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9、神瞎子陈婆

49、神瞎子陈婆

  我爸是个很严肃的人,他是个国家干部,身上多少有点官威,我从小就怕他,到现在都没什么亲近感,反倒是跟我妈感情很好。可是到了这种时候,一听我爸还有救,我就豁出去了,就算是上到山下油锅的事儿,我也愿意干。血浓于水的感情,原来就是这样,我有种顿悟的感觉。

  李半仙儿说,你爸成了植物人,就是魂魄丢了,像他这种生魂迷路之后,就闷着头乱撞,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可能丢在出车祸的地方,也有可能在他经常去的地方,或者曾经走过的一条路,住过的一家宾馆,甚至会出现在做过的梦里,总之,他可能会在任何地方,你必须找到他才能带他回来。

  李半仙儿一阵狂侃,顿时把我侃晕了。我爸的魂魄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那我从哪儿找起,这个世界这么大,以我的微薄能力,穷尽一生都可能找不到他的魂。

  李半仙儿又说,据他看来,这种半路掉魂的,心里也没什么怨念,魂魄都比较虚弱,一般十天半个月就会衰弱而死,魂飞魄散。一旦魂飞魄散,我爸就可能做一辈子的植物人,或者直接停止呼吸,连轮回投胎都别想了。

  我明白李半仙儿的意思,我必须在这几天时间里找到我爸的魂,否则他就彻底完蛋了,我心里一阵绝望。

  我问李半仙儿,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划出个范围出来,比如可以给我爸爸算一卦,算他的魂魄在什么位置。

  李半仙儿白了我一眼,骂道:“傻小子,亏你还是我的关门弟子,一点常识都没有。魂魄离体之后,人就不能称之为人了,而卜卦是给人算命的,你胆大到给鬼魂算命,那就是泄露天机,逆天而为,要遭天谴的。”

  我听李半仙儿话里的意思,用卜卦的方式算出我爸魂魄的位置不是不可能,只是有违天道,会遭天谴。李半仙儿怕天谴,我可不怕,反正已经遭过天谴了,再遭一次也无妨,只要能找到我爸的魂魄,宁愿遭天谴我也干。

  我让李半仙儿教我卜卦之术,他说过程,我来操作,这样就算是要下天谴,也绝对报应不到李半仙儿身上。

  李半仙儿嘿嘿干笑,说你这小子越来越阴损了,这种损招儿都想的出来。我不给你算不是因为我怕天谴,是我根本就不懂给鬼算卦,你要真想给你爸算一卦,我给你介绍个人,这人专给鬼算命,而且十拿九稳,她在江湖上的名号,叫神瞎子陈婆。

  据李半仙儿说,神瞎子陈婆人不在济城,她住在省城武汉。此人性情乖戾,在江湖上成名很早,甚至不比李半仙儿晚,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她究竟多少岁了。陈婆在江湖上属于传说中的人物,她深居简出,名号虽大,真正见过她的人却很少,因为见过陈婆的人都已经死了。

  神瞎子陈婆一辈子只给鬼魂算命,不为活人卜卦,找他卜卦的活人最后都变了鬼,做了鬼的求卦人才能得偿所愿的得到陈婆的一张卦。

  甚至有人说,陈婆根本就不是人,她就是索魂的厉鬼,借卜卦之名索取活人魂魄,取魂为自己所用。还有人把陈婆形容成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取活人做炼药之用,手段残忍,心思毒辣,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

  反正,不管传说有多少种版本,传说的主角陈婆都是个不好惹的人物,想找她卜卦,就要做好送命的准备,过程甚至比死还惨。

  李半仙儿说:“找陈婆很有可能会送命,她还不一定肯给你算出来,你可要想好了。机会不能说没有,但很显然,只有那么一线。”

  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事主又是我亲爸爸,哪怕真只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我也要放手一搏,所以我毫不犹豫就告诉李半仙儿我的态度,我一定要去找陈婆。

  我找李半仙儿要了神瞎子陈婆的地址,李半仙儿自知我找他的目的已经完成,自己就遁进烟雾里消失了。

  我看看时间,此刻正是半夜两点,时间就是生命这话一点没错,我立刻给张蕾蕾打电话,让她开车送我去省城武汉。张蕾蕾睡眼惺忪的接到我电话,我简单跟她讲明经过,张蕾蕾立刻答应了,告诉我三十分钟后她在医院门口等我。

  我简单收拾一番,我妈躺陪护床上睡的正香,她已经很久没睡好过了,我瞧瞧给她盖好被子。我又去ICU门外,透过玻璃看望了我爸爸,我爸脸上依旧苍白,浑身被包裹的像个硕大的木乃伊。见他这幅样子,我心里又是一酸,泪水就下来了。

  我知道这次去找陈婆,前途未卜,先不说她能否答应帮我算卦,就连我自己能不能平安回来,我心里都没底。我想,我要是真死在陈婆手上,我爸成植物人了,我妈一个人这下半辈子该怎么过下去呀?

