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2、老胡家的火灾

22、老胡家的火灾

  我一个人在地下室里愁断了肠子,只怪自己学艺不精,这时候李半仙儿或者我爷爷一个在身边,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以两位的本事,一定能破这风水局。

  张蕾蕾收拾妥当,在上面喊我去上学。

  我看时间的确不早了,只能把这头疼的风水局放在一边,毕竟这局说是凶险,还没应验过,真要应验也不是一两天的工夫。李半仙儿神出鬼没,他总会找到我,到时候见面再问个究竟,看他有没有破解之法。

  我跟张蕾蕾背着书包出了小区,济城夏天的早晨特别舒服,早风吹在身上凉爽惬意。张蕾蕾换了一件银色短款礼服裙,穿在身上又娇俏又气质,我走在她身边不禁自惭形愧,常有过路学生朝我们这边张望。

  美女与野兽组合就是这样,旁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能摧毁野兽全部自信。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本能的离张蕾蕾远了一点,张蕾蕾问我:“白天会不会有鬼出现?”

  我告诉她,鬼可以躲在很多人意想不到的角落,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鬼都可以出没。白天人胆大一些,是因为有光线你可以看到周边的情况,但你记住无论白天黑夜,你都是看不到鬼的,即使鬼在你身边,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张蕾蕾眨巴着眼睛冲我狡黠一笑,说:“我上卫生间你也要跟去么,傻瓜?”

  我顿时囧的满脸通红,张蕾蕾捂着嘴巴笑的花枝乱颤,我像个傻子似的望着她,看的心都醉成了一团蜜。

  我在心里发誓,无论张蕾蕾遇到什么情况,不管我有没有本事,我都愿意付出生命去救她,只为她愿意这样对我。

  我大半个月没上学,第一天去学校报到,在教室里呆了大半个小时,同桌才想起来我昨天是没来上课的,让我心里好大一阵失落。我就是这么个丢哪里都会被遗忘的人,

  张蕾蕾是好学生,每节课她都特别认真的听讲、记笔记、回答老师问题,无论在同学眼里还是老师眼里,她都是瞩目的焦点。而我只能缩在角落默默的看着她,跟我一样偷看她的,还有班上大多数男同学,包括高富帅赵一平。

  我基础太差,课堂上很少有听懂的,我就一门心思琢磨别墅里的风水奇局。我把半卷残书上的阳宅风水图在作业本上画下来,逐点推敲。这门风水局暗含易理,每件布局工具都在对应的先天八卦方位上,按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搏、水火不相射的阴阳规律推盘而成,八卦中又含有九宫的变化。我对易理倒是有所了解,小时候我爷爷有意无意的教我卦决,虽说我只有初步了解,却也能看出这八卦九宫中的复杂变化非我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子能够破解的,一时之间十分绝望。

  李半仙儿这老小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正需要他的时候,他就跟遁地了似的,怎么都找不到他。我不想见他的时候,这老儿就神出鬼没,想方设法的出现在我面前,想想就郁闷。

  我百无聊赖,掏出残卷压在试题集下面来读。看这种书少不了一本古汉语词典,我又借来词典,对照这些泛黄破旧的书页,考古似的逐行翻词典。这种古文言句子很难理解,我脑子又不灵感,只有用笨办法,按照词典里的说法和自己的理解,把文言文翻译成现代汉语记录在笔记本上。

  我就这么抄录了一个上午,到第四节课快下课的时候,教室外面突然冒出冲天火光,黑烟经东风一吹,直朝我们教室里扑进来。

  同学们都无心上课了,刚好这节课是自习课,便纷纷跑到走廊上朝下面观望。我也挤在人堆里,就见学校最后一排老房子上面火光冲天,成片的烟雾黑云压顶一般漂浮在楼房上空,救火车的警笛声呼啸而来,将安静的校园变得无比喧嚣可怖。

  其他班级的学生也蜂拥出来,很快挤满了楼道,楼上楼下的学生议论纷纷,怎么发这么大的火了。

  我们才出来不到五分钟,老房子的火势突然大起来,火舌翻滚着爬上了楼顶,很快一小半房子都被包裹在大火之中。老房子旁边还有成排的老梧桐树,树上本来还挂了许多青叶子,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嗖嗖的直往下掉,很快树就秃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火灾,人群里突然有人叫,说:“那不是老胡家房子吗,着火的是老胡的房子。”

  人群顿时哗然,六七两消防车驶进校园,喷水枪打进火群里,一点反应没有,火势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我身边有人说:“今天风也不大,火怎么烧这么大?”

