去。

  一路上,我又是担心张蕾蕾的安危,又对草率解决那小女孩鬼魂感到内疚,说来说去只有一个原因,是我本事太差。脑子里空有一套牛逼哄哄的理论,就是不会实践,才导致既救不了张蕾蕾,又只能把可怜的小女孩打到魂飞魄散,连个投胎的机会都没留给她。

  回到家,我洗了澡便钻进房间,翻出李半仙儿送我的那本破书。书上全是繁体字,还是竖着写的,一句话我就认识几个简体字,看起来吃力程度跟读日语书差不多。

  为了读懂这本书,我又去我爸书房拿了古汉语词典,边翻词典边看,在认字上就没那么吃力。不过这本书的书写方式是古文言文,通篇都是之乎者也,对许多事物的描述停留在古文的含蓄上,我读了一个小时,看的我眼冒金星几次差点睡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感叹自己就不是研究这个料,白辜负了李半仙儿一番美意,真是惭愧。

  我给张蕾蕾发了条短信,张蕾蕾立刻就回了,说一切正常,也没有之前有阴邪之物出现时的不适感。

  我一阵疲累袭来,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张蕾蕾的电话吵醒,张蕾蕾让我收拾一下日常换洗的衣物打包好,她就来接我,执行我的保镖计划。

  我问她的计划具体是什么,张蕾蕾话里透着一贯的大小姐做派,不给我半点质疑的权力,让我半个小时后在我们家小区门口等她。我想坚持两句,张大小姐立马挂了电话,听着听筒里嘟嘟嘟的盲音,我无奈的起床洗漱。

  个人卫生打理好了,我随便收拾了一些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收东西的时候声音太大,我妈跑出来见我一副离家出走的样子,吓了好大一跳。

  我要说我打算跟女同学出去住,我妈非打死我不可。为了和平解决这件事,我只能撒谎说打算去上课了,为了补上落下的课程,要在同学家住一段时间,让同学帮忙补课。我妈见我一副认真的样子,也就信了,帮着我收拾东西。边收拾边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哪个,我嗯嗯啊啊的答应着,见我妈头顶上已经有白头发了,不禁一阵心酸。

  收拾妥当了,时间刚好,我妈把我送出门,本来她要一只送我出去坐车的,被我硬拦了下来。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大门,就看到小区门口停了一辆奥迪Q3,张蕾蕾摇下车窗让我上车。我把箱子扔进后备箱跳上副驾位置,张蕾蕾娴熟的发动汽车,Q3穿过十字路口转入城市主干道。

  我吃惊的说:“你考驾照了?”

  张蕾蕾冲我得意一笑:“年纪还没到呢,我爸司机偷偷教的我开车,这个点儿还早,警察没上路,咱们很快就到。”

  张蕾蕾在我眼里弱不禁风的乖乖女形象算是彻底颠覆了,这姑娘真是什么事儿都敢干啊,我跟她比起来,像个循规蹈矩又扭扭捏捏的女人。

  张蕾蕾载着我进了距学校不远的一处老式小区。张蕾蕾家在这里有一栋别墅,已经放了很久了,一直没人住,每周会找保洁公司的阿姨过来打扫一遍。张蕾蕾爸妈工作比较忙,也没空管她,她说要搬这边来住,一个人清静也好复习功课,她爸妈就答应了。

  张蕾蕾停车入库,我帮她拿下行李。别墅的样子有点陈旧,不过里面的装修非常豪华,是欧式风格,沙发都是纯真皮的,家具一看就是特别名贵。不过家具的样式已经有些年头了,别墅整体能看出时间和岁月的痕迹,也许是长时间没人住,通风不好,房间里有一股霉味儿。

  这栋别墅有三层,再加一层地下室,顶上有露天阳台,地下室有玻璃天井,光线非常好。我心里直叹气,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我们家在我爷爷没去世的时候,一家四口挤那么小一栋房子,张蕾蕾家随便一套房子就可以住一个四世同堂,这世道真没什么公平可言。

  张蕾蕾带着我从一楼参观到三楼,当走到地下室的时候,我闻了闻味道,又看了看四周,突然敏感的觉得,这栋房子不对劲。

  张蕾蕾见我突然变了脸色,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我环顾四周,觉得这地下室里的布置虽然陌生却又在我意识里非常熟悉,好像似曾相识似的,我琢磨来琢磨去想不起来。

  张蕾蕾见我在房间里抓来转去,又问我:“难道是——这房间有问题?”

