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6、破风水

46、破风水

  我大为吃惊,只等小豆子媳妇儿说出那地方,便带村民过去找那黑衣人。根据我的推测,那黑衣人八成就是来祠堂偷尸体的人,这厮精通道术障眼法,再使出什么妖术让小豆子媳妇儿怀出鬼胎也不是不可能。

  小豆子媳妇儿说:“我见他将那婴儿抱到后山一座山谷里,就是老龙头掉下去的地方,山谷里有座大石头,他却把孩子放在石头上,任由他在上面啼哭不停。”

  说到这里,祠堂红漆大门被人匆匆忙忙的推开,小豆子夫妇魂魄收到惊吓,顿时飞化不见了,案台上的三盏白灯笼跟着自己灭掉了。

  我抬头就看到我派出去买炸药的几个村民,这几人办事当真实在,我让他们多买点,他们竟拿箩筐挑了一箩筐炸药回来,可把我吓的够呛。

  为首一个小伙子叫丁一成,是个高高大大的胖子,脸上总堆着肥厚的笑容,让人对他印象很好。

  丁一成解释说,他们去城里买炸药,要的量太大了,没人肯卖给他们。他一生气,就去矿上找了他一个表哥,跟表哥也是好些年没见面了,两人喝了两大杯烈酒,丁一成跟表哥说明来意,表哥是矿山一位实权人物,他二话没说就给丁一成拿了一批炸药,只受了成本一半的钱。

  我对爆破没什么常识,觉得要炸开这么大的山体,怕得不少炸药,炸药当然越多越好,当着大家的面好好夸奖了丁一成一番。

  丁一成被夸的不好意思,挠着头问:“娃娃先生,咱们定在什么时候上山,我也好安排下这么多炸药藏哪里?”

  我一看手机,现在正是晚上六点半,我这才发现丁一成他们出山到回来,用的时间居然特别的短。丁一成笑说,他们知道山里的近路,不像外面人进来,总得走个一两天的,真费劲。

  我见外面风停雨止,破大阴龙的龙脉事不宜迟,再耽搁下去,不知道村里还会出什么怪事,我便提议大伙儿现在进山,如果今天能开山炸龙脉就今天干,不行再等明天。大家都表示愿意听我的,丁老袍也举手赞成,张蕾蕾自然不在话下,我便带着几个村民壮丁和丁老袍张蕾蕾一行,挑着开山炸药举火把上了山。

  我们走到最高的那座山峰,在两座山峰比邻相连的位置,我安排几个村民观察周围环境,分析爆破的可行性。我对爆破一点了解都没有,只能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估计,丁一成自我介绍说,他对爆炸在行,村里盖房子要石头,都是他去山上炸。再加上表哥是专业人才,他多少从他手上学到一些专业技术,所以对炸这座山坳,他有信心。

  大晚上的打炮眼非常困难,而且这座山体十分庞大,要连钻十五个不同角度的炮眼,同时起爆才能将整座山体全部摧毁掉。我们人手不够,派了一个人回村里找人过来,其他人全部顶着夜色和暴雨过后的泥泞作业。他们举着火把,捆上麻绳自制的安全绳下降到十几米甚至几十米的高度,拿铁钎打洞。

  丁一成安排大家具体怎么操作,打洞位置、打洞角度、洞穴深度,灌火药的量以及引线长度等等,嘱咐的清清楚楚。大家都下去了,就只剩下我和张蕾蕾,还有丁老袍三个人看大家无比危险的忙碌着。

  山峰吹的几十米下的罗一成荡来荡去,他却没事人一样,找机会趴到石头缝里,就开始用铁钎开洞。其他人莫不是这样危险的工作。

  这种角度打炮眼非常难,再加上我们工具装备跟不上,就连手电筒都只有两只,其他人还得拿火把照明,非常不方便。

  他们钻了一个多小时,其他的村民纷纷来了,丁一成打好了一个炮眼爬上来,又吩咐其他村民打别的炮眼,直到所有工作分配完成了,他自己又翻身下了一处更深的位置。深渊下面是庞大看不见底的黑暗,丁一成像个勇敢的战士一样,在大伙儿的帮助下缓缓下到非常深的位置,当他到底位置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深渊里燃烧的一团火光。

