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4、悬棺

34、悬棺

  我紧张的屏住呼吸,丁老袍的旱烟袋在黑夜中一闪一灭,就像捉摸不定的鬼火,我的心脏突突的直跳,简直要跳出胸腔。

  丁老袍说,那牵牛饮水的老头儿往老李木匠老屋前走,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觉得老屋门前好像有人似的,还不止一个。二龙村的规矩,天一黑晚上就不能随便走动,怕遇到邪物。这老头儿是个鳏夫,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属这头老牛了,晚上心疼牛渴坏了,常常偷偷起夜牵牛饮水。

  老头儿太远看不清楚,走进了发现朦胧的月光下,老李木匠正对他五个子女训话呢,从第一个骂到第五个,又从第五个骂到第一个,就这样一直骂不停。老头儿躲在一棵树下吓的发抖,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就算眼睛看错了,耳朵也不会听错吧。老李木匠惯有的哑嗓子老头儿别提多熟悉,老李木匠最小的女儿还顶嘴呢,老头儿都听的一清二楚,他吓的想偷偷溜回去,去没防到他最疼爱的那头老水牛放开腿一路狂奔而去,跟被蛇咬了似的。

  老头儿心里明白,这老李木匠跟他五个子女是鬼无疑了。畜生对阴物有灵性,大老远就能感觉到脏东西的存在。怪不得水牛出牛栏的时候渴的不行,快走到老李木匠屋前死都不肯走,它早知道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老头儿回到家一夜没睡着觉,第二天就病了,高烧了一个礼拜才腿,发烧的时候就不停说胡话,求老李木匠别带他走,他还想多活几年。

  而他的那头老水牛,却一路狂奔进水塘里,给活活淹死了。

  理论上不存在这种可能,水牛本来就喜水,大江大河里都能游来游去,却偏偏溺死在村前不远处的小水塘里,实属怪事。

  村里懂这些的人告诉老鳏夫,幸亏他牵了头牛,否则就不是牛死了,老牛忠心护住,救了老鳏夫一命。

  丁老袍的讲述让我很担心,老鳏夫有老牛护主还得了一场病,而张蕾蕾一个女孩子,又没人保护她,还被老李木匠的送葬队带走了,她的情况得有多糟糕啊,我不敢再往下想,怎么想怎么焦虑。

  丁老袍说,事儿还没完呢,就在一年前,老屋里还住过三个外面来的年轻人,他们自称叫什么驴友。这三人里,两男一女,一个男的叫王鉴明,是女娃娃的对象,另一个男的叫冯夏,是女娃娃的亲哥哥,女娃娃叫冯雨晴。

  这三个驴友也是冲二龙村的恐怖传说来的,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以为有一腔热血和满腹科学知识就能扫除一切牛鬼蛇神。她们抱着打破二龙村的恐怖传说而来,自称是打假专家司马南老师的粉丝,以方舟子为精神偶像,进村的时候不管村民怎么劝说,他们都不为所动,坚持要住下来。

  村民们选来选去,最终选定了老李木匠的旧屋作为他们睡觉的地方,村子里的空屋,也就属老李木匠的屋子死的人少了,相对比较干净一些。

  这三个二十多岁的大学毕业生趾高气扬的住进了老屋,梳洗一番之后,就睡了,冯雨晴单独一间房间,她对象和哥哥睡一间房间。第一天晚上,冯雨晴睡下之后,迷迷糊糊就觉得有人在推她,推了她几下才醒。冯雨晴睁开眼睛,赫然见床前坐了个浑身肮脏的老头儿,那老头儿说:“你这小娃娃太不懂道理,住我家不跟我打招呼就算了,还敢睡我的床?”

  冯雨晴是大城市来的女孩子,在家里又有哥哥宠着,读大学又有男朋友惯着,因此脾气很大。听老头儿这么说她就不高兴了,说:“可不是我愿意来你家落脚的,是你们村里的村民让我们住这儿的。再说你房间和床上这么脏,我都帮你收拾半天了,你要谢我才对!”