  我点点头,下意识的说:“这房间的布置,怎么像一幕风水局啊?”

  张蕾蕾“啊”的一声尖叫,盯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也陡然冒了一身的冷汗,他娘的,这房子真有问题。

  我问张蕾蕾这栋别墅多久没人住了。张蕾蕾说这房子的原主人是一位外地人,外地人在济城做生意破产,就把别墅贱卖给了她爸。张家房子多,这栋别墅一直空着没人住,除了定期保洁阿姨来打扫,已经空置了好几年了。

  我爷爷生前对我说过,风水局分两种,一种是阴宅风水局,另一种是阳宅风水局。阴宅风水局多利用山龙水龙的龙气,以巧夺天工之技艺来扭转龙气布局,利用阴阳之理达到影响家族、后人、乃至自身气运、命数的奇异方式。也是一门改造天地格局,窥探天机,为天地所不能容的奇淫巧计。

  而阳宅风水局,则是通过阴阳数术的方式,以宅子为一个封闭的核心,在这个核心内调整阴阳平衡,多半还会用到五行衍生之理。相对阴宅风水横跨时间、阴阳、空间的大气纵横,阳宅风水就简单许多,见效时间也是非常短的,布局阳宅风水的人道行到一定程度,便可做到朝发夕至,掐指定人生死、宅庭兴衰,端的是神鬼莫测。

  我思来想去才想起来,眼前的这幕场景源于李半仙儿赠我的半卷残书中的一张草图。草图上画的非常简略,每件物件都用点代替,各个点之间用错综复杂的线条连接。书中说,这种风水局每个点都含有易理,乃古人精心推盘布局得来的,轻易不可变动。

  布置这种风水局的想必也是位高人。他利用的道具非常简单,无非是家具摆放的位置、金鱼缸、棋盘、镇宅石、神像位、中堂画以及厨房、卧室门开的位置和天井的朝向。这些东西本来每一件都是非常普通的东西,但是按照残卷中的易理图布置之后,就是一幕可怕的凶局,会致宅子主人轻则有牢狱之灾,重则命丧黄泉。

  残卷里描述的方式都是古文言,我古汉语基础差,看残卷半猜半解,书中对这种风水局有许多描述,可惜我能只能理解这么多。

  我问张蕾蕾,他们家最近出了什么事儿没有。

  张蕾蕾说她们家一直就那样儿,她爸妈经常出差,在家也是各忙各的没空搭理她,工作上的事情从不跟她说。她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到现在。

  我琢磨着,难道是别墅在卖之前就被人设下了局,导致原主人遭遇横祸才被迫离开济城,出卖别墅?

  仔细观察一番地下室后,我发现这个想法不现实。楼上的装修和家具都已经出现磨损,而地下室的家具装修却还是新的,我检查过各个角落比较容易损坏的地方,没有人为使用过的痕迹,就连厨房都是如此。

  我明白了,别墅的原主人卖房子给张蕾蕾家,精心设计这个风水局,就是为了对付张家。能使出这么歹毒的招数,两家肯定有不小的过节。

  我想不明白的是,在这么玄妙的阳宅风水局下,张家早该出事才对,怎么到现在都没起到效果?难道是这种风水局只能影响住在宅子里的人,张家买了宅子一直没用,所以祸及不到?

  残卷中没讲过如何触发风水局,我思来想去始终找不到原因。由于这个奇特的风水局,我对这栋堪称装饰豪华的别墅便有了戒心。我心里还有老大一个疑问,这种风水局是记载在半本残卷中的东西,按李半仙儿的说法,见过这本书的也就我和他,普通风水先生不可能会这种精妙绝伦的风水局,给张家下套儿的人又怎么会这玩意儿?

  这些疑问都让我头疼,张蕾蕾说,“要不不住这里了,咱们去酒店住吧?”

  我叹了口气说:“我要躲开这风水局是很容易,但你躲不开啊,这东西就是为你们张家设计的,如果不尽早解决,总有一天风水局的劫数会落在你们家。”

  张蕾蕾愣了愣,便提着箱子回二楼卧室把衣服放进衣柜,把日用品一一摆好。我趁张蕾蕾离开地下室的机会,掏出那半本残卷找出那张风水图跟室内摆设对照,发现果然一一对应,没有一点出入。

  我想找出破解之法,可惜书中只记载了立局的方法,没写破解之法。

  书中还一再告诫,这种局隐含易理,切合阴阳之道,多一分则损少一分则溢,局立则立,切不可图破局而颠倒阴阳,否则一损俱损,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