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0、斗僵尸

40、斗僵尸

  那粽子人站在稻田中央,跟农田里常见的驱鸟赶雀的稻草人一模一样,风吹的稻草哗啦啦的乱响,要不是在二龙村祠堂里注意过他,我真以为他就是普通的稻草人。

  我淌过水田,又爬上田坎,跟上楼梯似的爬上粽子人所在的那块水稻田,淌着泥水朝粽子人走过去。

  老李木匠在后面一跳一跳的跟着我,像只弹簧人,进了水田后,腿会陷进淤泥里,老李木匠跳的颇为艰难,没在平地上那么快了,我也得以将它甩出很远。

  粽子人无疑跟老李木匠是一伙儿的,我在祠堂的时候,特意数过送葬队的人数,一个都没少,唯一多的人就是这粽子人。

  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粽子人的真实身份,突然脑子里闪过山洞里那老道士,心想,难道是这道士在装神弄鬼?

  我淌倒农田里的许多水稻,走到粽子人身边。粽子人正背对着我,月光拉长他的背影,显得幽深恐怖,非常吓人。我心里戒备着,在距他十多米的地方大声喊道:“嗨,你到底是什么人,快神神鬼鬼的了,我们都是风水同道,快以真面目示人吧。”

  粽子人依旧不动,我心想,二龙村每块水田里都有只稻草人,难道我被吓糊涂了,这家伙真就一只草扎人?

  老李木匠已经越过田坎,跳进我们这块水田里,月光下的老李木匠面容惊悚,一双白森森的獠牙从嘴里伸出来,眼睛里全是凶光,非常吓人。也许是适应了水田淤泥,它现在速度也不慢,“咚——咚——咚——”跳的水花乱溅,在这寂静阴森的夜晚,显得特别诡异。

  我夹在两人中间,心里一阵紧张,想也不知道这稻草人是不是粽子人,别让他们前后夹击了,还是先走为妙。我专门往沟渠多的地方跑,老李木匠总有跳进沟渠的时候。只要他进了深沟,我就不怕它了。

  我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刚才下水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那里水性树木比较多,还能听到汩汩流水的声音,水沟应该就在那边了。我淌水跑了十几米,老李木匠已经折转方向奔我而来,稻草人也动了动,似乎在朝我扭头。我打了个寒颤,没存侥幸心理是对的,这稻草人果然就是祠堂里的粽子人,晚跑一步就被这俩活宝夹住了。

  根据残书中描述,我完全可以想象到我落入老李木匠之手的后果,它会先咬断我脖子放血,还时不时会吸上两口,跟着用利爪将我开膛破肚,将身体各个零件分而食之,极其血腥变态。

  老李木匠跳的飞快,我吓的在水田里一路狂奔,打倒无数水稻秧,刮的腿上生疼,泥水溅了我一身都是。

  我跳上田坎,猛一回头,吓得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出了一身的冷汗,太他娘可怕了,粽子人竟然跟我只有两步之隔。这厮哪难道是飞过来的不成?

  我吓的腿肚子发软,强撑着跳进另一块水田,我再也不敢往后看了,一鼓作气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横跨几块水田后,跳上岸,就看到雪白的月光下,正在汩汩流淌的水渠。这水渠有一两米宽,两岸长了许多水草杂树,可见这水相当滋养,沟渠里都是白花花的的水,也不知道有多深,但可以肯定水不会浅。

  我琢磨着怎么勾引老李木匠跳进去,这厮再厉害,在这么深的水渠里,也难有用武之地。只要困住它,我再去村子里找村民把它绑住,布下个风雷相射阵,一把火将它的僵尸身烧个干干净净,老李木匠也就彻底完了。

  我心里想的美,回头看来时的方向,空旷的水稻田里,竟然空空如也,鬼影子都没看到。我环顾四周,粽子人和老李木匠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一下子不见了,我心里打了个哆嗦。