  我扭头一看,正是张蕾蕾。张蕾蕾见我回头,冲我笑了一下,说:“这火好怪,平白无故的怎么烧这么大。”

  我心里正有此意,火势的确大的不可思议,一帮消防员在楼上举着水枪完全束手无措,消防云梯升起来想进去救人也没办法靠近,火势太大了,很快把三四楼裹在火团里,三四楼的窗户里浓烟滚滚,也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活人。

  我瞧瞧溜进卫生间,找了个没人的隔间栓上门,拿随身携带的风水枣罗盘开了天眼又溜了出来。

  我现在开天眼已经有了经验,风水枣罗盘敲在印堂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不过只要开成功,脑子就变得出奇清醒,目光也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我跑回教室门口,对面火势已经包围了五楼,正在逐层蔓延。我很奇怪,这栋老房子住的都是学校老师,又没防易燃物的仓库,火势再猛也不可能把楼层烧透了,因为没那么多东西可烧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看到五楼窗户里钻出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这人身手矫健,在窗户之间翻腾如飞,活像只大马猴。更怪异的是,他穿的衣服还不是现代装束,而是解放前的黑大褂。

  这人身手绑了几只大油桶,正一个窗户一个窗户的往里面倒汽油,一会儿功夫已经倒了四家窗户了。

  我顿时明白了,怪不得火势这么大,原来是有人从中作梗使坏呢。

  不过奇怪的是,这么多人看着火场,甚至火场下面围满了消防官兵,怎么就没人阻止那黑衣人泼汽油呢?

  黑衣人泼了一圈,汽油用尽了,又爬下一楼去扛汽油桶。这人动作出奇敏捷,在火舌里竟然一点不怕,依旧奔跑如飞,来往于一楼到五楼之间。

  我问张蕾蕾:“你有没有看到五楼窗户上有个黑衣人爬来爬去呀?”

  张蕾蕾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说:“火这么大,怎么会有人敢在窗户上爬,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张蕾蕾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个所谓的黑衣人根本就不是人,所以围观这么多人都看不见他。

  我让张蕾蕾先回教室,千万别让黑衣鬼看到她,张蕾蕾现在就算唐僧肉,那只孤魂野鬼看到她都想咬一口。我匆匆忙忙下了楼,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老宿舍楼火灾现场。

  我眼睁睁看着黑衣鬼扛着汽油桶穿过火场,壁画一样贴着墙壁穿过火舌和浓烟,爬上五楼的某一户窗户,往里面倒汽油。汽油泼下去,火舌席卷而入,顿时将整个窗户都烧透了,木质的窗框烧成了灰,只剩下偌大一个黑乎乎的窗口,像个幽深不见底的黑洞。

  那黑衣鬼长泼完一桶汽油,又下来扛第二桶。我见他这架势,是要烧毁整栋老宿舍楼啊,心想是谁得罪了这恶鬼,让他如此歹毒,大白天的要毁人钱财夺人性命。火场外不远处,老胡跟他媳妇儿正捶胸顿足又哭又嚎,他们家就在这栋老楼里,这偌大的火灾恐怕家里的钱物一切都没了吧。

  我本意想用祖传风水枣罗盘教训黑衣鬼,将他驱离火场。无奈现场人太多,消防官兵把宿舍楼前一大块空地拉上警戒线,黑衣鬼储藏汽油桶的位置刚好在警戒线里面,一来我进不去,二来现场人多手杂,我作法驱鬼肯定会引人注意。更何况现在老宿舍楼已经被大火烧透,该烧不该烧的都被烧了,也没有救火的意义,我便躲在人堆里不做声。

  听围观老师家属议论,说来也怪,他正在家里睡午觉,就听到走廊里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大家快跑。他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就往外跑,跑到楼下看到外面都是这栋楼的住户,大家都说听到有人喊走水,哪里看的火苗的影子?

  最后那个人才一出楼梯间,就看到火苗一窜两米多高,整栋楼顿时就烧起来了,真是怪事。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捋着胡子对众人说,这是邪性事儿,可能这栋楼冲了什么东西,好在没人伤亡,钱财乃身外之物烧也就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