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6、山洞里的风水先生

36、山洞里的风水先生

  丁老袍也发现了,大叫道:“是人手!”

  那是一只黝黑的人手,手臂从云松下面垂下来,随着风吹动的方向缓缓晃动着。我看的仔细,这人手就像是被火烧过似的,黑得像块火炭。

  我跟丁老袍惊魂甫定,就决定先上去看看再说。丁老袍一个这么大岁数的人,攀岩竟然速度很快,我半大小伙子体力还不如他呢。山壁上乱石很多,足以给我们借力爬上去,等我们上了云松,才发现云松根处的山壁上有一处不小的洞口。

  洞口里探出大半个人身体,他一部分身子架在云松上,一部分身体还在山洞里面。更可怕的是,他还浑身焦黑,像是被火整个的烧过一样。

  丁老袍把这人翻了个个儿,惊叫道:“这是老李木匠的大儿子,他怎么在这儿?”

  丁老袍把老李木匠的儿子拖出来,横架在云松上,里面赫然有个黑乎乎的山洞,这里便是当年老李木匠放棺材的地方了。

  我们钻进洞里,棺材早先已经被搬回二龙村火化了,所以洞里应该是空的。我随身带了手电筒,在黑乎乎的洞里一照,竟然发现洞里躺了两具跟外面一样的尸体,尸身上都是黑黝黝的,活像是非洲人。

  丁老袍辨认出来,这两人正是送葬队伍里的人,他紧张的发抖,失踪快三年的送葬队伍竟然又出现了。

  山洞原来很小,只能容纳一具棺材。在山洞尽头,我们发现了一堆山壁坍塌的石堆,石堆后面有个逼仄的洞口,我们缩着身体爬进去,发现洞里有十多具焦黑的尸体,他们或躺、或卧、或站、或坐,就这么占满了整座山洞。山洞中间盘坐着一个老头儿,老头儿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手里还掐了个法诀。

  丁老袍一一确认了洞中尸体的身份,他甚至还在一堆稻草里发现了老李木匠的尸体。老李木匠身上裹了一层稻草,用草藤捆起来,像只硕大的稻草人。我们像剥粽子一样剥开稻草,里面的老李木匠居然栩栩如生,脸上的皮肤像刚剥了一层鸡蛋壳似的,特别柔软光滑,像睡着了一样。

  丁老袍惊讶道:“这老李木匠怎么比死的时候还年轻,真忒奇怪了?”

  我把老李木匠上下打量一番,他皮肤虽黑,却不干瘪,有点像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而且他皮肤还没有正常农村人应该有的粗糙,看起来比较细腻光滑,像个城里人。

  我和丁老袍面面相觑,眼前的这一幕太匪夷所思了,简直是闻所未闻的怪事,在外面说出去人家肯定以为我们是神经病。

  丁老袍检查完尸体后,说:“老李木匠送葬队伍里的人全在这里,一个不少,可这老头儿是谁呢?”

  他指着盘坐在山洞中间的老头儿,陷入苦思。

  我看老头儿手边放了一只风水枣罗盘,心里顿时明了,这厮原来也是风水同道中人。看他样子,想必是坐化于此,这蛇城风水局人为因素很明显,难道就是这老头儿布的局?蛇城风水局泄阳龙所聚之气,针对老龙头的目的很明显,阳龙气一泄光,二龙村龙脉上的大阴龙必定乘虚而入,将二龙村变成阴气汇聚之地,端的是凶险无比,整个村子的人死绝都是很有可能的。

  我潜意识里觉得,这老儿巧夺天工,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手布下蛇城风水局,必定不是简单与二龙村有仇,他定有其他更可怕的目的。

  丁老袍围着坐化老头儿转了一圈儿,突然叫起来:“哎,狗日的,老头子终于想起来这人是谁了,他就是当年给老李木匠看风水的先生,我们在祖祠还打过一个照面呢。”

  经丁老袍这么一点拨,就更能坐实我的想法,这老儿为老李木匠寻龙点穴是假,他利用老李木匠才是真。这厮弄死整个送葬队十几号人不说,还为二龙村数百村民设下这么歹毒的风水局,这心真不是一般的黑。

