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29、丁寡妇诈尸

29、丁寡妇诈尸

  丁大壮一想,自己白天出去上工做事,媳妇儿要照顾儿子又要洗衣做饭,家里唯一能陪老娘的就是野猫了。冬天天冷的时候,老娘非要抱着野猫才睡得着觉。老娘平常出去串门,野猫绝不离开老娘散步之内,这些年全凭这只畜生,老娘才又多活了几年。

  丁大壮二话不说,就去找野猫。

  在农村有个习俗,说人死的时候,就是一口气散了。人要死的时候,最忌讳遭牲畜冲撞,人死散气的时候遭冲撞,就得诈尸。

  村里懂事的早在老太太病危的时候把野猫给绑了起来,栓在丁大壮邻居家里。丁大壮冲进邻居家里的时候,几个年轻小伙子正琢磨着是红烧了这只野猫还是清蒸了,几个人争的面红耳赤口水直流。

  丁大壮破门而入,拿镰刀一把砍断栓野猫的绳子,那野猫也跟得了信号似的,纵身跳上院墙,一眨眼就不见了。

  邻居家老主人急了,招呼几个小伙子赶紧去逮猫,放它跑了要出大事儿。

  丁大壮回到家,他媳妇儿了村里长辈正守在老太太床前,这时老太太挣扎着正要说话,突然一道黑影划过,就见野猫从窗台上跳进来,径直跳进老太太被窝。

  老太太嘴巴蠕动着,一句话没说话,眼白一翻,就这么去了。

  野猫见老太太闭了眼,也兀自趴在老太太面前垂泪不止,叫声凄厉绝望,跟真死了亲人似的。

  那外面追进来的几个小伙子见野猫趴老太太床上一动不动,便一窝蜂扑上去将猫逮了个严严实实,又拖到屋外拿锄头两下砸烂了脑袋拿回去剥皮清蒸了。

  丁大壮跟家里人给老娘换了寿衣,请了道士和尚来给老娘入殓。

  按照农村习俗,丁寡妇要在家里停尸三日,以供孝子贤孙祭拜,三日后才能入土下葬。

  孝子丁大壮请和尚道士诵经三日,在第三日半夜他正守孝的时候,突然听到棺材里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丁大壮正跪在灵堂前边烧纸钱边打瞌睡,这如闷鼓般的声音吓了他好大一跳。

  此刻已是午夜,厅外银月如钩,秋天的夜晚格外凄凉萧瑟,整个村庄都沉浸在黑暗之中,所有庭院都是一片漆黑。二龙村的房屋杂乱建在林子里,秋风吹的树叶哗啦啦的响,像是有人躲在暗中窃窃私语。

  丁大壮干过猎人,纵横深山老林都不怕,偏偏在老娘的灵堂前吓的手足麻烦。

  在纸钱燃烧的火光中,丁大壮看到他娘的棺材盖跟煮沸水的锅盖似的,正一上一下的动,像是里面有东西要出来。

  丁大壮麻着胆子给老娘磕头,说:“老娘啊,您生前的愿望不孝子都给您办到了,您就安心的去吧,别折腾的下面人不得安生,外人要说闲话的。”

  棺材里的东西兀自顶撞不知,丁大壮壮着胆子揭开棺材盖,就见他娘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看了他一眼,说:“老娘还没死呢,你这不孝的东西就把我塞棺材里,你存心要害死娘啊?”

  丁大壮吓的胆战心惊,他娘死的时候,村里许多长辈和郎中都在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她老人家在棺材里躺了三天又自己活过来了?

  丁大壮百思不得其解,他娘嚷嚷着要吃鸡蛋煮面条。丁大壮只能把她娘扶出棺材,就在他娘别过脸去的时候,丁大壮赫然发现他娘半边脸是猫脸,丁大壮吓的一屁股坐地上。他娘回过头来冲丁大壮说:“你怎么回事?”

