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2、人门

42、人门

  蛇城局有两道门,一为鬼门,一为人门,对应的就是一阴一阳,说简单点,鬼门就是风水局的虚像,是肉眼看到的幻影;人门则是实像,对象鬼门的虚像,人门出现的东西,都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尽管这样,却并能说明人门就意味着绝对的真实。我记得半卷残书中特别强调,无论鬼门人门,都只是“像”而已,与实有本质的区别。

  我对蛇城风水局的了解,也仅限于残书中的描述,没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不明白“人门”所指的“实相”与真正的真实到底差异在哪里?

  天快亮的时候,祖祠的上百具尸体已经全部走出了祠堂,我们三人溜进去,见祠堂里空空荡荡的,尸体果然一具都没有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排位还立在那里。

  我问丁老袍,给老李木匠送葬的那帮人哪儿去了,不会也混在百尸队里上后山了吧?

  丁老袍一拍脑袋,说:“是啊,人去哪儿了,我就记得他们进了祠堂,跟着就发现尸体成批的自己往外走,把老头子我吓的够呛,没注意他们哪儿去了。”

  我记得张蕾蕾提到过,丁老袍跟着尸体去了后山,这一路上他都没发现送葬队,就说明这支送葬队问题很大。蛇城风水局的山洞里,我们已经见过送葬队伍所有人的尸体,就目前来看,炼成僵尸的也就只有老李木匠,其他人还是死尸,而我知道,死尸是不会动的。

  老李木匠老屋能出现送葬队带人走,因为它是蛇城风水局的鬼门,本来就是虚像,是假的。而祖祠位于人门上,祖祠里出现的送葬队不是僵尸,必定也是一种“像”。不管他们是否看得见摸得着,他们始终都只是“像”,是假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内心大定,让丁老袍不要担心,我自有办法。天亮之后,我又让丁老袍找附近的村民烧了热水,我好好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昨晚跟老李木匠和丁寡妇一番折腾,我一身全是泥巴,也亏树林里漆黑一片,张蕾蕾不嫌弃我,否则以我洗澡前的样子,她肯定不愿意搭理我。

  我洗了澡,又在热心村民家里吃了顿丰盛的早餐,主食是蒸包子、馒头,小菜有兔肉酱、辣椒酱、酸菜、酸萝卜等等,都是用土方法做出来的佳肴,好吃的我差点连舌头都吞了。

  我快吃完的时候,丁老袍带着个小伙子慌慌张张的闯进来,很紧张的说:“不好了——出大事儿了——丁寡妇跑了——”

  我本有意吃完饭就带丁老袍去村口农田看看,丁寡妇和老李木匠都是尸煞,两人本事不想上下,按我的推测,两人不打到两败俱伤肯定不会罢手,最好是等我去收残尸就最好不过了。

  我让丁老袍坐下吃馒头,告诉他等他吃好了,就带他去找丁寡妇。

  丁老袍见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十分狐疑,不知道我葫芦里装了什么药,我也懒得跟他多费唇舌。丁老袍揣着心吃了大半个馒头就吃不下去了,催我赶紧去找,我们一行几个人,又带了三五村民扛了锄头铁锹出了村子,直奔农田而去。

  上了田坎,村民们发现不少水田里水稻秧苗被踩的七零八落,还有奇怪的脚印,一个个脸色惨变。我们一直找到沟渠边上,在一棵柳树下找到半只干枯人手,丁老袍一看,大叫道:“这是丁寡妇的手,这妖婆娘怎么受伤了,还掉了一只手?”

  我知道丁寡妇受了伤,心里大喜,这货虽说是妖物,断了一只手也不是开玩笑的,这种大伤养起来很费时间。丁寡妇伤成这样,老李木匠估计也不好受吧,不死也得掉层皮,这正是我愿意看到的情况。

  我告诉丁老袍和村民,丁寡妇和老李木匠在这儿厮斗过,它们互有损伤,伤到这种程度要大养,所以暂时不用担心它们,回头我再想办法彻底除掉它们。现在比较棘手的问题,还是解决祠堂百具尸首失踪的问题。

