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8、变故

48、变故

  张蕾蕾不明所以,跟着我一路出村。张蕾蕾本来建议我跟村民告个别,我想大伙儿正群情激昂的喝大酒,我再一出现,肯定得喝趴下,今天绝对走不了了,便打算来个不告而别,反正高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我们翻过几座山头就来到当初我们藏车的地方,当时我们把那辆奥迪Q3轿车用许多树枝盖的严严实实的,现在扒开一看,车还在那儿,一点儿损伤都没有,只是上面粘了许多树叶。

  我们把车稍微收拾了一番,张蕾蕾就驾车上路了,按照丁一成给我们指的路,当天下午我们就到了济城。我让张蕾蕾把我放在我们家小区附近,她自己先回家再说。车到了我们家小区,张蕾蕾故意把车门锁死了,不给我开门,我哄了她半天,她才放我下去。这才相处几天,我们便遭遇了普通人一辈子都难遇见的各种奇事,无形中张蕾蕾也变得对我更加依赖。我吻了张蕾蕾的额头,她才肯放我走。

  我回到家,家里空荡荡的,今天是周日,可我爸妈却都不在家。我在家里转了一圈,发现厨房里已经好几天没开火了,房间里也是七零八落的,像被洗劫过一场似的。

  想到黑衣人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心里一阵担忧,打我爸爸手机,手机是关机的,打我妈妈电话,却发现她手机还在家里。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焦虑倍增,出去问对门的阿姨才知道,我爸爸前天在小区门口让车给撞好了,还在抢救中呢。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顿时就懵了,我从没想过,这种事会出在我家身上。问清楚了医院和病房,我立刻赶了过去。

  到了医院,我很快找到妈妈,她已经憔悴的不像样子,脸上是长久睡眠不好留下的憔悴烙印,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白头发又多了不少。见我妈这样子,我泪水顿时就下来了,抱着我妈一个劲儿的哭。

  我妈说,她没给我打电话,是怕我担心,影响高考复习,想不到我还是知道了。

  我哭的更伤心了,一方面是难过,另一方面也是愧疚。如果我妈知道我这段时间根本不在济城,而是在距此非常遥远的一座小山村里帮人破风水、斗鬼魂,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我妈说我爸爸才做完手术,还在ICU里躺着,医生说情况太严重了,不确定能不能醒过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妈难过的全身颤抖,憋了好半天才说出口,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跟我妈抱在一起,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我想起黑衣人对我说过的话,他让我回家看看,难道就是指我爸爸出事儿了,他所谓的我的命运会被大阴龙影响,难道就是指这个?

  我记得小时候我爷爷对我说过,说他请高人给我们家算过,我们家祖上积德,受先人庇佑,我们家人一定会平平安安,无病无灾。事实上,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们家真像爷爷说的那样,日子虽然过的平淡,家里却没出过大的祸事,一直都是平安的。爸爸出车祸的事情,算彻底打破了我们家这种平和的局面,仿佛灾难一下子降临了一样。

  我在心里说,如果我爸爸出这样的事,真是我炸掉大阴龙的报应,那我到死都不会原谅自己。就算冥冥之中有因果报应,我毁掉大阴龙是逆天而为,理应受到惩罚,可这惩罚为什么要降临在我爸爸身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爸爸一直躺在ICU重症监护病房里,一个星期过去了,他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医生也坦白的告诉我们,我爸爸的情况很不乐观,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再有什么变故,也许就直接过去了。

  这段时间我跟我妈吃住都在医院,妈妈几次劝我回学校复习,都被我拒绝了,我爸都这样儿了,我还读个狗屁的书。读书再重要,也没亲爹重要啊。我妈说不过我,才答应让我留下来陪她。

  张蕾蕾当天就知道情况了,这一周时间,她天天抽下午放学的时间来看我们,给我妈买了许多吃的用的,还陪她说贴心话,劝她想开一点。张蕾蕾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大户人家教育出来的姑娘懂事理,把我妈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好,我妈的精神也没前几天那么差了,我打心眼儿的感激张蕾蕾。

  这天趁我妈睡着了,我把张蕾蕾叫到走廊里,说:“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个黑衣人趁你给我烧水的空挡进了房间,对我说过一番话么?”

  张蕾蕾点点头,我说:“他说因为我炸掉了大阴龙,逆天而为,命运会遭到巨大改变,还让我回家看看!”

  张蕾蕾吓的瞪大眼睛,说:“你的意思是,叔叔遭遇车祸,就是逆天而为的报应?”