  老头儿听了非常生气,让冯雨晴下来,立刻从这房间出去。

  冯雨晴一贯大小姐脾气,气的翻身下床,拿了东西就朝外面走,她走来走去就是出不了门。眼看着走到门边,再往前却是墙壁,她再往前走,还是墙壁,这么折腾了很久,女大学生冯雨晴终于绝望了。房间里没有点灯,外面是朦胧的黑暗,房间里也模糊一片,她以为自己看不清楚才找到门在哪里?

  老头儿笑嘻嘻的说:“小娃娃,你倒是走出去啊?”

  冯雨晴说:“你是什么意思,不让我睡你的床,又耍阴谋诡异不让我出去,你到底想做什么?”

  老头儿说:“你要睡我的床,要想出这个房间都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你要帮我把脚洗干净。”

  冯雨晴能屈能伸,心说不就是洗脚嘛,姑奶奶就给你洗。这老头儿怪怪的,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哥哥和男朋友都在对面房间,别让他欺负了还不知道呢。

  于是,她找了张椅子坐下,床脚下已经有了一桶热气腾腾的水,老头儿就坐在床沿上,冯雨晴抱着老头儿的腿往热水里放。她蹲下来摸老头儿的脚,摸来摸去发现老头儿的裤管到大腿部分居然都是空的。

  她顿时就懵了,老头儿没脚。

  她恍惚想起来,村民领他们来这老屋的时候提过,老屋原主人双腿在山洪中砸断了,又想起他死后,儿女为他送葬却连整个送葬队伍都消失在深山里恐怖故事,一下子吓懵了。

  她抬头去看老头儿,才发现他脸色煞白,穿一件黑漆漆的衣服,再定睛仔细一看,发现那衣服竟然是一件寿衣,她面前的老头儿也不是活人,是个扎纸人。

  冯雨晴吓的尖叫一声,整个人就昏死过去。

  第二天冯雨晴在床上发了一天高烧,嘴里不停说胡话,叫来村里的土郎中,吃了中药也不管用。他们又给冯雨晴吃随身带的西药,均不见效果,病情一度有加重趋势。

  一到晚上,冯雨晴姑娘就从床上坐起来,呆呆的蹲床脚边上重复着洗脚的动作,一洗能洗一整个晚上。围观的村民无不毛骨悚然,冯雨晴她对象都吓哭了。

  冯雨晴她对象和亲哥商量,老这么让她发烧下去也不是办法,要把脑袋烧坏的,可擅自出村又不敢,村民们早告诉他们,村里出的巧事儿要在村里解决,出去了就难办了。

  就这么折腾了几个晚上,有天半夜,冯雨晴她哥和对象都在床边守睡着了,等他们醒过来,却发现冯雨晴姑娘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们叫醒附近村民四处寻找,有村民说半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窗外月光地里姑娘在散步,跟丢了魂似的。他们当时很害怕,就没敢出去。

  两个年轻人和村民找遍了村子,没找到冯雨晴的踪迹,他们又连夜去后山找,找到天亮也没再找到人。这两位年轻人听说在大学是搞科技的,冯雨晴姑娘身上装了个东西,他们用机器找,找到当天晚上的时候,在一座山涧悬崖上,竟然发现了一具棺材。

  我们派人爬上悬崖,发现那具破烂不堪的悬棺,竟然就是当年老李木匠用的棺材,冯雨晴姑娘就躺在那棺材里,已经断了气。

  说也奇怪,那悬崖几十丈高,按照当时送葬队伍的规模,根本不可能把棺材弄上去。再说冯雨晴这么文弱的姑娘,不借助工具,也不可能爬上这么高的悬崖,可事实上,这件事儿就是发生了。

  好几个胆子小的村民,当场就吓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