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7、破鬼门

37、破鬼门

  丁老袍这么一嗓子喊完,整个村子都沸腾了,村民纷纷放下手里的伙计聚集在后山脚下看凸出来的老龙头变成一堆石头渣子,许多村民都失魂落魄嚎啕大哭起来,丁老袍尤其哭的伤心。

  他边哭边嚷嚷:“我的天,二龙村的天塌了,老龙头没了,二龙村的天塌了——”

  我深知老龙头对二龙村的重要性,在大阴龙的势头盖过阳龙之后,那位神秘的风水先生为二龙村建造的老龙头就是村民对平安的唯一寄托,现在龙头没了,也意味着厄运将至。

  这个时候我怎么忍心打扰丁老袍,让他陪我去老李木匠老宅找人,我一个人默默走出人群,往老李木匠老屋而去。

  天空中升起一轮圆月,今晚的月光特别的明亮,照得二龙村树影婆娑,树枝在夜风中沙沙作响,衬的这夜晚出奇的安静,我一个人像鬼影似的飘到老李木匠屋前。

  在山洞里看见那队送葬队的尸首,我就想明白了。送葬队伍不是因为遇鬼才离奇失踪的,他们是被山洞里的老道做了手脚,才一路被折腾到蛇城风水局,囚尸洞中作炼化僵尸的材料。

  送葬队伍失踪后,又在村子里反复出现,显然不是因为冤魂作祟,那老道蛇城风水局都能布成,弄死人还能轻易让他们化成冤魂,那就太不合乎道理了。这样推算起来,送葬队伍和老李木匠一再在老屋作祟,必定是老道士的安排,他想以魂做引,引诱活人过去,以作他炼化僵尸之用,冯雨晴姑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只是这老道士再厉害,也没想到过姑娘身上装了GPS定位,他哥和他对象又是搞科技的大学生,这才把隐蔽的近乎完美的蛇城风水局暴露出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么一推算,我就明白了,老李木匠屋里发生的那些怪事,应该不是鬼魂作祟,而是风水局作用产生的幻象。否则,以我目前开天眼的本事,必定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不可能鬼魂把张蕾蕾这么个大活人抓去了,我就凭白让她人间蒸发。

  风水讲究的是一个气,《葬经》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道出了风水的核心便是气。气飘渺无形,存在于天地之间,却又看不见摸不着,是一种很神秘的东西。风水的作用,就是聚气为我所用,在时间上,能朝发夕至,也能耗费三五十年才能见效;在空间上,风水格局可以影响一个封闭空间,譬如阳宅,也能相隔万里,依旧能控制人的生老病死、命格运数,端的是神妙无穷,非常厉害。

  老李木匠老屋的种种怪事,就是老道士利用风水格局的气场所致,无论是鬼魂一样的半夜送葬队,还是张蕾蕾在房间的鬼上身,亦或者冯雨晴给老李木匠洗脚,都是风水局制造的气象,只是一种幻象而已,并非受真正的鬼魂影响。

  受到老李木匠出殡的黑道凶日启发,我特意查过张蕾蕾出事的日子,发现还真有问题,那日正是又一轮的黑道凶日,六道凶神值日之时。我再查老李木匠老屋的方位,是对冲位,黑道凶日时辰便会天道裂开,与蛇城风水局既互冲,又呼应,乃是蛇城局裂开的一道口子。等到第二天子时,便是魂肉剥离的时候,蛇城风水局的气场会吸引张蕾蕾的肉身前往。张蕾蕾一旦踏上这条路,便会魂飞魄散,尸首最终沦为僵尸。

  我必须在子时之前找到张蕾蕾的真身,用一些特殊方式护住她的魂魄,免遭魂肉分离之苦。

  按照李半仙儿所赠半卷残书里记载,像蛇城风水局这种大阴之局有几处气场门户,我用风水罗盘推算过,分别在坤位和艮位上,坤乃人门,艮乃鬼门,老李木匠的老屋所处的位置就是艮位,也就是鬼门。

