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3、破阵

43、破阵

  村民们奔走相告,互相通知家人熟人来看热闹。二龙村死人的怪事儿多,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玄妙的奇术。其实祠堂上百具尸体只不过是被黑衣人施了障眼法藏起来了,道术里常有这种术法,艾叶是驱邪之物,用艾叶起烟最能破这种障眼法。

  说实话,我对这些玄门数术也仅限于理论上的,很多办法都是从书中推敲出来的,自己也是第一次开眼,见那些尸体变魔术一样出现,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此刻二龙村祖祠里挤满了人,有挤不进去的甚至还翻上房梁来看,见这些尸体全部恢复,我心里暗自感叹玄门数术的博大精深,简直到惊人的地步。

  这时,毫无征兆的,数百二龙村村民一起给我跪下了,求我救救他们村,没了老龙头的庇护,他们简直没办法活下去。

  我只是个十几岁的高中生,从小只会缩在人群里,自己连上讲台说话的次数都有限,哪里见过这种场合,一下子竟然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村民们见我没说话,又一起对我磕头,求我救救二龙村。

  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承受这么多人的期待和尊重,整个人都懵了,只觉得心里特别暖和,肩膀上的担子也特别的重,我人一激动,眼睛是湿润了。我强自哽咽着对村民说:“大伙儿先起来,我杨晓天在这里发誓,只要我活一天,就一定不允许任何东西伤害咱们二龙村。我一定竭尽所能,来破解二龙村的风水迷局。”

  我话一说完,祠堂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村民们对我磕头又磕头,恨不能把头给磕破掉。

  我发现张蕾蕾看我的眼神特别明亮,眼睛里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彩,整个人都陶醉了的样子,我心里也一阵高兴。刚才的话是我的肺腑之言,我是个老实人,不会来一些花哨的东西,我说了一定要帮二龙村村民,就要求自己,死也要做到,却没想到会达到这样的效果。

  村民们散去之后,我让丁老袍在祠堂里多准备一些艾叶,一来可以辟邪,二龙村祖祠是村里先人设下的“钟馗临门”风水局,意在消解魂魄,使得被镇住的冤魂能够飞散溶解。这一风水局最大的弊端,就是伤魂魄,丁老袍看守祠堂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会受这风水局影响。魂魄受损,轻则容易被孤魂野鬼上身,重则会生一场大病。我在祠堂里放上艾叶,便可保护丁老袍的精魄;二来,黑衣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百具尸体而来,他一次没有得手,肯定会想出奸计来第二次、第三次,黑衣人善用道门障眼法,艾叶便是颇障眼法最好的东西。

  丁老袍安排了村民去村子里找大量艾叶,我则跟丁老袍、张蕾蕾还有几个年轻村民上了后山最高的那座山头,老龙头的遗址上,只剩下一堆泥土渣子,龙头的其它部分,已经全部掉下山崖了。

  丁老袍说:“要不,咱们再立一座更大的龙头,用龙头镇住阴龙气脉。”

  风水局立局之难,远非丁老袍想的那么简单。风水布局,讲求天人合一,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就二龙村目前的状况来看,大阴龙抬头,已经没有阳龙立足之地,现在就算建一座龙王庙都没办法镇住大阴龙,更别说区区一具龙头了。

  我远观大阴龙自西北掩面而来,此刻天气阴沉,远处还有灰白色的云雾,隐隐有暴雨来临的感觉。我拿风水罗盘测大阴龙的龙脉脉迹,见远处一片乌云携风雷滚滚而来,四周山谷里都是闷雷的响声,天空瞬间黑了下来,闪电又将黑暗割裂的支离破碎。

  我们躲在树林里,豆大的雨点落下来,砸在身上像冰雹,生疼生疼的。几个村民娴熟的砍了一些树枝,就地搭了坐简陋雨棚,我们窝在棚子里,四周电闪雷鸣非常吓人。

  借着闪电照亮黑暗的瞬间,我见远处山峦蜿蜒盘旋,自西北方向飞泻而下,到了二龙村后山,山势顿时一挫,转而朝二龙村的方向奔腾而去,阴龙龙脉走势变得弱了许多,这便是寻龙术中强调的伏地龙了。

