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0、老龙头

30、老龙头

  他一直冲到院子里,就听到隔壁房间他媳妇儿的惨叫,丁大壮吓的没命的往外跑,跑遍了整个村子,全村都沸腾了。村里猎户和青壮年拿了铁叉火铳包围了丁大壮的屋子,推门进去看,才发现丁大壮他媳妇儿被啃掉了大半个尸身,而丁寡妇床上那半具童尸,已经只剩下两条腿了。

  众人翻遍了丁大壮的屋子,丁寡妇已经不知去向。

  整个晚上,全村村民手持利器把村前村后都翻了个遍,这丁寡妇就跟遁地似的,杳无踪迹。虽说二龙村家畜小孩儿失踪案的始作俑者找到了,这家畜小孩却还是照旧的少,每逢深更半夜,就能听到村里哭天抢地找小孩儿的声音。

  村里的主事乡绅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派人去城里请了位能人,是位名气极大的风水先生。这能人才走进村子,就直皱眉头,说村里阴气重。他让人领他在村里转了一圈,又上了村后的一座高山。这座山是方圆百里最高的山,山路陡峭,山里到处是悬崖,随处可以看到浓密高大的树林,财狼野猪不时从林间穿过,蛇虫鸟兽遍地都是。

  这位老先生爬上最高的一座山峰,俯瞰远处绵延万里的山脉,只见群山环抱形如圆盘,此刻刚过了一场秋雨,山下起了一层浓雾。二龙村所在的山涧中,一团雪白的运气凝聚在半空之中,始终凝而不散,隐隐还有黑气涤荡。

  老先生下山后对村里人说,二龙村所在的位置乃两条山龙龙脉交汇的地方,山分阴阳,这龙脉也分阴阳龙脉。早些年二龙村祖辈中必有此道高人,选了这处与世隔绝的地方避世,让子孙后代远离战火躲避了数百年之久,享足了清福。

  可惜世事有变数,龙脉也如此。二龙村祖先选址避世的时候,这阴阳二龙一只睁眼龙,一只闭眼龙,阳龙压制着阴龙,所以二龙村的阳宅一只享受阳龙龙气庇护,数百年来风调雨顺,家家户户母慈子孝,长辈个个都是百岁老人。

  可惜时过境迁,这阴阳二龙如今变成一睁一闭,现在是阴龙压制阳龙,整个村子都被阴龙笼罩,这二龙村的阳宅风水宝地变成了无比凶恶的地方。丁大壮领回家的那只野猫并非俗物,乃是阴龙的龙眼儿,龙眼儿冲煞化为尸煞,丁寡妇给了它一口生气,这生气便将延绵万里的大阴龙给养活了。

  老先生劝村民尽早搬离二龙村,这等大凶大煞之地,不宜久居。可惜村民念及祖上在二龙村留下的数百年基业,不舍得离开村子,求老先生施展妙法救他们一救。这老先生也是当世高人,他给村民们出了一条计策,让村民烧制夯土,在后山最高的一座山峰上修建一座高五丈,宽三丈的龙头。这龙头正位于阴龙正穴位置。

  而且还嘱咐村民,无论生死,都不要出这座村子,山顶上的老龙头自会庇护二龙村,否则,整个村子都要毁掉。

  这些年来,只要有陌生人进村,二龙村村民都好意驱赶他们离去。因为村里有条诅咒一般的禁忌,外人进村,就不可能活着出去。二龙村是极阴之地,养阴龙的地方,主大凶,二龙村的村民有老龙头和百年祖祠庇护,外人可没这种待遇,往往还没来得及出村,就出事儿了。

  这样出了几回事之后,二龙村的传说也就越传越玄乎,什么满村子都是鬼,活人一进去就被吸干阳气,暴毙而亡。偏偏就有这种不信邪的年轻人,他们组队前来二龙村一探究竟,很多都死在村子里。

  老头儿跟我们讲完这些,叹了口气,说:“你们这些小娃娃,去哪里不好,偏偏要来我们二龙村,这是拿命在开玩笑啊。”

  张蕾蕾吓的俏脸煞白,不时偷偷打量四周情况,我在黑暗中握住她的手,能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剧烈发抖。

  听老头儿扯了这么久,我才跟他说明来意,并说明张蕾蕾被栓上夺命红绳的经过,那老头儿盯了我们半天,才说:“一个老乞丐指引你们来二龙村?”

