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9、稻草人

39、稻草人

  此刻我布下的定魂阵与老道士的蛇城局正在互相博弈,蛇城局虽然厉害,可惜我们所处的位置既不在风水局内,又不在它的人、鬼门上,所以它的力量便大打折扣,我的定魂阵才能跟它一博高低。

  在博弈中,我渐渐发现上清源诀的重要性,只要我稍有怠慢,蛇城局起的阴风就强一分,张蕾蕾的身体也会明显产生某种变化。那粽子人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心里紧张万分,时不时拿眼神票他两眼,但念诵上清源诀却一点没耽误,反而越念越快,张蕾蕾的脸色和呼吸逐渐得到恢复,那粽子人走到距我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我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时,张蕾蕾的睫毛动了动,好像就要睁开眼睛了。我在心里默念,死老李木匠,你他妈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啊,不能让我的张蕾蕾先醒过来吗,只要张蕾蕾恢复正常了,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粽子人顶着呼啸的阴风走到案台面前,突然站住不动,就这么直愣愣的望着张蕾蕾,我警觉的盯着他,丁老袍这厮抱着大红柱子哆哆嗦嗦不敢松手,他就趴在粽子人身边,我完全能理解他的恐惧。

  粽子人立在飞沙走石中间,像尊泥胎雕塑,一动不动。他越是这样,反而越让我内心难安,总觉得这厮心怀鬼胎,在打张蕾蕾的主意。此刻的张蕾蕾定魂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我的定魂阵要是被破坏了,张蕾蕾立刻就会魂飞魄散,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我心烦意乱,几次把烂熟于胸的上清源诀念错,张蕾蕾刚恢复血色的脸顿时又一片死灰,颤动的睫毛也不再晃动,吓的我收敛心神,不再去看那粽子人。

  过了片刻,我再瞟一眼祠堂门口,只见烟尘飞沙中,老李木匠的送葬队竟然已经晃晃悠悠的进了大门,唢呐、锣鼓的哀乐无比悲伤的充斥着老祠堂,孝子贤孙扶棺痛哭,棺材由四名殓衣壮汉抬着,缓缓进入大门,门外响起轰隆隆鞭炮声。

  眼前的这一幕不像我在老李木匠老屋看的那般虚幻,整个场景非常真实,我敢肯定,这棺材、人、锣鼓和纸人纸马都是真的,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

  我还特意看过这些人的脸色皮肤,他们浑身上下没一点黑的,借着明亮的月光,我能大致看出他们的皮肤不但不黑,也不太白,而是正常庄稼人的糙黄色。这就怪了,这送葬队伍再次出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老道士的僵尸已经炼成了,整个送葬队都是僵尸。但我看这些人身体颜色很怪,不似僵尸该有的细腻纯粹,这跟半卷残书中记载的很有出入。

  我犯了难,张蕾蕾眼皮皱了皱,突然睁开了,我心里一阵欣喜。张蕾蕾睁着眼睛直直的望着祠堂瓦顶,好像精神还没恢复,眼神里透着疲倦。

  送葬队走到案台前,将棺材重重的放下,激的灰尘乱飞,呛了我一鼻子,我连打两个喷嚏,围在张蕾蕾身边的一圈儿蜡烛顿时就灭了。我心说不好,这帮人太他娘的阴损了,竟然用这种方式逼我停止诵经,我抱起张蕾蕾就往案台后面跑。

  我边跑边回头张望,就看到两个壮汉一起揭开棺材盖,里面爬出一个一身寿衣的老头儿,我定睛细瞧,发现此人竟是老李木匠。老李木匠不是翻出棺材的,他双腿直直的跳出来,出了棺材又跳了两步,一直跳到牌位案台面前,眼睛咕噜噜的乱转。

  我吓的额头冒汗,我果然没料错,老道士真利用蛇城风水局把僵尸给炼出来了。没接触过阴阳风水之前,我对僵尸的了解仅限于坊间传言和影视剧,直到看了半卷残经才知道,这僵尸是三界之外的东西,它没有魂魄,一身骨肉坚硬犹如铜墙铁壁,甚至能挡刀剑斧砍,端的是厉害非凡。

  僵尸能活动自如,全凭嘴里含了一口生气,这口生气乃是用阴阳术炼化出来的东西,含有五行相克相克的原理,也就是说,不同的僵尸,根据它们生气的不同,可以定性为金、木、水、火、土五种,生克之理妙用无穷,僵尸就靠着五行之理所向披靡。