  蛇城风水局能在老李木匠老屋里制造出这么多可怕的事情,全是靠这艮位鬼门输出蛇城风水局的气所致,张蕾蕾能瞬间不见,也是被艮位鬼门所困,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艮位的具体位置,破了鬼门,自然可以找到张蕾蕾。

  我在老屋前转来转去,转了两个时辰,头发都要抓掉半边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我的本事全来源于李半仙儿的口授和那半卷残书,理论知识非常充沛,可惜实践太少,空有一身本事耍不出来。

  正在我急的直挠头的时候,丁老袍带着村民们回来了,丁老袍见到我,道:“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让我好半天找。”

  随即,丁老袍指着我对村民们说:“各位,几十年前那位老先生虽然走了,老龙头也没了,可这位小娃娃来到了我们村,他就是那位老先生派来的,他将是我们的大救星。”

  村民顿时炸开了锅,大多数是质疑和不屑的声音,我被闹的莫名其妙,不知这老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就是带张蕾蕾来治病的,哪里受了什么风水先生指派,丁老袍这老头儿扯起淡来有板有眼,挺像那么回事儿,这厮不做干部真亏了他。

  见村民们都不信,丁老袍又说:“老风水先生是绝世高人,恐怕他早就算到有这么一天,老龙头也有降不住的时候,你看,他老人家不就在这两天派人来了么?”

  有个年轻小伙子骂道:“少胡吹大气了,这小娃娃连自己同伴儿都看不好,让老李木匠给弄没了,他还能救我们,我看大伙儿别做梦了,还是早点搬家出了这鬼村子,免得全村都死光了,那二龙村百年基业就真断了。”

  丁老袍被小伙子一阵抢白,气的吹胡子瞪眼,半天说不出话来。村民们起哄的声音立刻就大了,丁老袍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他突然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村里几个年纪大的人看,说:“你们都见过先生的真迹,你们说说,这是不是他老人家的笔迹?”

  有两个老头儿接过去,拿火把一照,老头儿呆了呆,说:“怪了,还真是老先生写的字,字是没错,可小娃娃自己也没啥本事,找他救我们,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我这两个时辰围着老屋转悠,利用祖传风水枣罗盘,又结合李半仙儿的传授,已经大致能测算出艮位鬼门的范围了。那小伙子一顿抢白正中我下怀,艮位必定在老屋宅基地范围内,可惜我一个人没办法拆掉这栋屋子,村里青壮年多,他们有的是力气,这么多人一起上阵要不了多久就能挖开老宅。

  张蕾蕾的命也就在这几个时辰里,只要玩了一步,她的小命完蛋不说,死后尸体还会沦为僵尸,不仅害人,还会折自己的轮回阳寿。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不管成或不成,我必须把握住这最后一线机会。

  想到这里,我跳出来对村民们说:“你们不相信我,是因为你们没见过我的真本事,一直嘲笑我连同伴儿都能弄丢,算什么风水先生,更别提拯救二龙村的风水龙脉吧。现在我已经运用自己的风水本事找到我同伴儿的位置,只差帮手帮忙找,你们想不想试一试?”

  二龙村村民天生直心肠,不想我有诈,立刻就有许多人说,你就说个位置,咱们晚上不睡觉都要帮你把人给找出来。

  我指着老李木匠的老屋,说:“她就埋在老李木匠的宅子里,你们帮我把这座房子拆了,就一定能找到她。”

  我听到不少村民偷偷议论说,这娃娃不会是疯了吧,那女娃娃明明是被老李木匠带走的,怎么会埋在老屋里,说不过去呀。

  丁老袍看了我一眼,我自信的对他点点头,丁老袍终于一挥大手,说:“乡亲们,咱们拆,二龙村的前途命运摆在这里,咱们也没别的办法,不如就跟自己打个赌,看这小娃娃有没有真本事。”

  村民们齐声吆喝,回家拿了锄头、铁锹、撬杠等等工具,四十多号壮丁,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把老房子移为平地。其他村民又把砖头渣子运到空旷的地方,专门露出老屋地基,这时,有个村民嚷嚷起来:“快来人啊,地基里怎么有个大水缸呢?”

  我拿着风水罗盘走过去,心里突然一跳,此处正是艮位鬼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