  我点点头,说:“我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报应让人欲哭无泪,却又没脾气!”

  张蕾蕾握住我的手,说:“晓天你别多想了,也许这只是巧合,咱们毁掉大阴龙也是为了救人,是积德行善的好事,老天应该保佑我们才是。”

  我叹了口气,心里对黑衣人的说法打心眼儿的相信,我信这是老天在惩罚我,尽管我做这一切是积德救人,可是逆天屠龙脉乃是大事,老天才不会管你那点小德。

  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回爸爸,哪怕是真的逆天了,我也在所不惜。

  这几天我空了就一个人偷偷翻阅那半本残卷,想在里面找到只言片语,用阴阳数术来救回我爸爸。我翻来翻去,一直找不到要领,这种起死回生之术,我也就只从李半仙儿那里见识过了,可李半仙儿这王八蛋已经消失很久了,越是需要他的时候,越是找不到他人。

  晚上陪我妈吃饭的时候,我妈怔怔的对着ICU里昏睡的爸爸流泪,说一定是在我爷爷那里出了事。咱们老杨家自古讲求个风水,你爷爷也常说风水能佑子孙后代,他没死的时候就给自己找好了墓穴,说他死后葬在这里,一定可以保佑咱们老杨家子孙三代平平安安,不生一切是非。可是,他死在那大山里,我们连他的尸骨都没找到,下葬的时候为了上场面,只埋葬了一只空棺材下去。你爷爷的尸骨没进吉穴,怕是还埋在那座大山里,要是落进了风水不好的地方,咱们做儿女的可落不了好呀。

  我大吃一惊,爷爷不是死在李二蛋老屋里吗,就那么屁大点儿地方,怎么可能找不到他尸骨?

  我妈说,警察找人把整座废墟都翻开了,就发现我和李二蛋,还发现了爷爷常用的几件东西,他们挖地三尺也没找到爷爷的尸骨。当时怕吓到我,就没跟我说实情。

  我一阵毛骨悚然,觉得事情很不对劲,黑白无常不是跟我说过,他们已经勾走了爷爷的魂,爷爷必死无疑才是,可是为什么又找不到尸骨了呢?

  我思来想去想不明白,吃过饭,我扶妈妈去病房休息,自己坐在ICU外面,静静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爸爸。他身上缠满了纱布,像只雪白的大粽子,只露出一对闭上的眼睛,像是睡的很沉。

  我等过了午夜12点,一个人偷偷出了住院大楼,来到医院后面的一座小花园里。花园里黑洞洞的,一个人都没有,我找到一处石头凳子上坐下,借着手机的微弱光线,我翻开那半卷残书,上面记载了一种阴阳秘密招魂术,今晚我要召唤李半仙儿这老王八蛋。

  按照书上的说法,我在石头桌子上点了一圈儿九根蜡烛,又烧了三刀黄钱,朝正北方向点了三柱香,还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我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黄钱上画了一道招魂符,画好之后,再烛火中烧掉,默念李半仙儿的名字。

  做好这一切事情,我又动作迅速的毁掉了招魂现场。医院里即使晚上也会有人出入,我怕引起别人注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书上说,招魂术贯通阴阳,相当于在阳间撕开一道口子给阴间传讯,难度非常高,而且还受到许多因素影响,一般只有具有慧根的阴阳师才能做成。我按照书上描写,依样画葫芦的做了,不知道能否把讯息传递给李半仙儿,成与不成,只能听天由命了。

  回到医院,我躺在外面长椅上假寐,迷迷糊糊过了很久,我突然觉得很冷,便一屁股坐起来。这时,我就看到医院长廊尽头起了一层灰白的雾气,那雾气缓缓朝我这边涌过来,长廊尽头的病房灯火,都被这层雾气给罩住了。

  我心知有异,只见雾气中出现一只黑影的轮廓,我不知道是我的招魂术起作用了,还是另有乾坤,忍不住把风水罗盘拿出来戒备。这时,那黑影变得越来越清晰,就看到一个人从雾气中走出来,我定睛仔细一看,这人正是李半仙儿。

  李半仙儿哈哈大笑,说:“好你小子,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你连招魂奇术都学会了,孺子可教也!”

  我没心思跟他扯淡,直接说明找他的原因,李半仙儿想了会儿,说:“凡人变成植物人,多半就是魂魄走丢了,你要想你爸爸活过来,需要帮他找魂。你要真想这么做,我倒是有个法子,不过很难,你要做好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