  我又向丁老袍打听老李木匠出殡的时辰,丁老袍别的不在行,对全村每户生老命死的时辰却是了如指掌,他稍一思索就给我报了出来。

  我拿风水罗盘一算,见那日天刑、朱雀、白虎、天牢、元武、勾陈六位凶神齐聚,这六神值日,乃是大凶之兆,诸事不宜,特别是出殡送葬更不能为。相阴宅讲求寻龙点穴查砂问水,更讲究良辰吉时,找到风水吉穴,还要选对时辰下葬,时辰不对,吉穴也容易变成凶穴。

  为老李木匠相阴宅的风水先生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他点的六凶之日出殡,就算不把出殡队伍引到蛇城凶局里来,也一准会出事,家宅难安。

  我见这风水先生肤色自然,比老李木匠看着还像活人,整个就一老道入定,要不是知道他的歹毒用心,我一定以为这老儿是世外高人,还会敬仰有加呢。再细看,发现他脸色红润,根本就不像死人。可是摸他鼻息,却又一点呼吸都没了,再摸心脏,也没有心跳,是死人无疑。

  丁老袍说,这祸害人的妖人,不如咱们一把火把他尸体给烧了吧,留在世上也是要害人。

  我阻止了丁老袍的举动,这老儿整的这番局面,我总觉得有点印象,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这像是风水老儿布下的一种奇特的局,他将送葬队伍弄到蛇城风水局里,又对这十几具尸体做了手脚,必定有更可怕的目的。我知道,我必须尽快破了这个局,否则张蕾蕾就凶多吉少了。

  我翻出半卷残书来研读,找到蛇城风水局的详细描述,就这么看了很久。丁老袍乡绅出身,懂得许多道理,知道我在钻研这风水局,也不打扰我。手电电池快用完的时候,丁老袍去外面折了几根枯树枝缠上稻草,为我做了两只火把照明。

  我一直看到天快黑的时候,才在残卷某个篇章里看到一句话,说在大阴龙处设局聚阴气,风水眼中点阴宅,必为凶宅,乃养僵尸之穴。炼僵尸需养尸散气,魂肉分离,死者肉身炼化到一定程度,起初焦黑如碳,后由黑转白,娇嫩若顽童,一旦遭遇大凶之日,尸身吸了月光之精魄,便有了一口精气,这僵尸也就养成了。

  我大吃一惊,原来这老儿是在社城风水局里养僵尸啊,我曾听李半仙儿说过僵尸的可怕,一旦成型,整个二龙村都会被僵尸屠杀干净。

  书中提到的魂肉分离吸引了我,也就是说,山洞里的这些尸体都只是肉身,要想炼成僵尸,设局之人必定不会让死者魂魄找到尸身,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这老儿抛弃了死者魂魄,又会把魂魄放哪儿呢?

  丁老袍给我讲的几个故事,都是孤魂野鬼为祸,那才是死者真正的魂。我心里一动,既然老李木匠和他子女的鬼魂都在村子里出现过,说明他们的魂还没出村子,张蕾蕾是被送葬队的鬼魂带走的,而她还没出现在这养僵尸的山洞,人很有可能还在村子里。

  想到这里,我无比高兴,只要张蕾蕾尸身没进蛇城风水局,她的魂魄就没跟肉身分开,就还有救。我现在要做重点就是找到张蕾蕾,解开她身上的风水之咒,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张蕾蕾就还有救。

  我对丁老袍说:“咱们快走,张蕾蕾人还可能在村子里,咱们先回二龙村,找到张蕾蕾再解决这些尸体。”

  丁老袍不明所以,不过他已经被我刚才的分析折服了,对我是言听计从,边走边说,他介绍来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我们出了山谷,翻过几座山头,回到村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后山传来“啪嗒”一声,我回头一看,就看到山崖上的老龙头断的粉碎,龙头上半身就这么掉进了悬崖。

  丁老袍吓的失声大喊:“我的妈呀,出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