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1、解红绳

31、解红绳

  老头儿在里面骂:“婆婆妈妈,他介绍来的人,我还会害你们不成?想解开夺命红绳就进来,不想解我们就走。”

  这句话说到我心坎儿上了,我二话不说,立刻把张蕾蕾拖了进来,老头儿顺手关上石洞门。石洞里充斥着一股粪便的腐烂味,闻着让人想吐,老头儿在铁门里面招呼我们,我们提心吊胆的往里面走。

  我对老头儿的身份还有怀疑,这地方透着邪乎,我也不敢大意,便偷偷拽着祖传风水枣罗盘,以防老龙头里有变化。

  进了铁门,我赫然发现里面有只硕大的铁笼子,笼子里挂着一只庞大的东西,那东西正在铁栅栏上爬的飞快,像一团模糊的黑影。

  我惊道:“这是什么东西?”

  老头儿看了我一眼,说:“丁寡妇,当年老先生用方术助我们抓住她,村民们本来想乱锄打死她,老先生说她是野猫化身,是大阴龙的龙眼,杀了有灾祸,不如让老龙头镇住。大阴龙有龙眼才是完整的,龙眼被镇,就不怕它翻过来了。”

  丁寡妇见这边有光,很快爬过来。我就着火光一看,只见里面果然是个浑身脏兮兮的人,她穿着老式对襟大褂,身上黏糊糊的全是粪便,头发长的盖住了脸。她双手瘦长,指甲跟黑山老妖似的,又黑又长,扒在铁栅栏上我不敢靠近。

  老头儿冲她吼道:“丁寡妇,老头子又来看你了。”

  丁寡妇嘴里发出嘶嘶嘶的声音,我见她拨开披散下来的头发,露出半张枯树皮一样的老太太脸,半张猫一样毛茸茸的脸,时不时的还能发出猫的叫声,一张嘴满嘴都是獠牙,白森森的特别吓人。

  丁寡妇的传说就足够吓人了,现在真见了她的样子,我脑子里全是她茹毛饮血吃人的画面,心里一阵发憷。暗想大自然造物真是神奇,竟然能弄出个人猫同体出来,太他娘的诡异了。

  老头儿把张蕾蕾拉到丁寡妇面前,两人就隔着一面铁栅栏的距离,丁寡妇看到张蕾蕾的脖子,黄橙橙的眼珠子里放出光芒,眼里神色尽是贪婪。

  我不知道老头儿要做什么,不过丁寡妇的样子让我很担心张蕾蕾的安危,丁寡妇这号怪物杀人不眨眼,要是有个闪失,张蕾蕾哪里有活命的机会?

  我掏出风水罗盘在手上,全神戒备,冷不防老头儿把张蕾蕾一推,竟然直接撞到铁栅栏上。丁寡妇眼疾手快,还没等张蕾蕾反应过来要跑,就一只手死死抓住张蕾蕾的脖子。确切的说,那还不是手,而是毛茸茸的爪子,利爪抓的张蕾蕾脖子上鲜血淋漓十分吓人。

  我吓的心胆俱裂,如果手上有刀,恨不得一刀劈了老头子。可是张蕾蕾现在危在旦夕,救人要紧,我也顾不上丁寡妇的恐怖传说,飞快扑了上去,死死抓着丁寡妇掐张蕾蕾的双爪。

  张蕾蕾被丁寡妇掐的满脸通红,舌头都吐出来老张,喉咙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眼看就快不行了。我拼命的掰开丁寡妇双爪,这丁寡妇果然是畜生,力气出奇的大,我掰扯半天,连一分毫都挪不动。

  张蕾蕾的脸色已经涨成青紫色了,十分吓人,断气也就在一两分钟的事情。

  在这紧要关头,我摸来摸去只摸到那枚枣罗盘,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对丁寡妇是否有用,情急之下就容易病急乱投医,我举着祖传风水枣罗盘狠狠一记敲打在丁寡妇的猫脸上。这一记我使尽了全身力气,震的手臂发麻。

  接着,我就听到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叫声,我定睛一看,只见丁寡妇捂着脸痛苦的蹲在地上,嘴里发出“嗷嗷——喵喵——”的尖叫,她甚至一度在地上胡乱打滚,像是被我的罗盘给伤到了。

