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7、荒村祠堂

27、荒村祠堂

  回到学校,由于昨晚一晚上没睡好,一坐下来,睡意就猛虎下山长驱直入,很快我就倒在桌子上睡着了。我属于差生,又坐在后排,任课老师一般都懒得管,管也是白管。班主任老胡上次给他爹送葬烧了半座山,被林业局找麻烦,这回房子又被烧的一干二净,整天活在各种恼火之中,也没心思管我们班了,常常看不到人,所以我可以悠闲自在的上课睡觉,下课也睡觉。

  这一睡就睡到下午放学,我被下课铃声吵醒,起来揉揉眼睛看到同学们都往外走去吃饭,就只有张蕾蕾朝我走过来。

  张蕾蕾在我面前坐下,说:“你计划好了吗?”

  我一愣,下意识的说:“怎么了?”

  张蕾蕾说:“乞丐给你的纸条啊!”

  回来之后,我一直昏睡,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张蕾蕾脖子上有红绳,非高人看不出来,这老头儿莫名其妙的让我们去十里铺,究竟是好意还是包藏祸心呢,毕竟张蕾蕾是孤魂野鬼的唐僧肉,如果这老头儿有问题,我们就麻烦了。

  可是现在我们也没别的更好办法,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一趟十里铺镇。

  张蕾蕾说晚上是老胡的自习,老胡现在一身麻烦,根本不会来教室,咱们就请个病假趁机开溜,去一趟十里铺看看,死马当活马医吧。

  老头儿指点的线索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于是我们分别找班委请了病假,两人就回别墅收拾了一番。我还特意去地下室看过,棋局依旧维持着我下的那幕死局,再无任何变化。夕阳透过天井玻璃射进来,将客厅里的家具染上一层金色,我看着这一切,心里觉得特别阴森恐怖。

  我们收拾妥当,张蕾蕾依旧开她那辆奥迪Q3轿车,我们随便买了点吃的,便一路上了环城公路,跟着就出了城,沿着县道穿过重重村庄,在1个小时之后抵达十里铺镇。此刻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十里铺是距我们济城最偏远的小镇,小镇经济欠发达,被包裹在连绵不绝的山峦丘陵之中,小镇甚至还有部分区域与大别山支脉相交。我们要找的二龙村,就在距镇中心相当遥远的一处大山里。

  当我们在镇上打听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一阵茫然,有好心的路人专门帮我们画了地图,地图上线条蜿蜒盘旋错综复杂,我很难相信我们最终会找到这个位置。

  看到这张地图,我犹豫了,张蕾蕾说:“既然来了,就别这么回去了,好歹有个结果对不对?”

  我担心这么旷课,迟早家里会知道,这样我们的计划全泡汤了。

  张蕾蕾说她爸妈已经出差了,估计要半个月才能回家。学校这边,她可以给老胡打电话,说她想在家里复习不去上课,就是我这边比较麻烦。我说不上课了要在家里复习,别说老胡不信,我他妈连自己也不信啊,我要能自己给自己复习,成绩也不会糟糕成这样子。

  我说既然你决定要去,我就陪着你,反正我已经跟我妈说好在同学家复习,我这个人在老师眼里就是空气,来不来学校他们也懒得在意,咱们就一路去冒险吧。

  张蕾蕾锤了我肩膀一下,笑说:“真够意思,你这朋友没白交!”

  我们按照地图驱车驶离镇上集市,沿着远离济城市区的方向一路远去,我们先后走过了水泥路、柏油路、泥水路、山路等等,期间累了困了,就在车上睡一觉,醒了吃点干粮喝点水继续走。张蕾蕾有鉴于这段路离谱的远,还在车上放了一大桶汽油,防止我们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汽油了。

  汽车终于在第二天下午,抵达了一条泥泞逼仄的山路尽头。山路前面是一排巍峨的高山,按照地图上的标记,我们需要翻过连绵数坐高山,才能抵达二龙村。

  张蕾蕾把车停在路边一处洼地里,又用树枝绿叶盖起来,我很担心这么贵的车放在这种地方十分安全,不过这是无奈之举,我们总不能让车飞过去吧。

  我跟张蕾蕾整理行装,就这么爬上了山。济城位于长江中下游,这里都是丘陵地貌,山的海拔一般不会过千米,我们接连翻过三座山,在一处山坳里,看到了许多房屋聚集在一起,土砖老屋掩映在一片参天密林之中。

  我们从山上下去,进村口的时候,我想起给我们画图那人强调的一句话说:“二龙村的人怪啊,你们小年轻去可得小心,别乱说话招惹了他们,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当时想再问,那过路老头儿摆摆手,一面惆怅的去了。

  我问张蕾蕾说:“你怕吗?”

  张蕾蕾点了点头:“怕,可是怕也要来,总不能坐在家里等死吧?”

  张蕾蕾又问我说:“那你呢?”