  这时他娘又恢复了正常,丁大壮知道他娘有问题,吓的胆战心惊,一颗心在胸腔里砰砰乱跳,几乎要当场昏死过去。

  丁大壮扶着棺材爬起来对他娘说这几天太累了,也没睡好觉,见亲娘又活过来了,一高兴就摔跤。

  丁大壮把他娘扶出来坐着,自己叫醒媳妇儿给他娘下面条,老太太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面才罢休。

  第二天丁寡妇复活的事就传遍了整个二龙村,老太太活过来后,一点事儿都没有,还跟以前一样该干嘛干嘛。串门唠嗑、打牌、有时候还给媳妇儿洗衣服做饭带孩子,精神头比以前好多了。

  村里老一辈虽觉得这事太过离奇,但老太太死而复生,总不能再把她给塞回棺材里去。大伙儿唯一觉得不习惯的就是每逢天黑,老太太总要站在家门口山头上大喊野猫的名字,她叫野猫作猫哥儿。

  “猫哥儿——猫哥儿——”

  “猫哥儿——哪个杀千刀的宰了你,他不得好死——”

  “猫哥儿你快回来啊——”

  丁寡妇的哭声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极其渗人,特别是那几个吃了猫肉的小伙子,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似的不舒服。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直到有一天,丁大壮夫妻干活儿回家,发现他们三岁不到的儿子小钉子不见了。

  问丁寡妇,丁寡妇说她在房间里睡觉,醒过来看小孙孙,他人就没了,四处找都不见人。

  两三岁的小孩子正是调皮的时候,丁大壮在屋前屋后找了一圈儿没找到,又去邻居家里问,一直找到天黑整个村子找遍了,还是没见到人。

  而二龙村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它与世隔绝,出村子要翻过重重大山,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不可能走出村子。

  村里乡绅发动全村的人寻找,找了一整个晚上,却连小钉子的影子都没看到。

  丁大壮夫妇哭干了眼泪,而最疼爱孙子的丁寡妇,却一滴泪水都没流。

  26、

  过了很长时间,丁大壮的儿子再没出现过。村里人的说法是,小钉子可能自己摸出村,被山里的野物给叼走了。

  慢慢的,村里接连发生怪事儿,先是别家养的鸡鸭牲畜接连失踪,后来连猪、牛这些大型牲畜都不放过。村民找来找去,只在后山找到一堆骸骨,大伙儿以为山里野兽进了村,一到夜里,村里就安排壮丁组成巡逻队守夜。尽管这样,村里丢牲畜的事儿还是没断过,直到所有牲畜全部死绝。

  紧接着,村子里又开始丢小孩儿了。先是婴儿,跟着又是一两岁、两三岁的孩子,他们悄悄的失踪,明明睡在大人中间,第二天早上只见户主家里大门敞开,孩子婴儿都没了,大人却一点事儿都没有。

  一时之间,二龙村闹鬼的事儿闹的人心惶惶,村里能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没用,该丢的还得丢,该失踪的照样失踪。

  直到有一天,有人在后山发现大量的婴儿骸骨,大家才知道这些孩子都是被东西给吃了,一时村里笼罩着一股悲悯绝望的气氛,家家户户闭门不出,生怕大人小孩招了山怪的殃。

  丁大壮跟老娘老婆也大白天的把自己锁在屋里。最近一段时间丁大壮觉得他老娘很奇怪,他媳妇儿做好的面条送过去,他老娘一口不吃,都放在那里。问老娘,老娘只说胃口不好,找村里郎中来看,郎中说他老娘脉搏健朗,身体好的很,一顿一碗白米饭是没问题的。

  丁大壮人虽老实,却一点儿不傻,他早就觉得老娘死而复生很奇怪,而且打他老娘活了之后,村子里一直怪事不断。他不敢怀疑他老娘,只觉得有些东西不对,便多了个心眼儿。

  活过来的丁寡妇变了个人似的,昼伏夜寐,去邻居家串门走路都没声音,猛的出现在人间面前,吓的人间一个哆嗦。每逢看到人家这样,丁寡妇就笑的十分不怀好意。

  这天晚上,丁大壮出来接手,就听到他娘房间里耗子挠似的声音,他就着门缝往里面一望。借着窗户漏进来的月光,他老娘正趴着身子在床上啃来啃去,丁大壮吓的一哆嗦,他老娘听到后面有动静,扭过头来一看。

  只见银亮的月光下,他老娘一半人脸一半猫脸,嘴上全是鲜血,正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而床铺上,却躺着一具只有下半身的童尸,那小孩儿衣服他认识,正是村口大奎家的小儿子,今年三岁半,白天他还跟这胖小子打过照面,想不到如今已经沦为他娘的果腹之物了。

  丁大壮见他娘眼里冒寒光,眼珠子黄橙橙的乱转,吓的扭头就跑,边跑边叫:“我娘诈尸了——我娘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