  张蕾蕾从丁寡妇爪下逃出来,人已经软绵绵的往下倒了,我急忙扶住她。我把张蕾蕾扶到铁门边上,距离关丁寡妇的铁栅栏有几米距离,算是比较安全了,才给张蕾蕾掐人中顺气。

  丁寡妇在铁栅栏里翻了几翻,渐渐平息下来,她像只猫似的趴在地上盯着我,眼里全是仇恨。我见她半是猫脸的脸好像缩小了一点,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无法拿出证据来论证。我心想,难道我的风水枣罗盘有这种奇特妙用,不但能把孤魂野鬼打到魂飞魄散,还能收拾丁寡妇这种猫妖。

  丁寡妇瞪着我的眼睛,我从她眼神里感应到一种挑衅意味。我家祖传风水罗盘一击奏效,我心里对丁寡妇也没那么怕,见她用这种眼神看我,心里也不禁有气,冲她吼道:“不服是吧,咱们再来试试!”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心里一团无名火全被丁寡妇的眼神给挑了起来,也许是她试图伤害张蕾蕾,我对欺负张蕾蕾的任何人事物都怀有敌意,特别是丁寡妇这种一击伤人的妖物。

  丁寡妇冲我张牙舞爪的挑衅,我顿时火气,飞快的冲了过去,抡起罗盘砸向丁寡妇。没想到丁寡妇突然往里面一缩,我这一记罗盘砸了个空,丁寡妇突然暴起朝我扑过来,速度快的令人头昏眼花。

  我当时就懵了,心里那股火气全散了,眼里只有丁寡妇狰狞扭曲的半人半猫脸,我拼命往后退,可哪里来得及,罗盘顿时就被丁寡妇攥在爪子里。我们俩拽着罗盘,一人一半,隔着铁栅栏拔河。

  显然,我不会是丁寡妇的对手,眼看祖传罗盘就要易主,我担心的全身冷汗。

  就在这时,一直在旁边冷艳看戏的老头儿冷哼了一声,道:“丁寡妇你这妖物,被老龙头镇了这么多年,你的邪性还一点没改么?”

  我心想,这老头儿也忒装逼,也不想想当年你半张脸是怎么没的,现在还在丁寡妇面前这么说话呢。

  老头儿话一说完,说起来也真怪,丁寡妇竟然真的松了手,我急忙把罗盘收回来,一身的冷汗。

  关于我的风水罗盘能伤害丁寡妇的事实,后来我才知道,罗盘内含八卦,八卦意即乾坤,乾坤包罗万象,说简单点,一枚罗盘就是一整个世界,里面更是囊括阴阳。丁寡妇位于山川阴龙正学上,而他本身又是大阴龙的龙眼,头上罩着时刻散发出正气的老龙头。这一阴一阳随时相互搏斗,阴龙受制于老龙头,所以常常吃亏。我的这枚风水枣罗盘,本来就是囊括乾坤正气的东西,举手投足就能刺激老龙头的阳气,丁寡妇被枣罗盘击中的时候,其实并非枣单只枣罗盘的效果,里面还有很大一部分老龙头的作用。

  当然我的风水罗盘能激活老龙头释放正气,还有别的原因,这是后话。

  老头儿喝止住丁寡妇,就朝我们走过来,我对老头儿刚才行为怀恨在心,急忙拖着张蕾蕾出了铁门。

  老头儿嘿嘿笑着说:“小兔崽子,还真把我当坏人了,你看看这女娃娃脖子上的绳子哪儿去了?”

  我定睛一看,见张蕾蕾脖子上的红线果然消失的干干净净了。我还不放心,担心这里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于是当着两人的面开了一次天眼,再去看张蕾蕾脖子,她脖颈上一片雪白,哪里还有红绳的影子。

  我没见老头儿出手,张蕾蕾脖子上的绳子怎么没了,难道他刚才推张蕾蕾过去另有目的?

  老头儿说:“女娃娃脖上的索魂绳是煞鬼绑上去的,解铃终须记铃人啊,丁寡妇这种阴龙龙眼儿解这种绳子再适合不过,她的阴煞之气可不比那几个煞鬼弱。我想,老乞丐让你们来找我,为的就是这大阴龙的龙眼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