  上山的时候,我还注意到这种山头与比邻山头之间连着一片山体,这山体中间受山洪冲刷,已经镂空的不像样子,现在看来,此处正是大阴龙伏地之地,也就是说,这里便是阴龙龙脉在二龙村地界展开之处。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蹦出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只有这样,才能驱散大阴龙的龙气,才能还二龙村一方平安。

  又一道电光闪过,远处的山头被雪白的闪电照的特别幽深可怕,就连密林里的树木,都显得惨白阴森,直愣愣的方式鬼魂。

  在闪电熄灭的瞬间,我似乎看到对面山头上立着一位石雕样的老头儿,他正朝我们这边看过来。我揉揉眼睛以为是幻觉,等闪电再次闪过的时候,对面山头上又是空空如也,只有远处迷雾一样的庞大森林。

  我心说,难道真的是看错了,山头上根本就没人?

  雨停之后,森林里现出勃勃生机,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在林子里飞来窜去,特别热闹。松鼠、野兔、獐子还有很多奇怪的小动物蹦蹦跳跳的都出来了,它们也不怕人,我们朝松鼠投野果子,它们一一接过来吃了。

  村民们想拿铁锹砸几只兔子回家做野味来吃,丁老袍阻止他们说,现在正是村里非常时候,还是禁止杀生,以免触怒山神,就更不会保佑二龙村了。

  我们回到村里,我让丁老袍派人出山外买一堆炸药回来。济城山里出名石,开山的企业非常多,在济城,要买些炸药就跟买糖似的容易,监管部门管的也不严格。以前有老龙头的时候,村民们是禁止出村的,现在没了龙头,也没了那些规矩,我让他们快去快回,毕竟现在正是阴龙抬头之时,慢一分钟都可能出大事儿。

  这天天气很奇怪,雷雨刚过,不到半个小时,又开始下起暴雨,这次的暴雨比上次更加密集,乌云遮天蔽日的盖过来,将才敞亮的天空又重重的合上。丁老袍、张蕾蕾还有我三个人躲在祖祠里,陪着上百具尸体望着漆黑如夜的天空,一时陷入迷茫。

  丁老袍说:“小娃娃,我怎么琢磨着这天气不大对劲儿啊,二龙村还没这么黑过天呢!”

  我没接丁老袍的话,充斥整个祠堂的雨打青瓦的声音让我心情异常烦躁。想到大阴龙和蛇城风水局之可怕,我对自己是否有本事拯救二龙村心存怀疑,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二龙村数百条人民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我嘴里衔根干草,看着雨水越下越大,愁人的心事就像门外不断高涨的水,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大阴龙的风水格局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它能变化成这样,乃是冥冥中的定数。而蛇城风水局巧夺天工,设局之人用了足足五十年时间,才有现在的规模,我一个毛头小子,对风水不过初通,要想对抗这些风水大局,简直是以卵击石嘛。

  张蕾蕾见我愁眉不展,也知道我的难处,在黑暗中握住了我的手。她柔软修长的手握在我掌心里,我惆怅迷茫的心也跟着暖和起来,只觉得即使前面凶险再恐怖,有这双手握着我,我就不会害怕。

  张蕾蕾把头轻轻的靠在我肩上,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她轻微犹如小兽一样的鼾声,她的头发散发出淡淡的香,这种香飘进我的鼻中,沁入我的心里,似的我紧张焦虑的心情一阵怡然。

  外面的闷雷震的屋顶瓦片咔嚓嚓的乱响,连陈腐的窗棂也跟着颤抖,闪电射进来,将偌大的祖祠照的一片苍白,祠堂里的氛围也变得无比阴森。

  丁老袍从后面找到一根秤杆式老秤挂在大门上,嘴里念叨着:“恶龙善过——恶龙善过——”

  又一道闪电划过黑暗的天空,整个世界瞬间变得无比的明亮,我的视线也因此能看到非常遥远。就在远处山峰与山峰的空隙中,我看到一只灰白色的大鸟扑翼而过,它灰白色的翅膀几乎遮蔽了后山偌大的天空。

  我吓的汗毛倒竖,叫丁老袍和张蕾蕾看,话才喊出口,巨大沉闷的黑暗又重新把天空给遮住了。

  丁老袍跑来问我看到什么了,我告诉他,后山飞过一只硕大的怪鸟,那鸟的翅膀几乎盖住了整个天空。

  丁老袍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脸惊悚的表情声嘶力竭的反问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