  我老实的点点头,说:“怎么可能不怕,这老乞丐来历不明,这村子又神秘兮兮的,一路上越走越荒芜,怎么看怎么觉得怪,我能不怕吗?可是为了救你,我愿意这样做。”

  张蕾蕾低下头,轻声道:“杨晓天,真对不起,你为我付出已经够多了,我却没办法回报。”

  我摆摆手,心里比蜜还甜。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村口,村口不远处,一棵老榕树下面立了一块硕大的石碑,上面笔迹模糊的写着“二龙村”几个大字。村子里房屋错落,树木高能参天,这些老式土砖瓦房子交错在无数树木中间,显得古旧气息很浓。我还看到有些青砖瓦房子,一眼看上去全是岁月的痕迹。

  在村口,一位浓眉大眼满脸老树皮似的壮汉拦住我们,他一副表情不善的样子,说:“你们外村人吧,来这儿干嘛呢?”

  我心说你管我哪儿来的,这村子又不是你们家的,管这么宽干嘛?

  张蕾蕾乖巧的接过话说:“大叔,我来你们村找个地方,找你们村的老祠堂,请问在哪个方向?”

  壮汉态度变得更差,冲我们怒吼道:“你们找祠堂干嘛,你们想做什么,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对你们不客气了!”

  我们面面相觑,我拉着张蕾蕾从壮汉身边走过去,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壮汉又跑到我们前面,拿一把锄头横在我们面前,说:“让你们出去听见没有,再敢往里闯对你们不客气啊。”

  张蕾蕾火气也起来了,白了壮汉一眼,道:“神经病,我们走我们的,又没惹你什么事儿,你这么激动干嘛?”

  壮汉怒吼道:“那是我们二龙村祖祠,你们这些外人怎么能进?”

  张蕾蕾道:“那我不去祖祠了,我就四处转转,这村子又不是你们家的,要你管那么多?”

  壮汉被气的翻白眼,我和张蕾蕾钻进一片林子,穿过林子后面出现一大排青砖瓦房子高高的耸立在那里。这么高大气派的房子跟全村的房屋风格非常不搭,我们藏在林子里,见大青砖瓦屋门前安安静静的,连只鸡鸭都没有。

  青砖瓦屋的大门是朱红色的,已经斑驳的非常厉害,大门上还挂俩狮头锁环,上面挂着一把大锁。门口立两只硕大的石狮子。

  我猜这地方就是二龙村祖祠了,只不过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能有这么气派宏伟的建筑,也是相当难得了,这么多青砖光运进来就得花不少时间,更别说琉璃飞檐了。

  我要从林子里出去,被张蕾蕾拉住,张蕾蕾朝林子左边一指,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先前拦住我们的壮汉扛着锄头跟两个汉子朝祠堂走来。那壮汉扯着嗓子大声说:“一男一女两个人,大家快找找,就朝祖祠方向来了,可千万不能让外人进咱们二龙村祠堂。”

  我们躲在一处灌木丛后面大气不敢出,就看到几个壮汉在林子这头跑来那头跑去,好在这林子够大,树木高大枝叶茂密,我们藏在里面一时半会儿他们还找不到。

  我们躲到天黑,在林子里吃了干粮喝了水,养精蓄锐只等晚上没人就夜潜二龙村祖祠。

  张蕾蕾说:“哎,你说这村子藏在大山里面,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这祠堂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导致村子里的人不让外人进去?”

  我说:“难道有宝贝,听说越是深山越藏有好宝贝。”

  张蕾蕾鄙视的望了我一眼,说:“你看这村子穷的,都什么时代了,村民都没件像样儿的衣服,真有宝贝早让人拿去卖了。”

  张蕾蕾的说法很在理,很多事情在故事里是美好的,可是经不住现实的检验。二龙村古怪,村祠堂更加怪异,当夜色沉甸甸的匍匐下来的时候,整个村子的光亮全被黑暗笼罩住了,我依稀能看到林子外面村民燃起的昏黄油灯。

  张蕾蕾说:“是油灯,这里还没通电呢!”

  祖祠里漆黑一片,我们潜出树林溜到祠堂面前,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我跟张蕾蕾都没亮手电筒。凭着刚才盯门口半天的工夫,我们抹黑溜到祠堂大门前,一看大门还虚掩的,便将门推开一条缝隙,人闪身就溜了进去。

  进了祠堂里面,我们才敢开手电筒。手电光照到的地方,都是破破烂烂的,祠堂里面到处都是蜘蛛网、灰尘、烂木头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显出一副颓败的样子。祠堂里面的景象跟外面完全是两个极端,外面大方气派,好像经常有人打扫,里面却破败成这副样子,仿佛已经许多年没人来过。

  祠堂进门处是块天井,再往里面就是一排供桌案台,那供桌非常长,大概十多米长还不止。供桌后面是密密麻麻的祖宗牌位,一眼扫过去,数量绝对不止上百。牌位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蜘蛛网把庞大的死人牌位笼罩在内,随处可以看到硕大的蜘蛛爬来爬去。张蕾蕾吓的够呛,估计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死人牌位,有多少牌位就意味着死了多人,我心里也怕,真闹不明白那老乞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让我们来这里。

  张蕾蕾说:“要不——还是走吧——这里看着真奇怪,让人心里渗的慌——”

  手电光的光线射过密密麻麻的死人牌位,无数灰尘在光线里上下飞舞,我看着牌位上一个个名字,仿佛看到许多人都在死去,他们的肉体跟着时间湮灭了,可是魂魄还在,跟着牌位一起拜访在这座奇怪的祠堂里。

  祠堂后面突然响起“啪嗒”一声,好像是撞到什么东西。

  张蕾蕾尖叫起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