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3、结仇

23、结仇

  黑衣鬼烧遍了整栋楼便混进人群里,我急忙紧跟着他,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最后穿过小树林。

  恰逢这时候学校上午放学,学生都涌了出来,我跟黑衣鬼始终保持十几米的距离,见他在人群中如履平地,头也不回的朝前走,我憋着一口气紧跟不放。

  老宿舍距学校门口有几百米的路程,现在人多难走,我跟了很久才到校门口。校门口附近有一排老式房子,都很有些年头,进去就是错综复杂的弄堂,中间的路面只有一米多宽,走起来歪歪扭扭。

  我跟进弄堂里,弄堂地面又脏又臭,闻的人犯恶心。我捏着鼻子穿街走巷,眼见黑衣鬼消失在前方尽头,我加快步伐追过去,就在关键时刻,那黑衣鬼突然扭头朝后面望了一眼。也亏我反应快,急忙躲在屋角后面,再追出去,那黑衣鬼就没了影子。

  我走出弄堂,此刻正是正午,太阳高悬在半空中,阳光烈火一样射过来,晃的人眼睛生痛。学校老宿舍的火还没被扑灭,在校外兀自能看到浓烟滚滚爬满了偌大的天空,济城小半边天都是灰的。

  我担心张蕾蕾的安危,回到我们班教室,张蕾蕾正一个人坐桌子上吃便饭。她见到我,递给我一个盒饭说:“喏,你让我别一个人出去,我就只能叫外卖了,给你也叫了一份。”

  我接过盒饭,刚好赵一平从教室外面路过,我能感觉到他仇恨阴毒的目光,我拿了盒饭回自己位置上吃。赵一平从外面进来,经过我面前,故意狠狠踢了我桌子一脚,差点把盒饭打翻。

  张蕾蕾端着盒饭坐我旁边吃,边吃边说:“你一身本事,鬼都不怕,为什么要怕这种无赖?”

  我了口气,深为无奈,只能说厉鬼易躲,小人难防了。

  张蕾蕾问我,匆匆忙忙往老宿舍跑,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全班同学都在走廊上看火灾,就我一个人下去了,所以班委记了我名字,说我无故旷课,要在班会上点名通报。

  我气的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差点喷出来。

  于是,我就把在老宿舍看到的一一跟张蕾蕾说了一遍,张蕾蕾很有兴趣,当听到黑衣鬼在弄堂转交消失的时候,忍不住叹气,真是遗憾。

  我只当这件事是一件普通的撞邪事件,可能真的是老宿舍冲了煞才遭到报复的,没想到就因为我的好奇心差点坏了大事,我也因此惹祸上身,这件祸事还非比寻常不是小事。

  ——

  张蕾蕾说:“你知不知老胡家也在这栋老楼里,这件事会不会跟他有关,你还记得他爹下葬那天他听那风水先生的,挖了人家坟来葬他爹,当场就发了大火,整个森林都给烧没了。”

  我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七星连煞那七位凶鬼先是看我和张蕾蕾火焰低阳气弱而找上我们(据李半仙儿的说法,我是外表看着阳气弱,其实是天雷地火奇命,火气特别旺盛),一直放任始作俑者老胡不管,难道现在确定真凶了打算找老胡算账,这场火灾为的是敲山震虎,先给老胡一顿难堪?

  我越想越觉得这两件事中间有某种联系,可是黑衣鬼的特征跟七煞没一个像的,这倒是让人犯难了,黑衣鬼到底什么来头?看他在阳间还能化成人形,不避烈日,想必是煞鬼中的高手。

  我们吃过饭,张蕾蕾去洗手间了,赵一平这孙子在教室后门口对我勾手指头,让我出去,他身后还跟了两个一脸淫笑的小混混。

  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出门,赵一平揪着我的头发把我一路拖到走廊角落里,几个小混混将我围在中间,冲我不怀好意的笑。

  赵一平斜着眼睛看我,一副拽上天的样子,说:“日你妈,敢跟老子抢女人,跟张蕾蕾勾搭上了你就上天了不是?”