  丁老袍问我怎么办,我让他先别急,白天大家都在家里睡觉休息,到了晚上听我安排,我们一定能找回那些尸体。

  村民们昨晚见我露的一手,个个打心眼儿的佩服,我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人再敢质疑我。

  丁老袍在祖祠给我们搭了两个地铺,我跟张蕾蕾折腾了那么久一直没好好休息过,躺在床上困意就猛虎下山的来了,沾上床板就呼呼大睡起来。

  一直睡到下午热心村民来给我们送饭,我们才起床,三人围坐在祠堂成片的死人牌位前大吃了一顿。丁老袍问我说:“小娃娃,你真有信心找回那些尸体?我觉得吧,很难。早上我跟村里壮丁特意沿着尸体进山的路线找过,啥都没发现,它们就像遁地了一样啥线索都没留下来,我们怎么个找法呀?”

  我冲丁老袍神秘一笑,说:“你只管等着,到了今晚子时,咱们必定有所斩获!”

  我们酒足饭饱,又睡了一觉,直到快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的闹钟才把我叫醒。这段时间真是太累了,身体和精神都受不了这种煎熬,这回算是把所有的睡眠都补了回来。

  我把丁老袍和张蕾蕾都叫醒,又把打地铺的竹席、棉絮收起来,三人出了祖祠,我让丁老袍给我找三五个青壮年来。丁老袍在村里很有地位,不一会儿就把沉睡中的年轻人叫了五个过来,个个手里刀叉锄头都有。

  我把大家安排在祠堂前树林里,也不开灯,连大气都不能出,这样一直守到十二点的时候,突然有个小伙子低声道:“快看——有人进祠堂了——”

  我定睛一看,就见一个黑影踩着祠堂墙角走的飞快,祠堂门是虚掩的,他瞧瞧推开门进去,如果不是那小伙子眼尖,我们还真很难注意到他。因为他穿的衣服跟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再加上动作特别的快。

  我招呼一声,大伙儿瞧瞧溜出林子,朝祠堂大门围过去。二龙村祖祠只有一道门可供出入,我们趴在大门两旁屏住呼吸,只等那黑衣人一出来,就逮个正着。

  过了不到十分钟,就听推门的声音,为首的小伙子一记锄头抡过去,黑衣人迎面就倒,其他人一拥而上将黑衣人团团围住。就看到这黑衣人以布景蒙面,肩上还扛着一具尸体,我特意把那尸体脸面转过来,却发现这尸体正是昨晚跟着大部队失踪的那具。

  丁老袍和张蕾蕾见那尸体的样子,吓的尖叫,黑衣人冷着一双眼睛看着我,突然嘿嘿冷笑着,对我说:“好小子,老子居然载你手里,你等着瞧,有你好受的。”

  说罢,眼前便起了一层灰烟,我急忙让村民们散开,捂住鼻子,我担心雾气里有毒。等烟雾全部散掉,我们再看脚下的位置,竟然只剩下一具尸体,那黑衣人早借着烟雾遁走了,我心里一阵失望。

  我们重新把尸体抬回祠堂后堂,里面依旧是空的,丁老袍直抓脑袋,说:“真忒怪啊,尸体明明昨晚都走了,怎么还留了一具呢?”

  我说:“这些尸体其实一具都没走,昨晚百尸夜行其实是黑衣人的障眼法,他的目的就是骗我们放弃祠堂,这样他才能深夜盗尸。”

  有个村民说,既然尸体都在祠堂里,为啥咱们连根尸毛都见不到呢,这也太不合道理了吧。

  我让那村民去找些艾叶来,那小伙子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回去了,一会儿见抱了一大捆过来。农村家家户户都留这种东西,非常好找。我们在祖祠后堂生了一堆篝火,将一大捆艾叶全烧着了,烧了不到一分钟,可怕的事儿就出现了。

  那些失踪的尸体,一具、两具、三具慢慢全出来了,等到艾叶烧完,上百具尸体全都回到了祠堂。

  村民们和张蕾蕾都看呆了,我明显觉得张蕾蕾瞅我那眼神就特别不对,那是一种崇拜和仰望的感觉。

  可是,我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我记得黑衣人恶毒的眼神和话里的语气,好像真认识我一样,我心说:“这人到底是谁?”

  我记得李半仙儿一再提醒我,一定要小心他师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