  我想想就难受,一个人背了包下了住院部的电梯,顶着医院一方天空的黑暗和阴森,踩着树脚下走,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看到张蕾蕾那辆崭新的奥迪Q3正打着双闪等着我呢。

  我跳上车,张蕾蕾发动汽车,载着我驶出了医院,朝出城的方向开去。

  在车上,我觉得自己的这种做法很自私。我们在二龙村已经耽误了不少高考复习时间,我一个学困生无所谓,可人家张蕾蕾是考名校的好苗子,我大晚上的把她拉来,明天肯定又要旷课一天了。我们班后黑板上写着距高考还有多上天的倒计时,一想到我又要占用张蕾蕾一整天的时间,就觉得自己是个谋财害命的侩子手。

  我张了张嘴,想跟她道歉,张蕾蕾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惜我一点忙也帮不上,我只能在心里替你爸爸祈祷,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你们一家能开开心心的一起生活。”

  张蕾蕾的手是那么暖和,她紧紧握住我的手,将温暖一点点传递给我,直达我脆弱的内心深处。

  在这种内心虚弱绝望的时候,这样一双温暖的手,给了我安慰和希望,让我重新有了走下去的力量。我想,不管前路如何,我一定要活着,要把父亲救活,要带着这种温暖一直生活下去。

  张蕾蕾让我在车上好好睡一觉,等天亮进城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找人了,可以节约时间。其实内心深处,我想陪张蕾蕾走过这不算短的夜路,跟她手拉手穿透这黑铁似的黑暗,可是想到爸爸的情况,我只能听话的在后排睡觉。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休息好,这么一躺下去就打起了鼾,一直睡到天刚破晓,我们下了告诉公路我才醒过来。

  张蕾蕾递给我一包吃的东西,都是牛奶、面包、蛋糕一类,说她想到我们一大早到省城估计店铺都没开门,我又急着找神瞎子陈婆,肯定顾不上吃东西,先垫垫肚子也好呀。我心里又是一热。

  说实话,在车上一路颠簸,本来晚上也没吃多少,我肚子确实饿的不行了。我抓起蛋糕面包一阵狼吞虎咽,张蕾蕾边开车边咯咯直笑,说:“晓天你饿牢放出来的呀,吃慢点儿,别噎着了,咱们进程还要花段时间,你可以慢慢吃。”

  吃饱喝足,我满意的打了几个饱嗝。张蕾蕾说:“杨晓天,如果不经历这摊子事儿,我真看不出来你是个这么勇敢厉害的人,孝顺有担当又善良,真是个好人。如果我没让那恶鬼缠上,我们也不会从普通同学到朋友,又从朋友到恋人了,我真高兴。”

  我心里也是一阵唏嘘,我跟张蕾蕾能发展到这样,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摸了摸张蕾蕾的头发,张蕾蕾脸红的笑了。

  按照李半仙儿的指点,我们进城之后,在城市中心快速穿梭,终于在汉口一座欧式风格的老建筑群里,找到了神瞎子陈婆的住处,凤凰路35号。

  我下车去敲门,按照李半仙儿的指点,我先敲三下,再敲六下,再敲三下,里面传来一个嘶哑的老太太声音:“是走错路的还是要算命的?老婆子算鬼不算人,硬闯凤凰路35号老宅的,先把小命留下,再来给你算上一命。”

  我低声道:“我是来找陈婆算命的,已将项上人头攥手里了,听后陈婆发落!”

  宅子里安静了大概一刻钟,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开了,我小心翼翼的走进门去,赫然发现前厅里摆满了花圈香烛,一口实木大棺材假在厅堂中间,灵堂前的烛火在晨风中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会灭掉。

  除此之外,整个欧式楼房,只剩下庞大到没有尽头的黑暗。

  我轻轻叫了声:“陈婆前辈,小子给您老磕头了!”说着,我就跪了下去,把头磕的沉闷有声。

  这时,黑暗中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我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儿,暗道:“难道陈婆来了?”