  说罢,他一记勾拳打在我肚子上,疼的我差点把刚才吃进去的饭全吐了出来。

  我身后一个小混混跟着又是一脚,踹的我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头几乎要撞上阳台栏杆。

  我捂着肚子,好半天才爬起来,一抬头,张蕾蕾正从走廊那一头朝教室这边走。她显然看到我了,愣了一下,然后径直朝我们这边走来。

  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李半仙儿教我阴阳数术、风水堪舆,却唯独没教我防身绝技,我在张蕾蕾面前一再遭赵一平的羞辱,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

  张蕾蕾俏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赵一平反手又给了我一个耳光,打的我脸上一麻,随即他对张蕾蕾说:“小王八稿子不听话,教训教训,他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的,你跟哥说,看哥收拾他。”

  张蕾蕾涨的俏脸通红,冲赵一平吼道:“你够了,赵一平同学,除了欺负同学你还能做点别的吗?”

  赵一平呆了,全校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到目前为止,也就剩张蕾蕾了。

  张蕾蕾又道:“还有,我以前有个哥哥,但是他已经死了,请别在我面前以哥哥自居。”

  赵一平和他那帮小混混全呆了。

  趁此机会,我抬脚给了赵一平一脚,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现在的劲儿特别大,一脚把赵一平踹翻在地。他那帮混混兄弟朝我扑过来,我顺手从走廊角落里拾起一根木棍,舞的虎虎生风,把那帮小混混揍的满地找牙。

  赵一平摔在地上,牙齿给摔掉了,满嘴的血,显得面目狰狞。

  我们的动静惊动了吃完午饭来教室的同学,大家趴在窗台上看着这惊悚的一幕,我这个小屌丝竟然把学校风云人物给揍了,还揍的这么惨。同学们幸灾乐祸的时候,看我的眼神都是你完蛋了,等着赵一平收拾你吧。

  张蕾蕾拉着我往教室里面走,我坐回自己的位置,一句话也没说。张蕾蕾在前面冲我笑嘻嘻的比了个大拇指,便埋头去写作业了。

  我坐在位置上束手无措,揍赵一平的时候是爽,可是现在我已经感到害怕了,我已经想到无数种赵一平将用来收拾我的方法。

  班上最喜欢看人笑话的猥琐男同学进来替赵一平传话,这小子一副我已经完蛋的表情,冲我笑嘻嘻的说:“傻小子,赵哥让我跟你说,晚上走路小心点。”

  我看了看门外一脸阴毒的赵一平,对猥琐男说:“我会小心,也让他当心,做了这么多坏事,别半夜撞鬼了。”

  猥琐男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丢下一句“傻逼”就蹦蹦跳跳找赵一平复命去了。

  我心里很乱,想赵一平晚上找我算账,现在的大好时间不能浪费了,又拿出那半本残卷,翻出古汉语词典逐句翻译理解。这残卷里的内容实在博大精深,我看着看着,竟然进入浑然忘我的状态,书中所讲的各类风水奇局、阴阳秘法、卜卦推算之术奥妙无穷,看的我惊心动魄,情不自禁的将这些妙术奥义铭记在心里。

  这么一看,就看到下午放学。

  张蕾蕾又给我叫了外卖,我吃过之后也不打岔,继续看我这本奇书。这种古文言句子读多了,语言也比较顺,很多句子看一眼就能懂个大概,再加上词典配合,每句话总能理解个十之六七。

  这对我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翻遍全书,也没找到破张蕾蕾家阳宅风水局的法子。在我沮丧郁闷的当儿,无意中翻到有个招阴术的技法非常独特,便仔细看了一遍。这所谓的召阴术,就是传说中的招魂,只要已经死去尚没投胎的魂魄,只要技法运用得当,都能被召出来。当然这种数术玄之又玄,用起来损阴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书中建议不要随便用。

  这个秘技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不能解风水局,我可以借这种法门找到师傅李半仙儿,他肯定有办法,张蕾蕾脖子上的红绳子也有解了。

  下自习的时候,张蕾蕾在学校门口等我,我见到她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对她说:“我们有救了——我找到办法了——”

  这时,就听赵一平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小子哎,老子看你能嚣张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