  我心里很清楚,我身上还有张蕾蕾的生气,以僵尸的习性,没追到猎物是不可能放弃的,更何况我跑的随快,老李木匠要找到我的踪迹很容易,它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了,它肯定躲在暗中。

  我在沟渠边上转来转去,二龙村树特别多,农田田坎上也零零星星的栽种了一些树木,我的目光跃过一棵棵树影,每棵树影后面都俨然藏了东西,吓的我一一阵阵的紧张。我琢磨着,必须过去看看,如果他们由于某种原因懒得追我了,转而回二龙村,那就完蛋了。僵尸嗜血,只要开了杀戒,就会越杀越疯,直到把整个村子屠戮干净才消停。

  我扭头就往回走,才一转身,突然觉得后面有个东西碰了我一下,我一哆嗦又扭回去,眼前赫然出现一张长满毛的怪脸,吓的我从尾巴骨一直麻到头顶。再定睛一看,那脸一半是毛一半像小老太太似的皮皱到一起,看着特别阴森恶心,我心里一动,这怪物不就是二龙村的丁寡妇吗?

  丁寡妇冲我咧嘴一笑,我胃里犯恶心,拔腿往水稻田方向跑,还没跑出两步,就看到老李木匠木头似的立在田坎上,脸上肌肉紧绷的像个死人。

  丁寡妇的凶名丁老袍跟我说的一清二楚,比僵尸只强不弱,二龙村全村孩子家畜不知道被她吃了多少,这老太太活到现在,怕至少也有一百多岁了吧,都成精了。老龙头塌后,我一直忙着找张蕾蕾,根本没想过里面还有个可怕的丁寡妇,这厮趁机出来,想必又是一番腥风血雨了。

  前有虎狼,后有追兵,我自杀的心都有了,丁寡妇从树上跳下来,剥皮似的一层层把稻草卸下来,老李木匠依旧冷冷的盯着我,眼神里都是嗜血的杀气。

  我家祖传风水罗盘都被我攥出了汗,风水罗盘虽说是千年法器,对付鬼魂效果不错,可要对付丁寡妇这种猫尸煞,威力就非常有限了,更别说老李木匠这种僵尸。罗盘打在它们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反倒是它们一爪子就能送我归西。

  丁寡妇剥完稻草,我们三个就这样僵持着,老李木匠时不时裂开嘴巴吓我,一张嘴就是一嘴雪白獠牙,吓的我直哆嗦。我心里默念上清源诀,一手托着风水枣罗盘,上清源诀能定魂安神,我怕自己受不住惊吓,先自己把自己给吓疯了。

  丁寡妇突然扑过来,我眼前黑影一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浑身一冷,人就扑倒在地,鼻腔里塞满了恶臭味,我抬头一看,只见丁寡妇趴在我身上,一嘴的獠牙伸长出来朝我脖子凑过去。

  我急的本能的挥舞着罗盘砸在丁寡妇身上,这罗盘不是俗物,对阴邪之物有伤害作用,丁寡妇嗷嗷叫了两声,压下来的势头不由的一缓。借这个机会,我脑子里电闪火石的想到一个疯狂的办法,生死关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俯身咬住了丁寡妇的嘴,忍着恶心拼命的深吸了一口。

  丁寡妇挣扎着想推开我,我抡起风水罗盘照它脑袋又是一下,吸足了生气,才爬起来,丁寡妇顿时也暴跳起来,飞快的朝我扑来。我朝老李木匠跑过去,老李木匠张开嘴,獠牙在月光中闪烁着雪白的光泽,我硬着头皮挺上去,在距离老李木匠不到半米的时候突然张开嘴,吐出了丁寡妇的一口生气。

  紧接着,身体一挪跳进旁边的水田里,回头就看到丁寡妇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我憋一口气把自己整个儿的按进水田淤泥,不让自己再喷出气息。

  这时,我听到丁寡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