  而且僵尸是靠风水局炼化出来的东西,是三界外的东西,不受天理循环限制,性质极其残暴,一旦开了杀戒,基本上它们经过的地方就会片甲不留。

  我抱着张蕾蕾躲进一堆乱尸之中,现在生死关头,也顾不上害怕了。把张蕾蕾安置稳妥后,想到丁老袍这老头儿,我又忧心起来,这老儿性子木,被阴风吹倒几次后,他索性就搂着大红木柱子不撒手,也不看看眼前环境,太坑爹了。

  我把张蕾蕾夹在一堆尸体中间,又溜回案台附近,躲在黑暗中张望,见丁老袍还龟缩在大红柱子后面,掩耳盗铃的真以为人家就没发现他。老李木匠在祠堂前厅跳来跳去,鼻子一嗅一嗅的,很明显在找什么东西。

  残书中记载,僵尸是化外之物,全凭喉咙里的一口生气,也因为这口气,它们对味道非常敏感,常常能根据气味追踪到猎物。

  我担心老李木匠迟早会找到张蕾蕾,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吸引它的注意力,能把它引出祠堂就最好了,再把它引进田地里。二龙村农田山地极其广阔,农田沟沟坎坎多,而且沿江山地多沟渠,僵尸不能走路,只会直不楞登的乱跳,一跳就深沟渠里就很难出来,会一个劲儿的跳下去。

  有鉴于此,在把张蕾蕾隐蔽好后,我跟她来了个长长的深吻,吸足了她的生气含在嘴里,死憋着不吐出来,等跟老李木匠接触的时候,自有妙用。

  在张蕾蕾面前,我一贯胆小,根本不可能做出猥亵她的行为。这次敢偷吻她,一来是形势所迫,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救人要紧也只能这样了;二来也是张蕾蕾神智还没完全恢复,我对她没有亵渎之意,只因为在危急关头做这种事,她不记得总是好的,免得以后见到她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我藏在黑暗里,偷偷绕到送葬队伍后面,在靠近老李木匠的时候,我估计踢翻一根靠墙的烂木头。响声惊动了老李木匠,它朝我这边跳过来,我藏在黑暗里,手里捏紧风水罗盘,一身的冷汗。

  我杨晓天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僵尸,也是第一次斗僵尸。虽然已经研究出了些本事,面对真正凶残的僵尸,心里还是没底,冷汗不停的往下冒,连衣服都汗湿了。

  老李木匠跳到我面前,我突然爆起冲出来,老李木匠双手一夹就来掐我脖子,我身体往下一缩躲过僵尸的一击,扭头就往大门跑去。

  老李木匠追了我两步,到大门口的时候,他正要停住,我突然转身,回头对他喷了一口张蕾蕾的生气。老李木匠顿时疯了似的,马不停蹄的跳着追我,我吓了个半死,跑出祠堂,老李木匠也狂跳着对我穷追不舍。

  匆忙中,我听到祠堂里有人“咦”了一声,我回头一看,除了看到老李木匠那张扭曲的脸,还看到粽子人扭头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我却完全不知道他会是谁。

  老李木匠估计是新炼成的僵尸,跳起来的频率虽然高,却跳不远,我憋出吃奶的力气跑进树林里。祠堂前的一片林子树木高大,又密集,树枝错综复杂,正是我藏身的好去处,老李木匠一具硬邦邦的僵尸,在林子里跳的非常郁闷,也幸亏是僵尸,否则早绊倒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引着老李木匠穿过树林,村子里其他人家都灭了灯火,整个村庄都是一片庞大的黑暗。看到这些黑漆漆的房屋,我心里就沉甸甸的,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我要把老李木匠留在村里,明天一早全村绝无一个活口。

  我带着老李木匠跑出村子,二龙村的田地都在村外,进村的时候我还看到过,正好今晚月光明亮,我可以找到农田位置。

  我一路狂奔出村,仗着在学校运动会上练出的跑步速度,一直把老李木匠拉了十多米远,跑到田埂上的时候,我一抬头,见月光地里站了个稻草人,再仔细一看,那身材高度不正是二龙村祠堂那个粽子人吗?

  我心里一颤,暗道:“他娘的,这货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