  我把老乞丐给的纸条递给老头儿,老头儿接过纸条,看到上面的一行字,手突然哆嗦了一下。

  老头儿的过激反应让我狐疑不定,我心里已经怀疑老乞丐的用意了,如果二龙村真有老头儿说的这么恐怖,我们来这里就是找死。张蕾蕾脖子上红绳子之于鬼魂,就像红布之于斗牛,二龙村是大阴之地,阴龙盘绕之处,我们在这种地方出现,就是羊落虎口。他奶奶的,我和张蕾蕾一起给了十一块钱给那老乞丐,他还这么算计我们,我心里不禁怒火中烧,如果老乞丐就在我面前,我一定揍丫的。

  老头儿叹了口气,说:“既然是他让你们来的,必定有深意,你们就跟我来。”

  我没想到老头儿会是这个反应。在这二龙村,我们唯一算的上熟人的,也就属这老头儿了,老头儿领着我们出了祠堂,他点了一支火把,领着我们一直往村后头走。出了祠堂我们才发现,现在夜色还早,可全村竟没有一户是亮灯的,偌大的二龙村就如一座死气沉沉的坟场。

  老头儿跟我们解释说,自从丁寡妇诈尸以后,村里晚上就没点灯的习惯了,天一黑全村睡觉,天亮才开门。老先生还特别嘱咐过村民,死人不挪出村之后,村里就成了孤魂野鬼的天下,特别忌讳招鬼的行为,稍有差错就会惹祸上身。晚上点灯,也是老先生强调的忌讳,这么多年过去了,村民一直严守规矩,村里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儿。

  我们跟着老头儿上了后山,一路上老头儿对我们态度缓和了许多,估计知道我们是他朋友介绍来的,张蕾蕾也是不是跟他聊上两句。

  张蕾蕾好奇的问他半边脸怎么没了,这丫头话才说完,我心里就悬了。人最恨让别人揭伤疤,何况是这么忌讳的伤疤,我冲张蕾蕾打了个手势,张蕾蕾冲我眨眨眼睛,一副知道错了的表情。

  其实老头儿那张怪脸的由来,我也心痒的厉害,一直忍着不舍得问,憋的心慌。

  老头儿沉默了片刻,说:“这张脸啊,就是交代给丁寡妇了,让她硬生生给啃了一半,要不是老先生出手相救,老儿我早就中尸毒死了。早些年,我就是村里主事的乡绅头人,自从毁了这张脸,也就家道中落了,后来按照先生嘱托,为了二龙村的平安,我就来祖祠看祠堂,这一看就是几十年啊。”

  听老头儿说话语气,真把那老先生当神仙供着,想必那老头儿也是位高人,下次遇到李半仙儿得跟他请教一下,老头儿嘴里的老先生是不是他同门。知己知彼,既然李半仙儿得罪了他师门,我就多掌握点一手资料,以后被人砍了也能知道是谁下的手。

  老头儿领着我们爬了几座山崖,到后半夜的时候才爬到最高的一座山峰,借着朦胧月光,我果然看到山头上耸立着一尊巨大的泥胎龙头。这龙头在凉薄的月夜里,被山顶树木烘托着,形如一座隐藏在暗中的碉堡,显得特别神秘。

  我不明白老头儿带我们来这里是何用意,解红绳跟老龙头有什么关系?

  老头儿带我们穿过树林,来到老龙头面前。林子里树木很稀疏,老龙头周围围了一圈木栅栏,奇怪的是,木栅栏好像全被火烧过一样,就连栅栏附近的树木也有遭火烧的痕迹。

  老头儿说,这里是阴龙龙穴,龙穴上又压了只老龙头,双龙相搏最易遭天谴,于是常有雷火相射。山顶上的林子原来非常茂密,经不住雷火打击,烧死了不少老树,就成了这副模样。

  老头儿翻进栅栏里,在老龙头后面摸索出一只铜锁出来,又掏钥匙打开锁,就听到轰隆隆的巨响,老龙头后面开了一块一米宽,一米半高的石洞出来。

  老头儿把火把递给我,我蹲下为他照明,只见老头儿钻进石洞,里面顿时传来野兽的嘶吼声。我和张蕾蕾吓了一跳,张蕾蕾躲在我后面不敢朝里面看,老头儿在里面打开一扇铁门,那嘶吼的声音更加真实,听起来让人心慌。

  老头儿招呼我们进去,我心里很忐忑,张蕾蕾拽着我说:“要不——我们问清楚再进去——这里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