  我对村民们的工作态度大为赞赏,丁一成安排炮眼的时候,几乎没一个人有意见,尽管这种工作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送命,还是尸骨无存,可是他们连句怨言都没有。

  丁老袍看出我的心事,说:“二龙村数百年前,就遵守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他们有组织有纪律,连出勤上工,都掐在一个点儿上。村里乡绅给安排的事情,下达的任务,没人敢拒绝,不管多难都会保证质量的做好,即使送命也不怕。这种精神一直烙印在二龙村村民的心里,只要是村子里的人,一家有困难,别家都会想办法帮忙,这也是二龙村做人的古训。”说到这里,丁老袍叹了口气,说:“不要小看二龙村,我们跟一般乡村农民不一样,有很多不一样。”

  我不知道丁老袍想说什么,不过堆他夸赞二龙村村民素质的问题上,我举双手赞成,还没见过这么友善,组织纪律这么强的村子呢。

  半空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升起了一轮皎洁的月亮,明亮的月光对他们的工作条件改善不少,我也能看到山下他们荡秋千一样悬在半空打炮眼。看到他们的工作情况,我心里一阵紧张,事实比我想象的更加危险,只要稍有不慎,或者山风稍微剧烈一点,他们就可能坠落深渊。

  这样折腾了几个小时,十五个跑眼儿终于打好了,丁一成一声令下,十五根长长的阴线一起点燃,山上的人拼命拉点跑眼儿的人上去。大家都上来之后,丁一成一声招呼,大家拼命的跑向当时立老龙头的位置。

  我们才踏进树林里,就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巨大的冲击波将我们推飞起来,我人都是懵的就滚进了树林深处。耳边是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整个大地都在爆炸力的冲击下疯狂的颤抖,抖的我四肢都要散架了一样,我心里那个恐惧,真怕自己的疯狂计划把附近的几座山头全给炸塌了,那我们全得死。

  我被震到密林深处,好半天才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浑身上下都是麻的,一站起来头晕的想吐,我吐了好半天,把隔夜酸水都给吐出来了。吐完了之后,我突然发现密林中不远处有个黑影,像是个人。

  我心里一动,以为是一起炸山的村民,但又觉得不对,我们都被爆炸气浪掀飞,爬起来必定是灰头土脸的,缺胳膊短腿儿都有可能,怎么会有人爬起来就摆这种气定神闲的姿势呢?

  想到这里,我给自己留了个心眼儿,小心翼翼的摸过去,手上攥紧风水罗盘。深更半夜在这密林里出现,即使是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不过直觉告诉我,这人八成可能是鬼。

  我绕到那人背后,正欲举起罗盘沉闷一击,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毛毛糙糙,不打听分析清楚就动手,这种大胆无脑的做事方式,是会毁掉自己的。”

  我一愣,不知道这黑衣人是什么来头,说话怎么这么神神叨叨的,太诡异了。

  我举起的罗盘,只能自己放下来,藏进口袋里。那老头儿跟没看到我似的,又自言自语的说:“敢炸大阴龙的伏龙遁地之势,普天下间敢这么做的风水师,唯有你一人而已,胆子大,胆子实在是大,后生可畏!”

  我听着老头儿话里嘲讽之意很明显,心想这老头儿是谁,老子炸大阴龙龙脉关你屁事,要你说话阴阳怪气。

  黑衣人道:“逆天而行,必遭反噬。你炸大阴龙虽有一时的作用,却有违天道,必定会自食恶果。可叹可叹,杨门后人,居然会有如此莽夫——”

  我听了大怒,想此人这么奚落我,分明是在泄愤,奔过去想看清他真名目,靠近他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小东西爬上他肩膀。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张带血的婴儿,那小婴儿冲我阴森森的一笑,露出满嘴雪白的牙齿,吓的我一个哆嗦。

  我这一紧张,人就吓醒了,张开眼看去,直接周围围了一圈儿二龙村村民,张蕾蕾正给我掐人中,焦虑的呼唤我的名字。

  天已经大亮了,只是空中还布满了灰色的阴霾,我极目对面的山峰,发现被我们炸掉的山体衍生处,赫然站着一个黑衣老人。我再定睛细看,却发现那里已经沦为万丈深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耳边回荡着黑衣人的话:“逆天而行,必遭反噬——”

  我在心里问自己:“难道,我真的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